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诸天仙武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算计

第一百六十四章 算计

        一处临时开辟的洞天里,四季如春,百花盛开的山谷之上,一个小亭子,何恒与林悬河相对而坐。

        “你的计划进行很顺利啊。”看着这个新交的“朋友”,何恒忽然笑道。

        林悬河依旧是招牌式的笑容:“无疆的羽祖已经答应不再帮助神生天君了,失去了这个盟友,他更加孤立了。”

        “这并不奇怪,他们因利益联合,你现在拿出了更大的利益,无疆自然会抛弃对方,不过你不担心无疆方面出尔反尔吗?须知,此番我们可是付出了一州之地作为代价,才换得与无疆的暂时联盟,要是羽祖出尔反尔,这亏可就吃大了,而你作为这一切的策划者,难辞其咎。”何恒凝视着林悬河的眼睛,对于此人,他非常忌惮。

        玄门诸派现今神魔现世,作为决策人的就是眼前之人,论修为与资历,林悬河在现今的玄门诸神魔之中,仅仅是垫底,之所以会是他作为首脑,自然是有原因的。

        对于何恒的质疑还有试探的目光,林悬河淡笑着道:“第一,我不觉得羽祖这种人是会出尔反尔的人,而且也没有利益让他这么做。第二,你知道我送给无疆的那一州是哪里吗?”

        何恒摇了摇头。

        林悬河道:“你的家乡,梁州!”

        何恒心里一动,明白了什么。

        林悬河继续道:“相信以何兄的智慧应该明白贫道此举的深意。梁州是九州之中,我玄门控制力最薄弱的地带,而且靠近蛮荒,有魔门、妖族在旁虎视眈眈,可以说是一个鸡肋,以此分化无疆与瀚海两界,所得未必大于所失。”

        “更为重要的是,无疆一旦入驻梁州,势必与一旁的两个邻居,魔门、妖族产生关联,妖族暂且不谈,外来三界之中的森罗界,如今就已经与魔门合一了,此界对我玄门的威胁,绝不下于其他两界,而现在让无疆界占据梁州,就可使得双方互相牵制,无力与我玄门为敌,我等也刚好趁机解决神生以及消磨瀚海九天的实力。”何恒冷冷道。

        林悬河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不仅仅如此,这一切的关键其实还在刚刚被何道友排除在外的妖族那里。”

        “妖族,无疆三族……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何恒幡然醒悟。

        林悬河道:“无疆有着三族,昆鳞羽,实则都是人族以外的异族,这点与妖族十分类似,昔日就有龙君敖狴认鳞祖作为老祖宗,因为他的确是一头老龙,而现在妖族势弱,若是无疆三族出现,妖族之人自然不会放弃这天然的盟友。所以,一旦无疆三族入主梁州,与妖族的合流就会成为必然,而这会导致什么,相信何道友你明白……”

        何恒道:“原来你不仅仅是想对付神生天君,消磨瀚海九天的实力,还想同时对付另外两界。以妖族和魔门多年的恩怨,一旦与无疆三族合流,组成新妖族,妖魔之战就不远矣,届时无论胜负,对我玄门都是有利,你的这手算计够毒。”

        “何道友,还记得你昔日答应过妖族,会助其对抗魔门?”林悬河忽然问道。

        何恒看了他一眼,道:“难道你想以此作为借口,插手妖魔之争?”

        林悬河点了点头:“不错,只要解决了神生天君,我方下一步动作就是如此。自古以来道消魔涨,魔涨道消,我玄门与魔门乃是天然的对手,绝不可以坐视魔门坐大,借助无疆之力,这一次一定要看看魔门真正的实力。”

        “你似乎少算了一方势力,梵门自那位伽蓝菩萨在大天大跌脸面之后,就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但他们的底蕴绝不会比魔门浅的。”何恒提醒道。

        林悬河自信一笑:“怎么可能忘记那些秃驴,不过想来最近他们不会有动作的,据我的情报,他们又在进行着类似上次的事情。”

        “上次的事情?你是说接引其他世界的梵门大怒降临大天?”何恒眉头一皱。

        林悬河点了点头:“不错,应该是这样,他们也就这点找家长的本事了。所以暂时他们不会有多少动作的,目前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解决三界之上就可以了,此事可是需要你这位神魔大圆满的强者鼎力相助啊。”

        “那么你究竟要怎么办?”何恒问道。

        林悬河拿出一颗棋子,放在二人中间的空白棋盘上:“先下第一步!”

        “棋子是?”

        “姒少言!”

        “喔?”

        “让他最好的兄弟看看他这位大侄子凄惨的样子,你说他会有什么想法,会不会对自己这位好大哥生出什么复杂的心思?”林悬河冷笑道。

        “你是想分化十方天君与神生的关系?但仅此还不够吧?”

        林悬河笑道:“以利益联系的关系就要以利益解开,而以情感联系的关系,就要以情感打碎。十方天君一直与神生以兄弟相称,其实他是神生的后辈,曾经受过他的提点,与神生的关系似兄弟也似父子,他若是看见神生是如何对付自己的亲生儿子,心里不会产生一丝芥蒂吗?”

        “感情这种东西是世上最可靠也是最不可靠的东西,只要产生了一丝裂缝,就会让原本生死之交的两人,越行越远。更何况你觉得神生这等枭雄,会有真正的兄弟,真正的朋友吗?对于十方天君,他本就是利用居多。”

        “但这绝非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事情。”

        “所以我困住了绿霞天君,她是十方天君的道侣,有她在中间作为催化剂,足以在最短的时间让这对好兄弟走到尽头,毕竟再好的朋友,再亲的兄弟,也不会有枕边人来的亲密的……”

        “要让神生这样的枭雄再无翻身之地,第一步就是完全孤立他,让他彻彻底底的成为孤家寡人,然后才是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届时就是你表现的时候了。”

        “呵,我很期待你这一局终了的时候。”何恒也拿起一枚棋子,落向眼前棋盘之上。

        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