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开黑店在线阅读 - 第三九二章 到达罪恶之城

第三九二章 到达罪恶之城

        翌日,秦枫躺在前列蟹身上,踏上了前往罪恶之城的征途,再其身侧,可乐骑坐在一头白色的大熊身上,一人一熊唯一的共同点的就是,一脸哀怨。

        可乐之所哀怨是因为前列蟹不让他骑了,说从今以后除了秦枫与老板娘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够骑在它背上,而大白熊哀怨的是,今天早上,它吃着早餐唱着歌,突然一头螃蟹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先揍了它一顿,然后它就被劫持征用了,最后就成为了背上这个弱小人类的坐骑。

        堂堂天神境魔兽,竟然沦落成为了坐骑,好丢人啊!

        “怎么傻大个,看你的模样很不服气啊?”前列蟹斜眼看着一脸哀怨的大白熊,道:“我们很开明的,你若是不爽,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们宰了你重新找一头就是了。”

        大白熊闻言,差点给吓尿了,头摇的那叫一个快,话都这样说了,它敢说不吗?人家是威胁,你直接明示了,不按套路出牌。

        还有,这螃蟹就是位祖宗,表面上只是六阶魔兽,但动起手它直接被按在地上摩擦,连呻吟的机会都不给。

        “怎么会,本熊早就想走出邪幻丛林出来闯荡一番了,还要多谢蟹老大给我这个机会。”大白熊哭丧者脸说道。

        “那你怎么一副被切小丁丁的模样?”前列蟹斜着眼说道。

        切小丁丁?听到前列蟹的话,大白熊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随后一脸媚笑的看向前列蟹,熊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它老白家世代单传,不能绝后,忍了。

        “这还差不多。”前列蟹傲娇的说道。

        秦枫一脸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可乐则是绝望的低下了头,说到底,他也是受害者,因为他也不想骑熊啊!

        “秦掌柜,你这样对一头魔兽,是不是太过份了?”

        忽然,一道女声从一旁传来,不是千月嘉冰,还能是谁,虽然对方口口声声说罪恶之城如何如何危险,但这姑娘竟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一头热的跟了上来,无论周氏兄弟怎么劝诫就是不听,无奈,两兄弟只能留下一人看护,另一人急忙赶回去求救。

        真爱啊!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崩腾,共享人世繁华。

        虽然有点感触,但是对方竟然说他过分他就不接受,反驳道:“千月姑娘,这事情都能怨我?从头到尾我话都没说一句好吗,有什么不满,你找前列蟹说理去。”

        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可不对啊,千月嘉冰反应过来,道:“但你是大螃蟹的主人,你有权管教它,不能让它误入歧途。”

        卧槽,听到这话,不仅是秦枫,就连周泰也是一脸窘迫,天魔大陆以武为尊,弱肉强食,你竟然劝别人从善?

        “那你先前被虎狮群围攻的时候,怎么不让对方发发善心,让他们改吃素呢?”秦枫反问道。

        “我...”千月嘉冰顿时一阵语塞,可还是强行解释道:“这不一样,那虎狮群是吃肉的,而且长的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可这大白熊憨厚纯真,一看就是就是吃素的,属于正派魔兽。”

        我的天,听到这一番言论,所有人都是一脸诧异,女人的思维能力真是上天了,分别魔兽的好坏竟然直接看外表,还有,谁说大白熊是吃素的?

        秦枫无奈的拍了下额头,暗骂自己无知,竟然和一个女人讲道理,摇了摇头,一脸严肃道:“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随即,他拍了下身下的前列蟹,道:“小家伙,我现在命令你,立刻释放这头友好的白熊,否则,我就收你进入宠物空间,我们不能强迫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要尊重兽权。”

        前列蟹哪能不懂秦枫的意思,以德服人吗,这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老大说的对,我知道错了。”随后,前列蟹看向大白熊,道:“傻大个,你现在自由了,你可以回去了。”

        千月嘉冰见此,一脸的愉悦,对着大白熊道:“你快走吧,以后不要让别人抓住了。”

        大白熊一脸无奈,它想走吗?做梦都想,可它敢走吗?肯定不敢啊,这螃蟹虽然嘴上让它走,可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听出其中的意思,更何况,对方正“磨刀霍霍向大熊”,两只大鳌散发着阵阵寒意。

        见此,大熊顿时缩了缩脑袋,立马大义凛然的说道:“本熊不走,本熊要跟着蟹老大闯天下。”

        前列蟹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嘿嘿一笑,道:“你看到了,不是我不让它走,是它自己要留下的。”

        “你......”千月嘉冰冷哼一声,不再多言,算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秦枫轻笑一声,道:“行了,快大中午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休息下吧。”

        又赶了一段路程,众人在一条大河边停下了脚步,前列蟹负责指挥,大白熊负责捕猎食材,片刻,几条鲜美的肥鱼出现在火架之上,阵阵香气飘荡而出。

        大白熊双眼炽热的看着烤鱼,口水不争气的流淌而下。

        “行了,可以吃了。”秦枫话应刚落,率先拿起一条烤鱼走到一边,可乐与千月嘉冰也没客气,见此,大白熊擦拭了下口水,屁颠屁颠的也准备享用,可就在此时,前列蟹阻止了它,道:“站住,你是可爱的大白熊,怎么能吃鱼呢?”

        不吃鱼那吃什么?大白熊一脸茫然,但下一刻,它错愕的发现,对方竟然直接拿出两根竹笋丢给了它,理直气壮的说道:“今天开始,你只能吃竹笋。”

        闻言,大白熊脸色顿时塌了下来,玩毛呢,哪有熊吃竹笋的?

        而秦枫看到大白熊拿着竹笋,立马想到一个馊主意,嘿嘿一笑,道:“大个子,我们商量个事情,只要你答应,以后,我罩你。”

        真的?听到秦枫的话,大白熊顿时眼前一亮,看得出来,眼前这位青年是这恐怖螃蟹的主人,宠物都这么逆天了,主人岂能是凡人?想来只要巴结好对方,应该不会受到欺负了。再也不用担心被切小丁丁了。

        一念至此,它立马点头赞同,道:“不管什么事,本熊都答应了。”

        见对方答应,秦枫笑意更甚,道:“放心吧,不是什么反人类的事情,就是想给你染个色而已。”

        染色?这一下,不仅是大白熊,就连其它人也是一脸疑惑。

        而秦枫则是怪异一笑,随后拿出一份颜料,温柔的向着大白熊走去。

        “搞定。”

        片刻之后,秦枫将颜料丢到一边,看了眼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了点头,放眼望去,只见原本纯白无比的大白熊局部地区被染成了黑色,包括眼睛在内,别说,相比之前,可爱了不少。

        “从今天起,成为我秦枫的私人宠物。”

        成为宠物?听到秦枫的话,大白熊一脸哀怨,还以为有什么好事情,原来只是从坐骑变成了宠物!这有啥区别!

        看到对方的模样,秦枫轻笑一声,随手拿出一枚宠物精血丹丢了过去,示意对方服下,大白熊微微一愣,可还是按照对方的意思吃了下去,毕竟秦枫要杀它,根本不需要玩阴的。

        果不其然,在吞下丹药的片刻之后,原本一脸疑惑的大白熊慢慢转变成了震惊之色。

        “现在愿意了吗?”秦枫再次问道。

        “愿意愿意,一百个愿意。”大白熊迫不及待的说道。

        “很好,既然如此,本掌柜重新给你起个名字。”秦枫一人严肃的说道:“记住,此刻开始,你大名叫熊猫,小名叫盼盼。”

        熊猫?盼盼?大白熊一脸错愕,但随后就释然了,管他呢,反正有丹药就行。

        “多谢主人赐名。”

        “嗯,孺子可教。”秦枫很是满意,道:“但相比主人,我更喜欢老大这个称呼,有亲切感。”

        “好的老大。”大白熊,哦不对,熊猫盼盼点了点头,随后询问道:“那本熊能吃鱼了吗?”

        “当然,想吃多少就多少。”

        闻言,熊猫盼盼刚想享用,可还是忌惮的看了眼前列蟹,它可不会单纯的认为得到了秦枫的“宠爱”就能挑战对方的权威。

        “既然老大都开口了,那你就吃呗。”前列蟹含糊不清的说道。

        至此,它才放下心,将整条鱼放入口中,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短暂的停歇之后,几人再次踏上了征途。

        但几家欢喜几家愁,熊猫盼盼此刻缩小了体型,被秦枫抱在怀里逗弄,于是乎,小可乐的坐骑就这样没了,一脸尴尬的骑在一条鳄鱼身上,这地位,一次不如一次,哪有人骑鱼的!周泰与千月嘉冰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对了秦掌柜,在下很是好奇,血魔前辈去哪里了?”周泰开口询问道,今天一大早就没看到对方的身影,原本他还以为外出有事,可这都晌午了,对方依然没有出现,他这才忍不住询问。

        秦枫逗弄着新收的宠物,要是在地球这么玩,绝对被关号子里面,随口道:“血魔老祖有点事情,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出现了。”

        啊?听到秦枫的话,周泰与千月嘉冰都是一脸诧异,原本有位神阶强者守护,去那罪恶之城会多一份生存的希望,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走了。

        “怎么了?你们找他有事?”秦枫头也不抬的问道。

        “没什么事。”周泰轻叹一声,道:“我们毕竟是去罪恶之城,多一人就多一份保障,要不秦掌柜将他召回来?”

        不等秦枫说话,前列蟹抢先开口道:“就他还保障?不成累赘就好了。”

        天神境强者是累赘?周泰与千月嘉冰一脸懵逼,我的天,这两个家伙到底什么境界啊?

        “放心吧,我说了没事,那就没肯定不会有事。”秦枫再次安慰道。

        见秦枫这样说,他们也不好再多言,一时间,除了秦枫的嬉笑声与熊猫盼盼的叫唤声之外,再无其他。

        数日之后,趁着夕阳,秦枫等人终于来到了让人闻风丧胆的“罪恶之城。”

        破旧的城墙上,随处可见干涸的血迹,城门入口...严格来说,只能称为入口,因为根本没有城门,想来就来,就走就走那种,一块木匾之上,罪恶之城四个字经过长时间的分吹雨淋之后,只能大致看清一些轮廓。

        这特么是罪恶之城?确定不是非洲难民窟?

        还有,按照正常剧本,那些悍匪不应该坦胸露乳,胸毛旺盛,满口黄牙的吗?为什么来往的武者竟然仪容整洁,有些更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很难想像,这些家伙竟然是杀人不眨眼的通缉犯?电影中只有变态才会这样登场啊!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会咬人的狗不叫啊。

        就在秦枫打量众人的同时,往来武者也是略显好奇的打量着这一对组合,一位武尊抱着一头天神境的黑白怪物,还有一位玲珑俏丽的女子,甚至还有一位骑鱼的!这些家伙是来做慈善送人头的吗?还是说,另有玄机?

        感受到众人审视的目光,周泰与千月嘉冰则是一脸紧张,下意识的向着前列蟹靠了靠。

        秦枫平静的看了两人一眼,至于打量他们的武者,直接被他无视了,深吸一口气,随即,大手一挥,道:“进城。”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有了谨慎的人,自然也会有莽夫,这不,秦枫等人还没走两步,两名扛着大刀的武者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小娃娃,不在家里好好喝奶,来罪恶之城干嘛?”

        周泰与千月嘉冰看到来人,脸色顿时一变,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来看,绝对是两名天神境强者,这下麻烦了。

        秦枫丝毫不在意,微笑的看着两人,缓缓道:“开店做生意。”

        开店做生意?听到秦枫的话,两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对着围观者道:“大伙听到没,这小娃娃竟然来罪恶之城做生意,卖鱼吗?”

        一时间,城门口充斥着大笑声,而对此,秦枫依然面色不变,脸上也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单手拖着下巴看着两人,另一只手,不断抚摸着熊猫盼盼。

        片刻,笑声渐渐消失,两名大汉看向他,道:“这么说来,你带了很多钱财了?”

        秦枫点了点头,道:“不仅有灵石,还有一些神晶,还有一些高阶丹药等等,怎么,你们要买吗?”

        听到秦枫的话,所有人微微一愣,这也太诚实了?还是说这青年是个傻子?

        “我们不想买。”两名大汉摇了摇头道。

        “那你们想干吗?抢劫?”

        “不不不,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怎么会抢劫呢。”大汉一脸狞笑的说道。

        “是吗?我最喜欢讲道理了。”

        “那就好办。”其中一名大汉伸出手,道“拿来吧。”

        “什么?”秦枫装作疑惑道。

        “进城费啊!罪恶之城是有规矩的,凡是新人,都需要交纳全部家当一半的入城费。”

        闻言,秦枫脸上笑意更甚,道:“你们一人一半,那岂不是说,我要交出全部了?”

        围观者闻言,纷纷断定秦枫就是个傻子,千月嘉冰见此一脸焦急,刚想上前就被可乐拉住,对她摇了摇头。

        “小伙子很懂规矩,爷喜欢。”

        “我也很喜欢守规矩,但是,规矩往往就是用来打破的。”下一刻,秦枫猛然收起笑容,厉声道:“和你们聊天真是浪费时间,一起上吧,两个白痴。”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两名大汉才明白秦枫时在耍他们,一时间两人面色阴沉的可怕,怒道:“哼,锦衣玉食的生活习惯了,竟然来罪恶之城装腔作势?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当然,这位小美人例外,嘿嘿。”

        “怎么?你们都是用嘴巴杀人的?废物。”秦枫不屑道。

        看到秦枫再次嘲讽,两人顿时一阵怒火,喝道:“庶子好歹,去死吧。”

        话应刚落,两名大汉举刀向着秦枫一众袭来,见此,秦枫冷哼一声,道:“就这还想杀人?”

        话应刚落,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众人只见两道剑光闪过,然后,两名大汉动作猛然一僵,保持着挥刀的姿势,片刻之后,瞳孔开始涣散,生机急速消散,两道红线缓缓浮现在他们脖颈之间。

        “咕噜。”

        看到这一幕,围观者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一脸震惊的看着秦枫,没想到,眼前这位相貌平平的青年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那两道剑气,不少人只是感觉到,根本没看到,然后,两名天神境强者就殒命了,好恐怖。

        秦枫淡漠的扫视了一眼众人,道:“还有人要收入城费吗?”

        整个场面鸦雀无声,没有一人敢多说一句,他们算明白了,这是一位扮猪吃老虎的存在。

        见没人出声,秦枫轻笑一声,道:“进城吧。”

        前列蟹撇了撇了嘴巴,随后一脸傲娇的进入了罪恶之城,就在秦枫经过两具尸体时,随手一挥,两枚储物袋飞入他手中,轻轻掂一下,轻笑着收入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