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科技大仙宗在线阅读 - 第一一八四章:孤注一掷

第一一八四章:孤注一掷

        虽然,修道世界隐隐有种强者为尊的规则,仿佛如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但是,对于追求长生的修道者们来说,往往还是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因此,即便是在修道世界,武力也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不过,也不能不承认,武力往往作用最后的一种选择,的确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释教这边,如果能谈的话,也并不愿意这样动手,但很显然现实情况是没得谈。如果,他们不能解决如今面临的问题,就那么傻傻的一点点的去传道。几乎可以肯定,他们最后必然难有多少收获,或许也只能和那些二流的修道宗门比一比。

        因此,相比最后的一无所获,动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也就成了释教的一个不得不做的选择了。

        那广闻和尚难道不知道,若是这一次没能拿下叶赞,今后晨曦世界就再没有释教的立足之地了吗?其实,释教会做这样的选择,可以说是有种光脚不怕穿鞋的心理。反正,我的收获就这么点儿,这一把赌赢了就能大赚特赚,赌输了也无非把这点儿收获赔进去。

        当然,从广闻和尚这边看来,还是觉得自己的胜率挺高的,毕竟是四位法相级大能对付一个元神境而已。尽管,他们也知道,叶赞这个元神境不同寻常,手上有着诸多别人没有甚至不知道的手段。但是,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那真的是能靠什么机巧手段抹平的吗!

        叶赞这边,面对四位法相级大能的围攻,伪法相增长出六条手臂,以八臂应对四面之敌。但是,伪法相的力量就是那么多,多出几条手臂并不代表实力就能翻倍,只是将本身就不多的力量分成了几份而已。

        以至于,最开始与广闻和尚交手时,叶赞这边的伪法相尚且能不落下风,可面对围攻却转眼只剩下招架之力了。

        无极道友,贫僧知道,你还有不少实力颇为不俗的帮手!可是,他们赶过来要多久?恐怕等到他们赶来,我等此战已是分出了胜负。如此,依贫僧看来,道友不如放弃抵抗,早早皈依我佛为好。广闻和尚保持对叶赞的压制,一边还不忘继续渡化叶赞。

        广闻和尚虽然来自极乐域界,但想要来到这晨曦世界,就得走神华域界的那条通道。因此,对于在神华域界颇有名气的叶赞,他与其它那些师兄弟们,自然也都是有着一定的了解。

        广闻和尚他们的这个了解,不是说知道叶赞有晨曦教会那些帮手,而是说对叶赞在修道世界种种作为的了解。其实别说是他们了,恐怕换成任何一个其它势力的人,在知道叶赞为玉清宗做的那些事情后,都会兴起挖墙脚的冲动。

        玉清宗,原本一个沦落三流的宗门,硬是在叶赞到来之后,一步步的重新站了起来。什么灵稻里传神轨道列车等等,不光是给玉清宗带去了改变,就连神华域界都发生了几乎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人才,要是拉到释教这边,对释教的帮助绝对会大到让人难以想象。

        原本,顾忌到释道两教之间的关系,广闻和尚还不好真的跑去渡化叶赞。但是现在,他们既然都已经动用武力了,自然也就不需要有太多顾忌了。因此,他们这一次找叶赞,不光是要压服对方,更是要让对方皈依释教。

        再看叶赞这边,悬立在那伪法相的胸前,操纵着伪法相应对四方的围攻,看上去已经是明显落在下风了。那伪法相的八条手臂,不断与周围的四尊金身佛像轰在一起,直震得身上的丝线条条断裂。那无数断裂的丝线,随着伪法相的动作不断飘荡飞舞,看上去怎是一个狼狈可以形容。

        然而,面对广闻和尚的劝说或者说是威逼,叶赞脸上却不见丝毫惊慌,反而嘴角微翘,显出一丝轻蔑的冷笑。

        大和尚莫非以为,自己已经是胜券在握了吗?叶赞冷笑着问道。

        阿弥陀佛!贫僧也知道,道友如今心中必不甘心,然而事实如此,又何必执迷不悟呢?广闻和尚口颂佛号,一脸悲悯的看着叶赞说道,就仿佛看着一个苦海中挣扎的可怜人一般。

        当然,别管表情怎么悲天悯人,广闻和尚等人的手上可是没有半点留情。那四尊巨大的金身佛像,围着叶赞就仿佛打铁似的,只不断的手捏佛印轰砸过去。轰轰轰一声声天崩地裂般的轰鸣,直砸得叶赞那伪法相火星四溅,无数丝线如弓弦似的在巨力下绷断。

        不过,就在广闻和尚等人以为大势已定时,却突然感觉到头顶上空光线一暗,不由得分心抬头向上看去。几人看向头顶上空,就见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上方,并且正向着下边缓缓压来。

        飞空堡垒?广闻和尚看到那阴影,尽管只是看了个底部,却也立刻认出了那东西。

        当初,释教从通道那边刚刚过来,叶赞就是驾着战争堡垒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并且告诉了他们晨曦世界的情况。因此,不光是广闻和尚,在场这几位对于叶赞的战争堡垒,都可以说是不算多么陌生了。

        只不过,与之前各宗的修道者不同,释教的这些和尚们,没有接受叶赞的邀请到战争堡垒上去。别管是因为什么,是出于顾虑还是面子,他们没有到战争堡垒上去,也就失去了更多了解战争堡垒的机会。

        当然,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各宗的修道者,对战争堡垒真正的实力,也同样没有更多的了解。叶赞在战争堡垒上的很多布置,都是要在真正用到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发挥作用,平时则都是隐藏起来的。

        总而言之,看到那战争堡垒从上边压下来,广闻和尚等人虽然认出了战争堡垒,却也并不觉得有何值得警惕的。

        无极道友,莫非是想要以这飞空堡垒,胁迫我等暂时停手吗?若是那样,道友的算盘恐怕就打错了!这飞空堡垒虽然稀罕,但我等对道友更是势在必得,还是莫要白白浪费这难得的宝物了。广闻和尚以为看破了叶赞的打算,于是颇为自信的向叶赞劝说道。

        在广闻和尚看来,叶赞就这好像拿了件稀有的古董,并且对他们说你们再过来,我就把它砸了。但是,就像他所说的那样,那战争堡垒虽然是稀罕之物,但他们更看重的还是叶赞个人的价值。因此,若是能渡化叶赞皈依释教,那就算就砸掉一座战争堡垒又算什么呢。

        呵呵,大和尚,不得不说,你这想象力是真的丰富!既然,你觉得我打错算盘了,那么就连这堡垒一起砸了吧。叶赞笑了两声,也没有更多的去解释什么,毕竟现在双方可不是在开座谈会。

        随着叶赞的话音落下,战争堡垒也已经更进一步的,压近到了那几尊金身佛像的头顶上。紧接着,叶赞这边身影突然一闪,刹那间竟然是从几人的包围中消失不见了。

        广闻和尚等人,可不知道叶赞掌握着一个小世界的事情,因此在围攻叶赞的时候,也没有去施展封锁空间的法术。这就导致了,叶赞利用小世界空间重叠的方式,可以很轻松的从几人的包围当中移走。

        叶赞之所以留在那里,以伪法相与四人激烈交手,说到底只是为了测试一下伪法相的力量而已,或者说看看自己的实力到什么程度了。而在一番交手之后,他的这个目的已经算是达成了,尽管伪法相在围攻中落入了下风,但已经算是表现不错了。

        什么,人呢!看到叶赞的身影消失不见,广闻和尚这边顿时一惊。他最担心的,还是叶赞与晨曦教会的那些人汇合,甚至是联络上修道宗门那边的几位法相道君。那样的话,他们这一次的孤注一掷,就基本可以宣告失败了。

        在上边,他逃到堡垒中去了!广智和尚突然向师兄弟们提醒道,并且仰头看向了那战争堡垒。

        难道他以为,靠着这样一个东西,就能够挡住我等了!广法和尚看着还在压下来的堡垒,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还是要小心一点!他既然这么做了,说不定是真有什么依仗,待我先来试一试它。广闻和尚倒是更谨慎一些,但也谨慎的相当有限,当下就操纵着金身佛像,向战争堡垒发起了攻击。

        那战争堡垒,是从几人的上空压下来的,因此几个和尚此时面对的,正是战争堡垒的锥形底部。而从外表上看,那战争堡垒的底部,除了有不少炮门和舰门之外,并不像是有多强防御力的样子。至于那一块块晶莹如玉的装甲,似乎并没有多少法力波动散发出来,根本就没有被他看在眼中。

        于是,广闻和尚操纵的金身佛像,就像之前攻击叶赞的伪法相时一样,巨大的手掌捏着佛印来了个举火烧天,重重的轰向了战争堡垒的底部。

        再看战争堡垒,面对金身佛像这一击,底部的那些装甲猛然弹起,瞬间在底部撑起了一圈防御罩。当然,这并不是说之前就没有防御力,只是这样撑起防御罩的方式,等于中间有了一层缓冲空间,可以减轻遭到攻击时对堡垒造成的震荡。

        轰!一声巨响,在金身佛像的攻击,与战争堡垒的防御罩接触时,瞬间爆发了出来。那金身佛像的巨掌,捏着佛印砸在了那些晶莹如玉的装甲上,庞大的力量直将那周围的空间都震出无数裂痕。然而,在战争堡垒的防御罩那边,金身佛像的轰击却是只是激起了一层层的波纹,当中的堡垒的本身却是连颤都没颤一下。

        嘶,这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挡下我这一击之力!广闻和尚看到这一幕,也是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自己施展的力量,自己当然清楚有多强大,那一击之下足以将一座大山化为齑粉了,却没能撼动那战争堡垒分毫。

        难怪,难怪他会躲入堡垒之中,原来是依仗着这样的防御力。另外三个大和尚,也不需要亲自去试了,只看师兄广闻这一击,就对战争堡垒的防御力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几位大和尚,对我这座堡垒,可还算是满意?叶赞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几人当中,并且笑着向他们问道。不过,他出现在这里的身影,自然不可能是真身到来,而是以空间之法做的一个投影而已。

        广闻和尚等人,看到叶赞又出现在眼前,原本也还奇怪对方怎么回来了。但是,几人毕竟都是法相级的大能,很快就看出了叶赞这身影的玄机。而且,当初叶赞在晨曦世界的通道口那里,拦下释教众人所乘的飞空楼船时,也是以投影之法将身形显现在虚空中的。因此,叶赞现在这也算是故技重施,也不至于让几个和尚不明虚实。

        道友这座堡垒,看来是下了不少的工夫!不过,在贫僧看来,这外物始终是外物,道友这样一味的依靠外物,已经是走上了邪道啊!广闻和尚没能轰破战争堡垒的防御,再次面对叶赞时却也没露出什么尴尬之色,反而还一付语重心长的模样劝说道。

        哈哈,大和尚就不要替我操心了,还是想想自己接下来是战是退吧。叶赞颇为得意的大笑着说道,身影也再次从几人面前消失不见了。

        是战是退?

        广闻和尚等人今天就是来孤注一掷的,如今既然已经动了手,双方就可以算是撕破脸了。那么,对他们来说,此时再想别的也是无用,不如想想如何打破这座堡垒。

        贫僧不相信,你这堡垒处处都能有这样的防御!即便真是那样,也未必能够坚持多久!道友若是以为,凭着这一点表现,就让能我等知难而退,那也太小看我释教之人了!尽管叶赞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但广闻和尚还是扬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