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理论!实战!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理论!实战!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王冲眼中闪过一丝歉然,但很快就定下神来,望向了一旁的宋元一。他的神情淡然,洒脱自如,即便面对当世宗派界四名泰山北斗般的正邪巨头,也没有丝毫的畏惧:

        “宋盟主,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这一局,我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我自问,整个过程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按照道理,我赢了,我才是真正的青阳公子,怎么盟主反而对我出手?”

        听到王冲云淡风轻的话,四周围,寂静若死。

        都到了这个时候,王冲还有闲心谈笑风声,询问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即便是那些最桀傲之驯之徒,这个时候,也不由对他佩服了几分。

        “这小子倒是个人物,别的不说,单凭这份气度,恐怕就没几个人比得上他!”

        众人心中暗暗道。

        不过很快,众人的注意就全部集中到了宋元一的身上。

        “不错!本祖现在也有些好奇了,宋元一,这小子到底哪里露出破绽了,你之前不还是对他深信不疑吗?怎么最后一刻,反而对他出手了?”

        一个声音响起,玄阴老祖也开口道,一句话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别说是那些围观的人,现在就连他都想知道,刚刚王冲明明赢了,为什么宋元一反而会对他下手。这其中的原由,简直像是百爪挠心,想要知道答案。

        “我从来不会对人解释,不过看着你救过悠然的份上,我就勉强让你死个明白!”

        宋元一神色淡漠,他的衣袍一振,往前走了两步,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庞大的气场:

        “你确实很聪明,只可惜演得太过了!一个人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地方可疑,那还没有什么,但是二个,三个……,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你第一天出现在山上,冒充是青阳公子,身边却不见那名护卫,这已经可疑了;当天夜里,计安都状告你,在黑夜人夜袭的时候,不但无所作为,反而趁乱下山,他虽然行为乖劣,但这种事情还是没有必要说谎,这是第二点;而五祖盟那边出现了又一个‘青阳公子’,这是第三点。有这三点,无论真相如何,你都已经值得怀疑了。”

        宋元一的声音在所有人耳中回响,每个人都全神贯注的听着。而王冲听完这番解释,更是感慨不已:

        “这些宗派巨擘,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啊!宋元一明明早就心中怀疑,但却始终一个字不露!直到这个时候才突然猛下杀手!”

        黑衣人夜袭那天晚上,宋元一已经试探过自己。王冲本来以为,凭借着命运之石的能力,自己已经成功瞒过了他,通过了考验。但是直到这个时候,王冲才发觉,宋元一心中对自己的怀疑,从来都没有削减过。

        只是他的城府太深,根本不表露出来。

        若不是自己早有防备,恐怕早就着了他的道。

        “宋盟主果然厉害,不愧是正道首领!”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一掠而过,王冲很快就回过神来。他的嘴角勾起,微微一笑,又恢复了那个洒脱从容的少年侯形象: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仅仅只是可疑而已。不知道宋盟主最后到底是从哪点确定了我的身份?难道赢,反而是错吗?”

        王冲的声音一落,霎那间,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望向了宋元一的方向。

        那个小子(王冲)是死定了,没有人可以从宋元一,还有这么多正邪宗派巨擘手中逃生,如果真的这样,那就是贻笑天下。众人现在关心的是,宋元一到底是从哪里确定了王冲不是真正的青阳公子?

        这一刻,甚至就连计安都都一起看了过去。他虽然一直在算计王冲,恨不得他死,但就算是他,也不知道宋元一到底是什么时候,从哪里瞧出破绽的。

        “赢,当然不是破绽,破绽是你表现的太过了。有时候,过犹不及!”

        宋元一目光微微闪了一下,不动声色道。

        “最后一招,当他使用鬼魔合一,你控制周航毅施展剑指南山往后撤时,也是你真正露出破绽的时候。”

        “啊?”

        王冲第一次怔住了。别说是王冲,就连其他人也是满脸的错愕,甚至就连远处的青阳公子都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王冲那一招剑指南山,即便在他看来,也只是战斗中普普通通的过招而已,没有人明白宋元一说的是什么。

        “同样是经纬万武,也有内外之别,上下之分。真正的青阳公子只不过真武境的修为,又如何知道皇武境的具体情况?”

        “但是你不同,五祖盟的那名皇武境弟子在施展出舍身饲魔、魔高一丈的时候,你似乎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体负荷在激烈的战斗中达到极限,第三招鬼魔合一的时候必然会超过负荷,出现罡气紊乱,我说错了吗?”

        “一个人如果不是自身达到了皇武境,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是不可能说出这番话的。”

        “青阳公子只是理论,而你却是实战,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谁真谁假还用说吗?”

        说到最后一句,宋元一淡淡瞥了王冲一眼。

        一场真假青阳公子的战斗,看得众人眼花缭乱,扑朔迷离,但是到了宋元一口中,却是轻描淡写,一个理论一个实战,顿时将王冲和青阳公子的真假,轻易的判断出来。

        听到宋元一这番解释,人群一片嗡嗡,而王冲更是满脸错愕。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在自己赢的地方居然输了。一句理论,一句实战,让王冲哑口无言,甚至就连远处人群中的青阳公子都说不出话来。

        “姜还是老的辣啊!”

        他和王冲之间这种细微的差别,如果不是宋元一提起,就连他都想不出来:

        “所以这个人根本就是一个修为极高的武道强者。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阳公子下意识扭头望向被玄阴老祖等四大巨头围困住的王冲。虽然知道了最后的答案,但是他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

        青阳公子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凭借着经纬万武的能力,他一向自恃极高,但是在王冲面前,他却再也骄傲不起来。王冲年纪和他差不多,但无论是武功还是天赋,每一样都在他之上,这是他人生第一次,真正被人击败。

        尽管对方假冒自己,但是对于王冲,青阳公子却谈不上憎恨,反而有一点点的……佩服。

        别的不说,仅凭他在文斗上,真才实学击败自己,以及敢糊弄宋元一、玄阴老祖这些宗派界的巨擘,这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宋盟主,在下佩服,能做到宋盟主这个位置,果然不是泛泛之辈。只是,只因为我假冒青阳公子就非得置在下于死地吗?不管怎么说,我还帮过你们吧?”

        王冲看着宋元一,似笑非笑道。之前他一直担心身份泄露会招致这些巨头的联手攻击,但事到临头,反而坦然了。

        “桀桀,臭小子,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能活着离开吗?就算宋盟主不出手,本祖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玄阴老祖心中杀机如潮,眼中闪现极其危险的光芒。

        “如果仅仅只是假冒青阳公子,看在你救过悠然的份上,就算你欺瞒到我的头上,我都还可以饶你一命,只不过可惜,你是邪帝张文符的弟子!”

        宋元一冷冷道。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宋元一的话,全场一片哗然。而玄阴老祖和站在旗幡上一直没怎么开口的万鬼老祖也是瞳孔一缩,霍地变了脸色。

        “宋元一,你没有弄错?张文符收的弟子就是他?!”

        玄阴老祖望着对面的宋元一,急急道。

        “之前的时候我还不确定,但是现在,已经确认无疑。”

        宋元一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后方招了招手。

        “楚南,把你查到的信息和大家说一下!”

        “是!盟主!”

        那名叫做楚南的正气盟高手单膝跪地行了一礼后迅速站了起来。

        他的手腕探入袖中,掏出一张画纸,随手一抖,那张画纸上,顿时显出一道人影来。

        那是一位看起来足有八九十岁的老者,发虚皆白,手中一根拐杖极其醒目。

        “嗡!”

        看到这一幕王冲心中猛地颤动一下:

        “老村长!”

        那名正气盟高手的画影图形上画的赫然正是和王冲分开的老村长,正气盟的那名画手非常厉害,他画的是老村长正在战斗的场景,而且神情气质极其到位,和老村长至少有着九成的相似。

        “这是我们昨天遇到的另一个邪帝张文符的同党,他的实力极高,要不是盟主及时赶到,我们恐怕已经被他伤了不少人。当时盟里就有高手将此人画了下来。然后我们飞鸽传书将这些画影图形送到了各地,利用我们正气盟在各地的力量,搜寻这名邪帝同党的消息。”

        “我们本来以为这个人在宗派界中从未出现过,一定很难查到,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近在咫尺的西域,我们很快就查到消息,按照传来的消息,这人是大唐朝廷最精锐的一支铁骑的首领,有人称他为乌伤村长,那支震动天下的乌伤铁骑几乎全部出自他的村中。”

        楚南说着顿了顿,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