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帝神通鉴在线阅读 - 第1173章 春之神纹

第1173章 春之神纹

        前一章做了修改,城中剩余十二人

        ***

        宁鹤帝君喝下一樽琼脂佳酿,看向望着自己的太子横,“道友还有何事吗?”

        阴阳天朝的修士麻木地瞪着眼,非常棒,这是今天第二个敢接自家殿下吃食的人,就不知能不能像凛爻王一样避过去了。

        太子横笑说,“没什么大事,既然帝君喝了我的酒,那我要......她。”

        独坐在另一边的南安王心里一惊,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避退于窗边的逢高道人见太子横指的不是自己,便安安静静不说话,虽他.南安王.宁鹤帝君暂时联手了,但真要打起来,还得看情况。

        “道友这是何意?”宁鹤帝君眼有恼怒,太子横竟公然想从自己这里夺人,太不把他放眼里了。

        “我没什么意思,不过城中只能留下九人,我又恰好想找南安王讨教讨教而已。”太子横睨向南安王,“道友以为如何?”

        宁鹤帝君想吐了刚喝下去的酒,这家伙是先礼后兵,想拆了他的联盟。

        他哪能示弱,“哼,道友,我对你身边那叫王让的修士也很感兴趣,可容我讨教讨教?”

        “帝君可真翻脸无情,喝了我的酒还不依不挠,这可一点都不符交易原则。”

        太子横眼中暗光流转,轻笑道,“不如这样,我们各退一步,北边有五人,南安王若能在那里立足,我就不出手。”

        “道友是在说笑吧。”那五人.....这人莫不是想借南安王的手,除掉凛爻王?

        宁鹤帝君心思百转,沉默了几分,南安王也是人精,立即说,“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道友挑上了我,便是质疑我进前九的实力,我去将那五人杀一遍不就好了。”

        南安王一拍桌子立起身,她对上太子横会很悬,既然宁鹤帝君出面帮她拦了拦,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干看着。

        但又一想,太子横会盯上自己,多少与宁鹤帝君有几分关系,心中到底是有几分不快的,便嘴上强硬道,“我要是能在城北立足,太子横当如何?”

        太子横指向桌上的酒,“我敬你一杯怎么样。”

        “一言为定。”南安王找回了点面子,化光遁向城北。

        宁鹤帝君的脸色就又不太好了,这桌上的琼脂佳酿不是她送自己的吗。

        且说城北,湛长风还在与骞扬.珠玑二天君周旋,柳一刀.项绝生看到南安王过来,隔着街道相视了一眼,随后拔刀.抽剑掠身而起,挡在南安王身前。

        他们想得明白,只要湛长风淘汰掉骞扬.珠玑,他们再逐了这南安王,王战就结束了。

        至于南安王为什么会过来,管她呢。

        南安王被这主动迎战的二人惊了惊,眼神从湛长风那边瞥过,她能肯定宁鹤帝君会比较想淘汰凛爻王,她自己也想跟这闻名玄天的鬼才讨教一下。

        但既然这二人都站出来了,她总不能避而不战,反闯进那三人的斗法中。

        柳一刀先道,“得罪了。”

        凛冽冽的刀光一点不含糊地当空劈出,此为他的独门绝技归海霸刀,刀出之时,日月光华.草木生机.天地元气都会被抽取一空,融于刀意中,以霸绝一切之势,成绝对一刀。

        迄今为止,他都是一刀解决对手,从未出过第二刀,可见这一刀的强悍。

        当他这刀出时,南安王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仿佛天地间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处,她即将在那一刀下,烟消云散。

        然她的脸上是奇异的安宁,袖袍鼓风,额心显出一个印记。

        湛长风感应到神力,抽空投去一眼,微微讶异,这是她那么久以来,遇到的第二个正儿八经修自然神纹的修士,前一个是太阳神皇。

        神纹和自然神纹的区别很微妙,某种程度上,自然神纹归属于神纹,因为曾经的原始星界是神民躯体化来的,其世界本源的核心便是该神民的神力。

        那在星界中诞生的自然之力,不是与神纹有千丝万缕关系吗?

        若分先后,这等自然神纹,可称后天神纹。

        虽自然神纹不会因神脉被封印而消失,然能习得它的人,依旧极少,完全看机缘。

        南安王也是无意间参透了一块天然形成的图案,修得了春之神纹。

        作为四时力量之一,春之力温和而肆意,生机蓬勃。

        当南安王左手掌心凝出一株绿苗,轻念道“逢春化合”,斩来的霸绝刀意无声化散,瞬间从酷烈之阳变成了润物无声的春雨,钻进了小绿苗里。

        柳一刀大受打击,虎目圆睁,自己的一刀竟然被轻描淡写化解了!

        “我来讨教!”项绝生见势不妙,提剑冲上前与其近战。

        南安王不慌不忙抽出一根彩鞭,跟他缠斗。

        项绝生的剑,浸透着禅意,南安王的彩鞭,挥舞出春之神力,二者慢中带快,往来百招不见颓势,看得人眼花缭乱。

        湛长风边注意着他们的斗法,边变换阵法,骞扬.珠玑殊死抵抗不得出路。

        “骞扬道友,你助我一臂之力,我脱身后再来救你!”珠玑躲过一道天火,凛爻王的阵法水平超乎想象,弄不好真得折在这里。

        骞扬心有顾忌,没有答话。

        珠玑急了,“我还能骗你不成,在这阵中,你我都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我有办法脱离,你先送我出去,以我的道行,对付凛爻王不是手到擒来吗?”

        “希望道友说到做到。”骞扬抵不过现实,问,“你有什么办法?”

        “我有一术,能强行划破空间,道友只需帮我抵挡攻击,给我时间施术便可。”

        “好!”

        骞扬以一己之力,抗住阵法带来的伤害,珠玑得空祭出一道秘术。

        他亦是心狠之辈,将空间裂缝的另一端开在了湛长风身边。

        身影甫出,蓄力已久的一击便朝湛长风打去。

        却不想湛长风周身萦绕着虚神域,这一击被虚神域一阻,给了湛长风反应的时间。

        她反手将毁灭之剑刺去,逼得珠玑连连后退。

        哗,天地又一变,珠玑脸色漆黑,她到底布置了多少个阵法!

        骞扬尚且在阵中,看不到外面的动静,不知珠玑掉进了另一个阵法中,还满怀希望地等着他将湛长风击败,救自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