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章 换

第四百九十章 换

        孟长安回到白山关,这一战起始于他,可似乎现在和他没了多少关系,刀兵接手,杀进渤海,不屠三十万不回,裴亭山在镇东关住下来,孟长安就回到白山关休息,也确实该休息了。

        身上脏透了的将军并不是失魂落魄也不是心事太重,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月珠明台那个小院子门口,看到那院子门外站着的亲兵孟长安才恍然,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是血污的盔甲,也能想象出来自己的脸此时此刻脏成了什么样子。

        做将军也好,做士兵也好,只有得胜归来被百姓们看到的时候才那么光鲜威武,在战场上,哪怕是战胜了的那一方,停下来仔细看看自己,难免也有些狼狈。

        他转身离开,才走出去几步就听到身后月珠明台的声音。

        “为什么来了又走?”

        孟长安脚步一停,回头看着月珠明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由自主的就咧开嘴笑了笑,然后想到,自己现在这脏乎乎的脸还一身血污的样子,怕是笑起来也丑到了极致吧。

        可在月珠明台眼里,那将军笑起来的时候,干干净净。

        那一身戎甲,也一样的干干净净。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如果她在乎你喜欢你甚至爱你,不管你多脏多累身上的气味有多难闻,她也觉得你身上处处美好,什么都能接纳,若她不在乎你不喜欢你甚至厌恶你,那你纵然洗的干干净净喷的香气扑鼻,在她看来也是恶心。

        不喜欢的人,你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她也会觉得你手脏的要命。

        喜欢的人,如孟长安这样,月珠明台此时却还要强压着冲上去抱抱他的冲动。

        “我学会做饺子了。”

        她眉眼带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像是弯弯的月牙儿:“吃过再回去吧。”

        孟长安沉默片刻,点头:“也好。”

        疲惫,从战场上下来哪怕是如孟长安一样的铁汉也会疲惫,进了小院,月珠明台让他去自己屋里歇一会儿然后就进了厨房,孟长安想着那般干净甚至还香喷喷的房子,自己进去就是亵渎。

        所以就在院子里靠着屋门坐下来,坐下的那一刻,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白山关很冷,可好在此时中午的暖阳晒的人很舒服。

        他靠在门口不知不觉睡着了,如他这样时刻如野兽一般保持着警惕的人,就靠在门口居然睡的很踏实,可他并没能睡多久,因为月珠明台自然不许他在门口睡着。

        “刚才没舍得叫你。”

        月珠明台拉着孟长安的胳膊把他扶起来:“是因为不知道你会来,之前没有预备那么多的热水。”

        她看向门外守着的亲兵:“劳烦你,能不能去一趟孟将军府里,取他一套干净衣服来?”

        那亲兵抿着嘴儿笑:“好嘞。”

        屁颠屁颠的跑了。

        “洗澡去。”

        “啊?”

        孟长安愣在那:“我......我还是回去洗,我回去洗好了之后再过来吃饺子。”

        “水已经烧好了。”

        月珠明台看着孟长安的眼睛:“你不惧兵甲,不惧万军之中冲杀,难道怕我?”

        孟长安连忙摇头:“不怕。”

        “那就在这洗。”

        不由分说,拉着孟长安的手进了屋子里,屋子里放了一个大木桶,好大好大,大的可以装下两个人,当然也只是能,但肯定不会进去两个人。

        大木桶里热水温度正好,她试了好几次,唯恐烫了也唯恐凉了。

        孟长安:“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你去包饺子吧,不然净胡一个人哪儿就把咱们三个吃的分量包出来。”

        “站好!”

        月珠明台瞪了他一眼,孟长安立刻站直了身子。

        “手抬起来。”

        “唔。”

        孟长安扬起双臂平伸出去,月珠明台解开他的红绳袢甲绦

        ,巴掌宽的虎头煞腰,然后将铁甲摘下来,孟长安第一次上战场都没有这么紧张过,感觉此时此刻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似的,嘴唇在抖,牙也在抖,握刀如磐石不动的手也在抖。

        取下来甲胄,月珠明台那只漂亮白净的手开始解他的衣带,孟长安下意识的手缩回来握住她的手:“别,我来自己来。”

        月珠明台脸一红,却倔强:“把,手,抬,起,来!”

        孟长安:“我......”

        好怂噢。

        月珠明台直视着孟长安的眼睛,孟长安只是和她对视了不过三五息的时间而已就败下阵来,哪里像个万人敌的将军,战场上刀剑不惧,枪-弩不惧,偏偏就惧怕了那双漂亮的不像话的手,手指如葱段,亦如白玉,窗外有阳光透过缝隙落在她手上,竟是有些晶莹之感。

        干脆,闭眼吧。

        孟长安一咬牙把眼睛闭上了,呼吸却越来越急促。

        “好了,进去吧。”

        月珠明台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孟长安哦了一声大步往外跑,一把撩开门帘就要出去,正好被外面抱着一颗白菜过去的净胡看到那光溜溜的壮硕身躯,小姑娘啊的叫了一声,把白菜挡在自己眼前。

        孟长安吓得一缩脖子又回来,想着自己为什么要出去?

        明明她说的进去吧,进去哪儿?

        唔......

        孟长安低着头两只手挡住某处,然后出溜进木桶里,当热水将全身包住的那一瞬间,一股无法描述出来的感觉让他几乎瘫软下去,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如热水一样缓解疲惫,坐在大木桶里的孟长安不由自主的哼哼了一声。

        舒服,也疼。

        毕竟身上有伤。

        好在最重的那伤在肩膀位置,没有入水。

        刚刚放松下来的孟长安忽然感觉到背后一痒,那不是寻常的痒,寻常的痒挠挠也就罢了,挠挠会舒服,可那种痒是越那啥越那啥。

        月珠明台的手指温柔在他背后划过,拿着毛巾为他擦拭后背,孟长安是一下一激灵,一下一激灵。

        没有伤的地方擦洗的认真,有伤的地方小心翼翼的避开,虽然连续厮杀数日后泡一个热水澡确实舒服的不要不要,可对于孟长安来说现在真是有些煎熬,宁可不要不要,也不要现在这样不要不要的。

        终于洗的差不多,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衣服穿上,奈何没有衣服。

        换下来的衣服,刚才净胡进来已经抱出去泡上了。

        “擦干净,先裹着被子。”

        月珠明台放在木桶上一块崭新的毛巾,然后背转过去身子,说孟长安难熬她何尝不是一样?第一次看到,又怎么可能比孟长安脸皮还厚了。

        孟长安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的水擦干净,然后光着屁股钻进被窝里,被窝香香的。

        好在去取衣服的亲兵回来的不算慢,他躺在被窝里露出肩膀,月珠明台才刚刚给他把伤口缝合上药衣服就送了过来,月珠明台用绷带将伤口包扎,为了衣服蹭到伤口会疼,还把一块干干净净软软的手绢叠了垫在伤口位置。

        换上衣服的孟长安,真潇洒,也真狼狈。

        “我......我去给净胡帮忙,你自己歇会。”

        月珠明台低着头跑出去,出了房间,鼓起来可爱的腮帮子,长长吐出一口气。

        “怎么样怎么样?”

        才进了厨房,净胡就一脸兴奋的凑过来:“将军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刚刚凉下来的脸顿时又烫了起来,月珠明台狠狠瞪了净胡一眼。

        净胡:“当然是伤没事吧,公主你想什么呢。”

        “我没想。”

        “那你看到什么了?”

        “我没看!”

        “唔......”

        净胡嘿嘿笑了笑:“没看就没看,公主你捂眼睛干嘛?”

        “啊!”

        月珠明台一跺脚:“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

        一时之间也没想出来什么称得上恶狠狠的威胁的词儿来,所以气的又是一跺脚。

        孟长安坐在屋子里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仔仔细细的看自己是不是衣服没穿好,为什么浑身上下的不舒服呢......屋子里有个很大的铜镜,是他买来的,走过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孟长安忽然抬起手掐了掐脸,真疼。

        呼......

        他也长长的出了口气,想着让女人帮自己洗澡换衣服果然是最难受的事,也不知道那些世家大户的公子是怎么熬着的,他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那香香暖暖的被窝是说什么也不会再钻进去了,就好像那被窝里有一万根针似的扎的他难受。

        本想睡一会儿,靠在那闭着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总觉得后背上痒痒,然后就想起来刚才那只手在自己背后划过的滋味。

        孟长安打了个寒颤。

        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

        长安城。

        皇帝看了看窗外,又在下雪了,今年的冬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雪格外的多,不过雪多一些似乎也是好事,太医院的人说冬天多下几场雪的话,一些让百姓们头疼害怕的疾病反而不会传播起来。

        忽然间想起来自己从不曾认真的陪孩子玩过,太子的时候如是,沈冷自不必说,到现在他似乎连二皇子都没好好陪过,想着下雪了,干脆就去找二皇子带他堆个雪人。

        走到懿贵妃宫外,听到宫墙里边叽叽喳喳的笑声皇帝脚步一停,站在门口往里看了看,院子里已经堆起来两三个大大小小的雪人,而二皇子似乎玩的累了,摇摇晃晃的走向懿贵妃嘴里嘟囔着困困。

        皇帝随即转身离开。

        “代放舟,出宫。”

        “是,陛下,去哪儿?”

        “沈冷将军家里。”

        “是。”

        代放舟低着头,嘴角都带着笑。

        皇帝换了便装上车,马车往外走慢慢悠悠的有些别样的舒服劲儿,皇帝坐在马车里想到小儿子刚才那憨态可掬的样子忍不住会心一笑,想着儿子你困了就睡吧,朕就不陪你玩了,朕换个儿子玩。

        马车在沈冷家门口停下来,皇帝下了车,那大黑狗居然没叫,皇帝想着连你都知道朕是家里人,不错不错......然后觉得自己想到的这句话好像有点别扭。

        门居然是虚掩着的,推门进去,就看到大黑狗在院子里无聊的追着尾巴玩。

        沈冷听到车马声可是没动,他哪里能想到是皇帝来了,更何况他此时站在凳子上举着一个脸盆,脸盆里是满满的一盆水,那姿势有些销魂。

        “你这是?”

        皇帝看到沈冷这个造型忍不住楞了一下。

        “呃......陛下,臣不知道是陛下来了。”

        那叫一个尴尬。

        “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臣练功呢。”

        “这样练功?”

        皇帝哼了一声:“受罚呢吧。”

        沈冷更尴尬了。

        “说吧。”

        “臣,那会儿看到茶儿靠着椅子睡着了,就把她辫子绑椅子腿上了......”

        “贱不贱?”

        皇帝瞪了他一眼:“下来吧。”

        沈冷:“臣也想下去,时间没够呢......”

        皇帝张了张嘴,忘了自己是皇帝,皇帝的话难道还能有不听的?

        他也愣了愣:“要不,朕换换你?”

        沈冷:“啊?”

        。。。。。。

        。。。。。。

        【那个,再厚着脸皮说一次,年度盛典的投票,大家投给年度作者,咱们能到第几就到第几,最终若能在三甲内,我就来个五更感谢大家......咦?为什么说这几句话我还要厚着脸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