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司礼监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咱家可是虎太监

第五十七章 咱家可是虎太监

        “咱们过不好,就让别人不好过。”——魏公公是这么给贾大全解释什么叫危机转嫁的。

        然后,贾大全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后,同意了魏公公让他耽搁几天再回京的要求。

        “就几天而矣,到时候建奴的赔款就能注入大盘,债券一下就能周转起来。届时,咱们就全都活了。”

        魏公公脸上露出的对未来崭新生活的向往让贾大全心稍安了下,安慰自己也没干什么,不过是迟几天回京而矣,任上面怎么挑也挑不出个不是来。

        再说了,这不还有贵妃娘娘保着魏公公嘛,自个帮了魏公公就是帮了贵妃娘娘,娘娘那边还能不照顾他。

        真要是债券爆雷崩盘,那才是要人命的事!

        不过建奴有钱吗?

        贾大全始终对这个抱有疑问,据他所知,留着辫子的建奴可是十分穷困潦倒的,他担心魏公公的危机转嫁想法是好的,但极有可能落于纸面而没有实惠,那样一来,大家只能抱着一块跳河了。

        魏公公不以为然道:“那奴尔哈赤都敢背着咱大明建国称汗了,你说他有没有钱?......咱退一万步讲,他建奴真没钱也不要紧咧,你想啊,他建奴没钱还没别的吗?”

        “什么?”

        贾大全两只脚不停的交叉,双手也是不停的互搓。

        “女人啊,男人啊,特产啊,马啊,粮食啊...这些东西哪一样变不出钱来?”要不是时间有限,魏公公很想给贾大全上一堂有关资本和资源如何实现社会进步的课。

        “那咱就听公公的?”

        贾大全咬了咬牙,彻底把心横了,又犹豫了一下,弱弱问了声:“公公可有把握打赢这仗?”

        “哈哈...哈哈...”

        魏公公笑了起来。

        “大全啊,你可知外面叫咱家什么?”

        “奴婢不知。”

        “他们叫咱家是虎太监咧!”

        魏公公自豪的捏着才刚刚长出不到一厘米的胡须,看着墙上的《辽东全图》雄心勃勃。

        .........

        宣旨的中使连同一帮本来拿人的锦衣卫都叫魏太监说动留了下来,马守备还能有什么想法?

        魏太监手下那个倭人可是不止一次拍着他的肩膀说什么“套莫他季的不是”,看他的眼神是极度的不友好。

        为了体面,马守备也只能是息了杂七杂八的心思,硬着头皮跟魏太监把玉碎进行到底了。

        要不然,魏太监记着仇,给他穿小鞋,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他马守备还不是自讨苦吃么。

        他可不想再被人扒光画画了。

        周铁心这两天却是俨然换了个人,他不像马祥德那样一天到晚拉着个死人脸,看这不顺看那不顺,而是突然勤快起来。

        每天早上天亮魏公公还没起床,周铁心就在外面给他老人家问好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来露个脸,晚上睡觉前更是要来个一日工作总结。

        据许显纯说,这个周分守还破天荒的到民夫役营中去了一趟,代表朝廷很是夸赞了民夫们,说了不少让民夫感激涕零的话。

        “这家伙莫不是在收买人心?”身为锦衣卫百户,许显纯虽然只在北镇上了两天班,但不乏警惕。

        “你是说周铁心要鼓动民夫跟咱家对着干咧?”

        魏公公哈哈一笑,“周大人的变化咱家也是看在眼中的,对于这种变化,咱们要持积极乐观的态度,因为这种变化说明周大人意识到自身工作的不足,做到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眼下正在积极融入咱们抗金救国军咧。这是好事,咱们可不能打击他。”

        不管真心还是假意,表面的工作做到位,就是好同志啊。

        公公还是从贾大全那里打听到了寿宁的一些情况。

        作为“慈宁宫上香案”的主谋兼主犯,寿宁现在过的远比从犯魏公公要滋润,但是这滋润却是以魏公公的巨大损失为代价的。

        “慈宁宫上香案”的内情宫中知道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人,甚至于当时在场的公主和驸马们也对当时的情况不甚了解,他们只知道皇帝突然派人锁了魏良臣入东厂,又将寿宁召到了乾清宫,之后发生的情况公主和驸马们就不太清楚了。

        公主和驸马们纷纷猜测怕是皇帝叫女儿太过宠信奴婢的举动激怒。也是,魏良臣再得皇帝宠信也不过是个家奴,寿宁哪里能让他给太后进香呢。

        往私情这一块想的也不是没有人在,如永宁公主和李妃她们就有些怀疑是不是寿宁这丫头和太监勾搭上,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种事不是没能可能发生,虽说那魏良臣是净了身的太监,但要是口舌伶俐还是很会讨女人欢心的。

        想到天真的侄女弄不好真叫魏太监给骗了做了那等糊涂事,永宁公主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这猜测她们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可不敢和人说,更不敢讨论的。

        事关皇家脸面,寿宁又是郑贵妃的女儿,谁个敢瞎说。

        过得两日,寿宁便被皇帝放回了家,当天,寿宁就突的派人到处宣传起新的债券即将发行。

        这次发行规模比往年要大,并且不再限定购买人的身份,这让宫中不少太监动了心思。

        贾大全就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贾大全没想到好不容易求到的大手笔机会竟然会是个套子。

        虽说贾大全知道的有限,但魏公公何等精明之人,层层扒皮之下,真相也就浮出了。

        八成是万历财迷心窍,再加上贵妃娘娘拼命的替女儿和“野男人”说好话,这才饶过他二人。

        代价则是女儿把持的海事债券发行全过户到了老爹头上。

        细细想来,万历这么做既无奈,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是当爹的,女儿真做了什么苟且之事,他这当爹的还能真把女儿杀了不成。

        更何况,这都有亲外孙了。

        要说错,也是他这个当爹的错,做女儿的才是受害者。

        不过,万历也是狡猾啊,他这是把亲闺女和亲外孙当成人质来拿捏我呢。而且一个闺女换了那么大的实利,他老人家可是赚大了。

        这一回,真是替人做嫁衣,魏公公气的暗哼一声。也只能暗哼一声了,他有脾气也发作不得。

        老婆孩子那是命根子,哪能不要呢。

        当务之急,是向禇英展示一下他虎太监的手段,及时止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