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下山虎在线阅读 - 第0527章 火气能小一点?

第0527章 火气能小一点?

        回啤酒厂?

        当这话说出来的时候,电话那端的人身份貌似已经暴露。

        树鹏听到这话,神经为之一震,他也知道这是最无可奈何的选择,也是最终的退路,本来还想开口辩解,或者说试一试自己还有没有其他退路,可还没等张口,就听见电话那头那已经传来嘟嘟的声音。

        他转过头,穷凶极恶的看了眼跟在旁边的刘飞阳,咬牙的力度让头部跟着颤抖,他这辈子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不少,但还是第一次被非官方的人逼到这种程度,恶向胆边生,想着拉上刘飞阳同归于尽算了,反正这辈子该享受的已经享受过,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可转念一想到自己的主子,又不得不把这种想法打消。

        看到前方是红绿灯路口,猛地一打方向盘,向郊区方向驶去。

        十五分钟后。

        啤酒厂门口。

        刘飞阳一路跟来就跟到这个地方,他眼睁睁的看着树鹏驾车冲破栏杆进去,却并没继续追,因为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再去追赶树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要的无非就是个结果,就是要把背后的人给挖出来,现在看来,目的已经达到。

        啤酒厂,高启亮的啤酒厂。

        自从刘飞阳进入圈子之后,他就鲜有露面,从那时候开始就出国考察、来省会考察建厂,去年入冬啤酒厂才刚刚开始进入正式生产阶段,里面很大,据说解决了近两千人的就业问题,放眼省里,也算是能入得了法眼的企业。

        刘飞阳把摩托车停在门口对面的马路上,他靠在摩托车上,就这么透过大门盯着啤酒厂里面,这里是郊区位置,人迹罕至,除了从啤酒厂出来的车之外,几乎没有行人经过,啤酒厂里灯火通明,这里的生产线二十四小时不休息。

        门口还停着两辆警车,也是追树鹏来到这里,他们也没进去,看样子是在与啤酒厂进行交涉,刘飞阳也算是等待他们的交涉结果,如果啤酒厂能给出积极的回应,那么还有可能是树鹏病急乱投医故意混淆视线,如果回答态度很强硬,或者说到这里并没有终止,那就说明高启亮一定脱不了干系。

        远处驶过来一辆奔驰轿车,这车是刘飞阳的,开车的是洪灿辉,他把车停到刘飞阳身边,后者并没犹豫,打开车门坐上去。

        洪灿辉回过头,见刘飞阳闭上眼睛,又扭头看向王紫竹,事到如今他也觉得很奇怪,居然没有多少愤怒,反倒很平静。

        轻声问道“能确定么?”

        王紫竹微微点头,道“如果不是你在楼上发现树鹏,他今天可能会逃之夭夭,即使知道他和安涛有联系,那也和一无所获一样,因为发现他,后来又在路上追到他,走投无路才来的这里,他在市里绕圈用不上十分钟就会被警察堵住,落到警察手里和落到咱们手里,后果都是一样,近半年来脏活累活他没少干,如果这时候高启亮不保他,到时候他反咬一口谁脸上都不好看,所以他只能回这里避风头…”

        洪灿辉对王紫竹的分析表示赞同,又看了眼刘飞阳,发现阳哥在仍旧在闭目养神,路灯下的脸庞异常平静,又开口道“王琳被法医带走了,她身上有伤要走程序,我已经打好招呼,走完程序会把她运回惠北…”

        刘飞阳从不在背后说人,更不会说已经过世的人,哪怕是那人生前再十恶不赦,他也能尘归尘土归土的平淡看待,他的习性也影响下面的人,洪灿辉心中很看不上王琳,但人已经没,原则问题还是要遵守的。

        王紫竹再次微微点头,觉得这样可以,是比较仁义的做法。

        正在这时“叮铃铃”的声音响起,是刘飞阳的电话。

        两人听见响声,同时把目光看过来,看向那泛着微弱光芒的电话屏幕,屏幕上显示出三个字:柳青青!

        电话足足响了几十秒,几十秒后变成一行文字,上面写着未接电话…

        电话声消失,车内出现诡异的寂静。

        他们二人面面相觑,都觉得事情比较棘手,从树鹏的出现到安涛的出现,可谓给他们制造了不少麻烦,抓到二人恨不得把他们挫骨扬灰,可现在矛头直接对准惠北市排名前六的高启亮身上。

        这是个儒雅的中年,平时不言不语,待人和善,但都不能否认他的啤酒品牌在全市、全省范围内都是响当当的名号,当下啤酒商标上更是有一个剧组的明星作为代言人,野心勃勃的要进军东三省市场。

        与钱书德现在已经闹到不可开交,再得罪高启亮绝对是不明智的选择,关键问题是,高启亮先发制人,已经做了太多无法饶恕的错误。

        这场仗到底该不该打?应该怎么打?

        他们二人心里都没底。

        这时就看,刘飞阳一手摁倒关机键上,嘴里古井不波的道“高启亮不给我个交代,我不会走…”

        电话被挂断的另一边,柳青青失魂落魄的把手放下。

        当刘飞阳堵到高启亮省会工厂的门口,她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她是个很理智的女人,有时候理智到令人发指,在多少年前她就能干出来骑几十里路自行车,帮人把媳妇接回来的事,可见她是多好的贤内助。

        所以她也知道,当刘飞阳把矛头指向高启亮,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糟糕。

        放下电话,在家里沙发上怔怔的坐了五分钟,随后猛地站起来,抓起外套披在身上跑出去…

        与此同时。

        所有事情还有个关键人物,安涛,作为前程地产的总经理,在惠北的日子可谓非常逍遥,至少他身边的女伴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大有把他之前几十年没享受过的逍遥都找补回来的意思。

        那天在楼下,刘飞阳的举动确实把他吓到,可他作为差点被刘飞阳捏死的人,很快就如小强般满血复活。

        这些日子刘飞阳并没有太大举动,钱书德经常有项目开工,他这个搅屎棍就适当的给钱书德制造点麻烦,也挺快哉。

        今天,他刚刚从萱华园吃完饭出来,面色红润,看上去喝了不少,身旁的女伴比之前的都要高挑,身材也更加性感,这是一个有舞蹈功底的女孩,据说曾经给某位明星伴过舞,他是耗费很大诚意才把女孩打动。

        算上保镖,他们四人走出门口,奔着停车场走来,安涛正眯着眼,不怀好意的笑,笑容中充满暧昧气息,看的女孩脸色绯红,很是娇羞。

        他们走到车边,还没等上车。

        就听“咯吱…”一声。

        停在旁边的车,车窗被放下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红到妖异的嘴唇,最后就是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安涛听到声,扭头看一眼,第一反应是这妞比怀里的还漂亮,可一秒之后,脸色狂变,酒瞬间醒了…

        猛然回过头,哆哆嗦嗦的叫道“青…青姐?”

        “上车!”

        柳青青坐在后座,丝毫不废话的两个字,随后把车窗关上。

        也仅仅是这两个字,就看安涛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如临深渊一般模样,刚才的暧昧也消散如烟,此时对女孩也没有丁点兴趣,恭恭敬敬的拽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坐的很拘谨。

        没用柳青青说话,一名魁梧的汉子司机发动汽车,驶离萱华园。

        路上用了十五分钟,安涛在车上哆嗦了十五分钟,没敢开口问话。

        曾经刘飞阳拎着菜刀,闯入他家想要他命的时候,要不是柳青青的出现,他可能早就灰飞烟灭了,当时他还站在柳青青身后有恃无恐,那时候柳青青给他多大勇气,现在就给了她多大压力。

        车子终于停下,不是别的地方,正是维多利亚门口。

        这个时间点正是人流最密集的时段,停在门口还能看到院里有各种各样的人群,柳青青坐在车上,并没下去,透过大门口,穿过院里,再透过门,看向维多利亚的大厅里。

        面无表情道“下车,跪下,磕头,直到进入大厅…”

        “啊?”

        安涛一愣,极为惊恐。

        “你觉得高启亮会保你?”

        柳青青又反问一句。

        安涛身体一紧,随后心如灰死的打开车门,走下车,面向维多利亚的主楼。

        “嘭…”

        双膝一弯,直挺挺的跪下去。

        随后上身一弯,脑袋狠狠砸向地面。

        看到这一幕,院里的人都懵了,以为这人是个傻子,呆若木鸡的看过来,就看安涛抬起头,用膝盖蹭着地面,挪蹭一步,再次把头磕到地面之上。

        哪还有曾经在棚户区里、在贾信德家里、以及在各种场合趾高气昂意气风发的样子,看他的样子,更像是在朝拜,前方的金碧辉煌的维多利亚就是他向往的神圣殿堂。

        他的动作很快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眨眼间,有大批人从维多利亚里出来,站在他两旁围观。

        眨眼间,两边围了已经不下上百号人。

        而安涛还在继续自己的动作,蹭两步,磕头…

        要知道,从进入大门到进入大厅,至少也有三十米距离,安涛吸引上百号人围观,也仅仅用了五米而已…

        柳青青看着安涛,自言自语的念叨着“飞阳,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你的火气小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