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在线阅读 - 第四一六章 圣教法源(上)三更

第四一六章 圣教法源(上)三更

        肖震人在半空,低头看了一眼,便一步跨走已经在万里之外,只留下他的声音在皇城上空回荡:“本官去北荒教训一下华胥的贼子。尔等尽心辅佐宋征便是!”

        乾和太子有着几分犹豫。

        他从岭南入京为的是讨回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来之前他满怀壮志,以为凭借两大镇国,他必定能够入主皇城。却没想到遭此劫难。

        现在脱困了,让他这般离京,虽然理有充足不伤颜面,但是心中不甘。

        宋征也不催促,安静的在一旁等待着。他知道乾和太子早晚会想明白,而且他还有别的原因,需要维持和乾和太子的关系。

        乾和太子果然很快想明白了:宋征的龙仪卫算上肖震已经有三位镇国强者。肖震虽说修为上有些问题,但经此劫难,定有感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补上那个漏洞。

        他和四奴真的要闹翻了,二对三绝无胜算,更何况一旁还有黄远河虎视眈眈。

        “本太子去了北荒,京师便交给宋征你了。”

        宋征礼数有加,躬身相送:“太子走好,宋征在京师等待您和肖大人凯旋的消息。”

        乾和太子朝他唯一颔,离京而去。他需要另寻一处恢复自身,京师周围的天地元能已经被肖震提前一口吞了。

        转瞬之间,两大镇国刚刚脱困便飘然远去,避免了很多可能会出现的尴尬。

        肖震并没有收回权力的意思,宋征面上平静不知作何感想,那些供奉们却松了一口气。他们当中,有人是宋征提拔起来的,比如江南的诸位老祖。但也有很多乃是肖震的“旧部”,深受肖震恩惠。

        宋征继任之后却屡建奇功,甚至把肖震解救了出来,在他们心中也是威望极高。若是肖震和宋征为了这个位子争斗起来,他们将会陷入两难之境。

        宋征吩咐了一声:“派人守住此地,没有本官命令,任何人胆敢接近杀无赦!”

        “是!”

        宋征同样抽身而去。

        他出了京师,寻了一处隐秘僻静之地,在阴影的大石上盘膝而坐,静静的等待。

        他心中一叹,恐怕连那些供奉们也感觉出来自己的焦虑和暴躁吧。他回想一下,土匪去后,自己的行事不可避免的有些扭曲。

        但是明知如此,他却有些克制不住自身。哪怕是此时在此等候,也一样心绪难安。

        “勾缚阎罗……会否带来好消息?”

        他运转了《荒神法》,想要静心凝神,却没什么效果。

        整整等了两天,终于身旁的虚空轻轻一动,有一扇古老幽深的门户打开。门户的那一头,渗透过来死亡和湮灭的力量。

        勾缚阎罗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不满。

        宋征连忙和祂沟通,勾缚阎罗连连抱怨鬼语啾啾,宋征听着脸色却有些难看:勾缚阎罗找到了周寇的魂魄,但是并不在祂的管辖范围内。

        整个洪武京师,属于“元辰阎君”的辖区。

        京师乃是富贵之地,能够掌管这里的阎君在所有的阎君当中实力名列前茅。

        简单来说,就是祂根本不可能从元辰阎君那里要回来周寇的魂魄。而周寇的魂魄会被灌下传说中的“孟婆汤”,忘却前世今生,然后评定此生善恶,送去六道投胎。

        宋征的心脏好像被一只魔爪用力地抓紧,撕扯挤压的痛苦无比。

        他沉声询问:“可还有什么办法?”

        勾缚阎罗连连摇头,显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宋征咬牙:“我可以接受一切条件,以我如今在世间的权势,能够办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赵绡所需要的冤魂他已经准备好了——广寒河中所有的冤魂!

        他赶走了太后的护教神军,暗中以秘法收集了起来。但是不能这么快就给勾缚阎罗,等他准备复活赵姐的时候,才会交给对方。

        勾缚阎罗一双鬼眼转动着,鬼鬼祟祟的瞅了宋征一眼,终于说出了一个办法。

        祂要送正想办法帮祂升任阎君!只要祂也是阎君了,就可以和元辰阎君平等对话,想办法换回周寇的魂魄。

        而现在,祂只能去哀求自己的上司灵沫阎君,请祂出面和元辰阎君说合,暂时留下周寇的魂魄。

        而作为下级阎罗,祂不敢过多的哀求灵沫阎君,在幽冥这样“不知进退”可能会适得其反,惹怒了灵沫阎君,祂和周寇的魂魄可能会同时在幽冥湮灭。

        宋征咬牙,勾缚阎罗言语之中多有不实之处,他一下就能听出来。但是勾缚阎罗显然是觉得吃定了自己,想要借周寇的魂魄要挟自己。

        他再次咬着牙,询问祂升任阎君的条件。

        勾缚阎罗眼中鬼火闪烁,说出了自己的条件,祂需要宋征杀死一位镇国强者,将他的阴神送给自己!

        亲手拘拿了一位陨落的镇国强者,就足以让祂当场升任阎君。

        祂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要自己升任阎君,一定会第一时间去跟元辰阎君沟通,换取周寇的魂魄。

        宋征想了想,怒气隐忍不,点头答应了下来:“我会想办法。现在,请阎罗立刻去像灵沫阎君求救,暂时保住周寇的魂魄,不要被灌下孟婆汤。”

        勾缚阎罗叽里咕噜的又说了一通,总结起来就是:不能空手去跟灵沫阎君求助,需要足够分量的礼物。

        宋征急不可耐,这边多耽搁一刻,那边周寇的魂魄可能就会被灌下“孟婆汤”。但是他现在不能得罪勾缚阎罗,于是强忍着怒气问道:“需要什么样的礼物?”

        三万冤魂。

        宋征顾不上许多,取了三万冤魂送过去。

        勾缚阎罗本是等着宋征讨价还价,却没想到宋征竟然一下子就拿出这么多来。宋征说道:“这本是为阎罗收集的,先给灵沫阎君吧。”

        勾缚阎罗顿时一阵后悔,不过这三万冤魂,祂至少扣下两万。

        而后,宋征连连拜托,勾缚阎罗保证一定办妥,两人结束了这一次沟通,幽冥门户关闭。

        宋征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天意了。

        他毫不还价的给了三万冤魂,同时也做下了手脚。成就阳神之后,他可以施展的手段更多。很多阴神的神通,用阳神作为后盾施展出来,更加诡异莫测防不胜防。

        他从大石上起身,返回了京师。

        ……

        太后一路遁走,快如光影。间或穿越虚空,横跨数万里。

        但是在她身后,那一股力量却是紧追不舍,不管她使出了什么样的神通,对那股力量似乎完全无效。

        饶是她神位镇国强者,这样遁逃数十万里之后,也已经慌张了。

        她不是没有想过返身一战,但是她只能感觉到那一股力量,却不知其位于何处、是什么样的形态。这要怎么打?

        她已经在洪武天朝境内转了几个来回,甚至恶向胆边生,冲入了别国范围,但很快就被对方的资深镇国以气息相威胁,被迫退了出来。

        而因为没有近距离接触,她想要祸水东引的计谋没有成功,那股力量只追着她。

        她想了好几种办法,最后全都无效。

        不知道为何,她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在劫难逃!

        这股力量毫无疑问强大的可怕,甚至连慧逸公这样的资深镇国,也不可能将自己逼到这等田地。

        而周寇来见她,她推演不出前景,此时想来应当是这股力量自天条之上笼罩,才会干扰了自己的推演,导致这一场劫难的出现。

        她几近绝望的时候,有一道古老的记忆不知不觉的被唤醒了,她忽然灵机一动,调转方向朝着神烬山的方向冲了过去。

        她并不是去皇台堡送死,以她镇国强者的实力,她很快翻山越岭从别处进入了神烬山,然后一路向北,飞快深入。

        一路上,那些强大的荒兽莽虫对她的到来毫无所觉,只有几头灵兽、灵虫似有所觉,可是太后瞬间就从它们的领地冲过,它们还以为自己弄错了。

        而一路上经过的那些妖族部落,境界都太低,根本不可能现太后。

        唯独七杀妖皇心生感应,朝着太后的方向看了一眼,正要起身,却忽然又感应到了什么。牠是灵河东岸最强大的资深镇国之一,又了解皇台堡和天火的情况。对于太后身后的那一股力量也有所察觉。

        牠又坐了回去。

        片刻之后,牠就感应到太后深入神烬山,穿过了妖族聚集的区域,直奔冥河而去。

        七杀妖皇原本的一些猜测因此被证实:“果然如此。”

        ……

        当年黄天立圣教被天下镇国联手剿灭,他们遁入了灵河东岸的绝域之中,所有人都以为,那里是他们的根本法源之地。

        但实际上,黄天立圣教当年是从冥河附近走出来的。

        太后脑海中,有她的师尊留下的一道古老的记忆,这一部分记忆无他,正是冥河岸边,黄天立圣教法源之地的位置。

        太后抵抗者冥河可怕的力量,硬着头皮朝里冲。

        但她身后的那一股力量,似乎对于冥河毫无畏惧,越追越近。

        太后拼尽了全力闯进了一片神秘之地,此处虚空层叠而错乱,连冥河岸边那些强大而古老的存在也不敢涉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