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绝世战魂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觉醒开始

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觉醒开始

        秦南准备好了之后,将自己的眼、鼻、口等等一一封禁,当他最后将识海给封禁之时,他就感觉自己的意识被拖入了漆黑的旋涡,开始急剧的坠落。

        黑暗之中,一无所有,甚至都察觉不到时空的流逝,寂静的让人心中战栗,但秦南丝毫不受影响,他完全摒弃了所有的杂念,去感知那一道先天武光。

        先天武光到底是什么,天极榜之灵不清楚,所以秦南也不明白。

        秦南并没有去推测,他只是强行让自己形成了一种执念,从这莫大黑暗之中,寻觅到那一缕光芒的执念。

        时间一天天过去,但秦南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一步步在黑暗之道中行走。这

        种状态,其实是极其危险的,因为稍有不慎,人很可能就会永远陷入这种魔怔的状态之中,无法彻底恢复清醒。这

        也是许多修士常说的走火入魔。

        但是,往往有些事情不疯魔不成活,秦南迸出来的这股执念,似乎渐渐影响到了这莫大的黑暗,终于在某一刻,使得那黑暗撕裂开来了一道口,一束光芒从中射出,将秦南猛然照醒。现

        在的秦南,明明只是一股意志,只是虚幻的,没有实质,但此时的他,却感觉无比的温暖,仿佛置身于最舒适的阳光之中。

        “这……就是先天武光吗?”

        秦南喃喃自语,这束光不知从何而来,但他却感觉,这束光仿佛可以照破世间一切的表象,让人可以直接看到本质。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无

        边的黑暗之中,忽然又撕裂开来了两道裂缝,又有两道一模一样的光芒,从里面投射而出。“

        先天武光……总共有三道?”秦

        南神色微微一怔。不

        过,这仅仅只是让他稍微有些诧异,因为天极榜之灵没有跟他说过,先天武光只会有一道。而且,每一任先天武体觉醒的过程,本来就是不一样的。紧

        接着,秦南就看到,三道先天武光汇聚之处,一道道神秘无比的金色符文,自行凝练出来,短短片刻就有了足足数十万道,形成了一片符文湖泊。

        它们无风自动,在光芒之下渐渐旋转而起,像是世外精灵在舞动一般,让人感觉极为优美。一

        股无形的气机,也渐渐从里面传出,让秦南生出了一种模糊的召唤感。

        “也不知会进入怎样的幻境。”

        秦南心中暗道一声,纵然他如今的心性已经非同凡响,但在这一刻他还是有些兴奋和激动。秦

        南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就顺从着这股召唤感,让自己的意识,没入了那符文旋涡之中。刹

        那间,一股巨大的撕裂感传来,秦南下意识的进行抵挡,但根本无济于事,只感觉自己的意识,瞬间被撕成了粉碎!不

        知过去了多久,秦南只感觉自己的意志,像是碎片一般,一片片正在回拢,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混沌与疼痛感,就好像脑袋被一柄巨锤狠狠敲了一下。“

        醒了醒了!”“

        哈哈哈,真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被直接吓的两个时辰才苏醒过来!不管怎么讲,这家伙好歹也有主境的修为啊!”“

        呵呵,这家伙虽然有主境修为,但谁不知道,这是秦家在覆灭之际,秦家的那位准帝老祖将秦家的帝器,以及秦家的帝身,全部打入他体内强行提升起来的!”

        “秦家那位准帝老祖最后的心情,想必是郁闷至极啊,秦家都快灭亡了,却现只有这纨绔子弟可以继承一切!”“

        妈的,不管怎么说,这家伙命真的太他吗好了啊!体内直接有了帝身和帝器,最关键的是还娶了姜仙子为妻!”一

        道道声音,不断的响了起来,传入了秦南的耳中。

        秦南稍稍恢复了一点清醒。

        他如今进入了另一具身体?秦

        家最后的子嗣?帝

        身?帝器?

        秦南带着毛脑子的疑惑,睁开了眼睛,入眼之处,有着一尊高达十丈,宛如麒麟般的异兽,浑身毛如火焰般燃烧,还绽放着屡屡金光,散着一股霸气。这

        头异兽满脸倨傲,铜铃大的眼睛俯视着他,见他睁开眼来,鼻孔喷出了两道白气,口吐人言:“蝼蚁!”

        它说完之后,异兽的背上飘下了一道身影,这时秦南才意识到,原来这头异兽的背上还有一个人。

        此人乃是一名约莫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一头黑,垂落至肩,身上穿着一袭带着缕缕金丝的长袍,周身绽放着淡淡仙光,让人感觉气质非凡,贵不可言。

        “哎呀呀,秦老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家老爷子送的这头血仙麒麟,我还没有调教好,竟然把你给直接吓晕过去了。”这青年连忙拱手:“小弟回头请你去醉仙宫,给你好好赔罪,还望老弟勿怪!”

        这青年的言语虽是道歉,但嘴角挂着吟吟笑意,还带着一丝鄙夷和讥讽,任谁都看得出来毫无任何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