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贺清荣事件!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贺清荣事件!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回大人,宋王的人很快就到。”

        苏世玄躬身道。

        “报!”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突然一名王家的护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大人,外面有宋王府的护卫长,罗臻求见。”

        “让他进来!”

        王冲目光一闪,挥了挥手,片刻之后,就有一名人高马大,足有一米九高的黑须壮汉,披甲持戈,从外面疾步走了进来。

        “王爷,宋王有一封书信,让我亲自交给王爷!”

        罗臻躬着身,双手将信封送给王冲。

        “宋王说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让我亲自送来!”

        王冲接过信封,手指一划,立即取出了里面的信笺。只是看了一眼,王冲顿时脸色微微一变,这封信笺上,一大片的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那一刹那,王冲隐隐想到了什么,心中陡的震动了一下。

        展开信笺,王冲继续往下看去。

        这信笺是那名宋王派在齐王身边间谍的例行汇报,汇报了看到的关于齐王的日常。虽然齐王做事处处小心,不留痕迹,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究还是让他偷听到了想要的消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偷听到了齐王和身边亲近幕僚、谋士的谈话。

        双方无意之间谈到了儒门。谋士多次提到,齐王帮助儒家,处于从属地位,很有可能被朝臣看轻。但齐王却毫不在意。并且提到儒门来头极大,而且实力恐怖,拥有众多强大的对手,就连圣武巅峰,帝国大将级别的强者都有不少。

        齐王也是看在对方的实力很强,并且可以帮助对付王家和宋王的份上,才和对方合作。

        并且齐王还在和幕僚的交谈中提到,儒门正在积极酝酿,近期就会在朝堂里有大动作,如果成功就会彻底的改变朝堂的格局!

        “嗡!”

        看到这里,王冲心中猛的震动起来。朝堂的格局自他从呼罗珊撤回之前,就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了。许多宋王一系的官员,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要么反水,要么被调离了京师,调到了大唐的各个洲郡。而很多陌生的面孔则调到了朝堂中来。

        从这一点来说,朝堂上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王冲很难想像,如果这都不算巨大的变化的话,那么什么才算是巨大的变化,什么才叫做“彻底的改变朝堂的格局”!

        一刹那间,王冲心中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王冲继续往下看去,然而信笺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了。

        王冲怔怔的站在那里,心中此起彼伏,沉默良久。

        “宋王派出的那名斥候怎么样了?”

        半晌,王冲突然开口道。

        “至今下落不明,宋王已经派人去找了。”

        罗臻道。

        王冲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看到信笺上那一口血,他就已经隐隐猜到了。齐王虽然自负,但同时却又多疑,更不用说他身边还有那么多人辅佐。那名宋王的间谍很有可能已经被他发现了。

        “替我谢谢宋王。苏世玄,安排人送一些钱给他的家人,再找一些人全力搜索,看能不能找到他,把他救回。”

        王冲开口道。虽然希望渺茫,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就不应该放弃。

        “属下明白!”

        ……

        苏世玄和罗臻很快离开了。

        而王冲站在书房中,却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他本来以为,朝堂上的事情有宋王辅佐,参与摄政,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少,什么不合理的决议都可以否决掉,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至少,齐王和儒门既然敢这么做,敢肯定能够彻底的改变朝堂的格局,那就一定有必然的把握。

        “看来,朝堂上的事情不能再置身事外了!至少,最近这段时间,必须尽量参与早期了!这样,宋王在朝中也有个照应!”

        王冲心中暗暗道。

        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王冲很快离开了书房。

        ……

        时间一天天过去,三天之后,王冲沐浴更衣,换上了大红衮袍,在众人的侍奉下一路走出了王家府邸。府邸外,一辆华丽的镶金马车停着。

        哗啦啦!

        天空昏暗,东方才刚刚喷吐出一缕微薄的晨曦,几乎是同一时间,便有一只信鸽,穿过层层虚空,飞落到王冲手中,王冲只是看了一眼,便将信笺攥起,捏成一团。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王冲不动声色道。

        “回王爷,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宋王的马车会正在宫门口等着,等王爷过去,便一起上朝。”

        一旁,苏世玄躬身道。

        王冲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掀开帘子,跨入马车。

        “驾!”

        只听一声吆喝,马车滚滚向前,立即朝着宫门而去。

        一路穿街过巷,大约半个时辰后,王冲的马车终于抵达皇城门口。

        那里,一辆雕饰华丽的马车,早早等着,马车上的衮龙图案,清楚的表示对方的身份。

        整个大唐,虽然所有王爷用的都是衮龙图案,但每个人的都各不相同,而这种金中缀银的也就只有宋王了。

        “大人!”

        王冲的马车刚一出现,便有一道身影微躬着身子快步上前,正是之前和王冲有着一面之缘的罗臻。

        “宋王已经在前面等着,只等大人过去!”

        王冲点了点头,迅速进入了宋王的马车中。

        “驾!”

        就在王冲进入的刹那,车轮滚动,立即缓缓的朝着太和殿而去。

        皇宫重地,严禁驰骋,只有宋王,凭借从老宋王那里传承了一块先皇御赐的金牌,可以乘坐马车随意驰骋在除了太和殿,和后宫之外的任何地方,这也是宋王所独享的。

        “给你的资料都看了吗?”

        宋王背靠着马车厢,神色冷峻,突然开口道。

        “看过了!”

        王冲点了点头,在宋王的对面坐下。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对准了贺清荣,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贺清荣是朝廷从二品的大臣,也是宋王身边的重要谋臣,在朝堂中拥有重要的参政权限。

        宋王在朝中的势力已经被儒家减除一波了,然而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儒家又瞄上了这位宋王身边的左膀右臂。

        “贺清荣在朝中多年,这一次他们是以江南防涝,和水利灌溉的名义,将他调出京师。江南多涝,每年梅雨季节,洪水泛滥成灾,朝廷一直有心治理,所以不久之前,终于通过决议,投入三百万两黄金,大规模开凿江海河渠,兴修水利,分流荆楚支流。当时在朝堂上,觉得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所以我并未阻拦,但是并没有想到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最后把主意打到了光禄大夫贺清荣身上。”

        “贺清荣本就是江南人士,他们就借此,希望将贺清荣调出京师。今日上朝,讨论的就是这件事。”

        宋王沉声道,眼中露出回忆的神色。从江南兴修水利,到将贺清荣调出京师,这些人环环相扣,步步紧逼,就算是宋王也没想到这些人是如此思虑之深,谋划之远。

        “江南兴修水利,开凿河渠,任何一个官员应该都可以担任吧,就算贺清荣本身就是江南人士,也不见得就一定要派他出京主持。”

        王冲正襟危坐,一脸正色道。

        “正常情况当然不用,所以他们派了一些人,让贺清荣的乡人出面,请求贺清荣荣归故里,主持整个水利工程,甚至帮他把记诵的碑文都准备好了。贺氏本来就是江南的大族,请愿的人不在少数,齐王那边正在拿捏这件事情,让贺清荣离开。”

        “这种事情虽然和贬谪不同,依然可以调回京师,但是水利兴修,耗时良久,至少需要两三年的时间,那个时候朝廷大局已定,恐怕什么都已经晚了。”

        宋王脸色凝重道。

        朝堂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阴谋算计,远比想像中的还要复杂,即便是宋王这样在朝堂上摸爬滚打几十年,也不敢肯定,不会着了别人的道。

        “即便是乡党请愿,贺清荣也一样是可以拒绝的。社稷为重,乡党之情也不可能凌驾于江山社稷之上。”

        王冲沉声道。

        “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仅仅是这样,贺清荣确实可以拒绝。但是乡党请愿加上贺清荣的母亲重病,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宋王道,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忧虑。

        “嗡!”

        听到这句话,王冲浑身剧震,这确实是万万预想不到的。中土神州和夷狄不同,孝义之道深入人心,所以百善孝为先。乡党情愿贺清荣可以不回,但是母亲重病如果不回,便是不孝,在历朝历代,都必然会受到攻讦,到时候,贺清荣恐怕连官都做不了。

        “贺清荣是从二品的官员,朝中的忠臣,为什么他做了官,母亲却在江南?”

        王冲问道。

        “贺清荣曾经试过让他母亲搬到京师,但是老人念乡,不愿离开江南,而且所有的亲戚都在那里,贺清荣也没有办法。”

        宋王忍不住叹息道。

        马车里一时陷入了沉默,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江南那边查过了?时机为什么会那么巧?江南兴修水利,贺清荣的母亲就恰好在这个时候重病?”

        片刻之后,王冲睁开眼睛道。这件事情他还是觉得有些蹊跷,贺清荣母亲重病的事情也未免“太凑巧”了。王冲总是本能的从中感觉到一股人为的气息。

        【新的人皇纪番外上传了,欢迎大家搜索皇甫奇,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