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二十三章 目标,西突厥汗国!

第二千一百二十三章 目标,西突厥汗国!

        大雪山号角!

        听到这声音,众人心中一颤,纷纷扭过头来,望向王宫外号角声传来的方向。

        所有人都知道,在乌斯藏圣地大雪山神庙的最高处,有一座巨大的雪白号角,那是神庙的圣物,也是整个帝国最高权力的象征,并且只有圣僧才能使用。

        几十年来,这座号角很少动用。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号角响起,必是有大事发生。

        更重要的是,每一次号角声响起,一定都和预言相伴。

        “大论钦陵,你来一趟神庙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大殿内响起,声音古老,透着一股抚慰灵魂的力量。

        “圣僧!”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惊,就连藏王都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圣僧出现,非同小可,难道说神庙中又有新的预言传下?

        藏王心中微惊,隐隐有些不安。

        然而不管众人怎么想,说完那句话,圣僧的气息便从大殿内彻底消失了,再没有了任何动静。

        “你们先下去吧,我去一趟神庙,——至于幽州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大论钦陵显然也想到预言的事情,他的神色凝重,衣袖轻拂,很快穿过大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大论钦陵很快去了大雪山神庙,没有人知道他在上面谈了什么。

        但是半天之后——

        “哗啦啦!”

        一只信鸽从乌斯藏帝国的王宫腾空而起,带着一封大论钦陵的亲笔手书,飞向了东方遥远的幽州。

        在漫长的踌躇之后,乌斯藏终于同意了和诸国的联盟!

        如此一来,大唐北部诸国之中,一个庞大的联盟已经开始形成,现在唯一还没有表态的,就只剩下一个西突厥汗国了。

        ……

        且不提边陲方向的动静,此时此刻,大唐京师之中。

        “呜!”

        寒风呼啸,天气阴沉,只不过短短时间内,整个中土神州的气温就下降了十余度之多,像是迅速进入了寒冬一般。

        在京师许多大户人家中,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炭火。

        街巷之中,吆喝贩卖薪柴的樵夫比比皆是,和平常相比多了两倍不止。

        而往日热闹的京师,此时也清冷了许多,大街上行人寥寥,只有骑着战马到处巡逻的城卫军和城防军。

        而与此同时,皇宫西南,异域王府之中。

        大殿内,一张兽头炭盆摆在正中央,里面的炭火通红无比,释放出一股股热浪,将大殿烘得暖暖的。

        而王冲和许绮琴,一个一身青衣,一个一身白裙,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摆着一张檀木桌子,上面放了一壶茶,两盏茶杯,还有几碟点心和蜜饯,气氛静谧无比。

        “……所有的煤炭已经按计划调拨到了各州各府,至于火油,除了两成分送到了各道之外,其他的全都运往了东北和西北两处战场前线,另外所有的棉麻,羊毛做成的衣物和被褥也全部分发了下去。”

        “至于各州各府,也都贴出了告示,安抚人心,所有偏远山区的村民都已经迁往了临近县城的临时安置点,各州府的衙门也已经大举扩充了捕快队伍,以维护治安,防止生乱。”

        “不过尽管如此,情况依旧不容乐观,气温下降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城外的护城河已经开始结冰,而且气温还在下降,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我们已经派人前往北方查探消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寒潮已经在朝着东西突厥汗国以及高句丽等国推进,不出一个月,这些国家恐怕就会被暴风雪彻底淹没,再之后,寒潮就会南下席卷整个大唐!”

        “另外,尽管我们还在对外继续收购粮食和羊毛,而且开出了比以往高出两倍的价格,但是现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任何东西了,诸国都开始管制这些东西。大唐人口众多,远超诸国,如果不是你提前做了准备,后果不堪设想!”

        许绮琴手中拿着一张单子,一一说起各方的进展,而说到最后一句,她不由地轻舒一口气,心中庆幸不已。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一次的大寒潮来势汹汹,虽然还没有正式南下,席卷整个大唐,但是它在北部造成的恐怖破坏,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心惊甚至恐惧。

        真要临时抱佛脚,等到寒潮爆发再去准备,就什么都迟了。

        王冲倒是神色如常,为了这件事情,朝廷花费了十多亿两的黄金,他自己也出资四五亿,这还没有算上他从海外应许之地运来的大量的杂交水稻。

        若非如此,大唐数千万人口绝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安稳的日子。

        “嗯,我相信你,这方面有你,大唐内部至少暂时可以无忧了。”

        王冲道。

        在后勤方面,许绮琴的能力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听到王冲的话,许绮琴浅浅一笑,脸上微微有些羞红。

        “对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许绮琴很快回过神来,开口道。

        情况紧急,她主要帮助王冲安抚大唐境内百姓,帮助各州府抵御即将到来的严寒,但是对外方面,涉及到战争的部分,全部都是由王冲亲自主持。

        两人一内一外,分工明确,并行不悖。

        “差不多了!”

        王冲端起桌上的茶盏,轻轻呷了一口,神色淡定从容:

        “所有的钢铁和工匠都已经全部到位。”

        “那安轧荦山那边呢?”

        许绮琴妙目之中闪过一道光芒,道。

        “还是和以往一样,蠢蠢欲动,最近正在聚集兵马,恐怕举事就在这段时间。”

        王冲淡淡道。

        “这么说,他岂非已经成功说服了高句丽,奚,契丹,还有**厥汗国?”

        许绮琴闻言立即意识到了什么,黛眉轻蹙,隐隐有些担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妥当,安轧荦山不发兵也就罢了,一旦发兵,就是他自取灭亡之日,到时候我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王冲放下茶盏,目光冰冷,神情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从重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在等待着这一天到来。

        安史之乱,他已经去掉了一个“史”字,这一次,他就要彻底地终结最后一个“安”字,也替大唐永世消弭这个祸患!

        “王爷!——”

        就在王冲陷入沉思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不过须臾的时间,张雀拿着一封信笺,快步走了进来。

        他刚一张嘴,下一刻便看到大殿上的许绮琴,神色一怔,立即低下头来:

        “许,许姑娘……,王爷,我先出去一下,待会儿再来。”

        张雀一脸的局促,说着就要从大殿中退出去。

        “不必了!”

        王冲大袖一挥,淡淡道,张雀显然是误会什么了:

        “说吧,到底什么事?”

        “是!”

        张雀犹豫了一下,想起信笺上的内容,顿时神色凝重,立即说了出来:

        “刚刚收到消息,东北一带,幽州安轧荦山动静频繁,似乎有提前起兵的趋势,另外,我们在幽州的探子还发现了乌斯藏人的踪迹。”

        “嗡!”

        听到张雀最后一句话,王冲瞳孔一缩,神色陡然变得冷峻无比。

        大论钦陵!

        周边诸国他其实一直有派人监视,也去过书信威吓拉拢,警告诸方,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幽州周边的国家和安轧荦山来往密切而已,但是如果大论钦陵和乌斯藏帝国也加入到了安轧荦山的联盟之中,一切就将截然不同。

        安轧荦山虽然兵强马壮,又有高尚辅佐,但终究资历太浅,气候不足。

        但是大论钦陵就不同了,这一位资历之深甚至还远在章仇兼琼等人之上,是整个陆地世界顶级的智谋之士。

        如果两人联合起来,安轧荦山无疑是如虎添翼,已然具备了席卷天下的实力!

        “啪!”

        下一刻,王冲手指一弹,一缕劲气立即弹射而出,只听呲的一声,相距不远处的一张半镂空的青铜大桌上,一张卷起来的,囊括周边诸国以及大唐在内的巨幅地图应声展开。

        王冲长身而起,走了过去。

        而许绮琴,张雀两人也同样跟着走了过去。

        王冲两眼扫过整张地图,他的目光从幽州,高句丽,**厥汗国,一路移到了乌斯藏帝国,到了最后,又突然一折,落在了地图西北角的一块区域上。

        “现在还没有表态的就只剩下一个西突厥汗国了!”

        “想要连成一体,哪有那么容易,来人,替我给沙钵罗可汗写一封信!”

        王冲冷笑一声,望着地图上西突厥汗国所在的位置,眼中掠过一丝刀剑般凌厉的光芒。

        西突厥汗国地处乌斯藏和东北幽州诸国联军之间,是一处极为重要的枢纽地带。

        安轧荦山已经拉拢了乌斯藏以及北方几乎所有的国家,如果再加上一个西突厥汗国,就会在大唐的北面形成一个巨大的联军弧线,诸国一体,大唐的压力就更大了。

        不过王冲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们有连为一体的机会的。

        当乌斯藏也投靠到安轧荦山的幽州联军,西北的西突厥汗国立即变得尤为重要。

        如果能在西突厥汗国这里插上一刀,就能将大论钦陵这位智谋之将和安轧荦山在东北的大军隔离开来,形成一道无法跨越的巨大屏障。

        大论钦陵和安轧荦山,如果联合在一处,其实力将难以想象,但是如果隔离开来,他们的威胁度就会大幅削弱,王冲甚至能够将他们各个击败!

        “是!”

        大殿内,张雀躬身一礼,很快离去。

        “哗啦啦!”

        片刻之后,一只信鸽振空飞起,迅速朝着西北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