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行行在线阅读 - 四七一 旧盟新人(二)

四七一 旧盟新人(二)

        夏琰这日将一切文定终定,由凌厉先行带拜帖去青龙谷。

        说起来定下拜访之日也有点曲折。他在冬月初的时候探访过凌厉,依照早先约定,想与他细商前往青龙谷的计划。凌厉于何日启程一事上并无强求,只叫他万事俱备,随时知会即可,夏琰心中松快,想拓跋孤、单疾泉都是凌厉之挚友,先投之以拜帖,凌厉再带着自己前往,而且还会带上韩姑娘,纵然青龙教与自己有甚过节,看在他们两人的面子上,定也不能如何。冬月渐深,无意的七七过了,他也总算得着了一封刺刺的回信,信里切切确透出些思念,如旧日的一切重又萌出新芽。他有八分的把握,只要自己暂时忘记单疾泉曾做过什么,稍许放低些姿态,将上一次带走刺刺时欠下的那些礼数都还上,光明正大地请凌厉以师长的身份向刺刺的父母提亲,他与她还是能与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名正言顺。

        他没想到朱雀会反对。

        他没想到朱雀一听闻自己要与凌厉同去青龙谷,竟便这般厉颜反对。

        朱雀说的——或也有道理。“凌厉替你去提亲?你是不是忘了,谁才是你的师父?”

        夏琰无言以对。他实至名归的师父当然是朱雀,可——朱雀与青龙教素有过节。他心中深知——倘将提亲之人从凌厉换成了朱雀,八分的把握大概连五分都不剩。他也不觉得朱雀会有兴趣给自己的这点俗事出面——要朱雀放下身段去向单疾泉求亲?绝无可能。

        他还真忘了——朱雀即便再无兴趣,终究是个独占之心极重之人。旁的事情他或无心参与,可提亲——唯至亲长辈方有资格为之,这个位置,他绝不肯轻易让给凌厉,总要弄出点事来才肯罢休。

        “我也是想……”夏琰半是告罪半是辩解,“想依依如今要紧,师父平日里内城不少事都推了,没道理我这要离京的事情,却来麻烦师父你……此去总也要那么几日,只怕师父放心不下这里。”

        朱雀不回答。他只用一双深透的眼看住他。夏琰这点寻借口的伎俩在他面前哪有什么反驳的价值,他也根本不觉凌厉最多一个“半师”的身份能与自己争什么短长,全不屑多费唇舌。

        夏琰到底心虚,“那师父的意思呢?”

        “你将凌厉回绝了。我陪你去。”朱雀一字一字,说得清楚。

        “……师父陪我去青龙谷?”夏琰有点犹豫。“可是……”

        “我本就要去一趟徽州,不多这一事。”朱雀不与他争辩的余地,“我们腊月初一出发,你便按这个日子知会平儿吧。”

        夏琰猛想起来,朱雀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去青龙谷外祭白霜。他虽心中有些不情愿,但也知朱雀如此决定,再不是自己能左右,况父母无法出面的情形之下,师父确是最名正言顺的长辈。

        如此一想他也平静下来。凌厉那头,他虽难以启口终还是不得不前往告知。他深知此事本由凌厉提起,自己也一直寻他商量细节,末了却忽然不请他出面,显然极为失当。凌厉初听有些惊讶,却也没说什么,倒是韩姑娘在一旁听见,便笑道:“是神君的意思吧?倒也真像他的为人。没关系,左右凌大哥也是要送我过去的,既然如此,我们先走一步,去青龙谷同我哥哥、同单大哥都说几句好话,公子到时只管同神君来就是了,我定叫他们答应,不为难你。”

        夏琰大喜道:“如此——实多谢韩姑娘。”

        韩姑娘道:“哪里的话,我这也是为了青龙教着想。若这趟真能周全了礼数,与刺刺姑娘将亲事定了,也不失为青龙教与公子你化解旧怨的机会。也没天大的事儿,原也不是有恶意,有什么说不开的呢?就放落这颗心便是。”

        夏琰再谢过了她,如此这般,心重新定下了许多,回禀了朱雀,知会了程平,真真正正地盼着腊月了。也便是今日听闻东水盟主消息,事关夏家庄,还是觉得该在走之前交代几句,傍晚时分,便往外城一醉阁又去了一趟,哪料却得知了第三件事。

        第三件事——不单单是八千两买夏琛性命之人露出端倪,而是沈凤鸣从此人口中得着的另一个消息。

        “你说——腊月初三?”夏琰神情耸动,“在建康?”

        沈凤鸣很严肃地点着头。“他就是想我趁着这次机会再拿君超的性命,只因他认定君超一旦离开京城前往建康,要得手就易如反掌。”

        夏琰默然不语,良久,方开口,从头与沈凤鸣理着此事头绪。“是孙家二公子孙觉向你买君超的性命,为的是卫家四小姐卫楹。”

        沈凤鸣了然他的心思。“没错,临安首富孙复的第二个孙子,为的是‘无双卫’当家卫矗的第四个女儿。”他一面说,一面也觉今日仿佛过了场戏文。

        “好得很,两家都在这了。”夏琰冷笑着。“我不信孙觉此举与东水盟没有关联。”

        “我倒觉得他的话未必不真——适才他走之后,我找人打听了下,孙二少爷从小得长辈之宠,自来想要什么有什么,丁点儿不顺心的都没遇过,银钱就更不缺了——这件事虽听来荒唐,可他未必做不出来。”

        夏琰摇头:“八千两,自家钱庄的票子,就这么拿了出来,孙家不可能一点不知情。孙复再宠他,若真这么糊涂,这么大家业哪来?”

        “你的意思是孙家的人指使他——至少是怂恿、纵容他——去杀君超?”

        夏琰点头。“这位二少爷看来是个好棋子,稍加诱骗,他便真付诸了行动。后来我放言要保夏家庄,他可能是怕了,一直没敢露面,而现在——一定有什么原因令得他又受了鼓舞,敢再出头了——正好是东水盟主在临安召集过武林之会,若说没关系,也未免太巧。”

        沈凤鸣听到这里很是哼哼唧唧应了两声。夏琰不免侧目,“你觉得不是?”

        “没有,我就是在想——”沈凤鸣哂笑,“我同你在旁人眼里到底是有多不和——才让孙觉——背后的人——这么理直气壮地觉得能说动我?”

        夏琰有意露出深思的表情,“说的也是,虽然露了面,却也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你……看来不是一个人觉得你对我不满。”一顿,“所以你干脆就应下了他,承认了。”

        “我那是将计就计,省得打草惊蛇。”沈凤鸣摸了两下鼻子,“本来我是想套他几句话,末了再寻借口推掉这事,谁知道他就说了这事——说是东水盟主此番在临安集会只是‘小聚’,腊月初三,他更要在建康召集一次更大的‘江南正道武林大会’,是‘大聚’,顾名思义,当然是要将整个江南武林有点头面的都邀了去。临安城里几大世家都已收到邀帖。孙觉的意思,夏家庄这次‘小聚’没参加,定已知道失了先机,‘大聚’决不肯再缺席,建康这一趟,君超一定会去——他觉得那是我下手的好时机。我呢,虽未必肯定此事背后有人指使,可君超若真去了,怎么看都是羊入虎口,若真似你所说,东水盟要对付他,到了人家地头上,不是任人宰割了?就算我不应孙觉,我猜——你也会叫我跟去建康。”

        夏琰眉头紧锁,“这事我消自己去。否则君超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跟他爹娘……难以交代。”

        沈凤鸣“哈哈”笑了两声,“你自己去?若我没记错,你腊月初要去青龙谷了吧?可想清楚了——君超我还能替你照看照看,可若你执意要亲去,刺刺那边我可替不了你。”

        夏琰默不作声。

        “不过也不是没有转机。”沈凤鸣面色又诡秘秘的,“一是,青龙教同在江南,想必也要受这武林大会之邀;二是,就算拓跋孤看不上东水盟的大会,君超此行亦一定会求助于他——我方才去过一趟夏家庄,君超接到了邀帖,利害他都知道,也晓得此行危险,可——这回再不去,怕是夏家庄在东水盟当真再无一席之地,刀山火海也得去。我便与他说——他既有那个表哥,这等当口,为何不拉这尊大佛来助势?你看,拓跋孤有事外出,这么一来,你去青龙谷的事情,不也能缓一缓了?”

        夏琰还是默不作声,半晌方道:“我这事牵扯甚多。无论拓跋孤在不在青龙谷,这一次是朱雀与我同往,怕是他怎样都不肯误了白霜的忌期。况凌大侠已经带着我的拜帖先去了青龙谷,拜帖上写有我要拜访的日子,按礼数,我总不能去晚了……”

        “若真如此,我都说了,我跟着君超去建康,你有什么不放心?”沈凤鸣道,“我已经答应了孙觉,总之是非去不可的了。拓跋孤只要出面,料也没人敢轻动君超,趁他不在青龙谷,你的事情反倒好办些,这么想来非祸反福,一箭双雕。”

        夏琰有点头疼地闭了闭眼,“罢了,这事待看青龙谷如何回应我这拜帖再议。若果如你所说,拓跋孤肯援手君超,我倒也放心。但凡建康之会不是个个虎狼,稍有那么几个还晓得盟协渊源,那些交好世家但还有那么一些讲究江湖道义的,全身而退总应没问题。”他沉闷闷叹了一口。“总觉得——东水盟主是故意挑在这个时候。他好像很清楚我的行踪。”他喃喃加了一句。

        “也未必是因为你。夏庄主是腊月初才能获准从梅州启程,到得临安也消中旬了,他定是得知这消息,觉得若不抓紧些,就错失机会了。”沈凤鸣道。

        夏琰苦笑。夏铮不在,夏家庄但有任何险虞,本应都由他应付——他也作好了这样的打算。可事到临头,偏偏还是成了种取舍。

        (停更有点久,观众盆友们纷纷取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