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燃钢之魂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新生之死

第二十六章 新生之死

        一开始,事情还没有那么容易理解。

        精灵分析员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安静的工作,他戴着精灵特质的长条形全覆盖耳机,聆听着数据库中有关于虚空的种种回响——分析员这一职业需要敏感的感知力以及极其优秀的听力,对于精灵而言再合适不过了,绝大部分分析员都是精灵,他们由漫长寿命磨砺而来的耐心也非常符合条件。

        晨光号虚空探索舰的数据库并不大,因为它的旅途开始还没多久就被紧急召回,精灵分析员估计自己大约只需要四五天的时间就能将这任务搞定,那个时候,他就可以拿到一笔激励性的奖金。这奖金每分析完一艘虚空探索舰的数据库后,就会单独发送一次,所以他很喜欢这种数据不多的任务。

        “说起来,这笔钱加上我的存款,已经有不少了,要花在哪里……母亲那边的首饰已经足够多了,还是说给珍妮买一些新衣服?嗯……送父亲一艘小潜水艇吧,他前些日子一直念叨这个,想要去深海世界看看异世界的鱼。”

        虽然说,心中闪过许多有关于未来的想法,但在开始工作的那一刻,精灵分析员立刻静下心思,专心工作。聆听虚空回响,需要的是全身心的集中,是非常消耗精力的技术工种,所以薪水不低,哪怕是为了对得起自己这份薪酬,他也会认真的履行自己的责任。

        时间流逝,数个小时过后,分析员便已经将大部分无价值的杂波剔除,剩下来暂时无法分析的片段,将会在之后的工作中数次重复确认,分析其价值,这才是重点。

        因为,倘若杂波中的那些信息真的有价值的话,那么虚空探索部并不介意再发一次奖金,这也是督促绝大部分分析员持之以恒认真工作的动力。

        “差不多到极限了。”

        不过,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也的确需要休息一下,便感觉到有些疲惫,精神开始无法继续集中,聆听虚空之声的时候,分析员在心中自语道:“听完这一段,我就去倒一杯咖啡。”

        最后一段虚空回响,是听上去毫无意义的杂波,没有任何声调,也没有任何美感,不过这股杂波却意外的不刺耳,和绝大部分因时空乱流而扭曲的如同哀嚎一般的尖锐杂音相比,显得非常的温和。

        “果然,没什么价值啊。”

        虽然这温和的杂波,令分析员有些意外其特殊性,但是在认真听了几遍后,他发现这东西果然还是没有什么价值,既不是一些世界遭遇异常状况出现的时空乱流激波,也不是虚空巨兽行动造成的回声,就是普普通通的虚空底噪。

        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分析员去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吃了些糕点,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继续一天的工作,在由于加班有额外薪水可拿,所以他主动加班到了晚上九点,完成了一天十二小时的工作,这才回到杰特朗姆虚空基地的住宿区睡觉。

        住宿区人造夜晚的黑暗中,躺在床上正在做梦的分析员,在睡梦中皱起眉头,然后猛地惊醒。

        “刚才……我的梦……”

        他感觉到自己脑海中似乎多出了很多东西,一些陌生生物的虚影,但却又什么都不记得……这种古怪的感觉,给精灵分析员一种怪异的危险感,但是由于实在是太困,所以他还是躺了回去,继续睡觉。

        第一日的后半夜,他没有惊醒,梦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发芽,扎根,有什么东西已经永远被改变了,可是被改变的人却并不知晓。

        第二天早上,精灵分析员按时来到工作区域,在和几个熟人同事打完招呼过后,他继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继续昨日的工作。

        但是,就在他继续聆听虚空中回响的时候,不知为何,分析员就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凭借本能,直接的分辨哪些回响中蕴含着哪些信息。

        “这个……是临近的那个中型世界的声音!它和同一星域的数十个小型世界一起运动,导致其回响复杂纷乱化,变成了类似杂波的杂音!”

        “还有这个!它应该是某个高能级小型世界和大魔潮交互能量的波动!天啊,是高能小型世界,这足够我拿一笔奖金了!”

        “对,还有这个,我也能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这应该是几百年前一场虚空战争留下的余波,战斗的双方都很强……”

        惊疑不定的的分析员发现,自己居然能单单凭借聆听,就能分析出昔日战斗双方的实力:“两边都已经突破极限,抵达成熟体的级别……咦,突破极限和成熟体是什么意思?”

        虽然有些奇怪自己的形容词为什么会变得奇葩,但分析员将其划分到‘过于震惊口不择言’这一类,就没太过关心,因为他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将这些特殊的有价值的发现,全部都上报给上级,进而在日后实证自己的信息正确后,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奖金。

        即便是最近戒严,奖金没办法实时发放,但他的借贷额度将会大不少,说不定多存款几年……就能在虚空基地中,置购一套固定房产!

        在保持着这种兴奋感继续工作至接近下班时,分析员便迫不及待的将这些信息汇总,上交至虚空探索部总部。

        “看来是我沉寂多年的天赋被挖掘出来了啊。”

        怀着这种近乎是天上掉馅饼的喜悦,精灵分析员美滋滋的躺在床上,慢慢的陷入沉睡,而就在真正的失去意识之前,他的嘴角仍然挂着微笑:“原来这就是天才的感觉吗?真棒啊……”

        第二日的夜晚,无梦而终,在朦胧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开始扩散,包裹,从虚无的思维中,影响现实的物质。

        次日,大概是迈克罗夫世界标准时间的下午一点,吃完午饭的精灵分析员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是胃疼还是肚子疼,总之去了好几次厕所,但是既没有腹泻,也没有其他的症状,只是不停的干呕。由于昨天他上交了大量被证明的确有价值的信息和分析,分析部的主管也特意过来关心了一下,甚至带他去医疗中心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缝隙。

        “问题倒是没有……就是你要好好吃饭啊。”

        一位侏儒医师从椅子上跳下来,使用魔法悬浮在半空,为他开了一张药单,这位虽然头发花白,体型比矮人要缩水两圈的矮人近亲用颇为不以为然的语气道:“瞧瞧,营养不良,长期饮食不规律,再加上你们精灵古怪的饮食文化,一不注意,就会导致突发性肠胃痉挛。”

        “这里是一些军方的高能营养剂,不能多吃,但是在发病的时候吃一点,其中的营养物质和史莱姆胶体能有效缓解疼痛,修补胃粘膜。想要根治,就需要改正饮食习惯,多摄入动物性蛋白。”

        “是,是……”

        虽然想说‘我的饮食很健康啊!’这种话来反驳,但是由于的确肚子很痛,身体很虚弱,分析员没什么力气去反驳……反正假如没效果,大不了换一个医生看看情况,在医生开了一份证明后,分析员便继续回到工作岗位,继续自己的工作。

        夜晚,分析员又感觉自己的肠胃仿佛不受自己掌控的开始痉挛,带来剧烈的疼痛,而已经拿到军方高能营养剂的他立刻掏出一小瓶看上去像是罐头的东西,直接打开,将其中的发光胶质物灌入口中。能感觉到,主材由史莱姆胶体制造而成的营养剂如同有生命一般在食道中蠕动,进入胃袋内,开始安抚造反的器官……正如同医生所说的那样,疼痛暂时被缓解了,心有余悸的分析员放下手中的营养剂,吐出一口气。

        “这究竟是什么怪病啊……不过,说来有些古怪,但是我的力气是不是变大了一点?”

        看了眼已经被捏变形的罐头,分析员眉头微皱,他记得这种军方罐头的坚固程度,即便是专业的武斗职业者想要不借助工具打开也需要花费一些功夫,自己在情急之下居然能直接拧开,的确有点古怪。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态,他关灯上传,开始入眠。

        第三日的夜晚,梦幻迷离,精灵分析员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头造型怪异的巨兽,在海洋中遨游,吞噬眼前一切的生物,他觉得很快意,很舒服,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醒来后,精灵分析员起床洗漱,在抬头刷牙,看向镜子的刹那,他顿时被吓了一跳。

        “这谁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分析员感觉自己的面容好像变化了——但是仔细一看,又对比了一下精神终端中的自拍和与父母的合照,却又没有任何变化,绿发蓝瞳,鼻梁挺拔,面容俊秀,总而言之,还是一样帅。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张明明是自己,长的还挺不错的脸,分析员却意外的没有任何共感,反而感觉在看一个陌生人。

        前往工作地点,分析员也感觉路过的其他人,乃至于自己的熟人同事和朋友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但是倘若对视,却又发现对方只是正常的和自己打招呼。

        隐约之间,变得异常良好的听力令分析员听见路过的同事正在低声自语。

        “奇怪,诺伊佩尔以前没这么精神吧?”

        “是啊,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他以前虽然也挺帅,但是感觉就是那种正常的……今天却感觉有点不同。”

        “唉,精灵的血脉就是好啊,随便换一个风格就很亮眼,也不知道摩尔达维亚那边研究的血脉优化怎么样,假如我们人类也都是俊男美女的话……”

        ……

        讨论很快就变幻话题,而心中还有点自我怀疑,名为诺伊佩尔的精灵分析员却因为别人暗地的羡慕,将心中的疑惑打消了大半。

        “反正又不是什么坏事。”他心中如此想到,甚至还有点民族自豪感:“说起来,我记得我有个远房表弟,康斯坦丁什么的,似乎就加入了摩尔达维亚的血脉改造研究组,我记得还是对外探索部某个菁英小队的炼金术师……也不知道那家伙最近如何。”

        今天的工作也很顺利,现在的精灵分析员,甚至能从虚空底噪中,直接倾听出其背后的起源,这点即便是部门主管在知晓后也大为震惊。

        “好小子,要知道,那些和虚空巨兽共生了千多年的牧星者,都有很多专业人员没这个本事!”

        主管办公室中,看着分析员当面分析出了好几个高难度测试的正确答案,同样是精灵的主管拍着自己后辈的肩膀,欣慰的勉励道:“你的天赋卓绝,在这里工作真的是有些埋没你了——这样,过些日子,你去总部那边混混资历,通过一下检测,倘若你真的有相关的天赋,那说不定可以登上‘无畏级虚空战列舰’,成为光荣远征军的随军聆听者,直接为我们的大军指引方向!”

        ——这样,我也有引荐的功劳,你我二人升职加薪,指日可待啊。

        “我一定努力!”

        虽然能聆听世界的回响,但是仍然还是听不出潜台词,不过并不影响分析员大喜过望——随军聆听者,和在后方进行数据分析的分析员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前者是享受‘菁英高等超凡者福利’,待遇相当于高等极意强者的上级技术工种,千万人中难求一个,而后者只是享有基础超凡者配给,只是奖金制度很慷慨的普通技术工种而已。

        得到了上司的勉励,还有对未来的期待,今日的分析员再次吃了一罐高能营养剂之后,心怀希望的入睡。

        “说起来,营养剂快要吃完了啊。”

        入梦的前一刻,他有些不安的想到:“医生说吃一点就够了,而我一次一罐……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

        如此想着,他进入梦乡。

        第四日的夜晚,奇幻诡秘,精灵分析员不知为何,在梦中看见了自己的一生——从诞生到成年,从幼稚到成熟,年幼时,看见天空心中出现的悸动,少年时,看见初恋时的信息,成年后,立誓成为人上人,并持之以恒为之奋斗的决心……一切的一切,都以事无巨细的镜头汇总在一起,化作了一颗星辰。

        分析员本能的知道,这就是名为‘诺伊佩尔’其人的一生,也就是他的本质。这些记忆和信息,才是真正的他,失去了这些,即便肉体一样,那也是另外一个人了。

        星辰闪烁光辉,照亮了黑暗的梦境,令注视着这一切的分析员感觉莫名的安心。

        然后,在梦境即将结束的那一瞬。

        纯白色的丝线开始出现,将这颗星辰层层包裹……就这样。

        化作了一颗巨大的‘茧’。

        次日,工作时间。

        “奇怪,诺伊佩尔人呢?”

        “不知道……似乎是请假了?”

        “昨天才被领导叫过去,今天就开始懈怠吗……不应吧?他不是这种人啊。”

        “说不定是真的不舒服——你也知道,前几天他还去看过医生呢。指不定是超凡天赋觉醒的副作用?”

        “谁知道呢。”

        同事们的讨论也就终结于此,毕竟只是一天请假没来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作为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了一年多的同事,大家之间又没有竞争关系,也没有什么私仇,自然不至于太过恶意的揣测。

        而杰特朗姆虚空基地,住宿区,诺伊佩尔房间。

        原本分析员的床上,此时已经没有原本那个绿发蓝瞳的精灵,只有一颗表面细腻柔和,由无数丝线构成的‘茧’。

        ‘茧’正在震荡,但却并非是其中的事物挣扎,而是自然而然的运动,进而散发出微妙的声波。这声波细微无比,温和的就像是在虚空中静谧传递的杂波,没有任何特点,也没有任何征兆。但是,如果静心聆听,去倾听其中的感情,就能发现,这声波就如同低鸣,呼声,甚至是……欣喜的赞颂。

        【有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声音,能够改变物质吗?

        ——当然可以。声波本来就是一种在各种介质中传递的振动,过于强烈的声波足以震碎玻璃墙壁,对人体造成杀伤,细微的声波也能潜移默化的令人焦躁,令敏感的生物感觉不是。

        那么,声音可以蕴含信息吗?

        ——当然可以。人类的语言,就是依靠特殊不同频率的声波,来传递不同的信息。实际上,声波能传递的信息意外的丰富,只是人类能够发出,聆听并利用的声波频率较少,所以导致人类认为声波是一种低级的语言,但实际上,声波至多只能算是交流环境不够通用,倘若换成其他波,情况就好很多。

        不对不对,这个问题的真正意思是,波动本身,可以作为一个载体,即便是听见的人听不懂,也同样能像是图像那样,传递一些无须解释,就能让任何生命都理解的信息吗?

        ——答案是当然可以。

        特殊的声波。不,就是特殊的波,本质上,足以改变一切。蕴含着超凡之力的波纹,在接触到人体的瞬间,就能对其施加自己蕴藏的信息,在物质层面上改造符合条件的血肉,直接灌输一些早就准备好的知识。

        怎么说,面对这些特殊的波,普通的生命根本无力抵抗,就像是被震碎的玻璃,被干扰的耳膜,被潜移默化改变的情绪那样,逐渐地,一点一点的,被其回响所侵蚀,改造,进而成为另一种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形态。

        甚至说,足以达成,让旧有的生物‘死去’,而新生的生命‘诞生’这样奇幻的事情。

        第六日,凌晨。

        ‘精灵分析员诺伊佩尔’从自己的尸体中醒来。

        它面色平静的低下头,看向原本包裹着自己的那一身已经干瘪的皮囊和已经开始自然降解的茧丝,然后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意。

        【有这么一个哲学问题。】

        一艘船上的零件被逐渐替换,直到原本船的零件都变成了全新的零件,旧有的完全被置换,那么这艘船还是原来的船吗?

        没有自我意识的物体,不管是不是都无所谓,但是倘若有智慧有意识的生命遭遇这种事情,那么他自我的认知会如何?

        倘若说,有这么一个强大的超级生物幼体,诞生于一个普通的智慧生命体内,它吸收了原主的所有记忆,意识和灵魂,将其铭刻在自己的记忆体上,就如同那就是自己的一样,小心翼翼的储存备份。

        然后,以其为基础,完全的模拟,复刻原主的思维模式……不,不能这么说。因为早就在好几天前,这个超级生命的幼体,就已经顺着神经系统侵入了原主的大脑,和原主一起思考,然后一点一点的替换原主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但即便如此,原主还是自己在‘思考’,超级生命幼体并没有进行任何干涉,它只是成为了原主的一部分。

        然后,它成为了他,他也成为了它。

        储存复制,记录还原,演算测试,优化升华。此乃极限之使命。极限化的生命,将持有原本所有的一切,包括并不限于原本的血脉,记忆,喜好,性格,以及思维模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就是原本的那个人,因为记忆才是本体,超级生命幼体只是成为了原主的一部分,然后与原主同化了而已。

        但这是真的吗?

        “我虽然死亡,但重获新生。”

        曾经的精灵优雅的为自己穿好衣物,它感觉到无尽的饥饿正在令自己的肠胃痉挛,但不久前令它感觉额外不适的痛苦,如今却变成了一种带着欢愉的冲动,它感受着这种冲动,然后抬起手,握了握拳,强大无比的超凡力量正在血肉之间涌动。

        露出牙齿,极限生物诺伊佩尔轻松的笑道:“新生之死。”

        “我爱这种感觉。”

        星坠848年,4月8日,成熟体极限生物出现于杰特朗姆虚空基地,造成三十七万人死亡后逃逸,数十文明驻杰特朗姆大使也在其中,第三远征军分舰队遭遇突袭,大半沉没,杰特朗姆世界内,万界星门暂时性关闭,迈克罗夫世界母世界以及所有殖民地进入全面军管戒严状态。

        寰宇震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