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的三国2:兴魏在线阅读 - 第81章 辟邪被捉

第81章 辟邪被捉

        而且一品居的掌柜,特别的会做生意,知道何晏是五石散的倡导者,干脆免费向何晏供应五石散,不管何晏服用多少,一律是分文不收。

        连曹亮也不禁佩服一品居的商业头脑,何晏一个人的用量,尚能值几个钱,但他由此而带来的广告效应,却是千倍万倍的回报。

        如果曹亮是何晏的话,才不会稀罕这点白送的五石散,至少一年要收一品居一百万钱的广告费才划算。

        明星的广告价值,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法衡量出来。

        何晏做为玄学派的领袖人物,他的一言一行,自然得到无数的拥趸效仿,他服用一品居的五石散,其他人也自然争先恐后地去买一品居的五石散,那怕价格比其他店铺要贵上几倍,也绝挡不住这些人的热情。

        有何晏这个明星来做广告,一品居的五石散根本就不愁销量,独占洛阳的八成市场,也就毫不稀奇了。

        懂五石散配方的术士本来就是凤毛麟角,此刻又都被各大商铺雇用,一时之间,阿福根本就无法找来术士。

        曹亮也不敢随意瞎配,毕竟五石散是一种毒药,配比适当的话,服用的人只是慢性中毒,不致于一下子给毒倒了,如果配比失当的话,很可能服用的人一命呜呼了。

        真要出了人命,尤其是毒死了那些地位显赫的士子名流,曹亮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人命关天的事,可不能儿戏。

        曹亮叮嘱阿福:“这事急不来,可徐缓图之,你先想办法接近那些术士,设法与之交好,熟络之后,再试着能不能高薪挖过来,总之不管用什么手段,花多大的代价,也要请一位会配五石散的术士过来。”

        阿福拱手称诺,遵命行事。

        次日又到了曹亮当值之日,曹亮只能是将手头的事情放心,大清早地便赶往皇宫。

        巡视的时候,曹亮就现皇宫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头,平时执勤守卫的那些羽林郎似乎都在窃窃私语,低声地谈论着一些事情。

        不过看到曹亮过来,这些羽林郎便立刻噤声,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曹亮有些纳闷,看样子,昨晚皇宫之内肯定是有事生了,只不过自己和这些羽林郎并不太熟,羽林郎们也不敢在上司面前乱嚼舌根子。

        到了景阳殿的时候,碰到了张统,还没等曹亮问呢,张统就已经主动地向曹亮述说了,这家伙,还真是心里藏不住半点的事。

        “曹兄,昨晚皇宫出大事了!”张统压低了声音道。

        “出了什么事?”

        “先帝身边的红人,黄门侍郎辟邪昨天晚上被捉了,罪名是贪渎皇帝的御用之物,据说是太后下的懿旨。”

        辟邪?

        辟邪可是先帝曹叡在世之时最为宠幸的太监,后宫第一红人,如果曹叡还活着,又有谁敢动辟邪一根汗毛。

        人一走,茶就凉,失去了曹叡的辟护,辟邪自然什么也不是,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腩,估计辟邪曾经仗着曹叡的宠幸,在后宫内干过不少飞扬跋扈的事,遭人忌恨也就难免了。

        如今先帝崩殂,宫内与辟邪不睦的势力难免会落井下石,所谓贪渎宫物,不过是欲加之罪罢了,就算找不到这个借口,随便再找个借口一点也不难。

        曹亮见过辟邪一次,就是那天曹叡驾崩的,在曹叡驾崩之前,辟邪曾乔装改扮,潜入高陵侯府,将曹叡的密诏传达到了高陵侯府。

        曹亮此前没有和辟邪有过其他的交集,不过那次仅有的见面,辟邪还是给曹亮留下了不少的印象。

        辟邪沉稳内敛,深得曹叡的信任,否则密诏如此重大的事,曹叡也不会委托他来办。

        想不到曹叡死了这才几天,居然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动手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辟邪风光了这么多年,最终也难逃被人算计的命运。

        “噢,居然是他,不过贪渎宫物什么的,真是一个拙劣的借口。”曹亮淡淡地道,密诏可是不能轻易泄露出去的,故而曹亮也装做不认识辟邪的样子,淡淡地道。

        “可不是咋的,听说中黄门张当和辟邪不睦,曾屡遭辟邪的训斥,一直怀恨在心,这次辟邪被查,肯定和张当脱离不了干系。”

        张当是另一位太监,昔日曹叡在世之时,并不曾显山露水,曹叡死后,善于钻营的张当投靠曹爽,很快得势,不清理掉辟邪,张当又如何上位?

        能得到太后的许可,看来这位张当能量非浅。

        曹亮默然无语,宫廷内部的争斗,向来是血腥残酷的,做为给皇帝看门护院的羽林郎,自然是没权过问宫里的事。

        只是不知道张当被捕下狱的话,会不会吐露出密诏之事,如果真相大白于天下,密诏也就算不是是密诏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就瞧见辟邪被两名廷尉府的官差押着,从后宫向前殿行来。

        虽然没有绳捆索绑,但披头散的辟邪一脸苍白,毫无血色。

        曾经在宫中风光无二的辟邪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不禁让人们是纷纷地侧目,曹亮张统和其他羽林郎都看了过去。

        辟邪面如死灰,神情木然,似乎对一切都已经是麻木了。

        关押在宫中,不过是权宜之计,等到天明之时,将会连同证据一起移交给大理寺,将辟邪打入天牢。

        在他们的身后,便是一辆小车装着无数的宫中之物,全都是皇帝陛下的御用之物,看来倒是实锤。

        路过景阳殿的时候,辟邪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扫了曹亮一眼,微微地冲着他颔了一下,而后不等人查觉,很快地将目光移向了别处,从曹亮的身边经过,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般,径直而去,再未回头。

        曹亮一时没有明白过辟邪的意思,他轻轻颔,绝对不止只是打招呼,他那警示性的目光,似乎想要告诉曹亮什么,但现场如此多的人,辟邪压根儿就不敢表露什么,匆匆而去,只留给曹亮无限的瑕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