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20章 轰杀剑门门主

第1120章 轰杀剑门门主

        ""    ="('')"    ="">

        凤天舞,自离开‘武帝秘藏’后,跟在段凌天的身边。    ..http://www.biqi.me/

        这一点,他们一清二楚。

        正因如此,他们出卖段凌天,也相当于出卖凤天舞。

        所以,他们现在看向凤天舞的时候,心里有些理亏和愧疚。

        “舞儿!”

        很快,凤无道也看到了凤天舞,连忙飞身靠近,一脸笑容。

        只是,他脸的笑容很快凝固了,因为他发现凤天舞看向他时的目光,显得冷漠而迷茫,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凌天小子,这……这是怎么回事?”

        凤无道意识到有些不对,第一时间看向段凌天,询问道。

        “凤叔叔,天舞现在失去了过去的记忆……不过,你放心,只要给我时间,我能让天舞恢复记忆。”

        段凌天说出实情,同时安慰道。

        “什么?!失去了记忆?怎么会这样?”

        凤无道脸色一变,难看至极。

        “你……是我爹?”

        凤天舞看着凤无道,有些迟疑的轻声问道,言语间充满了拘束。

        “是我!我是你爹。”

        凤无道连忙应声,同时脸色阴沉的看向段凌天,“凌天小子,到底怎么回事?舞儿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失忆?”

        “凤叔叔,这件事说来话长。”

        虽然说来话长,但段凌天还是很有耐心的跟凤无道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有太多的保留。

        “是我没保护好天舞。”

        将一切说完以后,段凌天一脸愧疚的叹息。

        “这么说来……舞儿体内的‘火灵之体’力量没了?再也对她构不成威胁了?”

        凤无道最关注的还是这一点。

        女儿的‘火灵之体’,一直让他烦恼、头疼,如今听说女儿不再是‘火灵之体’,他忍不住长长的松了口气。

        好像一下去完全卸去了多年来压在肩头的重担。

        “是。”

        段凌天点头。

        “舞儿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这件事,不怪你。”

        凤无道的脸难得露出笑容,“至于舞儿的记忆,我相信你迟早有办法帮她恢复。(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凤叔叔放心,我一定能帮天舞恢复记忆。”

        段凌天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过……那三大‘一流势力’的武皇强者,如何知道你们在大汉王朝?如何知道你们在赤霄王国?”

        对此,凤无道感到怪。

        “这一点,要好好感谢刀剑门的这几位了。”

        段凌天看向包括刀五、剑十三、刀门门主、剑门门主在内的一众刀剑门高层,面露冷笑的说道。

        早在听段凌天说他在三个武皇强者的手下逃得一命,刀剑门的一众高层已经纷纷面露不可思议,在他们看来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初,他们将段凌天的‘来历’告诉三大二流势力的武皇强者,也是存了段凌天必死的心思。

        这一次,再次见到段凌天,他们感到惊讶。

        但也只以为段凌天那时候没在大汉王朝,没被三大二流势力的武皇强者找到,所以才侥幸逃过一劫。

        可听到段凌天刚才跟凤无道说的话,他们才意识到。

        段凌天和凤天舞,是在三大二流势力的武皇强者手侥幸逃生。

        当然,他们不知道段凌天两人具体是如何逃生的。

        最重要的部分,段凌天都是随口带过,只是说自己和凤天舞逃过了危机,但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特别是凤天舞,为此失忆。

        “段凌天,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刀剑门理亏……这一点,我们无可否认。”

        刀门门主叹了口气,歉然道“只是,如若我们不配合那三大二流势力的武皇强者,我们刀剑门怕也是会鸡犬不留!我们没得选择。”

        “是啊,我们没得选择。”

        一时间,不少刀剑门高层跟着说道。

        “没得选择?”

        段凌天嘴角泛起的冷笑更甚,目光一一扫过刀门门主、剑门门主、刀五、剑十三,“我看,是你们自己怕死吧?”

        段凌天此话一出,刀门门主和剑门门主脸色一变,刀五和剑十三则是面露愧疚和苦笑。

        “段凌天,别以为自己运气好,在三大二流势力强者的手下逃得一命,真以为自己的实力有多强……这里是刀剑门,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剑门门主有些恼羞成怒的喝道。

        “不是我能放肆的地方?还真没看出来。”

        段凌天不屑道。

        “你找死!”

        剑门门主本来脾气都不好,如今被段凌天激怒,再也按耐不住,身元力滚动,‘九重高阶剑之意境’和另一种‘九重高阶意境’如影随形。

        嗖!

        刹那间,剑门门主整个人好像化作了一柄巨剑,对着段凌天落下,仿佛要将段凌天劈成两半。

        “门主手下留情!”

        剑十三脸色大变,想要救段凌天,却终究还是迟了。

        “白痴!”

        段凌天口缓缓吐出两字,抬手之间,随意一拳砸出,迎了去。

        轰!

        顷刻间,段凌天拳暴涨出五彩的力量,正是他的‘融合奥义’。

        融合奥义宣泄而出,迎剑门门主化作的巨剑时,好像变成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一口将巨剑吞掉。

        滚动的融合奥义,顷刻间将剑门门主化作的巨剑淹没,后者不留丝毫痕迹。

        呼!

        骤然,去势汹汹掠出的融合奥义一颤,继而在人前消失不见,却是被段凌天收了起来,操控自如。

        静。

        现场一片死寂。

        只听得到一阵阵源自于刀剑门高层的沉重呼吸声。

        他们刀剑门的剑门门主,这么一个照面被杀死了?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敢相信。

        “你……你突破到‘武皇境’了?”

        很快,刀门门主反应过来,颤抖着手指向段凌天,面露惊惧的问道。

        “你也想试试?”

        一拳轰杀剑门门主的段凌天,有些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饶有兴致的看向刀门门主。

        后者闻言,顿时闭了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如今,不管是凤无道,还是剑十三、刀五,都是面露不可思议的看着段凌天,都没想到段凌天现在的实力会如此可怕。

        一拳,轰杀剑门门主,虚境巅峰的存在。

        “既然刀剑门如此不仁不义,我也没必要再继续待下去了。”

        脸浮现几分怒意的凤无道,冷声说道,宣布脱离刀剑门。

        “我过去也是刀剑门弟子?”

        凤天舞喃喃低语,随即也跟着说道“那么,自这一刻起,我和刀剑门再无关联。”

        凤无道父女,先后宣布脱离刀剑门。

        “前辈,昔日你对我有恩,我铭记于心……今日,我看在你的面子,不为难刀剑门。不过,恩仇相抵,你我之间,再不相欠。”

        段凌天看向剑十三,声音平静而冷漠。

        说实话,在知道是刀剑门将他的‘来历’告诉三大二流势力以后,他真的很心寒。

        当然,最心寒的,还是剑十三的态度。

        刀剑门一众高层,除了后来加入刀剑门的凤无道以外,他只认可‘剑十三’一人,因为剑十三曾经两次救过他的性命。

        滴水之恩,尚当涌泉相报……

        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只是,现在,他却是只想跟剑十三撇清关系。

        “唉。”

        剑十三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段凌天!你误会我师尊了。”

        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伴随着一道身影。

        来人,是一个青年男子,对段凌天而言并不陌生,正是‘苏立’。

        “误会?”

        段凌天皱眉,眉宇间流露出几分不解。

        苏立点头,随即解释道“其实,自始至终,师尊他都不支持说出你的‘来历’,不愿意害你……不过,我们剑门的门主却是早已知道你的来历,不顾师尊的劝说,将你的来历说出。”

        “所以,这件事,自始至终,师尊都没有任何的主导权,也没有出卖过你。”

        苏立一口气说完。

        “抱歉了,前辈。”

        苏立的话说完,段凌天沉吟片刻,歉然的看了剑十三一眼,“前辈过去对我的恩情,以后我会报答……前提是,前辈以后没有继续留在这冷漠的刀剑门!”

        “这次的事,我相信也不会只是剑门门主的决定。”

        段凌天说到这里,又开始审视着有些心虚的刀门门主,以及包括刀五在内的一众刀剑门高层。

        被段凌天这样审视,一众刀剑门高层虽然心里不悦,却没有一人敢表露出来。

        开什么玩笑!

        没看段凌天将他们刀剑门的剑门门主,虚境巅峰的存在都一拳干掉了吗?

        他们算一起,也只能是去送死。

        “苏立……这个冷漠如冰的刀剑门,以后说不准什么时候也可以将你和你的亲人出卖。你,跟我走吧。”

        段凌天看向苏立,“相信我……跟我走,你会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段凌天。”

        苏立摇了摇头,“这次的事,如果师尊也主张出卖你,我现在肯定跟你走……但师尊却没有出卖你,没有让我失望。”

        “不为别的,为师尊的多年来对我的授业之恩,我还是选择留下。”

        说到后来,苏立脸挤出一抹笑容,无悔无怨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