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做个人吧

第二十五章 做个人吧

        古堡,宴会厅內,棋盘上有这样的金色烟雾文字在缓缓地生成。

        ——这是一次伟大的会晤,是年轻的勇者和老法师之间的结盟。

        ——拥有着年岁所带来的智慧的老法师,将会为勇者指引光明的路。

        措不及防之下,瓦利先生被这样的文字说明给惊动了……他下意识地看着自己古堡的厨师长,如果他没有记错……预计错的话,纳尔逊厨师应该是在【领悟】了他的目光的意思之后,即将要和不久之前策反了自己一对双胞胎女佣的御主展开一场对决才对?

        但已经针对或许会出现的局面而做出了技术性调整的瓦利先生,此时显得相当的平静——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没错。

        “哦?纳尔逊先生看来,像是找到了新的玩法?”瓦利先生微微一笑,边看着作为古堡厨师长的纳尔逊先生此时缓缓地走到了他的新队伍当中。

        这是属于女仆小姐的队伍。

        “我们希望能够给您一份大大的惊喜。”纳尔逊厨师正色道:“瓦利先生,这对你来说,依然还是完美的一天。”

        “我很期待。”瓦利先生此时摆了摆手,旋即看向了优夜,又笑了笑道:“这真是一个充满未知的棋局……这让我不禁会想,假如当我的从者碰到你的从者的时候,我们是否也会成为一个队伍。”

        队伍的音节咬得有些重了……瓦利先生微微一笑,旋即投出了两点的行动点出来。

        此时,他的从者已经从另外一个方向进入了【咆哮森林】,但这两点行动点,瓦利先生并没有用来直接靠近如今女仆小姐,蒂芙以及纳尔逊厨师三位的队伍,而是向左移动了两个格子的区域。

        此时,刚好是一轮投点的结束……其实每一轮到了最后,都会以瓦利先生的投点作为结束。

        然后则是生命削减的投点……这一轮生命削减,如果不是运气太背的话,基本上都能够抗得过去。

        在新一轮的行动投点之前,御主们又一次地开始抽取盒子当中的功能卡……瓦利先生此时将手掌放在了盒子之上,直接抓起了一张功能卡出来。

        他微微一笑,将这张新的功能卡放置到了准备区当中,结束了他的所有回合。

        ——总算凑齐了……无敌之一的卡组。

        各位御主此时也相应地将功能卡抽取——基本上,所有的功能卡都是盖住的,这位游戏带来了最大的变数,唯独一个。

        那就是斯内夫先生的搭档,黑犬的准备区当中——这准备区当中,同样有着不少的功能卡,但一部分的功能卡是直接正面露出的,一部分则是胡乱地盖着。

        这显然并不是什么战术,单纯只是黑犬的胡乱摆放……但大部分已经暴露出来的功能卡,几乎将斯内夫先生的底细给暴露了清楚。

        他就像是一个牌局上一开始就明牌的对手……大概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几乎没有任何赢面的人。

        新一轮的投点开始,依然是龚琳娜小姐的投点……她已经好几轮的次数,都没有移动了,行动点一直存着。

        这次的投点是6点。

        龚琳娜小姐的从者唐天麟,依然没有移动……这行动点自动计入下一轮的行动点当中。

        “哦?看来姐姐大人的从者,真的是碰到了很棘手的事件,居然好几个回合了,也没有解决,恢复行动吗。”

        “是啊。”龚琳娜小姐此时一副可怜柔弱的脸容,叹气道:“看来我找到的这个从者并不怎样,我心里也很着急呢。”

        说着,这位龚琳娜小姐依然将金色骰子随意地抛到了下一位投点人的面前:优夜。

        这位龚琳娜小姐此时甚至都不打算看,大概也知道对家的这个女人,肯定又是用手帕盖着手将骰子捡起来的。

        她甚至心中翻了翻白眼。

        不了这次,女仆小姐却是将手中的手帕给扔了开来……龚琳娜小姐不禁张了张口,暗道这对家女人转性了不成。

        但很快,扔掉了手帕之后的女仆小姐,马上就又换上了一条新的手帕——俨然还是盖着手拿起骰子的动作。

        ——居然连手帕也要换新的?!

        啪——!

        这是指甲与指甲之间因为用力碰撞而发出的声响,来自龚琳娜小姐的指甲: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嫌弃到这份上……茨密希家大小姐的目光,不禁变得锐利了起来。

        女仆小姐此时却只是微微一笑道:“这位小姐,希望你不要误会,我只是稍微有点洁癖,不喜欢触碰太多人碰过的东西,仅此而已。”

        茨密希家的大小姐此时只是给予了一个礼节性的目光,便变得安静了起来。

        然后,棋盘上,变成了三人组的从者队伍,便开始了再次的前进——在女仆小姐的授意之下。

        ……

        ……

        “……不喜欢触碰太多人碰过的东西,她真的这样说的?”

        一边行进的过程当中,格尔斯医生保持着与作为御主的纳尔逊厨师的通话。

        “是啊,我亲耳听见的,你是没见到龚琳娜大小姐的脸色,相当的精彩。”纳尔逊厨师心中暗念。

        “呵……不喜欢碰太多人碰过的东西,你说是在说投点的骰子被太多人碰过呢,还是指投点的大小姐被太多人碰过呢?”格尔斯医生的声音带着一丝坏笑,在厨师的耳边响起。

        “噢,老天啊!我想大概……是后者?格尔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脑袋转的真快!淫//乱的龚琳娜,我怎么忘记了大小姐在坊间的韵事。”

        “所以我是医生,你是厨师。”古堡的家庭医生此时煞有介事地应道。

        “你放屁!”

        聊着聊着他们忽然就开始了互怼起来——之所以这样悠闲的关系,完全是因为组队了之后,行动权已经交给队长的关系。

        此时的纳尔逊厨师与女佣蒂芙,都完全处于从(废)属(物)的状态——并且,因为组队原本就人数占优的关系,不仅仅行动投点合一,就连功能卡的抽取变成了一次。

        至于生命削减,也是统一,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棋盘空间内的行进终究是比外边的时间要有所延迟……或者说是两边的比例并不相同。

        趁着这空挡,蒂娜悄悄地来到了格尔斯医生的身边……她看着正在前方一剑一个,好像是切豆腐般开路的临时队长洛老板一眼,便飞快地低声问道:“医生,这是瓦利先生的意思?”

        格尔斯医生顿时打断了与纳尔逊之间的对话,好奇地看着这位连体婴的妹妹。

        女佣小姐此时声音压得更低一些,“先赋予再夺取,让对手信心无比的膨胀之后再以雷霆一击扫灭对方所有的希望,继而陷入绝望的深渊,从而获得愉悦的快感……这不是瓦利先生一贯的作风吗。”

        “是……也不是。”格尔斯医生此时却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这次,或许真的能给这位主人一个大大的惊喜,你暂且期待着吧。”

        女佣小姐疑惑地歪了歪头。

        却见格尔斯医生此时带着一丝流里流气的笑容,快走了几步,走到了临时队长的跟前去了……女佣小姐蒂娜不禁更为的疑惑了。

        “洛先生。”

        组队之时,双方已经介绍过,所以格尔斯先生此时这样称呼了起来。

        “格尔斯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没,我只是好奇,这块石板到底有什么作用?”格尔斯医生此时看着洛老板手上的石板——据说,这次前往【咆哮森林】,是因为这块石板发出的光线所指引导致。

        “我也不知道。”洛邱随口说道:“只不过它既然这样指引了,所以就打算跟过去看一看。”

        格尔斯医生好奇道:“你难道就不害怕,它本身或许是一个陷阱……噢,虽然你现在是从者队长,你的御主是御主队长,按照规矩我们只能听命行事,但想来担心一下自己的前途,多口一问,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这石板应该不止一块。”洛邱想了想道:“具体它有什么作用,或许只能等到收集完毕之后,才能够真正的明白……至于危险的话,格尔斯医生,这些你先拿着吧。”

        说着,洛老板随手送出了几瓶的生命恢复药水出来。

        这一抓一把就有四五支的模样……格尔斯医生此时不禁张了张口,“不用这么多,而且你之前拿出来的也不过是五六支而已——或许,先给我一支也没有问题。”

        “没关系。”洛邱笑了笑道:“我还有,这是刚才消灭的那几只魔怪之后掉落的。”

        “原来如……刚才掉落的?”

        “是啊。”洛邱点点头,“这个森林的药水掉落率大概比外边高出许多……你看,这又一根了。”

        他指着医生到来之时,他刚刚斩下的一只像是史莱姆一样的果冻状的魔怪的尸体旁说道。

        “你和你的同伴,来到古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沉默了片刻,格尔斯医生忽然问道——他其实一开始就已经问过了这个问题,只是没有得到答案,或者说没有得到他设想当中的答案的任意一个。

        “格尔斯先生,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再问的答案也是一样。”

        再次沉默。

        格尔斯医生忽然吁了口气道:“【咆哮森林】里面,有一样道具,瓦利先生是一定要得到的,这是关乎是否能够最终胜利的东西……假如你们能够在这里先于瓦利先生找到这样东西的话,我还告诉你一些关于这个棋盘的深层次的东西。”

        “深层次?”

        格尔斯医生点了点头:“你不觉得神奇吗,关于这个棋盘……以及它各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确实挺有趣的一个棋盘。”洛邱点了点头。

        格尔斯医生此时再次说道:“再告诉你一个情报……在这个棋盘上的收获,是可以带出去的。当然,只有活下来的从者才可以。”

        “哦?”洛老板稍稍有些惊讶,“这听起来,确实更加神奇了。”

        格尔斯医生正色道:“确实如此,棋盘空间内部能够产出不少外边没有的东西……当然,一次不可能带走多少,这方面是有限制的,每次最多只能带走选定的两件东西。除此之外,在棋盘当中作为从者的时候,获得的职业和能力,一样可以带出棋盘,但这必须要以你本身的能力低于棋盘內职业的能力为前提,棋盘职业的能力才能够覆盖你原本的能力。”

        洛邱却想了想道:“格尔斯先生,你好像是瓦利先生古堡的人吧。”

        “我只是一个家庭医生。”格尔斯先生此时微微一笑道:“我不是仆人,我只是受聘的医生而已,随时都可以辞职不干的。”

        “看来瓦利先生平日应该挺辛苦的。”洛老板此时却笑了笑。

        格尔斯医生则是耸耸肩道:“人类会为了利益而活着……吸血鬼自然也一样。我出身本不是什么氏族的贵族,没有高贵的血统,想要今后的生活质量好些,自然要懂得挑选和为自己考虑。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话。”

        “万一,我没有得到你口中的那件藏在【咆哮森林】当中的道具?”洛邱淡然道。

        “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格尔斯医生忽然无比认真地说道。

        洛邱不禁好奇问道:“说明什么。”

        格尔斯医生笑了笑道:“那就证明,我今天的运气真的很差。”

        “我相信。”洛老板却这样说道:“心善的人,运气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只要是心善之人。”

        ……

        “你和他聊了些什么?”

        蒂娜此时带着满脸的疑惑走了上来——她是看格尔斯医生和临时队长的交谈完结了之后,才走上来的。

        其实,对于格尔斯医生的出现她并不奇怪,这必然是瓦利先生在暗中指使的——基本上每次举办这种游戏,瓦利先生都会安排好几个他的人一同下场,作为协助者,除掉那些可能产生威胁的对手。

        但蒂娜没想过的是,格尔斯医生这次会投降得那么的干脆——尽管临时队长的能力真得是……

        “了解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格尔斯医生此时摇了摇头,“另外……大概给告诫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医生此时脸色古怪地说道:“大概是,做个人吧……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