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开黑店在线阅读 - 第四一六章 血祭大典(二合一)

第四一六章 血祭大典(二合一)

        经过了煎熬与无聊的数日之后,终于,血炼门的血祭大典正式拉开了帷幕。

        秦枫站在一间房内,居高临下的看着群众向着血炼门方向行去,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模样,伸了个懒腰,转身看着趴在房内吹着泡泡的前列蟹,嬉笑道:“打起精神,过了今天我们就能回去了。”

        前列蟹闻言瞟向秦枫,道:“真的?”

        “当然。”秦枫促狭一笑,道:“怎么?你还想多待几天?”

        闻言,前列蟹两只大鳌挥动的像风扇一样,急忙道:“拉倒吧,这破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了,无聊的都快发霉了!”

        秦枫哈哈一笑,随口道:“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那只母螃蟹呢!”

        话音刚落,前列蟹整个身体“duang”的一声竖了起来,眼神之中满是羞愧与愤怒,这是它蟹生之中最大的污点,炸毛道:“你再提这茬,我和你拼命。”

        “消消气、消消气,我保证不提了。”秦枫急忙抬起双手,示意对方冷静,但脸上却始终有着一丝笑意。

        “你还笑?”看到秦枫的样子,前列蟹一脸的羞怒。

        “不笑了。”秦枫脸色一正,还很无辜的眨巴了下眼睛。

        见此,前列蟹才平复了不少,不岔道:“该死的血魔老祖,此仇不报,非好蟹。”

        另一侧,血炼门之内,人头涌动,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一丝兴奋之色,血魔老祖站在血煞身旁,迎接着一位位到来的客人。

        “孙舵主,欢迎欢迎,里面请。”

        “张帮主,请请请。”

        血煞笑着将客人迎入血炼门,猛然间,他看到一位中年男子,神着紫色鲲袍,在一位管事的带领下朝着血炼门方向走来了。

        见此,血煞面色猛然一变:“他怎么来了?”

        说完,他不顾身后一脸疑惑的血魔老祖,急匆匆的走了过去,对着紫袍男子恭敬的弯了弯腰,道:“李城主,没想到您竟然亲自来了,真是让血炼门蓬荜生辉啊!”

        紫袍男子轻笑一声,道:“本城主正好有事路过此地,这不,恰巧遇到贵堂血祭大典,一时兴起,就过来瞧瞧,怎么?血门主不欢迎?”

        “岂敢,早知您来,老朽必定亲自前往迎接了!”血煞一脸惶恐,道:“李城主,请。”

        说完,他亲自将男子迎入血炼门,脸上满是恭敬之色。

        ......

        直至中午,进入血炼门的人才陆续少了起来,血煞看了眼街道,该来的大人物基本都到了,余下的,都是一些小虾米,也不值得他亲自相迎。

        “差不多了,血魔堂主,我们也进去吧。”

        血魔老祖点了点头,微微侧身,道:“门主,请。”

        血煞“嗯”了一声,满脸欣喜的进入了门内,而血魔老祖则是淡漠的扫视了一眼周围,并没有发现秦枫与前列蟹的影子,虽然疑惑,但他并没有多想,今天对方一定会来的。整理了下衣冠,也跟着走了进去。

        血炼门的后广场之内坐满了宾客,其中不乏一些地位显赫的达官贵族,但是他们此刻都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看向了紫袍男子,脸上满是震惊之色,就连血公子,今日也是人模狗样,神色很是自傲。

        广场的正中央就略显空荡,除了七根石柱之外再无其它,石柱之上,还分别雕刻着七副诡异的恶魔食人图案,十分狰狞。

        看到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血煞脸上闪过一抹得意之色,轻咳一声,对着所有人抱了抱拳,道:“欢迎各位架临鄙门,今天,老朽特别荣幸李城主能屈驾光临,真可谓是受宠若惊啊!哈哈。”

        说完,血煞一脸自得的对着中年男子行了一大礼,众人见此,也纷纷起身行礼,而后者,并没有什么作为,只是对着众人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示意了,由此可见,紫袍男子身份很不一般。

        没人发现,血魔老祖在弯腰的一瞬间,嘴角露出了一股莫名的笑意,秦掌柜真是天选之人啊,想要借血炼门此次血祭大典打响声势,结果就来了一位大人物,多么好的形象宣传人啊!

        “好了,老朽也不多废话了!”血煞轻笑着看了一眼众人,随后,他豁然转身,面色凝重的喝道:“血祭大典,现在开始。”

        “嗡...”

        话音刚落,七根红色的石柱猛的发出一道红色的光晕,随后一一相连,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阵法,与此同时,就在阵法形成的一瞬间,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散发而出,在场之人顿时感觉自身血液的流速都快了不少。

        血煞冷笑一声,大手一挥,道:“上祭品。”

        下一刻,六位穿着红色血袍的女子目光呆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走上前,分别站在六根石柱之前,随后,被红色的光晕所包裹,他所谓的祭品,竟然是六位如花似玉的女子,不仅如此,每一位少女还是完璧之身。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面色都没有变化,反而露出了疑惑地目光,窃窃私语道。

        “怎么就六位?”

        “对啊,以往的血祭不是要七位祭品吗?”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好奇,出声询问道:“血门主,今年怎么就六位祭品?”

        血煞闻言,轻笑一声,道:“不急,再此之前,老朽有一件很重要的实情要宣布!”

        重要地事情?这一下,就连紫袍男子也是一脸好奇之色。

        无视众人好奇的目光,血煞将目光落向血魔老祖一众,道:“接下来,老朽要宣布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册封副门主之事。”

        众人并没有露出多大的疑虑,因为关于此事前几日就流传开来了,所以,很多人都是含笑的等待着结果。

        “想来此事诸位已经有所耳闻了,既然如此,老朽就不卖关子了!”血煞缓缓抬起手,向着血魔老祖方向指去,道:“老朽宣布,担任副门主之职的,乃是...血鬼长老。”

        什么?血鬼?不是血魔?

        “怎么会是血鬼长老?传闻不应该是血魔堂主吗?”

        “就是啊,论实力,血魔堂主可是远胜于血鬼长老。”

        这一下,就别说人,就连血魔老祖也是一脸讶异,要知道,副门主人选内定的可是他,这还是血煞亲口对他说的,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血鬼?只有一旁的血公子一脸冷笑的看着这一切。

        血鬼除了兴奋之外,并没有太大的震惊,显然早就得到了消息,急忙上前,恭敬道:“多谢血煞门主提拔,血鬼自当精忠报恩,死而后已。”

        血煞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他继续道:“至于第二件事情,就是第七位祭品人选。”

        说完,他残忍一笑,对着血魔老祖道:“血魔堂主,为了血炼门的未来,想来你是不会拒绝的吧?”

        什么?怎么会这样?副门主没当上,竟然成为了祭品,这一下,所有人都是一脸不可置信。再言之,血煞不会是疯了吧?血魔老祖可是法则强者,他竟然舍得?一时间,所有人都是不解的看向了他,等待着他的答复。

        血魔老祖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血煞,片刻,他才回过神,面色阴沉的问道:“血煞门主,本堂主想知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血煞故作疑虑,随后大义凛然道:“身为血炼门弟子,要随时随刻做好为本门牺牲的准备,能成为祭品,那是无上的荣耀。”

        血魔老祖一脸不屑,淡漠道:“血煞门主,大家都是明白人,就无需卖弄关子了!你说这些,是准备把在坐的贵客都当成傻子吗?”

        血煞神色的平静的看着血魔老祖,其实大家都明白,所谓的祭品只是找一些人送命罢了,与高不高尚没有半毛钱关系,但身为上位者还是需要找一个高大上的理由来给自己一个台阶。

        片刻,他才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也罢,既然如此,我也就让你死个明白。”

        暮然间,他神色一冷,严厉道:“从你回到血炼门的那一刻老朽虽然有所怀疑,但也没有过多深究,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老朽也是真想把血炼门副门主的位置传给你,甚至还能与你一起分享血炼门的最高秘密,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选择背叛!”

        背叛?这一下,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向了血魔老祖,而后者,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目光冷漠的看着对方。

        血煞继续道:“凌云阁那青年从你们接触的那一刻老朽就让人调查了,什么与千月商会有关,狗屁,对方根本没有半点背景,你甚至还在鸳鸯楼议论覆灭我血炼门一事,你真当老朽老糊涂了吗?”

        血魔老祖盯着一脸气愤地血煞,片刻,他才幽幽一笑,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竟然是真的?听到血魔老祖的话,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

        血煞冷哼一声,道:“但老朽很是好奇,一位青年,才武尊实力而立,凭什么能让你忠心耿耿?”

        “武尊?哈哈哈哈...”听到血煞的话,血魔老祖竟然笑了起来,最后,直接仰天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听的笑话一般,片刻,他才平复,鄙夷的看着血煞,不屑道:“秦掌柜的恐怖不是你能想象的,背后势力之大,别说你区区血炼门,即便是那些顶尖势力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的假的?听到血魔老祖的话,就连紫袍男子,也是皱起了眉头!

        “有一件事情老祖还真没骗你,秦掌柜与千月商会还真有关系,而且还是很紧密那种。”血魔老祖继续补充道。

        开玩笑,千月家族的三小姐把秦掌柜的爱徒给泡了,说的再直接点,两家就是亲家关系了,这还不够亲密?

        血煞听到对方的话,面色开始有些阴晴不定了,若真如对方所言,那问题就大发了,千月商会的势力,就算在坐之人都加起来,也无法与之抗衡,除非......

        暮然间,他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眼紫袍男子,眯了眯眼,虽然心中有些胆怯,但嘴上却还是强硬道:“就算是千月商会,他也不能违背天道阁的规矩,再说了,我血炼门清除叛徒而已,于公于私,他千月商会都管不着,做人做事,都离不开一个理字。”

        你能用千月商会压我,我就用天道阁压你,看谁压的过谁。

        而血魔老祖听到对方的竟然要讲道理,差一点再次捧腹大笑,熟悉秦枫的人都知道,他所谓的讲道理,就是不管你服不服,打到你服气。

        血煞说完,本以为血魔老祖会忌惮一二,可定眼一看,对方竟然一副戏虐之色,难道对方还有什么后招?

        深吸一口气,道:“你把那青年夸的如此神奇,何不让他出来一见呢?”

        “哼哼,放心吧,秦掌柜此次就是冲着你血炼门来的。”说完,血魔老祖瞟了一眼四周,故作神秘道:“说不定,此刻正在某处看着你呢!”

        说真的,血煞心里有点虚,血魔老祖被揭穿之后,竟然直接承认了,丝毫不抵抗,还很淡定,要知道凭借对方的实力,怎么算都不可能活着出去!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有着绝对的自信,否则就是个傻子,但傻子能领悟法则吗?

        话说回来,百年前,血魔老祖只是天神境而已,连法则边缘都没触摸到,但现在,对方不但领悟了法则,连实力都跨越一大步。

        血煞惊恐地咽了下口水,下意识的环顾了眼四周,道:“老朽不信,若真如你所言,那你现在将他唤出来,否则,你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而已。”

        “拖延时间?”血魔老祖不屑地笑了笑,道:“也罢,既然如此,那你就面对死亡吧。”

        说完,血魔老祖转头看向四周,喝道:“秦掌柜,蟹兄,请现身吧。”

        “唰”

        所有人望向四周,想见识下这位神人!但看了半天...鸟都没一只。

        嗯?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向了血魔老祖,那眼神仿佛再说,朋友,人呢?

        后者此刻也是一脸尴尬,轻咳一声,再次道:“秦掌柜,蟹兄,别闹了,快出来吧。”

        可四周除了风声之外,再无其它。

        这就很尴尬了,血魔老祖脸上出现了细密的汗水,关键时刻点掉链子,秦掌柜不会还在睡觉吧!再不来要出人命了!

        “秦掌柜...秦爸爸...爷爷,你们人呢?”

        “够了。”血煞感觉自己被耍了,满是羞怒之色,喘着粗气道:“看来,你这个废物是被人抛弃了,既然如此,你还是安心的当祭品吧,下辈子,找个靠谱点的人。”

        “哼,就算秦掌柜不来,老夫要走,你也留不住。”血魔老祖想到空间袋内的那些密保,顿时心安了不少,打不过,我跑还不行吗!

        “跑?你跑的掉吗?”血煞一脸不以为然,忽然,只见他双手连续结印,猛然一顿,道:“血傀大法。”

        就在血煞出手的瞬间,血魔老祖就知道糟糕,刚想使用密保,但为时已晚,陡然间,他只感觉体内的血液猛然一滞,紧接着,他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双眼惊恐地看着血煞。

        见血魔老祖被制服,血煞冷笑一声,道:“没想到吧,早在那一晚老朽就暗中对你种下了血傀秘术,现在,乖乖受死吧。”

        说完,他意念一动,血魔老祖竟然自己向着第七根石柱走去。

        见对方被红芒吞没,血煞冷笑一声,随后转身看向众人,歉意道:“抱歉了诸位,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接下来,就让我们开始血祭大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