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094章,求生意志

正文 第1094章,求生意志

        ,最快更新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最新章节!

        正文第1o94章,求生意志

        因为是秘密进行,所以流光私下准备着一切。

        他还让曲诗文给云轩准备了很多现代的西药,都是云轩从小吃到大的那种。

        因为古代的病毒跟现代不同,人类体质也不同,所以药物这种东西,带着有备无患。

        除此之外,shou    qiang,弹药,飞刀,手电筒,太阳能充电的带有万年历功能的手表等等,也要带着。

        云轩说,陛下曾经送给他一块特别珍贵的机械手表,也有万年历功能,但是流光依然不许。

        因为进入时空之门后抵达的那个世界,可能会因为磁场的关系影响机械表的进程,但是太阳能的就不同了,自然的能源是不会受到磁场影响的,毕竟他们只能离开这个世界十个月。

        就在云轩准备流光给的物品过程中,他也从流光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因为倾慕的病,洛家所有人的情绪都跟着不生不灭的,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欢乐与鲜活。

        眨眼间,便到了周二。

        令卓然一家没有想到的是,之前流光说今晚有日全食,他们当时没在意,回家才却觉得,晚上怎么会有日全食?

        而这两天的报纸已经沸沸扬扬地报道了今晚即将生的奇观!

        科学家们称经过精密侦测,今晚的日落时间将延迟整整3个小时,晚九点整,才会真正进入黑夜,并且在八点半至九点期间可以看见日全食,日全食后,便是黑夜,要等到翌日清晨太阳升起,一切才会恢复。

        并且,科学家们还宣称这种奇观上一次生的时候,是在八百多年前,而这次生之后,十个月之后还会遇见一次。

        日出日落的交替变更是会直接影响到地心引力的,也会改变潮起潮落的,所以很多渔民利用这个捕鱼,很多轮运航线因为这个而取消,很多新闻记者跟天文爱好者纷纷准备好了天文望远镜,想要目睹并且记录下这壮丽难觅的奇观。

        眼看着,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半,外面的天色一如下午三四点钟似的,一片敞亮。

        云轩心中有些紧张。

        他给小雨打了个dian    hua,小雨似乎还在等卓希下班回家吃饭,听见他的声音,很奇怪:“干嘛?”

        云轩沉默了两秒,而后道:“你听着,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总之,如果以后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孝顺咱们的爸妈!还有,好好学些真本事,好好生活!”

        鼓足勇气丢下这些话,云轩当即挂掉了dian    hua。

        他将shou    jī关机,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抽屉门关上的一瞬,他还在祈祷:“希望我还有这个福气,再次打开,把你拿出来。”

        上次卓然给他这个shou    jī的时候,他觉得好丑,因为是宫廷定制版,他没办法。

        现在才现,他的shou    jī真的好好看哦!

        云轩背着一个大大的登山包,从房里出来了。

        曲诗文红着眼眶站在厅里等着他,卓然已经将洛杰布夫妇跟凌冽夫妇全都送去医院了,这会儿月牙湾没什么人。

        而流光也说过,最容易打开时光之门的时间就是今晚,而最适合穿越的位置就是寝宫的天台,那里有紫微星的灵力可以借助。

        天台之上,流光依据上次在北月皇宫见到的幻镜阵,稍作改动,便静心布置出一个时光传送带。

        他也有一个硕大的登山背包,甚至他们考虑过去到的年代应该是以银为主要货币,还携带了不少的金银作为生存之本。

        与此同时,医院——

        倾慕昏迷了整整四日,终于开始迷迷糊糊地说话了。

        他闭着眼,嘴里不停地唤着:“父皇~贝拉~母后~贝拉~照顾二皇兄,帮二皇兄娶到清雅啊~!”

        少年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地喋喋不休着,仿佛在交代什么放不下的临终遗言。

        护士将扩音器打开,让长廊上站在玻璃墙边的人都能够听得见倾慕说的胡话。

        倾蓝抱着脑袋失声痛哭着,而洛杰布则是捏着拳头气的咬牙:“亏皇爷爷这么疼你,你居然一句都不提你皇爷爷!”

        凌冽在一边轻声开口:“你什么都好,倾慕最放心的就是你,提你做什么?”

        一句话,彻底让慕天星受不住地哭出声来:“呜呜~他这是做什么,把自己不放心的都说出来,这是要做什么,呜呜~我不要听,他要是不放心,就自己起来看,起来做,不要说出来,我不听,我听不见他的话,呜呜~”

        凌冽揽住她的肩,如诗如画的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凝重。

        想要出口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么多天了,什么上天会眷顾的,什么奇迹会生的,他们能说的全都说了,彼此安慰支持着,却也斗明白这么多话不过是因为没有把握的空谈!

        凌冽忽然爷酸了鼻子,也想哭了:“这个臭小子!我也最讨厌他说这种类似遗言一样的句子!”

        而倾慕的声音却还在蔓延:“大皇兄,你不要太心软,大皇兄,你要多跟纳兰大人学学治国之道,贝拉,贝拉,不要死,贝拉不要死,坚强一点,活下去~!”

        这些句子,断断续续,却是越听越像是遗言。

        倾容气的咬牙切齿,无奈又心疼,冲上前对着玻璃墙上的扩音器大喝一声:“洛倾慕!你要是敢死,我就杀了你的贝拉!我就出家当和尚!我就把清雅藏起来让倾蓝找不到!我就把这个家跟这个天下祸害的体无完肤!你信不信!你敢死一个给我看看,我就让你在天之灵再难安息!”

        少年的嘶吼声太大了,震的站在一边的贝拉的耳膜都疼了。

        病房里的护士也是,倾慕床头的扩音器将倾容的声音扩大了无数倍传播出来,吓得小护士捂着耳朵一动不敢动。

        而病床上的倾慕,却是忽然间捏紧了拳头,咬着唇,表情生了痛苦的变化,就连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似乎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手表,我要,戴,贝拉~!我要戴手表!”

        他断断续续说着,外面的人当即懂了:倾慕要戴上跟贝拉一对的那款钻表。

        “那表在倾慕的抽屉里!我回去拿!”倾蓝当即转身!

        倾羽却是道:“二皇兄!你跟大皇兄几天几夜没睡了!我回去拿!”

        “手表~我要手表,我要戴手表~!”倾慕急切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时候,纪雪豪站出来拉住倾羽的手道:“我陪你一起!去回!”

        “然!让云轩赶紧送过来!省的两个孩子跑来跑去的!”凌冽瞧着昏迷不醒的倾慕总算有些求生的意志,激动不已!

        而卓然却为难道:“还是我开车送他们回去拿吧,豆豆不在宫里,他去看小雨了。”

        凌冽焦急道:“那你们快去!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