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创世棍王在线阅读 - 第256章 事情变故

第256章 事情变故

        在年轻人带领下,赵峰没过多久来到距离码头不是很远的yi处比较大的院落前。

        这是yi个独立院落,周围绿树环绕,还有高高的院墙把周围隔离。

        依照周围树木的面积,赵峰估计这院落的面积至少有yi千平米。

        yi千平米的独立院落在豪华区并不大,但在这里,却是鹤立鸡群了。

        周围的房子同样都是独立的,但面积yi般都是不到百平米,小的甚至只有五六十。而且个个都很老旧。

        在这些老旧的房子前面,yi些穿着粗布,浑身沾满灰尘和泥土的孩子正在嬉闹,更远处还有yi些家庭妇女在晾晒衣物和操持家务。

        看到年轻人的到来,不论是小孩,还是那些妇人,都只是远远地看了yi眼,小孩继续玩耍,那些离得近的妇人则对年轻人微笑着点头打招呼。

        很平静的动作,却也能看出年轻人和这些平民家庭关系还是不错的。

        年轻给那些妇人挤出了yi个浅浅的微笑,然后带着赵峰径直走向那个大院落。

        院落的门是关着的,年轻人却没敲门,直接推开进去。

        赵峰并没有觉得奇怪,紧跟着走了进去。

        房子前面是yi个2oo多平米的大花园。

        花园有各种设施都有,假山,喷泉,树屯,花屯等都能看到轮廓。

        但现在除了yi些绿草还在之外,那些树木,鲜花等,都消失了,只有凌乱的泥土。

        在花园不远处的yi个空地上,yi位头很睡意地扎在脑后,皮肤白皙,看起来4o多岁的妇人正在洗衣服。

        当赵峰跟着年轻人进来时,妇人抬头看了过来。

        “回来了。”

        妇人对年轻男子露出yi个甜甜的笑容。眼神中尽是关爱。

        “哦,有客人啊,荣儿,怎么不提前说yi声,我好提前准备yi下。”

        看到跟在年轻人后面的赵峰,妇人嗔怪了下年轻男子,然后连忙放下手中衣物站了起来,同时双手很自然地在身上的粗布衣服上擦拭。

        刚刚洗衣服时还不觉得,等女子站起来后,赵峰现对方还蛮高挑,而且气质也很不错,给赵峰的第yi感觉应该是yi位温文优雅的女主人,却没想到现在穿着粗布,干着粗活。

        “娘,这是爷爷的朋友介绍过来的,是来找爷爷的。”

        年轻男子说完,走到妇人身边,把赵峰那封信,以及yi小袋金币拿了出来,yi起放到妇人手中。

        然后也不等妇人说话,快步往房子里面走去。

        妇人看着有些失礼的儿子,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用手快地擦拭了yi下有些红肿的双眼,然后对赵峰笑了笑。

        “来,这位小哥,请先到屋里坐下喝杯水吧。”

        妇人边说边对赵峰做了个请的手势。

        “打扰夫人了。”

        赵峰微笑着点了点头。

        跟着妇人进入屋里,赵峰现外面看起来很豪华的房子,里面竟然家徒四壁。

        任何装饰都没有不说,整个客厅只有yi张像是用了十几年的破旧方桌,以及几把充满岁月痕迹的老椅子。

        东西都很旧,但很干净。

        “请小哥先坐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妇人邀请赵峰坐下后,就转身离开。

        大约5分钟后,妇人才端着yi碗清水走了出来。

        赵峰起身,并双手接过妇人递过来的清水。

        水很干净,但它是凉的。

        已经快yio月份了,天气有些凉,喝冷水其实并不恰当,但赵峰还是yi连喝了好几口。

        妇人看到赵峰的动作,充满憔悴的脸上露出了yi丝笑意。

        “没想到小哥竟然是李大哥介绍来的,不知道李大哥最近可好?我们搬到这里后,已经有快十年没见过他了。对了,还不知道小哥如何称呼?”

        妇人很开心地对赵峰说道。

        赵峰略显尴尬地摇了下头:“在下姓赵,不好意思,夫人,李鸿明是我师兄,他父亲的情况我并不了解。我和李师兄yi起建造了yi座城镇,就在清风城,距离南海很近。”

        “最近我们得到了yi个造船心得笔记,李师兄让我过来问问张大师,看他是否对这心得笔记感兴趣。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们想邀请张大师去我们那研船只。”

        赵峰yi口气把来意说了出来,充分展现自己的诚意。

        在说话的同时,还把包裹着中的造船心得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妇人并没有去拿那本造船心得,而是眼圈微微泛红地对赵峰道:“赵小哥,如果是半年前的话,以老爷和李大哥的交情,不需要这造船心得,我想他也很愿意去你们那造船。”

        “但现在......”

        说到这里,妇人突然控制不住,yi下哽咽了起来。

        赵峰也不急,平静地坐在旁边等待。

        过了近三分钟,妇人才强行收拾心情,擦了下眼泪后道:“不好意思,失礼了。”

        “没关系,冒昧问yi句,张大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赵峰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问道。

        妇人收拾了心情,略带哽咽地讲起了事情。

        赵峰需要邀请的张昊大师就是这座宅院的主人,是妇人的公公,也是刚刚那年轻男子的爷爷。

        在半年多前,突然有yi个张昊的老朋友上门,说现了个什么遗迹,要邀请张昊yi起过去探险。

        之所以主动过来找张昊,是因为那遗迹地点是在海上yi个岛屿里面,他需要yi个老船手帮他开船。

        之后那人和张昊进行了yi番密谈,之后就出来告诉大家他要出去yi个月,最晚yi个半月后回来。

        张程鑫,也就是妇人的丈夫,张昊唯yi的儿子,他当时担心父亲yi个人出这么久的远门,会吃不消,毕竟张昊已经八十有三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能硬抗风暴的壮年了。

        因此决定和张昊yi起去。

        张昊也考虑到自己年纪,加上也想让儿子锻炼yi下,就同意了。

        出的时候,除了张昊的那位朋友,张昊,张程鑫外,还有4o多位水手。

        这些水手都是张昊船厂的老水手,经验很丰富。

        当时乘坐的船还是张昊自己设计和建造的5级货船,能硬抗yiyi级风暴!

        当时和那些水手的家人保证了,最晚yi个半月绝对回来。

        结果过了2个月后,还没回来!

        出海嘛,总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会拖了行程,只是晚了半个月,大家也能坚持。

        但又过了yi个月,还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大家都知道出事了。

        那些水手的家人顿时把她家告上城主府,城主直接没收了张昊的船厂,而她家里也被愤怒的水手家人yi番打砸,并且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

        迫于生活压力,原本锦衣玉食的张宇豪主动承担起了家庭重担,去外面当搬运工。

        因为没钱,他们连请人去寻找都做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