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燃钢之魂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神降(5600)

第十二章 神降(5600)

        与迈克罗夫大6完全不同的风土,完全不同的气息,以及完全不同的天空与大地。

        与刚刚从残破中恢复的那个世界不同,眼前的这片天地,满溢着名为‘鼎盛’的气势。

        毫无疑问,乔修亚可以断定,这里是光耀纪元时期的中央大6,河川之神希努尔记忆最为深刻的那一片土地,自己的进入惊醒了沉眠在神明刻印最深处的存在,令祂展开了自己的领域。

        站在众河汇聚之地的河畔,乔修亚一脚踏在岸边的岩石上,注视着江河流淌。萤与凛姐弟随着他的脚步一齐来到了这里,主仆三人站在原地,沉默的等待着。

        滚滚河水奔流不息,它起源自万山之地的米格尔高原,冰寒的雪水在太阳的温度下顺着山间的沟渠流淌,在林间峡谷中汇聚成溪流,而无数这样的溪流又并入同一条大河,最后成就了这贯穿了整个中央大6的漫漫长河。

        古老的过去,神的灵在此处孕育,它在朦胧中承受众生的信仰与祈祷,产生了类似于生命的形态,大地母神将其点化,最终令这天生的半神觉醒了自身的神性,并升华成了一位神明。

        “祂苏醒了。”

        突然,乔修亚开口说道,他的身躯微微前倾,战士的精神振奋了起来。

        而随着他的话语,江河的涡流中,有一道青蓝色的迷蒙光华升起,水波涌动,汇聚成了一个足有数十米高的巨大身躯,半人半蛇的河川之神驾驭着波涛出现在了涡流中央,他的上半身是披着鳞甲的持杖男人,而下半身是由江流组成的巨蛇之躯,这个有着青色长的年轻男人侧过自己躯体,凝视着位于河岸处的乔修亚等人,目光空洞而虚无,仿佛没有半点灵智。

        而整个幻境世界,也随着这位曾经神明的目光而改变。

        注意到自己脚下的大地正在飞的虚化,变动,萤下意识的靠近了战士,她抓住乔修亚的衣角,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这里是哪里啊?”

        凛也靠近,他紧贴着站在战士的身后,轻声问道:“祂在干什么,主人?”

        “这里是一位逝去神明的传承神域。”

        乔修亚回答道:“而他,正在寻找我的弱点,准备给予我最为严苛的试炼。”

        战士并没有说谎。

        对于不同的存在,神厄迷雾所给予的试炼自然是不同等级的,普通人不可能与职业者等同,而白银也绝不能比拟黄金,倘若说对于一位参与试炼的极意强者,河川之神的残骸还不需要动用底牌,但一位传奇强者的存在本身,就值得希努尔真身显露,全力以赴,因为此时他并非是一位全盛的神明,而是早已逝去的神之残思。

        所以,天地变动,乔修亚能够感应到有无数信息顺应着他与神明刻印的链接流动,具现在了这个幻境世界。

        仿佛是时光之轮飞倒转,朦胧的天地开始出现一幕幕支离破碎的画面,先是正在全扩建的摩尔达维亚主城,接下来便是被重新安置在大埃阿斯山脉中的拉德克里夫家家族墓地,河川之神的残骸——位于神厄迷雾最深处的刻印开始分析战士记忆中的每一点细节,想要从中找出这位强大试炼者的弱点。

        而乔修亚并没有抵抗,不知为何,他任由对方翻阅着自己的记忆。

        带领幸存者们穿越乌拉尔山脉,在七神教会的沉思,与伊格尔教皇的交谈……仿佛是一卷按了快回放的胶带,一幕幕过去的景象回放,周围的环境也从奔流不息的江河变成了深山老林,远海灰岛以及深邃的星之神殿深处。

        镜头再次转动,突兀变化的世界令神机姐弟都有些惊疑不定,他们下意识的握住了战士的手,想要变化成武器的形态,无论是萤还是凛,他们的本能都觉得只要与战士一齐作战,便能无惧一切未知与挑战,但乔修亚只是握紧了他们的手,并没有战斗的意思。

        光影继续变幻——在多元宇宙虚空中随着初始之火一齐穿行,陷入寂灭黑暗的格兰蒂亚世界,与老骑士,亡灵将军和泰坦的交手,于乔修亚平静的注视,甚至可以说是纵容下,河川之神将一切清晰的重现,但战士所经历的一切是如此的沉重,以至于这位神明的残骸也承受了莫大的负担。

        此时,在外界,出现在众人眼中的便是这样的一幕。

        神厄迷雾不远处的商道附近,有不少同样想要探索迷雾,但因为担忧风险而不敢上前的冒险者与佣兵们停留在湖泊周边,他们打算等着乔修亚一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从那些骑士和学院生手中买到一些有关于这种会令人昏迷数天的雾气消息,为自己日后的探险做准备。

        不过此时距离战士等人进入迷雾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聚群的冒险者们大都陷入了沉默之中,除了少数人还在坚持观察迷雾的反应外,绝大部分人都已经神游天外,或者开始互相交流起来。

        但这样沉闷的情况,随着一位一直坚持观察的佣兵惊呼而改变。

        “天啊,这雾气在光!”

        人群顿时哗然,转瞬间,无数双眼睛立刻转看向不远处的银色雾海。

        此时的神厄迷雾,出现了巨大的异变,原本笼罩了数千平方米的雾气之海浓密无比,寻常人只要进入其中,只要几米就彻底看不见身影,仿佛被吞噬。但如今,雾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变薄,边缘处一些实力较差,没有深入进雾气深处的学院生的身形已经能够看见,与之相反的是雾气的中心,在那里,浓密无比的雾气已经聚拢成了一颗正在缓缓旋转的实体圆‘球’,它自内向外释放出明亮无比的青蓝色光芒,仿佛一颗青蓝色的太阳。

        在常人所无法观察到的微观视界中,这巨大的光球其实是由无数密密麻麻,承载着一丝神力的灵魂微粒组成,它们正在疯狂的汲取周围的游离能量,并联在一起进行计算与思考,这些微粒通体释放出了明亮的光芒,证明它们正在经受高强度的负荷。

        而此时,在神域幻境中,属于乔修亚的记忆回放已经到了极远处,银少女睁大眼睛看着周围的每一幕,凛也轻声惊呼,因为他们所看见的,是他们与战士缔结契约之前的景色——托马斯大峡谷与兽人的战争,黑鸦军团内的军旅生活,密斯卡托尼克军官学院里的学习,在摩尔达维亚领,于老管家和老领主注视下的艰苦锻炼……记忆回放的度越来越快,几年的时间甚至只有短短数秒的画面闪现,不到半分钟,属于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的一生便已经被这位河川之神浏览完毕,可属于战士的试炼却仍没有出现。

        “唔……”

        仿佛察觉到了自己无功而返,半人半蛇的希努尔空洞的眼神出现了一丝不甘,如今的祂只是昔日神明留下的传承刻印,寻找试炼者的弱点,并给予最合适他们的试炼是祂的责任和本能,可是一直追溯到乔修亚的记忆尽头,祂仍然没有找到眼前男人的丝毫弱点。

        金钱、权利的诱惑没有意义,女人、友情的关系如水淡薄,美食、美酒以及一切享受相关的渴求,在这个男人身上都没有半点踪迹,单以欲望而言,男人已经抵达了淡薄的极限,如果没有意外,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方面诱惑他。

        而其他方面,无论是体力,技巧,意志,精神,智慧甚至是运气,男人也都在水准之上,即便是偶有瑕疵,也并非是天生为神的希努尔能够利用的,如果不是河川之神的残骸只是一个上古遗留下的碎片,一心一意只想要完成本体身前设定下的传承试炼任务,那么祂大概早就结束了这毫无意义的寻找弱点,而不是不可逆反的陷入死循环。

        不过,不知为何,明明记忆已经抵达了尽头,但回溯仍然没有结束,就连希努尔自己也没有现,周围的世界仍在变幻。

        天地陷入了黑暗,仿佛一切堕入不存在的虚空。

        而就在此时,绝对的黑暗之中,战士迈步了。

        脚步在黑暗中升起,踏下,但最后这只穿着黑色皮靴的脚却并没有踩在空无一物的虚空中,反而踏在清晰,却在不停变幻的大地上。

        上一个场景,乔修亚所立足的还是摩尔达维亚领带着凝霜的冻土以及无可名状的虚空,但下一刻,他便已经身处一片令神明也为之震撼的陌生天地,一直跟随在他身侧的神机们震惊的环视周围,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他们立刻抬头,然后便看见了即便是在最为迷幻的梦中也无法看见的景象。

        这是一块悬浮于天,悬浮于虚无中的大地——在一颗巨大,难以形容,庞大到已经乎武器们想象的巨大蓝色‘球体’之上,钢铁铸造的庞大城市在黑暗的虚空中漂浮,圆柱形的太空城规律的自转,借以获得足以让生命生存的重力,无数巨型银色船只在没有重力的中轴港口区停泊,然后出前往不远处的其他钢铁都市。

        在一片空旷到极限,远无数个大6的辽阔黑暗之中,有一颗闪烁着刺眼光芒的金色星辰在遥远的彼端释放着光芒,而周围的天空中,群星汇聚成河,在黑暗的天幕中闪烁,它们位于就连光芒都要行走成百上千年的无尽远方,但淡淡的星光却跨越如此遥远的距离,照射在太空城的合金外壳之上。

        百分之七十是海,百分之三十是大地的星体的轨道上,有它四分之一大小的银色卫星环绕其自转,一座座钢铁城市坐落在这卫星以及远方另外一颗仿佛火焰一般的赤色星体表面,而一艘艘钢铁舰船喷射着淡蓝色或者无色的光流,在虚空中的太空港口和数颗星体间来往穿梭。

        不仅仅是萤和凛感觉到了震撼,身处如此陌生的世界,就算是河川之神也陷入了惶恐中,祂与神机姐弟一齐震惊的观察着这个世界,以至于当乔修亚来到祂身前十几米处时,希努尔才迟钝的低下头颅。

        乔修亚一步一步的踏出,周围的场景也一步一步的变换,从位于星球轨道上,太空移民城内的武道馆,一步一步退回了星球大气内部,由钢铁水泥组成的巨型都市中,而这巨大到即便是在太空中也能清晰看见的都市也正在迅的随着时间的倒流而倒退,它从拥有太空轨道的完善巨型未来都市,变成了因为战争而满目疮痍的钢筋废墟。

        而最后,一家隐蔽在地下掩体的战时医院中,战士站立在自己前世的诞生之地,站立在眼前半人半神的神明身前,他抬起头,与神明对视,双眼之中没有记忆被他人观察的不满,也没有本应该有恐惧与担忧,乔修亚就是这样淡淡的注视着对方正在跳动着青蓝色光芒的双眼,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外界,笼罩辽阔范围的雾气之海已经沸腾,令所有冒险者都惊恐的后退,背负着浮空圆环在天空中飞行的黑龙焦急的环绕着身下的光球移动,可它却并不知晓自己的主人与朋友的情况,而就在中心亮的仿佛要爆炸的光球处,无数思维微粒闪动着刺眼的光芒,它们已经运算到了极致,但是没有属于神明的完整灵魂作为中枢,这些思维微粒就算是再怎么活跃也没办法得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后世的强者。”

        神明幻境内,不久之后,生硬的声音传来,希努尔空洞的眼神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这位昔日神明的残骸仿佛一台运转到极致的机械,用机器一般的语调重复出了早已预定好了的回复:“吾无法给予汝试炼,汝……未来注定凌驾于吾之上,请……归去……吧————”

        说出这话的同事,这位河川之神的身形已经开始逐渐溃散,由江流组成的庞大躯体正在迅的溃散为一股股水流,而原本位于神厄迷雾之中,正在神明幻境中进行试炼的骑士与学院生也都感觉到了试炼的动荡,在属于他们的任务世界中,一切景色都开始失真,人的声音也开始变得嘶哑而尖锐,那是因为原本分配给他们的计算力正在被最中心的神明刻印抽调,用来计算与战士相关的事宜,可即便是如此,一切仍然没有结果,陷入最终的死循环。

        神厄迷雾的最深处,昔日天降星辰之地,一块淡蓝色的繁复符文颤动着从虚空中浮现,这块符文上布满了仿佛水流江河一般的图腾花纹,复杂而富有美感的图形构成了它的主体,属于神明,属于至高的威严在符文中心闪动的淡蓝色神性光团中旋转,它即是河川之神希努尔逝去后所残留的遗骸——一块蕴含着所有与江河相关神性和知识的传承符文。

        但是,此时,这块足以令一个凡人成就极意,传奇甚至是神明的珍贵符文正在剧烈的颤动中碎裂,一条条细微的裂缝伴随着周围剧烈光的神厄迷雾跃动而扩散,仅仅是数秒之后,裂缝便已经扩散到了这符文的每一处,青蓝色的光芒顺着裂缝蔓延,极端不稳定的恐怖气息似乎在下一刻就会随着符文的碎裂而爆。

        不远处,极意蓝龙苏克拉什隐约察觉到了这一点,它抓着一辆内有两名被吓到快要昏迷的人形巨龙的马车,准备立刻转向逃远,但这位战士的俘虏在看见了正在迷雾光球周围焦急飞行的黑龙后,便不禁叹了一口气。

        ——假如不帮忙的话,肯定会被那个男人杀掉的。如此想到,蓝龙以自己这辈子最快的度飞向黑龙。

        而就在苏克拉什正准备使用魔法,拖着焦虑无比的黑龙离开时,迈克罗夫大6白日明媚的天空之上,突然有一颗星辰浮现。

        与明亮的太阳相比,这颗星辰可谓是黯淡无光,但在这颗黯淡形成闪动光芒的一瞬,一股磅礴宏大,无法感知其尽头的伟力自天穹垂落。

        大地上,正在惶恐远离迷雾的冒险者和佣兵们静止了,一把从自己主人手中跌落的匕凝滞在半空。天空中,正在飞行的苏克拉什静止了,它维持在准备对着黑施法,带着这头焦急黑龙离开的那一幕。

        而在湖泊周边,因为微风而泛起波纹的湖面纹丝不动,仿佛冰一般凝固在原地,之前沸腾一般的迷雾与光球也都没有半点动作,一颗颗闪动着光芒的思维颗粒静止在原地,被这自世界之外降临的伟力所‘支配’。

        就在这万物凝滞的刹那,一个轮转着的黑色圆环圣徽在天穹的尽头处闪动了一瞬,神厄迷雾的最核心处,承载着河川之神希努尔传承的符文仿佛被逆转了时间一般,开始急的‘恢复’原状,闪动的神性光芒收缩,蔓延的裂缝合拢,因为过度负荷而从世界外侧显化的刻印开始重归虚空,隐没不见。

        神明幻境之中。

        半人半蛇的河川之神停止了崩溃,一股来自远方的伟力维持了这位神明残骸的存在,恢复正常的希努尔眼神重归空洞,祂注视了一瞬乔修亚,然后闭上了眼睛,然后自我消散,回归神明刻印之中。

        但令人奇怪的是,这片神明幻境并没有因为祂的离开而消失,反而继续运转。

        乔修亚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身前,正在不停扭曲的空间。

        在希努尔离开后,这个虚幻的世界为何仍然维持?

        答案很简单。

        有另一位神明,入驻了这世界。

        “你好,强权与正义的持有者。”

        凝视着逐渐浮现的黑色轮转圆环,战士微微点头,算作行礼示意,他轻声说道:“刑正(Zinsen)陛下。”

        而伴随着乔修亚的话语,一个人类的形体正在迅的凭空凝聚。

        一切都被强大的力量所支配,空气中的微尘,漂浮在大气中的微小水滴与肉眼无法看见的魔力元素,所有存在的,都在黑色圆环缓缓的旋转下被控制,支配,进而化作无数最基础的物质颗粒,从无到有凝聚成了一个威严男人的身躯。

        这个威严的中年男人有着灰色的散乱长,他的面容刚硬,仿佛历经了一切铁火的熔锻,厚重坚固的全身甲胄覆盖全身,无数细密精美的浮雕遍布其上,肩甲后黑色如墨的披风随风翻动,仿佛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在除却乔修亚之外,一切都被静止的世界中,威严如神——不,原本即是神明的存在睁开了双眼,深灰的瞳孔中,有着不似人类的漠然。

        “希努尔是我们千年之前最坚定的盟友,河川之神与来自世界外侧的邪恶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与仿佛机械一般的希努尔不同,这位被乔修亚称之为刑正的神明用淡漠,却显然拥有智慧的语气开口说道,低沉而清晰的声音在瞬间就穿透了整个幻境空间,圣洁而威严的回声在这空旷的天地间回荡:“因为誓约,我不能坐视祂的消散,于是便干预现世。”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圣贤的继承者,重燃火种之人。”

        刑正抬起头,他与战士对视,深灰的瞳孔内闪动着莫名的光芒:“我知道,你的心中有着疑惑。你进入希努尔的传承幻境有着目的。”

        “祂是残骸,无法解答你的疑惑,但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