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超神黑客在线阅读 - NH0151 疯了吗?

NH0151 疯了吗?

        中环,警务处总部。

        一号会议室的气氛非常压抑!

        一名副处长,一名高级助理处长在警务处总部死亡,对于警务处来说,确确实实是超级大的丑闻与麻烦。

        “关于华定迎副处长,以及唐英高级助理处长的事情,你们有什么看法?”聂振邦目光犀利的扫视着一号会议室中的另外四人。

        蓝天如同老僧坐定一样,眼观鼻鼻观心,保持着沉默。

        许佳年自然也选择置身事外,没有引火烧身的意思。

        黄瑞年看向廖兴国,没有主动开口。

        廖兴国轻咳一声,吸引众人的注意力,才开口道,“关于华处长和唐处长的事情,我们肯定要先封锁消息。”

        聂振邦皱起眉头。

        廖兴国继续道,“这一件事情,对于我们警务处内部确实是一场大地震。但对于普通民众,则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警务处的副处长和高级助理处长死亡,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确确实实没有太多影响。

        黄瑞年选择附议道,“我赞成廖处长,我们现在隐瞒消息,对于我们来说,只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首要目标是解决R组织,解决混沌。”

        蓝天也选择支持廖兴国和黄瑞年,“处长,我觉得廖处长说得对。我们现在的局面已经非常被动,如果媒体和民众再给我们压力,我们会更加的被动。”

        聂振邦没有表态,他又提出了新问题,“你们觉得华定迎是不是混沌?”

        这一个问题太敏感,蓝天和许佳年又选择沉默。

        廖兴国直接否定道,“华定迎不是混沌!”

        “理由呢?”聂振邦反问道。

        廖兴国没有隐瞒的回应,“大约五分钟之前,我从匿名渠道收到与唐处长一模一样的情报资料。根据匿名渠道的分析,华处长是被陷害的。同时,惩教处的杨进在海风医院死亡,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吧?”

        众人都明白廖兴国说的匿名渠道,究竟是什么匿名渠道。

        但在目前的形势下,没有人进行质疑,也没有人追根问底。

        聂振邦皱着眉头道,“击毙定迎的人员找到了吗?”

        廖兴国沉默的摇头,“当时包围华处长办公室的人员是执行组ATU的人员,但我们没有找到开枪的人员。不过,技术部门已经开始分析子弹弹道数据。”

        “安全监控记录呢?”聂振邦又问道。

        “安全监控系统发生了故障。”廖兴国又回应道。

        “哼!”聂振邦重重地拍了一下会议桌,“所以,定迎确实是被陷害的,击杀定迎的人员,十分有可能是外来人员,对吧?”

        廖兴国苦笑的点头,“是的。”

        “内部安全科的家伙,简直是一群废物蠢货!”聂振邦怒骂道,“封锁这一件事情!若是外界询问定迎和唐英的消息,统一口径表示他们在秘密学习。”

        “明白。”

        “收到。”

        众人纷纷回应道。

        “散会!兴国留下!”聂振邦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开。

        当蓝天、许佳年,还有黄瑞年离开之后,只剩廖兴国留在一号会议室。

        “兴国,小诚那边是什么情况?”聂振邦询问道。

        廖兴国快速说明了一番情况,“老处长,按照诚小子那边的说法,华定迎是被R组织陷害。”

        “R组织为什么要陷害定迎呢?”聂振邦反问道。

        廖兴国摇头,“我不知道。”

        聂振邦沉默了一会,吩咐道,“联系一下小诚吧!”

        “好的。”廖兴国掏出手机拨打电话,等待了接近半分钟,汪海诚才接听电话。

        “老廖?”汪海诚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来。

        聂振邦回应道,“小诚,是我。”

        “振邦叔...”汪海诚迟疑道,“振邦叔,有什么事情吗?”

        “关于华定迎和唐英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聂振邦询问道。

        汪海诚组织说辞,从入侵霓虹国秘密网络开始说起,最后总结道,“振邦叔,我们从霓虹国的秘密网络中获得了一份机密信息。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判断,那应该是R组织的阴谋。”

        聂振邦听了汪海诚的叙述,他反问道,“R组织有什么目的?如果R组织只是为了迷惑你们夜鹰组织,根本不需要将这一份情报资料交给唐英。”

        按照正常逻辑分析,如果R组织真的想要陷害华定迎,他们明明已经成功的将情报‘送’给凶兽组织。只要汪海诚破解了「Nightmare」文件,便可以让华定迎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同时,汪海诚还会认为他已经解决了R组织的混沌,从而降低对R组织的警惕心。

        但R组织没有选择这种操作,反而画蛇添足的将情报送给唐英,将唐英牵扯了进去,让汪海诚对华定迎的身份产生怀疑。

        “振邦叔,我也在思考这一个问题。”汪海诚如实道,“R组织的行为根本没有道理。他们这一次明明可以利用我干掉华定迎副处长,甚至造成混沌已经死亡的假象,但他们为什么没有利用?”

        “我们需要小心一点。”聂振邦提醒道,“当初莲鹤方壶案件,我们也想不通R组织的目的。结果,那只是R组织的一环计划而已。现在的情况和当初的情况,似乎一模一样!”

        “嗯!”汪海诚回应,随后叹息道,“振邦叔,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聂振邦沉默了数秒钟,才回应道,“小诚,你知道我为什么欣赏你吗?”

        汪海诚没有回答。

        聂振邦也没有等待汪海诚回答,他继续说了起来,“之前,你与警务处合作的时候,我欣赏你知进退,明事理,懂是非,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

        汪海诚暗自叹息一声。

        聂振邦继续道,“现在,你也恪守底线。你明白你在做什么,你也明白你不应该做什么。总而言之,我现在依旧支持你。不过,你应该明白,我现在不能再明面上支持你。”

        “我明白!”汪海诚理解的回应。

        “小诚,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聂振邦语气凝重的说道。

        汪海诚猜到了聂振邦的问题,他连忙道,“振邦叔,你不问可以吗?”

        “不行!”聂振邦反驳道,“小诚,你是聪明人,那你说说,如果林晓粒真的是R组织的成员,你又会怎么做?”

        汪海诚沉默了下去。

        “小诚,我想听你的答案。”聂振邦继续道。

        “老廖,我五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汪海诚岔开了话题。

        廖兴国眉头一挑,“具体一点?”

        “我记得,那一年是1997年,对吧?那时候,我才五岁,住在佐敦柳荫街33号。你还记得,我的邻居吗?”

        廖兴国沉思了一会,才回应道,“奥森爵士?”

        “嗯。”汪海诚肯定的回应道,“当时,港岛地区回归,一部分不列颠帝国的居民选择离开港岛地区。奥森爵士就是其中之一,你还记得吧?”

        廖兴国肯定的回应道,“是的。我还记得。我记得,你当初哭得稀里哗啦的,好像是奥森爵士的小孙女菲奥娜要离开,对吧?”

        汪海诚干咳一声,才回应道,“你还记得奥森爵士家里的卡若拉吗?”

        “我记得,那一条很胖很胖的腊肠狗。”廖兴国的记忆力不错,依旧记得汪海诚提起的事情。

        汪海诚叹息道,“卡若拉太胖了,根据兽医的建议,它无法乘坐飞机,也无法承受长途海运。所以,奥森爵士只能选择留下它。”

        聂振邦不知道汪海诚为什么突然聊起了童年记忆,但他没有打断汪海诚。

        汪海诚继续道,“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奥森爵士很伤心,他抱着卡若拉道歉,表示无法带走卡若拉,哪怕卡若拉听不懂。”

        “你知道卡若拉的表现吗?”汪海诚又问道,但没有等待廖兴国回应,便继续道,“卡若拉舔着奥森爵士的手,哪怕奥森爵士已经不要它了...”

        “你!”廖兴国听懂了汪海诚的意思。

        聂振邦也听懂了汪海诚的意思。

        “卡若拉不知道奥森爵士的意思,它也不知道奥森爵士不要它了,因为它始终是一条狗!”廖兴国咬着牙说道。

        汪海诚没有理会廖兴国,他自顾自的说道,“奥森爵士离开之前,将卡若拉送到了动物救助中心,但我后来看见卡若拉回到了奥森爵士的旧宅,哪怕它变成了流浪狗,它依旧在奥森爵士旧宅附近生活。”

        “唉!”聂振邦叹了一口气,“小诚,你自己看着办吧!”

        汪海诚点了点头,“谢谢你,振邦叔。”

        聂振邦没有回应,只是挂断了电话。

        保密位置的8号信息中心,汪海诚看着阿彪道,“阿彪,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阿彪愣了一下,“呃?”

        “曾经,有人问我,什么是爱,我告诉他,爱就像狗狗舔你的手。”汪海诚淡淡的说道。

        阿彪更加疑惑的看着汪海诚。

        “即便你已经不要它了...”汪海诚追加说了一句。

        “这...”阿彪也是聪明人,一瞬间明白了汪海诚的意思,他皱着眉头,低喝道,“BOSS,你是不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