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瞽目老者!【第六更】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瞽目老者!【第六更】

        高力士!

        所有的一切竟然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如果说宫中丢失的那些典籍是他所为,那么颜家的那场大火,也必定与他有关。

        只是高力士号称千古贤宦,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冲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真想不到,会是高公公。”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后殿传来,许绮琴一身白裙,缓缓从后面走了上来。

        整个事件,不管是高力士、爷爷、姚老爷子、颜家、许绮琴,全部参与其中,很多事情都知根知底,王冲也并不避讳她。

        这次召见张天麟,同样也是如此。

        “现在我们怎么办?”

        许绮琴道。

        “恐怕得再找一次高公公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件事情。”

        王冲沉默片刻,道。

        “没有用的,高公公如果愿意说,在山水亭的时候就说了。”

        “而且,我们恐怕找不到高公公了。”

        许绮琴从罗袖之中取出一封信件。

        看到那封信件,王冲眉头猛的跳动了一下。

        “咻。”

        没有丝毫的征兆,那张信件就如利箭飞入王冲的手中。

        只是看了一眼,王冲心中顿时沉了下去。

        “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消息。”

        与此同时,许绮琴柔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按照我们所得到的消息,高公公从山水亭会面后就消失了,圣皇身边服侍的人又换了一个新太监,目前,我们还在全力查找高公公的下落。”

        高公公消失了,之前的那场朝会就有如昙花一现,此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找不到高公公,当年的真相,王冲就无从查起。

        “不!还有办法,当年的高公公并不是一个人去的。”

        王冲沉思道。

        张天麟在离去前,还提供了一个重要消息,三十多年前,出事的那天,高公公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的身边至少还有几名太监和侍卫。

        销毁宫中的典籍是越隐秘越好,正常情况,高公公应该是独自前往。

        只可惜,在宫中想要销毁一件东西,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宫中禁火,明火焚烧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而且高公公本身就是武道高手,用不着这么麻烦,只需罡气,便能将所有东西震得粉碎。

        但是在藏书阁中,如此多的纸碎屑片很容易引起注意,一旦张天麟等人发现异常,恐怕当场就会汇报上去,这件事情也不会等到三十多年后才被人发现。

        “宫中人多嘴杂,想要不被人注意,最好的方式就是以借看典籍为由,将其托运出去……”

        王冲心中喃喃自语。

        宫中的史籍和颜家的不同,颜家的记录不管王侯将相还是君王,颜家都不给面子,谁都无法查看。

        而宫中的典籍,虽然一般人难以查阅,但终究是可以查阅的,只是需要一一登记罢了。

        以高公公的身份,带人去借阅查看宫中的典籍,反而是再正常不过。

        “只要找到当初那些跟随高公公的人,自然也就知道那些典籍的下落了。”

        王冲暗暗道。

        宫中不能明火,而使用罡气的方式,又无法彻底销毁,只会留下大量碎屑引人怀疑,所以,哪怕高公公想要销毁那些典籍,也并不容易,选择也非常有限。

        高公公既然做了这件事,便不会留下太多的把柄,只是百密一疏,只要有心寻找,总能找到破绽。

        ……

        三天之后。

        天气阴沉,王冲只带了许绮琴几人,出现在了一栋民宅前。

        “周府!”

        王冲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块有些腐朽的牌匾,念出那两个字。

        眼前是一座非常老旧的宅子,阴暗破旧,但是从它的规模来看,依旧能看出当年繁华的样子。

        京师之中,人口众多,人口的流动也异常频繁,其中不乏许多家产丰厚的鸿商巨贾,其中有些人家中大变,来不及处置便匆匆离京,而还有一些人身家大涨,更换府邸,原来的旧府邸,自然再难入他们的法眼。

        因为种种原因,这些房子空置久了,便慢慢的废弃,就如眼前的周府一样。

        在整个京师,像这样的府邸还有很多,大部分只是一个空壳子,里面其实非常简陋。

        “噢,俺去买馒头吃喽。”

        就在众人打量这座府邸的时候,突然之间,大门推开,一个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一个纸做的小风车,蹦蹦跳跳的出门,他的另一只手中还拿着几个铜板,路过众人,很快就逐渐消失了。

        一群人神色讶异,目光追随着小孩远去。

        “我先进去,你们在这等着,绮琴跟我来。”

        王冲突然开口道。

        “不了,我和他们一起,就在这里等你。”

        出乎预料,许绮琴在后方,和众人站在一起,软言微笑着拒绝了。

        “好!”

        王冲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明白了什么,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而后方,许绮琴一直目视着王冲消失在里面,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追查已经到了最后一步,整件事情终于接近到了事情的核心,圣皇,高公公,九公,姚相,颜家老爷子……,所有这些人都位高权重,属于整个帝国的最高层,而他们却因为同一件事情纠缠在了一起。

        有些事情,她可以从旁辅佐王冲,帮助他找到心中想要的答案,但到了最后,真正揭示答案的时候,只需要有一个人去就够了。

        她只需要在旁边默默看着,从旁辅佐就好了。

        女人永远要知道什么时候行,什么时候止!

        ……

        府邸之中采光不是太好,虽然是白天,里面也一片昏暗,除此之外,整个宅子的湿气也很重,王冲目光所及,在房间的角落里,甚至还看到了一些稀疏的绿苔。

        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原来的主人为什么将它废弃了。

        “不知宫中哪位大人大驾光临,老朽腿脚有些不便,请恕难以远迎了!”

        还没等王冲走进去,一个苍老的声音立即从前方传来。

        王冲循声走去,就在里面的一件房子里,王冲看到了说话的那人。

        这是一个已经七十多岁的老者,虽然处在这间阴暗破旧而且有些潮湿的屋邸之中,但老者整个人却收拾的干干净净,头上的长发也梳的一丝不苟。

        他的腰背挺直,身上有着一股普通老人所没有的气度,和这里的环境看起来格格不入。

        不过当王冲接触到他的眼眶时,却是心中猛地跳了一下。

        那老者眼眶中,原本眼睛应该所在的位置,却是空洞洞的两个巨大窟窿,看起来触目心惊。

        这是个瞽目老者,他什么都看不见!

        而只是一瞬,王冲就回过神来。

        王冲看了一眼他身上的黑色单衣,心中陡的掠过一道念头。

        那瞽目老者身上的单衣乍一看毫不起眼,但在他的衣袖边缘,分明有着一些特殊的金线。

        这种衣服是只有宫里人才能穿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宫里的?”

        王冲突然停下了脚步,开口道。

        这老者给人的感觉非常奇特,他的神情气度和语气都和一般人完全不同,而且王冲已经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对方也双目已瞽,按道理根本看不见自己,但他却能猜到宫里两个字。

        “呵呵,老朽眼瞎,心却不瞎。普通人走路不会像大人一样,没有什么声息,老朽以前也在宫中当过差,只有那些地位很高的大人,才和大人脚步有些相似,但是大人的身份却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高。”

        瞽目老者开口道,一脸平静的叙说着,给人一种看透一切的感觉。

        “在下王冲,是为三十年前的一件事情而来!”

        王冲没有隐藏身份,直接开口道。

        “是异域王大人吗?!”

        听到王冲的名字,瞽目老者眼中明显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虽然是询问,但似乎已经肯定了王冲的身份

        “真是想不到,凌烟阁上的异域王居然会大驾光临,抵达寒舍,老朽倍感荣幸,真是蓬荜生辉啊!”

        “老人家以前在宫里慈德殿当差?”

        王冲开口道。

        “是!老朽没什么能耐,只能在宫中干些边边角角,不怎么重要,也没什么人关注的活!”

        瞽目老者微微一笑,慨然承认道。

        “整个大唐帝国,负责焚烧所有君王,宰相,文武百官,每日谈论奏折以及典籍的人,可不是什么不重要的人,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王冲沉声道。

        根据张天麟的线索,又查找了高力士身边当年一起进入藏书阁的那些人,王冲也没有想到,最后掌握了整个大唐帝国最高机密,圣皇登基前十八年秘密的人,居然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瞽目老者。

        高力士并没有损毁那些典籍,也没有私烧,而是一种光明正大的方式,在一个夜黑无人的夜晚,将这些宫中的典籍带到了慈德殿,以一种最光明正大的方式,将它们彻底的焚烧殆尽。

        所有的那些宫籍,就混在那些奏折之中,以相同的方式,焚烧了。

        宫中不能出现明火,只要有一缕青烟,立即会引起巡逻侍卫的注意,但是慈德殿不同,那里本来就是焚烧奏折的地方,即便再大的烟火,也不会引人注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