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七五二章 聪明人(上)

第七五二章 聪明人(上)

        万年之前,西伯侯一族跟随皇室镇压叛乱,是立过大功的。这个藩国位于殷商天国西北,民风彪悍,勇武好斗,乃是自古出精兵之地。

        只是这里一向贫瘠,修士稀少,所以太祖当年才封给了外臣。

        经历了太祖之后的藩国dong    1uan,殷商天国万年来,一直在不断地削藩。随着朝廷的力量不断强大,藩国逐渐处在弱势的地位,不愿意顺从的藩国最终都灰飞烟灭。

        大概在四百年前,终于轮到了这仅剩的四大藩国头上。他对朝廷一直忠心耿耿,征战当先,却要被裁撤,心中自然多有不满。

        而西伯侯领地上,因为修士稀少因而是最后一个被处置的。

        可是在三百年前,地脉大变,西伯侯领地中忽有灵泉喷涌而出,灵气大盛,各种宝矿、灵脉不断出现,西伯侯因而实力大涨。

        并且原本一直无后的西伯侯,忽然诞下一位世子。就在二十年前,这位世子突破成为镇国强者,西伯侯一脉终于不再忍耐,蠢蠢欲动。

        而今,西伯侯已经对朝廷的政令阳奉阴违,将领地打造成了自己的私人王国。

        殷商朝堂非常肯定,西伯侯zao    fan是早晚的事情。

        扶苏王和西伯侯沟通,说明了宋征的来意,西伯侯是不大相信的。但是他也不想平白得罪一位强大的外国资深,竖一位强敌,所以表现的很大度:你想来,行啊,随便。

        宋征带着扶苏王赶来的时候,西伯侯侯府之中,当代西伯侯正在和自己的心腹们秘议。他的书房是一座独立的大殿,殿外四角各有一座十丈高台,上面安放着四头巨大铜兽。

        铜兽凶狠狰狞,身上有着诸多神兽的特征。

        它们一致向外,平日里闭目合口,一旦西伯侯进入书房,便立刻启动,睁开双眼,张开大口。

        周围千里之内,一切动静都逃不过它们的监控。

        只从这四尊铜兽就可以看出来,这数百年来,西伯侯富可敌国。

        已经七百余岁的当代西伯侯看上去四十出头,身材高壮,气势迫人。他已经是巅峰老祖的修为,本身资质极佳,修炼的乃是先祖传下来的古老功法,若不是领地上的政务拖累,他恐怕也已经成就了镇国之位。

        在他的左手侧,跪坐着一位年轻修士,剑眉星目、丰神俊朗。虽然因为血缘关系位于西伯侯的下,却气势如海,便是凝而不,也让书房内所有人包括西伯侯在内,感觉到一丝丝的压迫。

        他就是西伯侯世子,这一世随西伯侯姓姬,名为姬武康。

        他在五十年前觉醒宿慧,知道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也是在那之后,成就了镇国之位他前世和苦海杀魔同归于尽的时候,就已经是镇国强者。

        何半山当年找到西伯侯,以镇国强者的手段治好他的隐疾,让他能够生育,然后跟他做了一笔交易。

        对于何半山的要求,西伯侯并无半点抵抗,他当时不但是无后,而且朝廷已经开始准备对他下手,正是最困难的时候。

        能够得到一位资质绝佳未来前途无量的世子,还能够找到何半山这样一位镇国强者做靠山,他当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而在姬武康之后,他又有了几个子女,但是都不如姬武康受宠。

        “康儿,”西伯侯声音沉稳,带着一种阅历沉淀的沧桑:“此事,你怎么看?”

        西伯侯已经养成了习惯,一旦有大事,先不问那些谋臣,而是先征询世子的意见。

        姬武康来之前已经想好了,立刻道:“父亲,宋征虽然是洪武人,但是他威名远扬,堪称灵河东岸第一天才。

        这样的人必定珍惜羽****觉得,我们大可不必担心他和朝廷勾结,会对我们不利,这样骄傲的人,不会那样做。”

        周围众人连连点头,世子见识不凡,他们深以为然。

        西伯侯也是满意,又问道:“那么依你之见,我们应该如何做?”

        “全力配合!”姬武康说道:“宋征主动从洪武找来我殷商,所为之事必定关系重大,我们全力配合他,这样不论宋征要做的事情成功与否,至少让他能够保持中立,在我们和朝廷之间两不相帮。”

        西伯侯看向周围的亲信:“诸位觉得呢?”

        谋臣们彼此相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为之人拱手说道:“世子分析的极有道理,我们的敌人是朝廷,没有必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再树强敌。

        只要宋征在我们领地内不算太过分,侯爷都应当配合他。”

        西伯侯刚要决断,一旁的一员武将一声冷哼:“一群胆小鬼!”

        武将一声铠甲,上面布满了战斗的痕迹,但是这铠甲极为不凡,每一道痕迹之中,都残留着强大的气息,昭示着主人曾经对敌的强大。

        他满脸虬髯,面如锅底,一双豹子一般的眼睛猛地一瞪:“宋征是跟着朝廷的人来的,对我们而言,是敌非友!

        两军对阵,最忌畏畏尾。既然是敌人,那就不要做化敌为友的妄想。他宋征想做什么,在我们的地盘上,只要我们不配合,他什么也干不成。

        他是资深镇国,但想要成事,只凭武力那是痴心妄想。他接连失败,才会明白我们的价值。只有让他明白了这一点,才会彻底的投靠我们!”

        这猛将自以为说的很有道理,沾沾自喜道:“这在兵法上,叫做先把敌人打服了,才能顺利的和平。”

        一众谋臣连连摇头:“蠢不可言!”

        “鼠目寸光。”

        “侯爷,万万不可听他这一派胡言。”

        甚至已经有人低声道:“侯爷,为何一直容忍这等蠢材窃居高位?”

        西伯侯摆了摆手,制止了谋臣们的口诛,瞪了猛将一眼:“休要胡说八道。”

        “侯爷……”猛将还觉得有些不服气,西伯侯斥道:“闭嘴,退下!”

        “是。”猛将无奈的领命的退下。

        谋臣们一阵欣慰,还好主公英明。只是实在不明白,主公为什么能忍这粗鄙的郑休屠一直到现在?

        西伯侯对姬武康说道:“和宋征接洽的事情,就交给康儿了。”

        姬武康领命:“是,儿子必不负所托。”

        议事完毕,众人鱼贯而出,谋臣们对郑休屠不屑一顾,从他身边经过,都要轻嗤一声。郑休屠眼高于顶,更是看也不看这些谋臣。

        他从侯府出来,翻身上了骑兽回到城外自己的军营中,军师满头大汗的赶来,一见面就连连抱怨:“将军,您怎么又忘了我的话?让您不要跟世子殿下冲突、不要跟那些谋臣冲突,您可倒好,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世子殿下可是未来的侯爷,那些谋臣更是阴狠,杀人不用刀的,他们若是背后谋害将军……”

        郑休屠满不在乎的摆摆手,看了看周围道:“你去关好门。”

        军师关了门,便有灵阵封闭了这里。郑休屠坐下来,身上铠甲铿锵。他嘿嘿一笑,豹眼中流露出几分狡猾的光芒:“我当然知道世子是未来的主公,可是侯爷还在呢,若是我也像那些谋臣一样,事事都对世子言听计从,侯爷会怎么想?”

        军师一愣,想了想之后也不由得点头:“所以将军是故意的?”

        “当然是故意的。”郑休屠道:“但我又不傻,我才不会去直接反对世子,我等世子说完了,那些谋臣们说话的时候才开口反对。反正只要我能打仗,世子将来就算是继位了,也会明白谁对他有用。”

        军师惭愧一拜:“将军深谋远虑,是我短浅了。”

        郑休屠摸着下巴上钢针一样的虬髯,思忖着说道:“不过这样还不够,侯爷还需要人配合他一下。”

        军师好奇:“配合?”

        郑休屠嘿嘿笑道:“侯爷想要交好宋征,怎么交好?那样的人物,礼敬有加对他来说不过是正常待遇,人家去哪里都是这种状况。所以……世子殿下的办法,力度不够。”

        军师隐隐感觉有些不妙:“将军,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想一想,我作为侯爷手下的第一大将,若是我得罪了宋征,侯爷为了宋征的面子,重重责罚与我,这样力度是不是要强烈得多?”

        普通的礼敬有加,和为了宋征重重责罚手下重臣,两者之间当然是有差距的。

        军师大吃一惊:“可是将军……”

        郑休屠摆摆手:“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知道怎么掌握尺度,不会把宋征往死里得罪的。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侯爷,我跟侯爷彼此配合数百年了,他明白我的意思,也不会把我往死里罚的。”

        军师缓缓点头,虽然觉得不踏实,但是仔细想了想,却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西伯侯手下能征善战之辈不乏其人,但只有将军一人,可以始终得到侯爷的信任,虽然不断被那些谋臣攻讦,却始终屹立不倒了。

        郑休屠对他招招手:“你派人去暗中盯着,宋征一道领地内,做了什么,马上前来报告。”

        “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