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超神黑客在线阅读 - NH0032 绝佳地点,嫌疑人暴露!

NH0032 绝佳地点,嫌疑人暴露!

  “我们去哪里?”汪海诚驾驶着一辆普通的轿车,询问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廖兴国。

  廖兴国回应道,“森山医院。”

  汪海诚愣了一下,随后哈哈笑了起来,“他被关在精神病院?”

  “是的,那里很安全!”廖兴国回应道,“黄瑞年也同意,他知道,在精神病院,他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好的,我们过去应该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汪海诚回应道。

  廖兴国回应道,“不着急,只要你的安全地点挡得住调查,我们的行踪就很安全。”

  “放心!”汪海诚回应道。

  临近中午,汪海诚和廖兴国抵达森山医院,他们低调的探望黄瑞年。

  黄瑞年的单独病房里面,他一脸倦色,眼球中充满血丝,“我现在这样子,糟糕透了吧?”

  汪海诚嗤笑一声,开玩笑道,“我们不是Gay,不在意你的样子是不是糟糕透了!”

  曾经,汪海诚表达喜欢黄瑞年的时候,黄瑞年也如此说道,他不是Gay。

  廖兴国关心道,“老黄,你在这里没问题吧?”

  黄瑞年摇头,“没问题。除了无聊一点,倒是没有其他问题。”

  汪海诚看着状态不佳的黄瑞年,他试探的询问道,“老黄,我想问问,你在ICAC的时候,是不是得罪人了?”

  “为何这么问?”黄瑞年反问道。

  汪海诚再次拿出了秘文纸条,递给黄瑞年道,“我今天从ICAC获得的机密信息。虽然实效性有问题,但可以表明一件事情,ICAC提前知道有人要对你不利。”

  黄瑞年皱起眉头,“虽然我在ICAC协调工作,但我没有进入ICAC的核心,更多的是学习ICAC的运行模式,然后在警务处的内务部,构建ICAC的工作模式,保证我们警务处的廉洁问题。”

  汪海诚皱着眉头道,“既然你没有得罪人,那为何ICAC获得消息之后,居然没有通知警务处。”

  廖兴国冷哼一声,“廉记的家伙,仗着直属特首管理,在机构合作之中,他们总是目中无人,不肯和我们警务处分享情报。”

  “所以,你们利用我和ICAC合作,又派遣老黄介入ICAC?”汪海诚反问道。

  当汪海诚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怔了一下。

  “等等!”汪海诚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廖兴国疑惑的看着汪海诚,“你想到了什么?”

  汪海诚抬起右手食指,表示安静,他还在梳理思路,差不多五分钟之后,汪海诚才开口,“老廖,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昨天讨论的,幕后黑手究竟有什么目的,对吧?”

  廖兴国点头,“嗯!你想到幕后黑手的目的了吗?”

  黄瑞年也好奇的看着汪海诚,他之前也和汪海诚讨论过,但他们猜测不到幕后黑手究竟有什么目的。

  汪海诚看向黄瑞年道,“老黄,有纸和笔吗?”

  黄瑞年肯定的点头,他从床头柜上,拿来了一个牛皮纸日记本,还有一支签字笔,“你要做什么?”

  汪海诚接过牛皮纸日记本和签字笔,翻开全新的一页,开口道,“我们将莲鹤方壶案件重新梳理一下。”

  廖兴国和黄瑞年看着汪海诚,没有说话,等待汪海诚继续分析。

  汪海诚在日记本上写下数字‘1’,然后分析道,“第一阶段,莲鹤方壶被傅明浩藏了起来,因为傅明浩认为郑秀芳被幕后黑手掌控,从而被幕后黑手要挟,希望傅明浩将莲鹤方壶走私出境。对吧?”

  黄瑞年亲自参加了这一个阶段的调查,他先一步点头道,“没错!”

  汪海诚又在日记本上面写下数字‘2’,随后继续分析道,“第二个阶段,我们通过一系列调查,抓住了傅明浩,也拿到了莲鹤方壶,按照道理来说,幕后黑手应该偃旗息鼓,对吧?”

  黄瑞年继续肯定的点头,“但他们没有偃旗息鼓!”

  汪海诚摇头道,“不不不!我们之前可能猜错了,他们已经偃旗息鼓。”

  “如果他们偃旗息鼓,为什么要针对我?”黄瑞年反问道。

  “所以,我才说,我们分析错了!”汪海诚开口道,“幕后黑手毒杀傅明浩,又暴露了渗透警务处的暗线,清洗傅明浩留下的线索,事实上已经表明了他们选择偃旗息鼓。”

  黄瑞年皱着眉头,露出疑惑的神色,“后来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呢?”

  “行政组的袁志康叛逃,便是幕后黑手的最后一环,他们彻底清除了傅明浩留下来的证据。所以,我们追踪袁志康失败的时候,幕后黑手就已经退去。”汪海诚分析道。

  汪海诚看着疑惑的黄瑞年,他继续道,“老黄,09年圣诞节的案件,你知不知道?”

  “你是说模仿杀人?”黄瑞年反问道。

  汪海诚点点头,“袁志康叛逃时,设置的汽车炸弹,彻底湮灭了证据,从而让我们无法进一步追踪幕后黑手,那是一步好棋!”

  廖兴国插话道,“所以,有人模仿了幕后黑手,试图杀死老黄?”

  “没错!”汪海诚回应道,“我们假设一下,如果老黄被汽车.炸.弹炸死,我们的调查方向是不是会继续沿着莲鹤方壶案件的线索,追踪虚无缥缈的幕后黑手?”

  “确实是!”廖兴国面色凝重的说道。

  黄瑞年也肯定的点头。

  汪海诚询问道,“老廖,你详细说一说,袭击老黄的案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廖兴国叙述道,“我刚刚简单的说了一下,我不是准备把老黄放在安全屋吗?只不过临时起意,使用了替身策略。今天早上六点零六分的时候,安全屋遭到袭击,四名守卫人员全部负伤,安全屋遭到汽油燃烧瓶的袭击,被焚毁成了废墟!”

  汪海诚点点头道,“因为安全屋沦为废墟,所以,袭击者认为老黄必死无疑,对吧?”

  “是的!”廖兴国回应道,“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我安排的守卫人员,全部是我的心腹手下,他们拼死保护安全屋,也让对方相信老黄确实在安全屋里面。”

  “嗯!”汪海诚点点头,“所以,这一次行动,完完全全就是针对老黄,根本没有莲鹤方壶的什么事情,你们发现了吗?”

  经过汪海诚的提醒与分析,廖兴国和黄瑞年也发现了确确实实是这样的情况。

  之前莲鹤方壶案件的每一次行动,均可以和莲鹤方壶拉上关系,无论是争夺莲鹤方壶,或者是消除与莲鹤方壶有关的证据,反正是与莲鹤方壶有关系。

  但击杀黄瑞年的行动与莲鹤方壶,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假如说要强行扯关系,或许可以表示,黄瑞年参与了调查莲鹤方壶的案件?

  然而,无论是曹炳,还是赵高,以及他们的属下,还有汪海诚,全部都参加了调查莲鹤方壶的案件,幕后黑手为什么不针对他们?

  “果然是这样!”廖兴国咬着牙道,“果然是在针对老黄,而不是莲鹤方壶案件的问题。”

  汪海诚叹息道,“老黄,你现在需要好好想一想,你在警务处,或者是ICAC,究竟有没有得罪人,什么人想要让你死?”

  黄瑞年苦笑道,“海诚,你调查过我的资料,你应该查看过我的侧写信息,你还不知道我的性格?”

  汪海诚点点头,“说得也是,老黄,你算是老好人的性格。毕竟,我之前在直升机里面用枪指着你,你也没有生气,或者是埋怨我。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你会如何把人得罪到让对方想要杀了你!”

  廖兴国在一边道,“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噢?”汪海诚看向廖兴国。

  黄瑞年也看向他,“廖处长,你想到了什么?”

  “你要升职了!”廖兴国开口说道,“你的升职规划已经进入了特首办公室,我们警务处内部已经通过,保安局也通过,只要特首办公室审核之后,你就会晋升为高级助理处长,进入警务处的最高层。”

  汪海诚恍然大悟,随后附议的点头,“老廖说得有道理!如果老黄的升职信息通过了警务处和保安局内部审核,特首办公室不会针对一名高级助理处长设置障碍。所以,你的升职是百分之百的没问题。但是,如果有人不希望你升职呢?”

  “林耀?”黄瑞年脱口而出道。

  “人事训练处的助理处长吗?”汪海诚也听过林耀的名字。

  在警务处内部,行动处的地位最高,第二是刑事保安处,人事训练处还要排在后面。正是因为黄瑞年是行动处的助理处长,而林耀是人事训练处的助理处长。

  这一次晋升高级助理处长的竞争中,哪怕黄瑞年根本没有太多心思,但依旧是黄瑞年获得了胜利。

  “是的!”廖兴国回应道,“林耀很有野心,但在能力方面有问题。另外,他两年之前,遭到行政处分,在竞争之中处于绝对的劣势位置。所以,这一次竞争之中,老黄基本没有太多动作,便赢得了胜利。如果林耀想要扭转败局,只有一种可能!”

  “只有我死了,林耀才有机会!”黄瑞年苦笑道。

  汪海诚拍手道,“所以,林耀是我们的嫌疑人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