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六四二章 命器炼坊(上)

第六四二章 命器炼坊(上)

        整个听雷城最关心的,毫无疑问是宋征所说的,“从荒原之外走来”,姬古莲感谢了宋征的重礼之后,便关心的问起:“小郎君当真来自荒原之外?”她又特意解释了一句:“并非不信任小郎君,只是此事事关重大。”

        宋征颔首:“我的确不是破碎荒原的人。其实想来诸位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我所使用的一切能力,都不曾在荒原上出现过。”

        听雷城几位重要人物各自点头,其实不用宋征证明什么,他们心中已经信了七成了。

        姬古莲露出神往之色:“荒原外……是什么样子?”

        宋征思索了一下,却还是只吐出两个字:“天堂!”

        大殿之中安静一片,似乎每一个荒原人都在幻想出自己心目中天堂的样子。良久,姬古莲才一声悠长叹息道:“罢了,不知此生可有机会走出荒原。”

        宋征想了想:“想要走出荒原,却也不难。”

        他明显感觉到,大殿中所有人包括姬古莲在内,呼吸位置一滞。过了好一会儿,姬古莲才不确信的问道:“小郎君愿意带我们离开荒原?”

        “如果你们愿意当然可以。”宋征说道:“不过我肩负使命而来,需要完成了任务,才能离开这里。”

        欧阳正武急不可耐的问道:“小郎君有什么任务?我们可以协助。”

        “探索荒原。”宋征简简单单说道:“我已经对这一片荒原有所了解,但对于炼命体和命器十分好奇,想要更加详实的深入了解一下。”

        姬古莲笑道:“这事情好办。”

        她对郑月说道:“你拿着老身的令牌,这几天就带着小郎君在城中四处看看,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是,郑月遵命。”她站出来,跪拜领命。姬古莲将一枚洁白如玉的骨牌赐下,郑月双手接了。

        接下来,姬古莲安排了宴会,款待宋征。席间,宋征往天女姜小洞天中一瞧,正好两头蛊兽大战,一头惨被击杀,宋征把手一伸,从其中将这头死去的蛊兽抓了出来,然后交给姬古莲的手下:“烹饪一下,加个菜。”

        天女姜小洞天之中,获胜的蛊兽一脸懵逼:本座的食物呢?

        蛊兽们彼此厮杀,为的就是吞噬对方强大自身,结果苦战一场,没捞着吃。

        听雷城之中,众多强大的圣骨人看到宋征随手又拿出一头强大的蛊兽,都是心惊不已。他们从未见过这样强大的荒兽,虽然这一头的骨头,比不上宋征刚才送给姬古莲的那一块,但也十分强悍了。

        今日的宴会,欧阳正武等人,原本以为就是陪吃配合,索然无味,不成想竟然有此等意外收获。荒兽肉不过是口腹之欲,但是兽骨对他们格外重要。

        以他们的地位,当然不可能当面满口称赞感谢宋征,做出谄媚之态,但是心中的震撼着实不轻,对宋征的态度,不自觉的便有些暗暗地尊敬。

        欧阳正武和平书齐相视一眼,心下有些不安:宋征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若是宋征知道是他们在背后挑唆,然寿光平在入城的时候为难宋征……

        回头要对寿家施压,让他们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宴会之后,郑月送宋征回去休息。姬古莲为宋征安排了住处,一片广厦。临走之前,城主又叮嘱郑月,好生照顾宋征。

        姬古莲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当年自己也寻个郎君生个漂亮女儿,现在来不及了啊。她一生醉心修炼和权势,不曾婚嫁。

        宋征装作喝的酩酊大醉的样子,希望能够躲过今晚一劫。

        郑月一夜不眠不休,尽心尽力的照顾宋征。她却不知道,自己一直陪在旁边,弄的宋征提心吊胆。他现在都开始后悔,当初史头儿吹嘘那些“经历”的时候,自己应该多用心听一听,而不是只会跑去七首妖龙的头顶上发呆。

        不过一直到目前,他的谋划都算成功,明天应该就能够看到命器的秘密。

        只是他心中藏着一层不安:天火打开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用意?

        而更深一层的不安则是:古今书卷又怎会知道天火的下一步行动?难道说天火和古神们,暗中也有勾结?

        天火和光辉之神彼此有着默契,又和古神之间不清不楚,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又究竟藏着什么目的?

        “曾经的仙界啊……破落至此。”他心中一声感叹。

        第二天一早,他醒来之后洗漱用餐,郑月想了想,坐在一边吩咐道:“去将丫莲带过来。”宋征有些意外的看看她,郑月一撇嘴:“你放心,你要是喜欢她,我可以准你纳妾。”

        宋征吓了一跳,一时间有些呆滞。郑月哼哼一声道:“你有多少个女人我不介意,不过正妻必须是我。”

        宋征看着她的双眼,那里面没有什么了,这是一场权和利的商谈。

        他暗道一声,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女人。他没有回答,也不必要回答,郑月自以为聪明,但这种人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丫莲来了之后气鼓鼓的,坐下来一言不发。她昨夜没能“暗中监视”郑月和宋征,不知道他们俩有没有做些什么。

        宋征吃完饭,挥手道:“带我出去看看。”

        郑月知道他的心思,带着他在城中走了几步,就直奔一处地方:“命器炼坊是城中看守最为严密的地方。”

        “别的地方丫莲都可以去,但是那里不行。”

        丫莲又有些气恼,却还是乖乖留在了外面。

        命器炼坊外面,有听雷城一整队的守军戒备,数量在五百左右,而整个听雷城的居民也不过三万。

        郑月在门口亮出了骨牌,傲然通行,想来姬古莲已经有了交代。

        整个命器炼坊的负责人被称为“大监造”,他是最高官员,同时也是最出色的炼匠。郑月带着宋征进门之后,他才匆匆赶来,一身烟火气,对两人微微拱手,道:“有些工序必须得本官亲自动手,所以来晚了。”

        郑月会想着法子给门口的守卫脸色,以体现今时今日自己和郑家的地位,但是面对大监造的时候,却仍旧十分客气,微笑道:“没关系。”

        这里面的结构,和宋征所预料的大不相同,被命名为“炼坊”并不贴切,因为那些工匠其实并不负责炼造,更像是一种解剖和重组。

        大监造陪着他们,有一句每一句的解释着,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身边的副职少监造在解说。

        从外面运进来一头头被狩猎队猎杀的炼命体,这些都是躯体大致完好的。工匠们一步步的拆开炼命体的身躯,将里面的内脏掏空了。

        外壳破碎的部分修补一下,清理干净,确保不会有任何问题,初步的制作就算是完成了。

        只有在命器炼坊最核心的区域,有一座巨大的铜炉,工匠们将炼命体重要的内脏部分经过了加工,投入其中,以特殊的火焰淬炼,然后得到一个个命魂。

        宋征有些奇怪:“这样就可以了?”

        这和他心目中的炼造,有很大的差距。更像是……听雷城将原本活着的炼命体进行了一种去除生命的“简化”。

        郑月对他的这个问题无法解答,只好看向了一边的大监造。

        大监造是个典型的工匠,对自己的工艺最为自豪。宋征一问,他便想也不想的叫道:“这样就可以了?你以为命器炼造很简单?呵呵!我告诉你,整个工序不能有一丝半点的马虎,稍有不舍,外壳拼接的部分就无法达到圆润如初,而且若是有什么材料的残留,后期使用之中,外壳就会生锈,用不了多久就会报废。

        而命魂的炼造乃是整个工序的灵魂,不同的炼命体需要不同的火焰的选择、不同的火候掌控、不同的炼造手段等等,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了,都会导致珍贵的材料全部报废!

        我们手中的材料,都是价值连城的,很多都是猎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抓回来的,我们稍有不慎,就是在浪费猎人们的生命!

        此道,乃是于平淡之中见功夫!”

        他也知道宋征是城主的贵客,语气虽然有些冲,但还是不敢过分得罪,说完之后憋不住有低声嘀咕了一句:“你知道什么呀。”

        郑月一瞪眼想要拿出骨牌了发作,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正如大监造所说,命器炼坊中以小见大,平淡中见水平。

        之前不是没有人想要打命器炼坊的主意,最后却全都铩羽而归。

        因为整个命器炼坊任何一个工匠都十分珍贵,替换了之后都会导致整个作坊的运转不灵。和怎样训练、培养这些工匠,方法都掌握在大监造手中。

        所以那些强大的家族,最后都被城主一番斥责,命器炼坊永远都掌握在大监造手中。

        宋征则是古怪的看着大监造,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大监造恼怒道:“怎么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宋征幽幽道:“要不,让我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