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375章 杀四劫散仙!

第2375章 杀四劫散仙!

        李兵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已经没有了倨傲之色,哪怕是原来蕴含的蔑视、不屑之色,在这一刻也是荡然无存!

        这个段凌天,七绝门绝‘烟雨一脉’这一代传人,七绝门当代门主,乃是当年那个剑圣风轻扬的隔代传人,得到了风轻扬的真传。

        也许,段凌天比不上当年的风轻扬,能以半步仙人修为,杀死‘八劫散仙’……

        但,就段凌天刚才御剑而出的一击,却又是足以堪比‘五劫散仙’的攻击,在虚空之中,留下了一道道狭长而狰狞的虚空裂缝。

        虽然,这些虚空裂缝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闭合,但少说也要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才能完全愈合。

        “半步仙人,施展出堪比‘五劫散仙’的攻击……”

        李兵瞳孔缩起,一颗心也随之连续震颤起来,仿佛永远不会停歇一般……

        “你运气倒是不错……那一剑,竟然没有杀死你!”

        与此同时,段凌天淡淡扫了李兵一眼,说道。

        段凌天的脸色,自始至终云淡风轻,看着李兵的目光也是平静无比……

        宛如一尊神灵在漠视世间苍生!

        “不过……这一次,你却不会那般幸运了。”

        刚才,段凌天御剑而出的一剑,只是他随手对着李兵冲天而起的方向扔出,并没有凭借神识去锁定李兵。

        要不然,李兵早就死在那一剑之下!

        咻!

        似是在衬托着段凌天的话语,那冲天而起的,斩断李兵一臂的‘三尺青锋’,这时也在空中绕了一个弯,重新回到段凌天的手里。

        这三尺青锋,毕竟是段凌天以自身混淆着仙元力的圣元凝聚成形的产物,经由刚才的施展,也是消耗了一部分,上面的光泽看起来黯淡了不少。

        不过,随着段凌天体内圣元涌出,注入其中,它又是恢复了原样。

        “段凌天,你……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死我!!”

        眼看段凌天仗剑而立,目光冷漠的注视着他,李兵意识到危机的同时,脸色也是连连大变!

        嘶!嘶!嘶!嘶!嘶!

        ……

        当李兵充满恐惧的声音传入在场一行人的耳中,他们也是纷纷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以后,一个个又是忍不住倒吸一口了冷气。

        当他们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无一例外流露出惊恐之色。

        段凌天,只一个照面,斩断李兵的一条臂膀!

        而且,听李兵刚才所言:

        段凌天那一剑的威力,竟是足以堪比‘五劫散仙’的攻击?

        “开……开玩笑的吧?段凌天……竟然能以一身半步仙人的修为,施展出堪比‘五劫散仙’的攻击?”

        “这……这根本不现实啊!”

        “半步仙人的实力,不该和‘二劫散仙’相当吗?哪怕是‘三劫散仙’,一身实力之强,也是远胜半步仙人!”

        “是啊……正因如此,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

        拜火教的一行人,现如今震撼莫名之时,又是无法理解:

        段凌天,为什么能以一身半步仙人的修为,施展出堪比‘五劫散仙’的攻击!

        哪怕是拜火教的四个护法,虽然早就通过甘茹嫣的提醒,知道段凌天有着远胜李兵的实力……

        但,听说,和亲眼见到,却又还是有一定区别。

        “以一身半步仙人修为,施展出堪比‘五劫散仙’的攻击?”

        他们也和拜火教的其他人一样,对此感到万分不解。

        “段大哥……”

        远处,立在可儿身边的‘凤天舞’,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也忍不住流露出阵阵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他……他还没有进风轻扬祖师留下来的‘剑圣秘境’,便已经能以半步仙人修为,施展出这般强大的攻击了?”

        作为七绝门五绝‘炎离一脉’的传人,凤天舞自然知道:

        他们七绝门绝烟雨一脉当年的传人‘风轻扬’,曾经以一身半步仙人修为,杀死龙族一个八劫散仙!

        如果她的段大哥是在进入‘剑圣秘境’以后,拥有风轻扬当年那般的实力,她倒也并不觉得意外!

        可问题是:

        她的段大哥,还没有进‘剑圣秘境’!

        “莫非段大哥已经进过‘剑圣秘境’?”

        “不对!进入‘剑圣秘境’的其中一把钥匙,还在天机师伯的手里……而且,天机师伯说过,段大哥进‘剑圣秘境’的时候,我们另外六绝的传人也能一起进去,尽各自的能力,寻求自己的机缘。”

        “如果段大哥要进‘剑圣秘境’,天机师伯肯定知道,且肯定会通知我们回去……”

        想到这里,凤天舞又是可以断定:

        他的段大哥,还没有进那‘剑圣秘境’!

        “天机师伯说过……在没有进‘剑圣秘境’之前,哪怕段大哥成就半步仙人,并且将风轻扬祖师留给他的基础传承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参悟到最高境界……段大哥的实力,最多也就堪比‘四劫散仙’!”

        “而现在,段大哥却又是已经有了堪比‘五劫散仙’的实力!”

        “这也说明……天机师伯判断错了。”

        “莫非……段大哥另外还有什么‘奇遇’,以至于让得他的一身实力比天机师伯判断的还要强?”

        想到后来,凤天舞又是忍不住如此判断。

        也是段凌天不知道凤天舞现在的想法,要不然肯定会为之感到震撼莫名!

        原来,他所得到的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只是剑圣‘风轻扬’留给他的基础传承……

        在一个名为‘剑圣秘境’的地方,有着风轻扬留给他的后续传承!

        而且,一旦进入那个‘剑圣秘境’,从里面出来以后,他还可能拥有与当年的剑圣风轻扬一般,凭借一身半步仙人修为,杀死‘八劫散仙’的实力!

        “不能杀你?”

        听到李兵的话,段凌天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好笑,但脸上却又是浮现一抹浓浓的讽笑:

        “我为什么不能杀你?就凭你是拜火教的老祖宗?”

        “你别忘了……我可不是你拜火教的人,你这‘老祖宗’的身份,在我面前并不好使!”

        说到后来,段凌天脸上的讽笑更甚。

        “我是龙族的人……我后面的龙族强者,你惹不起!”

        李兵提起‘龙族’的时候,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龙族?”

        听到李兵的话,段凌天却又是忍不住笑了,“真没想到,堂堂拜火教的老祖宗,在这生死一线之际,竟然说自己是龙族的人……这么说来,你已经背叛了拜火教,加入了龙族?”

        唰!唰!唰!唰!唰!

        ……

        随着段凌天一番话落下,在场的拜火教之人的目光,也是齐刷刷落在李兵的身上。

        这些目光,有迷茫,有不解,有惊愕,有不可思议……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他们拜火教的老祖宗,在这生死一线之际,竟然说自己是龙族的人!

        他不是他们拜火教的老祖宗吗?

        怎么成龙族的人了?

        “段凌天!”

        察觉到一群拜火教之人扫来的目光,李兵的脸色愈的难看起来,“你身为七绝门当代门主,自然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说……你装什么傻?”

        “装傻?”

        段凌天笑了,“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要不然,你向他们解释解释……你为什么说自己是龙族的人?为什么说你后面有龙族强者庇护?”

        “你……你……”

        李兵被段凌天这话气得差点吐血!

        他要是能说,会不说吗?

        要知道,一旦他说了,也意味着他们拜火教是龙族扶持起来的‘秘密’将曝光!

        龙族有规矩,一旦他们这些出自三大教派的散仙曝光了这个‘秘密’,将会对他们处于炼魂之刑,折磨他们九九八十一天,再杀死他们!

        所以,哪怕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向拜火教一行人解释。

        “既然你没话说,那我便送你去吧!”

        眼见李兵‘你’了半天没有憋出第二个字,段凌天目光也是骤然冷下,神识第一时间延伸出去,将李兵牢牢锁定。

        “不!!”

        而几乎在段凌天的神识锁定李兵的瞬间,李兵便现了,一时也是脸色大变,目呲欲裂!

        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咻!!

        昙花一现的剑啸声再现,惊鸿一现的剑芒,又一次在李兵眼前一闪而过。

        而下一刻,李兵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自始至终,别说反抗,他甚至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老祖宗……死了?”

        “这……这……”

        ……

        现场的一群拜火教之人,包括拜火教四大护法在内,无不骇然!

        “如此这般干净利落的杀死一个四劫散仙……段大哥的实力,哪怕是是一般的五劫散仙,恐怕也比不上吧?”

        凤天舞心中满是震撼。

        段凌天,七绝门绝‘烟雨一脉’传人,七绝门当代门主,杀死七绝门四千年前的护法,现如今的四劫散仙‘李兵’于拜火教圣地之中……

        这个消息,一经传开,不只拜火教上下震动,西域震动,哪怕是整个道武圣地,也同样为之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