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苏寒山出发!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苏寒山出发!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这个沙盘非常详细,这恐怕是大唐唯一一张,把整个九州都包含在内的完整沙盘了。

        要做到这一点,没有极其详细的勘察和准备,是绝对做不到的。很显然,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王冲做的准备,远比他们想象的多得多。

        传我命令,告诉三角缺口的苏寒山,张征的那支军队就交给他了!

        王冲淡淡道。目光掠过沙盘上高低起伏的山岭,最后抓起一面的旗帜,一把插在了距离北庭都护府八百余里的地方。

        要想从塞外抵达金牛山,路径远不止一条,但是,所有的道路必须经过这一点,巨熊关,让苏寒山准备吧!

        是王爷!

        众人纷纷应道,一个个精神大振。

        另外,通知各大世家,和以前一样,现在到了要借用他们力量的时候了!

        王冲沉声道。

        是王爷!

        张雀,从现在开始,把我们所有的探子全部散放出去,京师边陲还有张征,以及周边各国在内,所有的变动,我需要你们十二个时辰永不间断,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必须以最快的度传到我手中!

        一个又一个的命令不断的从王冲口中布出来,每一个命令都极其清楚明确,听到这些命令,众人一个个心神大定。

        去吧!

        最后一句,王冲大手一摆,张雀许科仪等人应了一声,瞬间纷纷离去。

        哗啦啦!

        只不过片刻的时间,整个异域王府中,无数只信鸽立即纷纷飞了出去。

        哗啦啦!

        在异域王府的信鸽一只只飞往边陲的时候,皇宫内,伴随着一声尖唳,一只只海东青鹰雀,同时密集的飞入到东宫之中。

        夜色中的东宫,灯火通明,忙忙碌碌,同样充斥着一股紧张的味道。

        殿下,刚刚收到消息,异域王府那边果然有动静了,他们已经开始往边陲传递消息了。

        大殿里,金佑石接住一只目光隼利的海东青,把它放在肩膀,在大皇子李瑛面前单膝跪下,神色恭敬道。

        士为知己者死,在东宫之中,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让他能够一展所长,这是他在高句丽所无法比拟的。

        金佑石自然也是竭尽所能,施展全身解数,帮助大皇子收集各地的信息,而异域王府自然也是重中之重。现在朝野内外,能够妨碍到大皇子的,也只剩下那个异域王了。

        还真的让你料中了!

        听到汇报,大皇子安坐上方,两只白皙的手按着扶手,冷然一笑,扭头望向了一旁鬼王。

        庙算多者胜,庙算少者败,有你在,本宫何愁大事不成。

        从鬼王出山到现在,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和他预料的一般无二,大皇子也成功的获取了自己想要的兵马权势。现在对于鬼王,所有人都是唯他马是瞻。

        听到大皇子的话,侯君集只是淡然一笑,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没到最后一刻,殿下还是不要太过大意。

        侯君集淡淡道。

        大皇子只是一笑,显然对于侯集君的担忧,并不以为意。

        殿下,异域王那边已经出手,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的想出应对之法,让张征率领的北庭都护军成功抵达京师。北庭都护军能征擅战,一个个战斗力极强,而且都是胡人,很好控制,如果有他们辅佐,里应外合,再加上夫蒙灵察他们,即便有一些地方不服,未来也难成气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受到阻挠。

        一个声音在大殿内响起,就在此时,孟屠突然上前一步,沉声道。

        霎那间,东宫大殿内立即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大殿中央的侯君集。

        呵!殿下不必担心,一切我早有安排。

        侯君集淡然一笑道:

        距离最近,能够拦截到张征的,也只有一个三角缺口而已。他能够调的,也只有那里的兵马!

        不过,只要三角缺口的兵力一旦出现在大唐,殿下就不必再有丝毫的担心。张征也不用着急于赶往京师。——祝童恩,你熟悉大唐的律例,如果私自豢养军队,会是什么结果,不用我说吧?

        刑同造反,按律当斩!

        祝童恩一脸正色道。

        听到这句话,众人顿时明白过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错,王冲在三角缺口训练军队的事,其实早已不是秘密。

        但是那些军队并不在中土,所以并不算触犯大唐的法律。而且朝廷在碛西一带和乌斯藏帝国征战多年,死伤极大,早有意愿想要撤出在高原上的驻军。

        有王冲在高原上建立的两座钢铁之城,再加上大军驻防,正好可以代替大唐防御乌斯藏,彻底的解决后患之忧,这也是朝廷默认的一个重要原因。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果王冲从三角缺口调谴军队前往拦截张征,那么东宫便有足够的理由将他拿下。

        大皇子之所以这般小心翼翼,瞻前顾后,甚至必须要控制禁军和边陲的军队,就是因为王冲的存在。可如果没有王冲的制肘,大皇子再无顾忌,整个大唐将再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他!

        好!鬼王,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你!金佑石,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全天监视三角缺口的动静,只要现王冲的人马离开三角缺口,立即汇报。到时侯,本宫要亲自率领金吾卫,以图谋造反的罪名,将王冲和整个王家亲自拿下!

        大皇子说到最后,目光森寒,透露出惊天的杀气。

        属下遵命!

        随着大皇子的命令,瞬间息,无数的海东青岩鹰金雕从东宫中腾空而起,飞向遥远的三角缺口,同一时间,兵马调动,无数的兵马纷纷朝着三角缺口汇集了过去,一股无形的杀机顿时围绕着三角缺口合拢而来。

        危机一触即!

        哗啦啦!

        一只只信鸽从天空不断的飞进飞出,而地面上,草木深深,就在草原的边缘,成千上万的铁骑一字排开,如海潮般排开,伫立在那里。

        而在队伍的最前面,苏寒山和李嗣业骑着神驹,并肩而立,一起眺望着远处。

        从乌斯藏高原远望过去,远处一切尽览无余,地平线上高大的钢铁城,还有更远处的碛西都护府,隐隐约约,都尽收眼底。

        一阵风声吹过,高原上草木萧萧,一片肃杀的气氛。

        准备好了吗?

        苏寒山望着前方,突然开口道。狂风过处,他的两鬓丝跟着猎猎舞动。

        准备好了!

        身后一阵洪亮的声音传来。

        很好!

        苏寒山冷然一笑,嗤的一声,瞬间将手中刚刚收到的信笺捏成一团:

        王爷来信,早有算计,一旦我们离开三角缺口,兵马东进,侯君集一定借此机会,在三角缺口布置眼线监视,只要我们一踏入中土,立即以图谋不轨的罪名,对付公子。没有意外,现在三角缺口进入大唐的两处通道,应该都布满了明里暗里的哨探。

        大人,那要不我们派人手立即拔除大皇子在两处通道的间谍?

        身后,一名弩车队的将领开口道。

        不必了,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除了三角缺口,他们也一样可以在其他地方防备我们。只要我们踏入大唐,那对他们来说,就没有任何区别。

        苏寒山淡淡道。

        哗啦啦!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一只信鸽从天空飞下,一名骑兵接住信鸽,只是看了一眼,立即匆匆策马过来,唰的一下,从马背上迅翻身落下:

        大人,前方来报,通往钢铁城的路径上,现可疑人马!

        嗡!

        骑兵声音一落,四周围顿时一片寂静,只有苏寒山神色淡然,在王冲的来信里,这一切早已言明,侯君集的举动完全不出乎预料。

        大人,现在怎么办?如果不能离开三角缺口,我们岂不是根本无法阻止南下的北庭都护军?

        四周围,一名名将领眉头紧皱,只觉得束手束脚,不由得纷纷望向苏寒山。

        他们和北庭都护府的兵马,目前还从来没有交过手,不过,以三角缺口的兵马实力,却也并不惧于任何一方的都护军,但如果无法进入内6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唐的局势现在非常紧张,大唐边陲的军队禁止入京,但凡出现这种情况,皆是叛乱之兆。

        北庭都护军南下现在还只是一个征兆,一旦开始,如果不能阻止张征,恐怕接下来,整个京师将是天翻地覆之变,其他都护府的军队也会紧跟着前往京师。

        那时王爷在京师的压力就会大大增加。

        一切我自有主张!张隆!

        苏寒山突然开口道。

        属下在!

        所有安排,我都已经在纸上言明,你按照我的咐咐,即刻出。记住,所有安排皆不可出现丝毫的差错,否则的话,军律处置!

        苏寒山神色冷峻道。

        属下遵令!

        希聿聿,战马嘶鸣,只不过片刻的时间,苏寒山身后,有如潮水般的大军立即疾射而出,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朝着钢铁之城和碛西都护府的方向,而是朝着身后的方向而去,只是片刻的时间,立即消失无踪。

        哗啦啦,信鸽冲天而起,整个神州大地杀机暗伏,无数的兵马正在闻风而动。

        时间缓缓过去,日落星升,此时遥远的京师,异域王府中。

        巨大的沙盘前,密密麻麻,插满了无数的旗帜,和之前不同,除了红色的小旗,沙盘上还插满了白色的令旗,红旗和白旗互相纠缠在一起,就好像两只撕咬的猛虎般。

        王冲此时就站在这张巨大的沙盘前,默默出神,他的目光深邃,除了他之外,谁也不知道这张沙盘上的旗帜代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