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帝国大将出击(上)!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帝国大将出击(上)!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每一头银色长枪军团的战马浑身都有厚厚的战甲包裹,几乎防御到了牙齿,正常情况下,就算再凌厉的攻击也破不了他们的防御。

        但是再严密的战甲也免不了露出缝隙,战马奔跑的时候,骨节屈伸,这个地方是无论如何都保护不到的,必然会露出一丝缝隙。而西南都护军的先锋军正是利用这一点,斩断马腿,废掉银色长枪军团的机动性。

        一头奔跑不起来的战马,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头废物!

        “混蛋!”

        “杀了他们!”

        “小心战马!”

        “干掉这些刀斧手!”

        ……

        原本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的银色长枪军团顿时一片混乱。战马上,一名名骑兵惊怒交加,手中的长枪弯刀还有各式罡气向着马下的西南先锋军不断攻击,但是大食人显然低估了这支军队的强大之处,他们的身躯灵活至极,虽然是贴地扑出,利用手中的巨斧攻击,但他们的身躯或悬,或盘,在马下不停的变换位置,躲闪攻击。

        所有的先锋军在砍杀战马的时候稍沾即走,绝不会停留在一个位置,而且在抵挡的时候,充分利用马腹。

        马背上的大食铁骑就算再厉害,也绝不可能绕过战马,攻击到马腹下,更不用说战马身上还套着厚厚的铠甲。

        嗤嗤嗤!

        第一道防线前,紧贴地面三尺左右的位置,一道道银色的寒光闪过,左冲右突,从一头战马扑向另一头战马,轰轰轰,只听一声声巨响,眨眼间,整个银色长枪军团过半数的铁骑纷纷被斩断马腿,轰然坠地,再也无法前进。

        然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先锋军的出击,并不是为了对付银色长枪军团,而仅仅是为了后方的西南都护军开道!

        “轰隆隆!”

        大地震动,烟尘滚滚,一阵阵密集的马蹄声密集如潮,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向着前方冲杀而来。

        “轰!”

        左侧的大军之中,一名银色长枪军团的铁骑坐在残缺的战马背上,他的双眼大睁,看着前方,他嘴唇张开,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什么,然而还没等他说出口,滚滚的铁骑冲锋而来,虚空中只见寒光一闪,一颗斗大的头颅翻滚着,立即飞了出去,而后方无头的尸体还伫立在马身上,脖颈中,一股鲜血冲起数丈之高。

        嗤嗤嗤!

        一名,两名,三名……短短时间内,数以千计的银色长枪军团的铁骑浑身颤抖着,仆倒在了地上,鲜血在地上肆意横流,血色的雾气弥漫整个虚空。

        一物降一物,这支古老的银色长枪军团武装到了牙齿,击败过无数的对手,那些银白色的巨盾,连苏寒山控制的车弩都能够抵挡下来。

        正常情况下,不管面对任何的对手,银色长枪军团都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惨败,只可惜,他们面对的是帝国猛虎章仇兼琼。在整个大唐,章仇兼琼和哥舒翰对抗乌斯藏铁骑十多年,恐怕是整个帝国对付铁骑经验最丰富的大将。

        派出先锋军只斩马腿,看似整个过程没有伤到一个人,但是失去了战马,失去了灵活性的银色长枪军团,也只是一堆穿着重甲,挨宰的人形目标而已。

        只不过数个呼吸,整个名闻天下的大食银色长枪军团顿时几乎全军覆灭。

        这一战,也让所有人,包括王冲见识到了这位帝国猛虎的犀利之处。

        但是这一波,对于章仇兼琼来说,还仅仅只是前奏而已。

        “希聿聿!”

        战马嘶鸣,旌旗蔽空,章仇兼琼的西南都护军从来都是步骑混合,就在前锋开路之后,所有的西南都护军不闪不避,明明看到前方是茫茫如海,数量众多的大食铁骑也毫不避让,带着成千上万的战马硬碰硬的冲杀而去。

        “锋矢阵形!”

        “为了圣皇!”

        “为了大唐!”

        ……

        只不过一个眨眼,成千上万的西南都护军密密麻麻,立即仿佛一柄尖刀般,一路冲杀,冲出防线,冲出钢铁城墙,向着对面左翼的大食铁骑冲去。而对面,见到这一幕,所有的大食铁骑也是杀气腾腾。

        这个东方的大唐,唯一可惧的也只是那些钢铁城墙,没有钢铁防线的防护,这些东方的军队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论铁骑冲锋,整个陆地世界,没有任何的势力可以和大食相比。

        这是所有大食人坚信不疑的真理。

        既然对方敢冲出防线,那他们就不介意将他们彻底的撕碎。

        “杀!”

        “为了哈里发!”

        “为了大圣宗!”

        “扫平异教徒,统一整个陆地!”

        ……

        对面的大食铁骑同样咆哮着,暴吼着,人马合一,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大唐,朝着西南都护军冲杀而来。

        “轰轰轰!”

        只不过短短时间内,两支大军便犬牙交错,重重的撞击在一起。轰轰轰,激烈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刀剑与刀剑相交,肉身与肉身碰撞,战马与战马撞击,人嘶声,马嘶声,刀剑声……,响成一片。

        那一霎那,无数的火花在虚空中迸射、闪耀。

        战争双方谁都没有后退半步,伴随着激烈的撞击,大食人,唐人,短短时间内,双方便是数千人马坠落马下,这是意志的较量,更是实力的较量。

        不过,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多久。

        “希聿聿!”

        只听一声激烈的长嘶,数万西南都护军组成的锋矢阵形之中,一名西南都护军的战将突然暴喝一声,带领着手下数千人马突然从队列中杀出,向着左侧的斜刹那杀去。而几乎是同时,一声暴喝,锋矢阵的左侧,鲜于仲通同样带领着一支兵马从队列中冲去,向着右侧的斜刹那杀去。

        两人的出击毫无征兆,选择的时机,更是非常特殊。

        这一场短兵相交,西南都护军本来和对方杀得难解难分,但是鲜于仲通和西南都护军的那名战将杀出,左右两侧,原本密密麻麻,形成严密队列的大食铁骑突然之间一片混乱,居然被两人硬生生的撕出两道口子。

        两人一前一后,选择出击的时间和方位都非常特殊,恰恰是两侧的大食铁骑为了围攻西南都护军而纷纷冲上来,队伍之中出现一丝缝隙的时候。

        这一道缝隙本来根本无足轻重,只要眨眼的时间这些缝隙就会迅速消失,根本不足以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是鲜于仲通和那名西南都护军的战将不但抓住了这个时机,铁骑突出,冲杀进去,而且利用凶猛的攻击将这微不足道的缝隙迅速扩大,最后转变为一个巨大破绽和裂口,进而演化成一片混乱。

        混乱扩散,迅速影响到了两侧其他的大食铁骑,并进而影响到了前方正在和西南都护军箭矢部位交战的大食军队。

        而鲜于仲通和那名西南都护军的战将带领着身后的大军左冲右突,推波助澜,使得混乱进一步的扩大。

        “希聿聿!”

        只听一阵长嘶,最前方的西南都护军率先突破大食铁骑的阻拦,以一种摧枯拉朽,所向无敌的方式往前冲去,而鲜于仲通还有一名名西南都护军的战将前仆后继,不断的出列,入列,不断的在周围的大食铁骑中撕开缺口,制造混乱,将这种混乱进一步的扩大,为整个西南都护军的冲锋制造机会。

        轰隆隆,在这种反复的冲杀、冲击之中,西南都护军所至之处,大食人兵败如山倒,完全没有一合之敌。

        每一次有大食人组织军队试图冲上来拦截的时候,都会被西南都护军的战将抢先一步,摧毁他们的防线。

        “章仇大人不愧是帝国猛虎,有他统领的西南都护军才是真正的西南都护军!”

        王冲骑着白蹄乌,矗立在前方,一直注视着左翼的西南都护军。

        看到西南都护军铁骑突出,主动冲杀,王冲突然明白章仇兼琼为什么可以令生前的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包括野心勃勃的阁罗凤等人如此忌惮了。

        他手下的兵种或许没有那么特殊,他既不像北庭都护军拥有那么多的铁骑,也不像安西都护军得到整个帝国的支持,拥有大量的车弩,也不像王忠嗣,张守珪的兵法运用正奇结合,出神入化。

        章仇兼琼和他的西南都护军最强大的地方,便是他们在战场上捕捉时机的能力。

        这场战争乍一看西南都护军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简简单单的组成锋矢阵型,一路往前冲杀,但是王冲目之所及却能清楚的感知到,西南都护军的每一次冲击都有细微的变化,每一次攻击都是选择对方最薄弱的地方。

        而章仇兼琼麾下的那些部将,也会不停的冲击对方最薄弱的地方,为己方制造机会。因此一路看下来,章仇兼琼和他的西南都护军摧枯拉朽,所向无敌,他们甚至都没有使用任何复杂的阵法,只是一个锋矢阵型便冲杀到底。

        ——寓繁于简,化腐朽为神奇,这种看似简单的冲杀,恰恰正能体现章仇兼琼身为帝国巨头的过人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