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超神黑客在线阅读 - NH0157 死亡再次降临!

NH0157 死亡再次降临!

        蓝天非常清楚,如果接受调查之后,他的任何问题,均会被通过放大镜审视。

        即便查不到与混沌有关的证据,但也会查到其他问题吧?

        蓝天不敢百分之百保证他没有问题!

        比如说,在警务处内部某些职位调整的时候,蓝天也进行了违反警务处规则的操作。

        若是在平时,这样的违规操作,警务处的高层或多或少都有。

        但现在不是平时,一旦开启全面调查,这样的事情,便会给蓝天造成巨大的麻烦。

        然而,蓝天已经表示自己不是混沌,也愿意接受调查,如果中途变卦,恐怕立刻就会被怀疑是混沌,从而导致更棘手的麻烦。

        所以,蓝天硬着头皮点头道,“我愿意接受调查!”

        聂振邦瞥了一眼蓝天,又瞥了一眼廖兴国,最终总结道,“我们内部调查蓝天,无论调查到了什么情况,先在我们内部处理。好了,散会!”

        当聂振邦第一个离开会议室后,蓝天才冷哼一声道,“廖兴国,你这一招借刀杀人,恐怕是汪海诚告诉你的吧?”

        廖兴国淡淡道,“蓝处长,你确实有嫌疑!”

        “嫌疑!嘿嘿!”蓝天冷笑,“汪海诚无非是想要推动你上位,从而让你成为他下一个靠山罢了!”

        “蓝处长,你在害怕什么?”廖兴国反问道。

        蓝天再次冷哼,直接离开会议室,他根本没有说什么。

        保密位置的8号信息中心。

        god系统提醒着汪海诚,“管理员阁下,二号列子正在联系你。”

        「列子」不是道家经典代表人物的列子,而是「列子计划」的列子,它是寄生藤的别名。

        列子计划是夜鹰组织的渗透计划,夜鹰组织在港岛地区多个部门进行了渗透,均是列子计划在执行。

        “接听!”汪海诚回应道。

        下一刻,一道低沉的声音传递过来,“列主,警务处生了紧急情况。”

        “我在听。”汪海诚回应道。

        “警务处内部调查蓝天副处长。目前,蓝天的自由已经被小幅度限制。根据我们的观察,蓝天正在组织对抗力量。”二号列子回应道。

        汪海诚疑惑道,“蓝天准备如何对抗警务处的调查?”

        “暂时未知。不过,列主,我们怀疑蓝天不是混沌。”二号列子说出分析情况。

        “证据和理由呢?”汪海诚更相信证据与理由,即便答案看起来不可思议,但有证据和理由,便可以被相信。

        二号列子快道,“第一,根据我们获得的信息,蓝天只是在清除一部分违规操作的证据;第二,蓝天没有集结武装力量;第三,蓝天依旧在警务处总部,等待着最终调查的结果。”

        二号列子的意思是,虽然蓝天在准备对抗的力量,但他只是消除一些无关紧要的证据,没有试图和警务处撕破脸,也没有试图逃亡。

        假如说,蓝天真的是混沌,恐怕现在已经想办法逃亡了吧?

        汪海诚沉思了十数秒钟,才回应道,“你们随机应变处理。对了,你们特别注意一下蓝天的安全问题。我怀疑,R组织有可能对付蓝天。”

        按照目前的局势,R组织确确实实有可能对付蓝天。

        毕竟,蓝天现在被怀疑,他可以调动的力量有限,警务处也对他有限制。一旦R组织针对蓝天,恐怕蓝天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明白!”二号列子回应道。

        汪海诚结束了与二号列子的通讯,他皱起了眉头,如果经过调查之后,蓝天没有问题,或者是蓝天被R组织针对了,那廖兴国的嫌疑就会进一步提升。

        临近下班时间。

        警务处的调查依旧在进行,蓝天正常下班,他驾车离开警务处总部,似乎没有关心警务处对他的调查。

        然而,当蓝天刚刚离开警务处总部不足三条街区,他驾驶的小轿车,竟然被两辆小型货车夹击。

        即便只是小型货车,但蓝天驾驶的小型轿车依旧支离破碎!

        至于蓝天?

        蓝天在救护车抵达现场之前,便伤势过重死亡。

        更糟糕的时候,那两辆小型货车的驾驶员,竟然选择肇事逃逸,在警务处追踪的过程中又生了意外,两个驾驶员在第二次车祸中双双身亡。

        这样的情况,虽然充满了阴谋的味道,但因为两个驾驶员的死亡,导致线索被中断,进一步调查的难度非常高。

        警务处总部。

        一号会议室的气氛非常凝重。

        他们刚刚才决定调查蓝天,但现在蓝天就‘意外’死亡,这样的情况让他们措手不及!

        “关于蓝天的死亡,你们都有什么看法?”聂振邦环视一圈说道。

        警务处最高诚的队伍越来越小,现在已经损失半数!

        廖兴国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许佳年也没有说话。

        黄瑞年先看了一眼廖兴国,才看向聂振邦,他主动开口道,“处长,我觉得,蓝处长的死亡,恐怕会让我们陷入左右为难的局面。”

        聂振邦看向黄瑞年,等待着黄瑞年继续分析。

        黄瑞年分析道,“我们正在调查蓝处长。虽然截至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蓝处长是混沌。但我们依旧无法判断蓝处长是不是混沌。”

        聂振邦微微点头。

        黄瑞年继续说明道,“在我们无法判断的情况下,蓝处长的死亡,将导致我们无法判断这一件事情,究竟是因为R组织为了避免蓝处长曝光而选择杀人灭口,还是别有用心的人暗害了蓝处长。”

        聂振邦冷哼一声,“别有用心的人暗害蓝天?”

        黄瑞年肯定的点头,“有这个可能性。不过,我没有暗指廖处长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会不会有人在这个时间点暗害了蓝处长,从而嫁祸给廖处长呢?”

        廖兴国也皱起眉头,“目前的情况下,蓝天死亡之后,我的嫌疑确实最大。但按照老黄的分析,似乎又确实存在幕后黑手想要嫁祸给我。”

        廖兴国继续分析道,“这一个幕后黑手有可能是R组织,R组织想要一石二鸟解决我和蓝天。当然了,幕后黑手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包括老黄,许处长,以及保安局的三个副局长。”

        聂振邦沉默的低着头,他思考了片刻,才开口道,“兴国,如果现在让你猜测混沌的身份,你第一时间怀疑谁?”

        廖兴国毫不犹豫的开口道,“6栋梁!”

        “理由呢?”聂振邦追问道。

        “6副局长没有理由‘关心’我们警务处的工作,但最近一段时间,6副局长多次关心我们警务处的工作。另外,6副局长通过特别手段,将许处长运营到高级助理处长的位置,从而形成对我们警务处内部工作的监视。”廖兴国快的说道。

        “6副局长为什么如此关心我们警务处的工作?”廖兴国重复了一次。

        虽然6栋梁是保安局的副局长,但警务处的工作直接向保安局长负责,6栋梁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插手。

        即便6栋梁有监督权,但正常情况下,6栋梁应该避嫌,不应该插手警务处的工作。

        简单来说,6栋梁插手警务处的工作,便是一种异常行为!

        许佳年听着廖兴国攻击6栋梁,他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的神色,但他没有着急的反驳,反而低调的听着廖兴国的言辞。

        聂振邦听着廖兴国的分析,他也保持着沉默,最终询问道,“你们两个有什么看法?”

        黄瑞年和许佳年对视一眼,黄瑞年先一步开口道,“我认为廖处长的分析有道理。6副局长没有理由和立场关心我们警务处的工作。但6局长介入进来,我认为就是有问题!”

        “你的看法呢?”聂振邦看向许佳年。

        许佳年平静道,“我相信6局长。”

        当许佳年回应之后,一号会议室的气氛陷入了沉默之中,现在的局势太复杂,似是而非的情报信息太多,根本无法确定谁才是真正的混沌。

        差不多沉默了三分钟,聂振邦才开口道,“散会吧!你们所有人都小心一点!我不希望再听见任何人生意外!”

        说完之后,聂振邦起身离开一号会议室。

        当聂振邦离开,许佳年才若有深意的询问道,“廖处长,现在蓝处长也生了意外,你是警务处下一任处长的唯一人选了吧?”

        原本,警务处下一任处长的三大热门人选,分别是华定迎、蓝天和廖兴国,次一级的人选是唐英和李荣。

        现在,热门人选华定迎和蓝天死亡,次一级的人选唐英与李荣也死亡,只剩下唯一热门人选廖兴国。

        除此之外,虽然还有保安局的姜墨笙、贾东,以及6栋梁三位副局长作为候选人;以及许佳年和黄瑞年两位更次一级的备用人选。

        但无论是保安局的三位副局长,还是有警务处两位新晋的高级助理处长,他们都没有资格和廖兴国竞争!

        如同许佳年说的一样,现在廖兴国是警务处下一任处长的唯一人选。

        如果没有意外,春节之后,廖兴国就会顺利接过警务处的大权!

        廖兴国盯着许佳年道,“许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该是什么意思,便是什么意思。”许佳年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他走到一号会议室的门口,才继续道,“廖处长,我听说你和汪海诚的关系非常好,你是看着汪海诚长大的,对吧?”

        廖兴国冷哼一声没有回应。

        “我很好奇,如果你真的是混沌,你为什么不杀了汪海诚呢?”许佳年哈哈大笑着离开。

        当许佳年离开一号会议室,黄瑞年目光复杂的看着廖兴国,他迟疑的问道,“老廖,你...你...”

        廖兴国看着黄瑞年道,“我不是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