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娱乐大忽悠在线阅读 - 第176章 发呆

第176章 发呆

        第一天海选,出现了两位直接晋级的,三位待定的。

        第二天,一位晋级,两位待定。

        第三天,一位晋级,两位待定。

        第四天,三位晋级,三位待定。

        十强一共有了七个席位,还剩下三个。

        这几天柳骗子除了第一天去现场看了下,后面几天都没去。到第五天,终于轮到唐雨双和宁彤彤两个妹子上场,柳翩实在有点不放心,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他不担心唐雨双会因为紧张而出现失误,可以说,他压根儿就不担心唐雨双会紧张。以母老虎的身体素质和心里素质,台下围了一百个壮汉估计都不会怂。

        柳翩担心的是宁彤彤。

        这丫头太好欺负了,也太容易紧张了。柳翩就怕评委冷不丁问几个问题,宁彤彤就紧张地唱跑调。

        最后,柳翩更马立群说了声,自己扮演成观众坐在台下。如果有拍到自己的镜头,后期剪掉就是了。

        马立群也知道了柳翩的朋友到底是谁,只是他没想到,居然有两个!

        算上头一天的程雪,那就是三个了!

        现在他是真的无比头疼,丫的一个人还好说,若是表型不错的话,我也就让她晋级了。

        关键是你一来就是三个人!走关系也不是这么走的吧!

        还特么全是女孩儿!

        皇上,臣妾真的做不到~~~

        马立群真没办法耍点小手段让三个人全部晋级,那也太过于明显了,除非.....

        唐雨双和宁彤彤都是实力强的存在,强到不需要自己做手脚也能征服评委和观众!强到能完全靠自己的实力晋级!

        马立群就怕唐雨双和宁彤彤都是大水货,那最后自己真是进退两难,想动手脚都不好动,也只能扮黑脸淘汰人了。

        最多,节目播出时,把她俩的镜头都弄上电视吧。

        .......

        因为这事儿,马立群看柳骗子的目光一直都有点怪怪的。

        三个?

        这小子仗着自己年轻,身体吃得消,玩得这么嗨?以后怕是就不行了。

        柳骗子也感觉到了马立群“同为男人”的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目光。

        日!

        老子可不是刘泰迪啊!

        现在还特么光棍一条呢!

        他想解释,但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什么解释就是掩饰,什么掩饰就是事实,这种歪理有时候就是真理啊。

        所以柳翩没去解释。

        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

        而且,唐雨双登场的时候给柳骗子赚足了面子,一《想自由》唱得动听至极,赢得了满堂喝彩。三个评委老师直接给出了晋级的头衔。

        柳翩倒是想起来,美声方向,除了刘艺那怪咖游手好闲也能拿到年纪第一,唐雨双可是第二名啊,有时候还能过刘艺拿到第一名!

        他猜测,刘艺那次考试前,一定是用力过度,肾虚了。

        唐女侠拿到第一后,唐立群心中的印象也稍有改观。看来这女孩儿不是花瓶啊,是有真实力的啊。

        也好,省得自己操心了。

        轮到宁彤彤上场时,柳翩就有点紧张了。他事先给这丫头提过醒,让她别和评委老师唠嗑,尽量少说话,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唱歌上面。

        说得越少,注意力就越不容易被分散。

        那几个评委可是老油条,八卦的能力可不比狗仔队弱到哪里去,头天程雪失态就是因为和评委老师聊得有点多了。

        扯那么干嘛,直接开唱不就得了。

        宁彤彤也是谨记柳翩的“教诲”,简短的自我介绍后,面对评委老师的问题,她能用语气词回答的就用语气词,不能用的就多说两个字儿,一副摆明不想和你多聊的模样。

        那个男评委本来还想逗一下宁彤彤这个蠢萌的小姑娘,但见到人家惜字如金,也就直接示意她开唱了。

        而宁彤彤选的歌也是林宥嘉的,不是别的,正是最近很火的《同桌的你》。

        《天高地厚》这张专辑,到现在一个多月,已经卖出去快一百万张了,其中热歌单曲早已突破了一百万的大关。《同桌的你》作为其中唯一一校园民谣,流传度是最广的。

        从学生到大叔,从少年到中年,囊括了各大年龄段。不像其它几歌,都只有针对特定的年龄段受众。比如《一无所有》这歌,中学生就没几个人爱听这歌的,还纷纷吐槽难听死了。

        《同桌的你》就很受他们的喜爱了,歌词通俗易懂,贴合校园,曲调干净简洁,轻松上手,听个几遍就会唱了,还不容易走调。哪像《天高地厚》这歌,好听是好听,但真没多少人能唱上去。

        唱最近大火的歌,是不少选手的选择,但这也有一个风险。那就是大家都听过,还特别熟悉,印象十分深刻,大家只要对比原唱一听,就知道你和原唱的差别在哪。

        而这歌的原唱,就是柳骗子。

        他是最清楚这歌的人。

        “彤彤,别紧张,好好唱就行了。”柳翩小声道。

        宁彤彤这会儿抱了一把民谣吉他,坐在话筒前。柳骗子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纠缠在一起的双脚。

        她捏着手看了一眼评委,然后又侧过头,看着台下的柳翩,手心的汗稍微少了一点。

        “彤彤,你是最棒的!”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不要害怕!”

        可当她看到评委和周围无数人期待的目光时,她还是胆怯了。

        宁彤彤想起了以前。

        她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小学,或许是中学.....那时的自己很笨,很差劲,无论做什么都差强人意。老师和父母每每投来期待的目光,却因为自己的失败变成了失望。

        久而久之,自己就越来越害怕,越来越逃避那样的目光。

        与其失望,还不如一早就不抱有期望吧....

        那样会不会好过一点?

        后来,平庸的自己过着平庸的生活,逃避他人的目光,把头埋在自己的怀里。丑小鸭缩起了脖子,收敛了翅膀,变得懦弱胆怯。

        渴望展翅,却害怕跌倒。

        自己真的只是鸭子吧....

        还是一只不合群的鸭子。

        被他人欺负,也只会把头埋得更深,要是像鸵鸟可以伸进沙子里就好了。

        后来,直到碰到了雨双。她从来不逃避,只会迎难而上,只会愈挫愈勇,哪怕撞破南墙。她还站在自己的身前保护自己,赶走那些坏男生。

        若是自己有她那么勇敢就好了。

        后来,自己又遇到了柳翩。他虽然骗了我,但是我后来没有生气。因为他骗我的时候,我很开心,他不会嘲笑我,也不会欺负我,还会像雨双那样站在自己的身前,鼓励我。

        他们俩个都好勇敢,从来不怕任何东西.....

        何时自己才能勇敢一点呢?

        ........

        “宁彤彤,可以开始唱了吗?大家已经等了你两分钟了。”评委老师催促道。

        “啊...好的,我马上就唱。”宁彤彤红着脸,手忙脚乱的,赶紧调整状态。

        自己居然在这种时刻走神了.....

        又回头看了柳翩一眼,只见他微微张开嘴唇,一动一合,无声地呐喊:“加油!”

        “嗯!”宁彤彤用力一点头,沉下心来。她选择闭上双眼,不去看评委老师,也不去看周围人的目光。

        一个人的世界,是最自由的。

        她开口:“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抱歉,我全都记得。

        .......

        柳翩在台下撑着下巴,静静听着。

        他很享受宁彤彤的歌声。

        宁彤彤的声音在柳骗子眼里是独一无二的,很干净,很空灵,就像大草原上的白云、雪山之巅的湖泊。

        只是这丫头胆子太小了。

        白云被风一吹就躲,湖泊被石头一碰就起涟漪。

        在朋友之中,宁彤彤身上,柳骗子捞的欺骗点是最少的。不是捞不着,只是柳骗子不想去捞。

        唉,下不去手啊。

        这次宁彤彤希望柳翩配她来比赛,即便她没搞定母老虎,柳骗子还是来了。只是不知道,若是自己没有来,她唱得是不是还如同现在一样动听。

        一曲唱完。

        吉他声还在回荡,摄影棚内也依然寂静无声,直到半晌后,评委率先鼓起掌,观众们才跟着起哄。

        “好听!”

        “已经不知道多少遍听这歌了,刚才居然又想起了老同学。”

        “晋级!”

        “这个肯定能晋级!”

        诚如观众们热烈的回应,三个评委也一致给予了通过。男评委好奇地问道:“我可以问一下,刚才唱歌前,你是在呆吗?”

        “嗯....”宁彤彤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呐呐道。

        “那能不能说一下,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要是唱得不好,雨双、柳翩、还有大家会不会很失望.....

        宁彤彤想把这句话说出来,但念头一转,脱口而出的却是:“我在想怎么唱才能把这歌唱得更好。”

        男评委愕然失笑,“那恭喜你,你成功了,唱得非常好!”

        后来柳翩问宁彤彤呆时在想什么,她笑着道:“我在想,这次比赛有雨双和你陪着我,就算是被淘汰了,我也不会难过。”

        柳骗子翻了个白眼,捏了捏宁彤彤的丸子头,“那也不用呆两分钟吧,我和母老虎不天天陪着你吗?”

        宁彤彤调皮地笑笑,拍开柳骗子的手,“不要骂雨双母老虎了。”

        “什么时候等他不叫我柳骗子了,我就不叫她母老虎了。”

        “......”

        宁彤彤绝望地想:这个真的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