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在线阅读 - 第2228节 丘比格

第2228节 丘比格

        那是一只粉嫩的小飞猪。

        体长约莫一米三、四,颇有点珠圆玉润的感觉。粉嫩的皮肤柔滑无比,不仅圆润有光泽,而且颇具弹性,让人忍不住想要揉一揉。

        它的背上,长着一对非常小,估摸加起来总长度不超过三十厘米的纯白翅膀。明明翅膀与它的身体完全不合比例,但却能扑腾扑腾的带着它飞在半空中。

        可以说,这是安格尔见过最可爱,也最具少女心的风精灵。

        只是,这个外表看上去天真可爱的粉嫩小飞猪,此时却满眼的委屈,飞在殿门口徘徊。

        见到安格尔等人的到来,小飞猪忸怩了片刻,然后不情不愿的飞了过来。

        “帕特先生,它就是我之前说的,那只我收养的风精灵。”说话的是卡妙,它介绍着小飞猪的身份,只是在说到“收养”这个词时,瞳孔稍微有些变化,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我记得,叫丘比格?”安格尔说到这时,深深的看了丘比格一眼,之前在风岛外圈时,他与这个丘比格远远有一次相见,只是当时安格尔没有注意它的长相,所有注意力全放在丘比格那恐怖的逃跑速度上了,还暗暗感慨,不愧是风系生物,哪怕还是精灵期,速度都骇人至极。

        如今看到丘比格的外形居然是小飞猪,让他颇为侧目。实在想不明白,那么小的一对翅膀,是怎么带着它飞那么快的?

        “是的。”卡妙点点头,然后余光瞥向一边的丘比格,语气倏地拔高:“还不赶紧过来,你忘了之前我给你说的话了吗?”

        犹豫了一会儿,丘比格委屈巴巴的飞到安格尔面前,在卡妙的注视下,从半空中缓缓落到地面。

        卡妙见丘比格落地后迟迟没有动作,忍不住提醒道:“然后呢?”

        丘比格这才低着头,用细若蚊蝇的声音道:“尊、尊敬的帕……先生,刚才我不该怂恿伙伴去抓先生的衣服,我对自己犯下的错误,有了深刻的认识,希望先生能够原谅我的无知。”

        一口气说完这段不带感情,明显是背诵出来的台词,丘比格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偷偷望了卡妙一眼,不知道卡妙对它的话满不满意?

        然而卡妙给出的回应却是:“你看我干什么,你是在向我认错吗?”

        丘比格立刻收回眼神,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没有回应丘比格,而是对卡妙道:“我之前便说过,不用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特意来道歉。”

        丘比格那宛如两颗黑豆的小眼睛瞬间一亮,也随着安格尔的视线,看向卡妙。

        卡妙也注意到丘比格的眼神,它没去理会,而是长长叹息一声:“这件事在我看来,不算是小事。平时我很少陪伴丘比格,导致它行事越来越不着调,这次冒犯先生也是因此,我也希望能借着此次机会,给它一个教训。”

        卡妙的这番话,并不是直接说出来的,而是包裹着一层无形的风,吹入了安格尔耳中。另一边的丘比格,并不能听到这番话。

        安格尔听完后,大致明白卡妙的意思,是想教训一下常年很熊的自家小孩儿。

        只是听上去好像合情合理,但仔细一寻思,这里面充满了不对劲。

        既然你都知道丘比格行事不着调了,教训它的时机是无数的,为何偏偏借此机会?

        而且,这样看来,说是让丘比格向他道歉……但最终其实是让他扮演黑脸,借机惩罚丘比格。

        这无缘无故就让一个远道而来、且关系还未明朗的客人,扮演恶人角色,这有点点不符合情理。

        卡妙作为智者,怎会做如此“睿智”的操作?

        还是说,它真的觉得自己有办法,把一个常年就很熊的小屁孩,给瞬间教导归位?

        安格尔心中一瞬就闪过多个念头,不过暂时按住不表。

        回到当前,面对卡妙的请求,他现在答是答否其实都不重要,因为无论如何回答,似乎都在一个怪圈里绕。

        与其在一个不明就里的圈子里发懵,还不如直接询问卡妙的想法。

        “我明白卡妙先生的意思了……”安格尔沉吟片刻,传音道:“不过,你希望我给丘比格什么样的惩罚?”

        卡妙:“不妨就按照之前先生所说的那般?”

        之前说的那般?安格尔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之前说了什么?

        卡妙:“就是丁原默克誓约。”

        安格尔恍然明悟,这才回想起,之前的确说过,幸亏丘比格遇到的是他,如果换成其他人,非立一个完整的丁原默克誓约不可,否则不算完。

        “卡妙先生是希望我用丁原默克誓约吓唬它一下?”

        卡妙:“不用吓唬,就直接让它签订誓约吧。”

        安格尔:“……”

        卡妙的声音在耳边依旧很温和平静,但表达的内容,却是让安格尔一脸的震惊。

        它这不是要惩罚丘比格,而是根本就不准备要这熊孩子了啊!

        安格尔:“你这是开玩笑吧?”

        卡妙一脸正色:“这并非开玩笑,我思量了很久,觉得丘比格的确犯了错,就该按照先生所说的那般受到惩罚。”

        安格尔一脸的迷惑,感觉自己是不是进入风岛的方式不对劲?你就算真的不想要这个娃了,随便找个地一丢不就行了,干嘛推到他身上?

        而且,前一刻柔风殿下还在说,签订完整的丁原默克誓约,会让放纵不羁爱自由的风系生物抑郁甚至自我毁灭,下一秒卡妙就来这一出,这让安格尔只觉得莫名其妙。

        面对安格尔的久久不语,卡妙似乎也看出了他的犹豫。他没有去催促,而是走到了还一脸懵懂无知的丘比格身边:“你这一次的玩闹,非常的严重,甚至可能破坏我们整个风岛的信誉,必然要遭受强烈的惩罚。至于如何惩罚,等我和帕特先生商量后,到时候再说。”

        顿了顿,卡妙向丘比格挥挥手:“好了,你先回屋,晚点我会再来见你。”

        丘比格一头雾水,不是来道歉的吗,怎么现在又变成要受惩罚了,而且还先一步把它赶回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丘比格有些不明白,但卡妙的话,对它还是很有威慑力的,点点头便乖乖的回了家。

        丘比格扑腾着瘦小的翅膀离开后,卡妙这才对安格尔道:“先生似乎有些疑惑。”

        “的确有些不理解。”安格尔:“你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卡妙深深叹了一口气:“这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但我是真诚希望借此机会,能让它离开风岛。最好,能去看看更广袤的世界。”

        “譬如,人类的世界?”安格尔挑眉。

        卡妙点点头:“帕特先生与暴风山岭的那些风系生物签订誓约,只有二十年,是没有打算带它们离开潮汐界的吧?”

        安格尔没有回应,而是反问道:“所以你认为,我和丘比格签订完整的誓约后,会将它带到人类世界?”

        卡妙:“是的。”

        看着卡妙那模糊的身影,安格尔其实还是无法读懂它。它为何想要把丘比格带出潮汐界,是因为觉得丘比格需要更广袤的舞台,还是有其他原因?

        不过,安格尔也没询问。卡妙既然只是用了一句“背后原因很复杂”就带过,想来它是不愿意深谈的。

        “完整的丁原默克誓约,会成为束缚风系生物自由的枷锁,你也愿意?”安格尔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卡妙并没有隐瞒:“先生所指的是成熟的风系生物,它们已经建立了完整且独立的自由观,才会被誓约所抑制。丘比格距离成年还有一段时间,还有很大的改塑空间。”

        这段话说的很美,但其实说白了就是洗脑。

        安格尔倒是没想到,卡妙对于自己收养的丘比格,这么狠。

        空气一时间突然陷入了沉默,卡妙轻轻一笑:“其实,我也有赌的成分,我觉得先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类。”

        “而且,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毕竟,先生是这么多年,除开救世主以外,第一个来到潮汐界的人类。”

        “先生也不用立刻做决定,离开风岛前告诉我即可。成与不成,本身就是天意。”

        安格尔觑了卡妙一眼:“假托天意……这句话,不像是一个元素生物说出来的,倒像是预言巫师所说。”

        卡妙笑了笑,没有再提丘比格的事,话锋一转顺着安格尔的话道:“说来,天意这个词,其实也是冯先生告诉我们的。”

        安格尔闪过了悟,他就说嘛,一群元素生物怎么可能谈天意。换做是冯的话,那倒是很有可能。

        从深渊进入冯所设的局开始,安格尔就觉得,冯对预言一脉所说的“天意、命运”理解肯定很深刻。要不然,为何总是留了一大堆的后手,布了一堆神神叨叨的局。

        说不定,冯的隐性天赋就是预言。

        正因此,当卡妙说“天意”是冯所提出来的,安格尔立刻就信了。

        “你可知道,冯有说过哪些关于这种对天意、命运以及未来的类似话语?”安格尔好奇问道,在他看来,自己出现在潮汐界,或许也是冯所设的局,所以对于这种信息,他极其敏感。

        “这我就不知道了。”卡妙语气带着爱莫能助,“我只是知道这个词语来自冯先生,具体的情况,或许只有殿下才知道。”

        卡妙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周围突然刮起了一阵柔柔的清风。

        随着清风拂面,一道与风同样温柔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冯先生的确经常会提及天意与命运,他曾不止一次感叹过,他来潮汐界其实就是循着命运的指针而来。”

        安格尔与卡妙转过身,便看到大殿门前的平台上,在柔白的云雾中,无数缕清风汇聚,最后清风化为了一道手捧竖琴的人影。

        来者正是柔风乌拉诺斯。

        它拨弹了一下琴弦,在一阵悠扬的音符中,走向安格尔,并轻轻行了一个半躬礼:“多谢帕特先生之前的理解,等到族裔的情绪从激动中稳定下来后,我会将真相告诉它们的。真正的英雄不是我,而是帕特先生。”

        安格尔:“我可不是什么英雄,我对付哈瑞肯一行,也只是因为它们对我产生了恶意。对我以善,我自然回以善,待我以恶,那也只能以恶相迎。”

        柔风乌拉诺斯怎会听不出来,安格尔其实也是在暗中提醒它,它笑笑道:“帕特先生所想在,正是我所想的。我相信帕特先生能分辨出,敷衍的伪善,与真诚的善。”

        安格尔在确定了柔风乌拉诺斯是个“圣母”时,就不会再过多怀疑它是不是伪善,就算真的是伪善,能骗过这么多智者,那也说明它有做很多的善举。

        正因此,面对柔风乌拉诺斯,安格尔还是比较信任的。

        “告不告知风之族裔,我并不在意,不过真要说的话,直说即可,别渲染我是英雄。”安格尔顿了顿,脸色一正:“说回之前的话题吧,柔风殿下刚才提到冯先生所言的命运,真有其事?”

        柔风乌拉诺斯点点头:“是的,冯先生经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帕特先生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奈美翠与伊瑟尔,它们与冯先生相处时间比我更长。”

        话音落下,卡妙低声提醒:“殿下,是寒霜伊瑟尔。”

        柔风乌拉诺斯浑不在意的道:“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无所谓啦。”

        安格尔:“我自然相信柔风殿下。”

        只是……如果冯真的说过“循着命运的指针而来”类似的话,那就意味着,冯的确不是按照心意来到潮汐界的。

        那么它在潮汐界说不定也和深渊一样,布设了一个局。

        当初安格尔在深渊时,就傻不愣登的陷入局里,这一次难道又要进入冯的局?

        安格尔摇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烦思暂时抛开,因为现在想这些也没用。

        当他在进入潮汐界的那道小门上,看到了冯所留的话。那时,就隐约觉得可能进了局,可潮汐界的本质实在太香,他又需要一个元素伙伴,没办法只能踏进来。

        既然当时就已经决定踏入局内,现在想太多也没意思。

        先了解一下,冯到底在潮汐界布了什么局,才是目前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