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极斗诸天在线阅读 - 第32章 扁鹊药局(上)

第32章 扁鹊药局(上)

        尸气银针已经拔除,胖房东其实没有了生命危险。

        虽然不在乎钱财,不过这个坑了自己三千块钱的胖子,云极可没打算放过。

        一听买药,胖房东顿时精神了起来,保证道:“云老弟放心!我秦大廉虽然算不上大富豪,买药的钱我不缺!只要治好我这怪病,多少钱的药我都买了!”

        “那就好,准备钱吧,三十万差不多够了。”云极也不敷衍,直接让对方备钱。

        “那个,云老弟啊,买药可以,不过呢,我得和你一起去。”

        一听三十万,胖房东秦大廉顿时咧嘴一笑,道:“事先说好!我信你的方子!也信你云老弟这个人,但是毕竟钱这东西,它不是大风刮来的是不是,我得亲眼看到这些钱花在什么地方才安心呐,你说是吧。”

        秦大廉并不傻,有钱人就没几个是傻的。

        即便他病急乱投医,花费个万八千块无所谓,一旦金额达到十万乃至数十万,他立刻提高了警惕。

        “没问题,你会亲眼看到你的钱,都买了什么药。”

        云极淡淡一笑,道:“既然你经常寻医问药,应该知道银山市药材最多的药房在什么地方。”

        “要说我们银山市最大的药房,自然是东区的扁鹊药局了,那可是千年古店,普通的坐堂先生一张方子没有一千块钱别想拿到手!尤其扁鹊药局的老板才是真正的高手,听说是神医扁鹊的传人!可惜人家不看病,一张方子万金难求,甚至花多少钱都请不出来。”

        秦大廉绘声绘色的讲述了起来,只要让他知道自己的钱买了什么药,别说花费三十万,上百万都行。

        “不看病?身为医者,看病是天职,不去救世济人也就算了,居然连方子都不开,他算什么扁鹊门生。”

        秦大廉提及的扁鹊药局,听闻之后云极脸色有些沉。

        倒不是气恼着那位自以为是的药局老板,而是想起了一位故人。

        死于小人之手的神医,扁鹊。

        秦大廉可看不出云极心里想着什么,见对方提及扁鹊药局的老板都是一副淡然之态,秦大廉更对云极多了几分信心,认为这个大学生没准真是不世出的高手,精通医学的高人。

        “就是!还扁鹊传人呢,我看那药局老板的脑袋一定被门夹过,有钱都不赚,脑子坏掉了。”

        秦大廉这人眼力十足,一个劲的挑好听的说,在临走之前,还信誓旦旦的承诺:“就这么说定了啊!我们明天就去扁鹊药局买药,只要我能痊愈,一定少不了云老弟的好处!”

        说完,秦大廉哼着曲儿,高高兴兴的离开了翔马小区。

        他走之后,云极开始了例行的修炼。

        送上门的钱财,不要白不要,既然秦大廉家境富裕,根本不差几十万,云极也就心安理得的准备去采购药材。

        带着秦大廉去买药是真,但是买来的药,可不是给秦大廉吃的,而是云极自己用来缓解脆骨病的。

        至于秦大廉身上的余毒,根本不用吃药,有太阳就够了。

        一夜无话,天明之后,秦大廉开着一辆奔驰来接云极。

        等云极上车之后,大腹便便的秦大廉心情大好的说道:“自从云老弟昨天给我检查了后背,嘿真神了!我昨晚上睡得老香了!这些年始终为了买卖奔波,熬夜啊喝酒啊,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加上这一年来病重,我都记不得上次睡这么香是什么时候了,要说这人呐,就该知足,知足常乐嘛,等身体熬坏了,有多少钱都是白搭。”

        在车上长篇大论着自己的感悟之谈,秦大廉也不管云极爱不爱听,自顾自的滔滔不绝。

        一个小时之后,车停在了一座大药房的门口。

        别的药房药店,门头招牌通常是吸塑、石材或者钢化烤漆玻璃制成,高端些的也就是灯箱字,然而扁鹊药局的招牌与其他药房都不同。

        居然是一块巨大的铜匾!

        铜匾黑底儿,四个金字龙飞凤舞。

        上书:扁鹊药局。

        不称药房不叫药店,偏偏叫药局,可见这座古店的确有些年头了。

        “这家扁鹊药局可了不得,分店都差不多开满全国了,名头大得很,听说始建于大宋,这块匾是大宋皇帝亲自提的字,也不知真假,要真是古物,这么大个儿不得值老钱了?”

        秦大廉一边介绍,一边陪着云极走进药局。

        一进门,立刻药香扑鼻。

        宽敞的大厅里,一溜排摆着高大的药柜,几十个店员站得笔直,迎宾的女孩彬彬有礼,穿着古典的旗袍。

        客人不算多,大厅里很安静,只有客人抓药时候的低语,无人嘈杂,可见来这里抓药的人都知道规矩。

        扁鹊药局很大,大厅被分为两半,左侧是中药区域,右侧是西药区域,中间是一条走廊。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迎宾女孩上前询问,笑容满面。

        “自然是中药了,是吧云老弟?”秦大廉其实也不知道,云极到底要买什么药。

        点了点头,云极走向左侧的中药区域,随口道:“参,熊胆,麝香,太岁,燕窝,灵芝。”

        听闻这些药材,迎宾女孩将两人引到了一处中药柜台,将客人交给一个二十多岁的店员。

        店员是个青年,脑门上长着一些豆豆,见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和一个肥胖男人来买药,买的又是人参灵芝燕窝这种补品,眼底顿时出现一股鄙夷。

        “老子胖,儿子虚,就知道吃补药,药理都不懂的暴户……”

        低声嘀咕的店员明显懂得些药理,误以为秦大廉和云极是父子,又隔着明亮的玻璃看到两人开着奔驰来的,才认为面前的两人是只会吃补药的暴户,乡巴佬。

        “人参的种类有很多,有园参,草参,林下参,西洋参,你们要什么样的,价格都不同。”

        店员面无表情,机械般的介绍着:“熊胆有黑熊胆,棕熊胆,有熊胆粉,熊胆汁,用处都不一样,燕窝有入药的,有冲泡的,需要怎么吃你们先说清楚,别吃错了,中了毒,我们扁鹊药局概不负责。”

        “这么多种类啊!燕窝熊胆还分怎么吃?燕窝不是直接喝的么?我在家喝过几次,味道不咋地。”秦大廉听得蒙头转向,他哪里知道燕窝和熊胆都有多少种。

        “直接喝的那是饮料,出门左拐,市有售。”青年店员不仅语气冷淡,嘴角更是一撇,根本没看得起秦大廉和云极。

        秦大廉挠着头尴尬不已,他一直以为燕窝就是饮料,没想到燕窝还是药材,而且种类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