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决战前夕,新旧战神!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决战前夕,新旧战神!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王冲心中一跳,顿时明白过来,虽然他面对的是自己,但到现在为止,侯君集还是认为他真正的对手是一直困在苏府之中,足不出户的苏正臣。

        只是一瞬间,王冲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对于当年的破军战神来说,没能够和师父苏正臣一决胜负,彻底的压过他,始终是个巨大的遗憾。

        或许在他的眼中,一个像自己这样的年轻人是绝不可能有如此惊人的表现,一切都必然归功于师父。

        明白了这一点,王冲心中大定,越发不可能去说破了。

        “对付你,还不需要我师父出马!”

        王冲淡淡道。

        “呵呵,迂腐之辈!他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等收拾了你,他终究还是会出来的!”

        侯君集往前走了两步,沉声道。

        在王冲这个小辈面前,或许是因为他和自己一样,跟随苏正臣“学习”过兵法,又或者是因为到了决战前的最后一刻,侯君集终于不再掩饰——

        “砰!”

        侯君集脚下轻轻往前一踏,刹那间,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侯君集体内迸发而出,如同一只老虎施展出了自己的利爪,一只巨龙腾跃上天,这一刹那的侯君集目光睥睨,浑身上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威严,霸气,自负,骄傲,更兼强大无比。

        任何人看到此时的侯君集,都会不由自主的心中震慑,产生一种敬畏的感觉。

        这个时候的侯君集哪里还有一丁点的低调内敛,更加让人无法把他威武强横的形象,和那个其貌不扬的黑袍老人联系在一起。

        就连王冲早已知道了侯君集的真实身份,这一刻,心中也不由感到了一丝震动。

        王冲本身也是天下闻名的战神,见识过许多的帝国大将,但即便是天下那些成名已久的帝国大将,和此时显露真容的侯君集相比,气势都要矮了一大截。

        然而此时的侯君集凭栏而立,两鬓的发丝猎猎舞动,整个人的思绪也似乎回到了久远的时代以前,陷入到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侯君集是高傲的,也是强大的,跟随太宗南征北战,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里从无败绩就足以说明问题。

        作为太宗时代最早的名臣,侯君集跟随太宗的时间远在苏正臣之前,资历也远在他之上。

        即便是在苏正臣名声最盛的时候,他也没有输给过苏正臣,从没有输过,却被所有人认为屈居于苏正臣之下,这让高傲的侯君集如何能够接受。

        此生此世,他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击败苏正臣一次,向所有人证明自己比苏正臣更强,这也是他心结的由来!

        “那就等你打败了我再说吧!”

        王冲沉声道。

        “哼!”

        侯君集衣袖一拂,冷哼一声,便没有再继续追问。

        “我问你,你在西部校场替赵风尘治疗伤势,恢复精力和体力的功法,似乎并不是苏正臣所教,还有,玄武军最后施展出的阵法,也绝不是苏正臣的路数,至少据老夫所知,这绝不是他的阵法。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还是说,你欺师灭祖,拜了苏正臣为师,又去偷学其他人的武功战技?”

        说到最后,侯君集眼中隐隐显露出一丝杀机,背师求艺,这可是大忌,即便是他和苏正臣互为敌手,也决不可能容许这种情况发生。

        “原来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王冲哂然一笑,他本来以为侯君集还没有怀疑,但现在看来,西部校场的大比武还是让他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只是如果侯君集以为这样就能够威胁得了他,那就真是大错特错了。

        “前辈不是运筹帷幄,算无遗策吗,那你猜啊!”

        侯君集目光一冷,刹那间整个酒楼内瞬间安静下来。

        “你的胆子真不小,明知道我约你,却敢孤身一人过来,如果我现在杀掉你,知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约定就已经提前结束,老夫根本不需要太大的努力,就可以辅佐大皇子登上九五至尊之位!”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眼前的侯君集,在侯君集的眼中,王冲感觉到了一种隐藏的杀机。很显然,侯君集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如果有可能,他绝不会放弃这个动手的机会。

        “前辈,其实我想说,这句话……,对你也一样有效!毕竟,对于这个帝国来说,你早已经死了!”

        王冲淡淡道。

        听到王冲最后一句话,侯君集目光一寒,整个人瞬间变了脸色。

        嗡,一股无形的气劲从侯君集身上爆发而出,而几乎是同时,王冲神色冷峻,体内同样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劲,两股气势如钢似铁,在虚空中猛烈的撞击在一起。轰隆,只听一声巨响,就在距离两人不远地方,一张檀木酒桌瞬间齐中炸开,连同周围的桌几茶具全部被一种强横的力量扫荡开来,挤到了酒楼的角落里。

        整个京师里早已是剑拔弩张,危如累卵,一场史无前例的冲突随时可能爆发,而冲突的双方恰恰就是眼前的二人。

        如果干掉眼前的侯君集,大皇子方面必定羽翼折损,遭受重创,而王冲方面同样如此。

        “呼!”

        整个酒楼内一股股气劲围绕着两人旋转,整个酒楼内针落可闻。

        “前辈号称破军战神,然而百年的时间,也锐气消磨,开始自甘堕落到和那个见不得人的天神组织为伍了吗?”

        王冲突然开口道,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侯君集并不只是说说而已,王冲的精神力早已覆盖住这座酒楼,就在侯君集出现之后不久,整座酒楼的前后左右四个方位,至少跟着出现了十六个黑衣人,其中还有两个人至少达到了接近入微的地步。

        很显然,如果有机会的话,侯君集方面绝对不会吝啬利用这个机会击杀自己。

        “兵者,诡道也,只要能够获胜,使用什么手段又有什么关系呢。”

        侯君集淡然道,对于王冲的指责,丝毫不以为忤:

        “另外,你以为在百米外的地方布置十架车弩就能威胁得了我吗?”

        说到最后,侯君集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寒光,王冲发现了四周隐藏的黑衣人,侯君集又如何发现不了王冲在四周偷偷布下的大唐车弩。虽然王冲特意隔了两条街,而且还是在最后一刻才动用的,但还是瞒不过侯君集的感知。

        自怛罗斯之战后,王冲的弩车小队五人一组,箭无虚发,威力强大,而且射击的频率远远超出想象,这一点早已为各国所知,并且忌惮重重。十架车弩,就代表着至少五十名精锐,一秒之内就足以射出一百多根箭矢。

        “不足以杀敌,却足以自保!另外,这里就是宫门口,告诉我,你觉得禁军需要多久抵达这里?又或者说,即便宫门失火,引来整个京师百姓的关注,大皇子也能安坐宝殿,无动于衷!”

        王冲淡然道,一脸的云淡风轻。

        但对面,侯君集却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头。修为达到侯君集这种境界,就算王冲的车弩再厉害也难实际威胁到他,对于那些黑衣人来说,自然也一样无效。不过,如果王冲安排这些车弩,仅仅是用来阻挡他们,帮助自己逃跑,那么就绰绰有余了。

        以王冲的实力,只要对方露出一个破绽,恐怕就能顺利逃离!

        更重要的是,车弩是大唐的重器,是重要的军事设备,关于车弩的技艺一直是大唐的最高机密,如果在闹市之中突然出现军伍之中才会使用的重型车弩,必然会引起极大的关注和轰动,恐怕这才是王冲动用车弩的真实目的。

        虽然天平正在朝己方倾斜,大皇子几乎控制了内外所有的军队,但是一旦在宫城门口引起过多的关注,恐怕大皇子也不能做到无动于衷。

        “你们都听到了吧!还不散去吗?”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飞掠而过,侯君集突然高声道。

        四周围一片寂静,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下一刻,轰,四周的酒楼里,一道道身影突然震破墙壁,破空而出,有如一只只大鸟般消失在各个方向。

        王冲感受着四面八方那一道道气息磅礴的身影迅速消失,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波澜,似乎心中早有预料。

        高傲自负如侯君集,更习惯于不出手则已,出手则一招必杀。既然没有把握干掉王冲,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

        王冲“看着”那些黑衣人消失在远处,始终一动不动。

        “收手吧!”

        王冲看着对面的侯君集,突然开口道。

        “即便你控制了禁军,又控制了安西、北庭、北斗三地,也一样是不会成功的!”

        没有人比王冲更明白历史的走向,上一世这场三王之乱就没有成功过,这一世既然自己成为了大唐新一代的战神,手握重兵,就更加不会让他们得逞。

        “你也是太宗时代的名臣,帝国的重将,也曾经为这个帝国征战过,你应该明白,如果这一场内乱爆发,对这个帝国将造成多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