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在线阅读 - 第3420章,太够意思了

第3420章,太够意思了

        “你父亲在家里怎样了?”

        倾慕将盒子交给了云轩,抬眸望着勋灿。

        勋灿温润道:“多谢陛下关心,爹地最近生活的很好,每天能够腾出更多的时间带麦兜、陪妈咪,家里的人都很开心。”

        倾慕挑眉,望着他:“家里没有抱怨我的?我在大会上点名批评他,骂了他,让他下不来台。”

        “没有!绝对没有!”勋灿认真道:“爹地做错了事情,妈咪骂了他,两个妹妹也骂了他,他也知道错了。

        陛下对于乔家的处罚已经很轻了。

        对于这一点,乔家上下感激不已!”

        倾慕瞧着勋灿的双眼,片刻后缓声道:“勋灿,你如今是春阁最后的希望,所以,你一定要坚守住自己的底线。

        我知道你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分得清的。

        他从小就跟着你奶奶在中国飘零,日子过得并不完整,还是到了宁国找到父亲之后,才享受到亲情的滋味。

        再加上他后来去了异世,缺失了为人子可以为父母承欢膝下的孝义。

        他好不容易才回来,可回来了,又跟心爱的人失散多年。

        在他心里,对于亲人的看重、对于自己作为子女曾经对父母缺失的孝道,都是他的心病。

        现在长辈们全都走了,他心里也是念想的。

        再加上他是大哥,他觉得无论如何,即便是牺牲他自己的一切,也要护住他的家人。

        可是,他的心情我能理解,他的行为却触犯了律法。

        勋灿,你要以此为戒。

        你也是春阁的长子,将来再出现类似的情况,不论你的年龄多大,你都要记着,你已经是春阁最后的希望了。”

        勋灿感动地湿了眼眶:“多谢陛下能将爹地的心情说给我听。

        虽然我每日与他朝夕相处,可是他从不对我袒露这些。

        我心里也怨过他,也不理解他。

        但是经过陛下今日的话,我更懂他了。

        陛下放心,勋灿定会不负所望,让春阁的军权世袭资格一直延续下去。”

        倾慕欣慰地点点头:“那就好,下去吧!”

        勋灿告退。

        “勋灿。”倾慕忽然叫住他:“晞儿大婚,颜之跟小米粒会来的吧?”

        勋灿没想到倾慕会突然提起这个,俊脸通红地侧过身,也没敢全看倾慕:“这个……”

        倾慕有些狐疑地问:“你脸这么红干什么?该不会你们昨天刚刚圆房吧?”

        勋灿开门出去,丢下一句:“会来的!”

        “哈哈哈哈!”倾慕坐在那里开怀大笑着。

        云轩上前续茶,对倾慕道:“陛下越来越淘气了,之前调侃了青轩,现在又调侃乔将军。

        乔将军的脸,都赛猴雷了。”

        倾慕笑道:“跟这些年轻人聊聊,感觉我自己也年轻了,哈哈哈,每天面对这么多国务,我也是头疼的很!”

        “拉倒吧!您还是知足吧,您呀,还是最快活的帝王了。

        太上皇这才退位多久呀?

        太子殿下又帮您分担了多少啊?

        您呀,还不知足!”

        云轩说着,又道:“而且,您本来就很年轻!您就是淘气,不许反驳!”

        倾慕:“好好好,我淘气,哈哈哈!”

        外边儿,候着面君的臣子们站了一排。

        听见云轩这样对帝王说话,有的心惊不已,有的见惯不怪。

        谁要是看不清御侍在帝王心中的地位,那谁就真的是蠢了。

        这种朝夕相处、亦师亦友、情同手足、更胜亲人的感情,是一种特别的存在,是任何感情无法替代的。

        大礼堂。

        琉茵哭丧着一张脸,不断念着难嚼的演讲稿。

        这些都是新闻部的高端人才们给她写的,一沓沓的好几份。

        有的是大婚的时候要背诵的,有的是大婚之后的媒体见面会上要背诵的,有的是婚礼时候的誓词,有的……

        她背的头疼。

        她喜欢接地气的,或者纯古言的。

        这种现代化官宣的方式,与她过去吸收的文化相比,很不友好。

        洛晞早就背熟了。

        他正在熟记每一个步骤,比如走几步路,抬头或者侧目多少度,眨几下眼睛,哪里需要微笑什么的,全都要记住。

        御书房的战士忽然走过来。

        洛晞瞧见,微微扬起下巴问:“父皇找我了?”

        战士上前,双手递上一只粉色的丝绒礼盒:“云轩大人让送来的,说是纯灿郡主赠给太子妃的新婚礼物。”

        琉茵一听,暗淡的眸子都亮了起来。

        她丢了演讲稿,提着裙子一口气跑了过来。

        “老师给我送礼物了?是纯灿老师吗?给我看看!”

        琉茵的脸上布满阳光。

        这让洛晞晃了晃神。

        这几天琉茵一直很郁闷,他怎么逗她都不笑,除非有时候在寝宫里,对着长辈们,她有为人子女的责任,不得不承欢膝下、展露笑颜。

        私下,她跟洛晞在一起,她的微笑都被大婚彩排的各种细致步骤给磨没了。

        有时候,洛晞会想,让这样光芒四射的她囚禁在自己身边,在这高高的宫墙之内,会不会委屈了她?

        可是他又一想,这才明白,为何洛家历代帝王都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皇后,为何他们明明已经宠妻如命却依旧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

        原来,做帝王是他们自己的牺牲。

        而做皇后,是他们的女人,为了他们而付出的牺牲。

        小芙跟在琉茵身后将一地的演讲稿捡起来,然后追上去:“公主慢点跑,别摔着了!”

        小芙对琉茵还是这般,不管这个世界有什么帝王太子,她心里,她们公主殿下才是至高无上的主。

        琉茵跑过来,双手接了盒子,笑着:“太好了,老师还记着我呢!”

        洛晞若有所思:“你这么想她,要不然,大婚之后我专门带你过去找他们玩玩?”

        琉茵:“好的呀!我想去老师的军区玩!”

        洛晞:“没问题!”

        琉茵打开盒子,发现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把精致的弓弩。

        这种弓弩很像是琉茵小时候在古代的乡下,父母用来猎鸟、猎鱼的弓弩。

        但是细细看上去,它是扁平形状的,带着袖口。

        琉茵很聪明,她对于武器有一种特别的天赋,只是对于现代武器并不熟悉。

        这也是她更加崇拜纯灿的原因。

        她想了想,将弓弩贴着自己的手腕戴好,上面有数根精致小巧的针。

        她找到开关,斜斜地咧嘴一笑。

        回头,望着不远处的一个战士:“对我开枪!我要看看,是枪快,还是我的弓弩快!”

        战士吓得魂不附体,跪地求饶:“太子妃殿下饶命!太子妃殿下饶命啊!”

        洛晞也是面色微沉,一把扣住琉茵的腰肢:“不许胡闹!宫廷之中,岂是随随便便可以开枪的!”

        “人家只是想要试试老师送给我的弓弩啊!”琉茵窝在他话里撒娇,一点都不怕他。

        小芙凑上前,笑的没心没肺的:“天意哥哥送了小芙一把手枪防身的,说是太子宫管家该有的配置。

        公主若是有兴致,不如小芙陪着公主练练吧!”

        “好啊好啊!”琉茵高兴地跳起来。

        洛晞提起一口气:“胡闹!方卿,将小芙送回去,关禁闭!”

        文琛:“是。”

        小芙委屈地望着琉茵:“公主!”

        琉茵怒了:“这是本宫的婢子,容不得他人欺负!”

        “我是你丈夫!”洛晞严肃道:“为了你的安全考虑,禁止你玩这些危险的东西!

        小芙不顾主人的安危,竟然为了取悦你就跟着你胡闹,简直该死!”

        琉茵上前,把小芙拉到身后:“谁敢带走小芙,先问过本宫!”

        全场:“……”

        因为这里是大礼堂,也就是那日婚礼的主场地。

        战士们全都听见了。

        大家不敢出声。

        这是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对峙了。

        太子妃一点都不给太子殿下面子啊。

        洛晞不悦地道:“宝宝,不要让我不高兴!”

        “是你不讲道理!”琉茵:“你们让我这样,让我那样,我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想着能够嫁给你,我就全都忍了、认了!

        但是,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压榨我!”

        洛晞的脸已经黑透了:“宝宝!”

        琉茵:“凶什么凶!不嫁了!”

        全场:“……”

        小芙缩在琉茵身后,她也不想被关禁闭。

        文琛微笑着道:“不过一件小事而已,不必如此剑拔弩张的。

        太子妃想要试试纯灿郡主送的弓弩,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非要跟别人拿手枪互射来测试啊。

        太子殿下如此疼惜太子妃,怎么舍得让太子妃涉险?”

        琉茵听着,皱起的眉头微微松开。

        文琛又道:“太子妃为了太子殿下,做了许多辛苦的工作。

        这些工作是她过去从来不曾涉及的。

        但是,只要能嫁给太子殿下,她再辛苦也愿意。

        这份心意本就珍贵无比。

        小芙是她唯一的娘家人,俗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太子殿下又何必非要抓着小芙不放呢?”

        洛晞面色微动:“我没有抓着她不放,但是她怂恿主子去做危险的事情,就是不对!”

        文琛:“呵呵,依我看,大家这段时间忙着大婚事宜,确实也累了。

        不如咱们举行一场小型的射击比赛!

        调节一下氛围!

        比赛之后,再继续工作!”琉茵兴奋地跳起来:“偶也!方文琛,你太够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