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82章 刘焕的行踪

第1482章 刘焕的行踪

        段凌天有自己的原则。

        他承认,他很想要手里的这支铭笔。

        九星铭笔,谁不想要?

        只是,俗话说得好,君子不夺人所爱,这从百里鸿刚才的迟疑,就能看出百里鸿舍不得这支铭笔。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将这支铭笔占为己有。

        否则,那就实在是太自私了。

        眼见段凌天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收下铭笔,百里鸿只能接过,接过以后,斩钉截铁的说道:“师弟,我知道你不想夺师兄所爱……不过,师兄可以暂时收回这支铭笔,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师兄请说。”

        段凌天说道。

        “等你什么时候,成为了三星圣纹师……到那个时候,这支铭笔,你一定要收下!否则,今天你就必须收下这支铭笔。”

        诚然,百里鸿舍不得手里的这支九星铭笔。

        但那也是人之常情。

        九星铭笔,即便是放眼道武圣地,怕也是没有多少。

        而且,他用了这么久,一下子要送出去,不舍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自私。

        这支铭笔,是他那未曾谋面的老师留下来的,虽是被他所得,但他那位老师,却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能继承他的‘诡纹之术’的传人,而段凌天恰巧是那个传人。

        他相信,如若那位老师在场,十之**会将这支铭笔交给段凌天。

        “没问题。”

        眼见百里鸿一副‘你不答应我跟你急’的架势,段凌天一口答应了下来。

        在他看来,以后的事,谁也说不清。

        也许,他成为三星圣纹师的时候,已经不在这月耀宗了。

        又跟百里鸿闲聊了一阵,段凌天告辞离开,准备回外门。

        一路上,所过之处,段凌天可以发现只要是个人,都在盯着他行注目礼,就好像他脸上有花一般。

        “还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

        段凌天暗自苦笑。

        路过功勋阁的时候,段凌天却又是停下了脚步,喃喃低语说道:“如今,功勋阁内,似乎也没什么可以换取了……剩下的功勋点,便都换取道符防身吧。”

        最后,段凌天只留下给凌云的那部分功勋点,给自己留下了十万功勋点,剩下的功勋点,都去买了道符。

        对他而言,道符就是保命的东西。

        至于留下的十万功勋点,他是为了预防万一,万一要是功勋阁一层,内门弟子的摊位上再次出现修复七宝玲珑塔第三层所需要的材料呢?

        到时要是没有功勋点,他找谁哭去?

        当然,他可以去找他的那位师兄‘百里鸿’要,但他的那位师兄帮他的已经够多了,如果可以,还还真不愿意去麻烦他的那位师兄。

        买了道符以后,段凌天来到了功勋阁第一层,到处转悠了起来。

        然而,一圈转下来,因为段凌天打了招呼,而关注着外面的火老,却是都没有发现修复七宝玲珑塔第三层所需的材料。

        “看来我的人品还真是用光了。”

        段凌天自嘲一笑,随即在一群内门弟子的注视之下,离开了功勋阁。

        “听师兄说,那汉河城有‘铭笔’卖?汉河城,乃是九宗联盟区域范围内的最大城市,九宗联盟的总部也设在那里……也是时候去那里转转了。”

        回外门的路上,段凌天心里一动,打算去汉河城。

        汉河城,他已经听说过很多次了。

        而且,现在的他也确实需要铭笔。

        “除了铭笔以外,还可以到那汉河城看看,是否有修复七宝玲珑塔第三层所需的材料……如今,距离完全修复好七宝玲珑塔第三层,已是不远。一旦修复好七宝玲珑塔第三层,我的修炼速度将更加效率。”

        想到这里,段凌天彻底确认了下来,找个时间,前往汉河城。

        七宝玲珑塔第三层,里面的仙家至宝,他用不上。

        可里面的修炼环境,对他而言,却是意义深远。

        里面五天,才等于外面的一天。

        “八个月后,我必须回‘半月岛’一趟,陪着两个小妮子待产……如果能修复好七宝玲珑塔的第三层,八个月后,我的实力必能得到飞速提升!到时,在回去的路上,也能多几分自保之力。”

        想到可儿和李菲二女,段凌天的心里充满了动力。

        “等我找到爹娘,便将她们一并带来道武圣地……到时,我一定要给她们举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想到两个未婚妻,段凌天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那两个小妮子,他直到现在还没给她们一个应有的名分。

        当然,不是他不给,而是因为他爹娘都不在,没法给。

        两个小妮子的双亲都不在,也就算了,他的双亲却是还健全,要成亲,自然是要双亲都在场。

        “也许,当我找到爹娘的时候,我的两个孩子都能说话了……爹娘要是知道自己当爷爷奶奶了,还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段凌天脸上笑容不断。

        而段凌天所过之处,一群外门弟子看着他自顾自在那里傻笑,一时都有些愕然。

        段师兄,因什么事那么高兴?

        难道百里长老,又给了他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一个个外门弟子目露羡慕之色,但他们也知道,段凌天的际遇,他们羡慕不来。

        段凌天,注定是他们需要仰视的存在。

        “熊虎,刘焕一脉的人,最近没找你麻烦吧?”

        再次见到熊虎,段凌天问道。

        “段师兄,现在是谁不知道你是百里长老的师弟?那刘焕,听说你被百里长老认作师弟,肯定早就被吓得懵了,哪里还敢来找我们的麻烦?”

        熊虎咧嘴笑道:“说到这里,我还没恭喜段师兄你呢。”

        面对熊虎的乐观,段凌天却是不置可否。

        他可不相信刘焕会因为百里鸿的存在,而彻底打消为难他的念头。

        现如今,刘焕怕是已经从明处,转移到暗处去了。

        这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他并不后悔默许百里鸿宣扬他们之间的师兄弟关系一事,最少,那样一来,熊虎和凌云都安全了。

        刘焕,肯定不敢再明着来找他们麻烦。

        “不过,师兄也是霸道……一见面,就敲打那刘焕。”

        百里鸿跟段凌天提起过他去敲打刘焕的事,让得段凌天也是不由得咂舌,他还真没看出来,他的师兄还有那么一面,护短的本性,一览无遗。

        大有刘焕敢动他,刘焕就必死的架势!

        月耀宗里面虽然有规矩,同门之间不允许杀戮。

        然而,百里鸿是谁?

        就算是宗门中的那几位宗门强者,在百里鸿的面前,也不敢摆什么架子。

        百里鸿杀人,别说师出有名,就算师出无名,他们也还真不敢将百里鸿怎么样。

        百里鸿对月耀宗的意义,非比寻常。

        这些年来,九宗联盟的另外七个没有三星圣纹师的‘七流宗门’,暗地里从来没有断过派人利诱百里鸿到他们的宗门去……这一切,月耀宗的几个圣境强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过去,百里鸿拒绝了七大宗门的好意,是因为在月耀宗待得不错。

        一旦月耀宗让他心生不满,他会不会再拒绝七大宗门,却是不好说了。

        一位三星圣纹师,对月耀宗这样的七流宗门而言,太重要了,无异于‘顶梁柱’。

        “熊虎,凌云的功勋点,我转给你,你回头给他……未来的一段时间,你我怕是见不到面了。”

        段凌天取出水晶壳,对熊虎说道。

        “段师兄你要闭关?”

        熊虎问道。

        “嗯。”

        段凌天点头,他打算离开月耀宗,去汉河城的事,却是没打算和熊虎说。

        甚至于,没打算和任何人说,包括百里鸿。

        他心里清楚,他虽然来到月耀宗不到四个月,但在这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却是得罪了不少人。

        如果让那些人知道他要离开,那还不第一时间追出月耀宗,将他打杀?

        不过,段凌天没打算直接离开。

        “先突破到‘脱凡境大圆满’,然后再去汉河城。”

        段凌天心里一动,下了决定。

        而段凌天不知道的事,就在他进入七宝玲珑塔第二层闭关修炼的时候,内门长老‘刘焕’,却是抵达了汉河城。

        抵达汉河城的刘焕,就算是他的亲传弟子‘周奇’再世,怕是都认不出他来。

        只因为,他已经易容换装。

        进入繁华的汉河城以后,刘焕绕进了几条偏僻的巷子,彻底隐没了自己的行踪。

        直到夜深,他才再次出现。

        汉河城,西边方向,夜晚的时候,罕有人烟。

        在西边靠近汉河城城墙的一处偏僻之地,坐落着一座独立宅院,宅院看起来很普通,普通得一点都不引人注意。

        白天,几乎看不到人进出。

        而每逢深夜,却是有不少有人幽灵般的身影,进出这座宅院。

        刘焕,来到这座宅院之外,眼中寒光一闪,径自走了进去。

        和不少幽灵般的身影交错而过,刘焕走进了一个没有灯光,房门敞开的房间。

        而几乎在他走进去的时候,灯光亮起,房门也被关上。

        “我要买一个人的命!”

        刘焕开口了,声音装得嘶哑而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