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世玺在线阅读 - 649 接亲

649 接亲

        墨玉做傧相,要和萧掩一起去接亲。

        上马前,萧掩看到他,顿了下,把他叫道一旁:“跟你说个事。”

        墨玉不耐烦道:“不要得寸进尺,让我给你做傧相,是人吗?是人吗?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萧掩忙道:“冷静,冷静,难受也就一天,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件事。”

        墨玉把耳朵竖起来,萧掩道:“我一直心神不宁,感觉要出什么事,一会你有空的时候帮我盯一下,看有什么异常。”

        墨玉蹙眉道:“盯着谁?你有什么目标?”

        萧掩感觉这种心乱跟自己重生有关。

        那到底是谁会出事?

        李玉山的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了,他无法预料。

        

        他和李蘅远的也是。

        那么是父亲?父亲在上辈子的时候阻止他谋反,阻止不了被他囚禁了。

        再说他跟父亲也不亲近,死活他都不会心疼。

        那除了这些亲近的人还有谁?

        又是李家人会出事吗?

        萧掩想了一圈,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慌来自于何处,他根本就把李玉郎上辈子的死给忘了。

        想不通,于是再次叮嘱墨玉:“你就看什么不对劲就留意就好了,我也不知道谁会出什么事。”

        墨玉用不耐烦的目光看着他:“就是使唤我,成亲了了不起,哼。”

        说完走向马匹方向。

        他的背影挺拔桀骜,可是他做的事从来都很稳妥。

        萧掩看着墨玉勾唇一笑,是呀,成亲了,就是了不起,接媳妇去了。

        *****

        此时婚礼的礼服有遵从古礼的,穿青色。

        李玉山说自己女儿和姑爷年轻,要赶时兴,做的是大红的礼服。

        西池院作为新房了,李蘅远在父亲院子里出嫁。

        东边稍间,人已经打扮好,满头的珠宝金饰,红锦一衬,珠光宝气。

        院子里的女人奔过去看新娘子,那边传来阵阵娇笑声。

        李玉山也换了一身绯红色掺着青色花边的长袍,头戴一顶紫金冠,威武的气质焕然一新,多了许多威严的贵气。

        他背着手走出隔断,看见的下人忙停止笑声屈膝行礼。

        李玉山挥挥手就过了,没有特别留恋,他直奔女儿房外的落地罩后,那里站着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少女。

        少女垫脚望着喜房里面,嘴角挂着笑容,眼睛也笑眯眯的,一脸向往。

        李玉山走到她身后问道:“怎么不进去,在这里能看清楚吗?”

        “国公?!”七娘回过神来,忙给李玉山行礼,后道:“我进去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你怎么了?”

        她是被人强暴过的女子,虽然不算是寡妇之类,但是不祥。

        成亲的新房和生育的产房寡妇是不可以进的,这是规矩。

        面对李玉山的咄咄逼问,七娘只是无奈的笑,最后摇头道:“这里挺好,里面挤。”

        李玉山一下子抓住她的手,道:“咱们一起去看阿蘅。”

        他的大手粗糙有力,七娘早就碰过一次,这是第二次,虽然没有第一次惊心动魄,可是附近还有人呢,她羞急的涨红了脸,声带求饶道:“国公。”

        李玉山朗声一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有那些说道,你叫我一声国公,现在是在国公府,就得听我的话,走,咱们去看女儿。”

        女儿……

        他对她说女儿……

        七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想错了,但是确实又惊又羞,脑中一片空白,脚下也像是踩在棉花上,飘飘然的任由他摆布。

        等他们二人进到房里了,迎上四面八方诧异的眼神,她才反应过来:“……”

        七娘要甩开李玉山的手。

        李玉山见屋里都是跟七娘差不多的同龄人,怕她难堪,这时候就放开了。

        然后走到李蘅远身后,看着镜子中的小脸,贴过去一对比,哈哈笑道:“我的大宝贝真漂亮。”

        他威严可是有种爽快的气质,一说话就把气氛带的很明快。

        喜娘配合着问道:“国公,人家的小娘子出嫁都舍不得,您就不哭几声,您就那么希望我们娘子嫁人啊?”

        李玉山大笑道:“我家阿蘅给老子娶个优秀的儿郎回来,老子哭什么,小外孙都要在家里长大,要哭也是萧福生哭去,不信你去看看他,拿个碗,指定能接两碗金豆子。”

        是的,别人家姑娘是外嫁,李蘅远就在家里成亲,李玉山当然不着急。

        众人跟着都笑了。

        七娘掩着嘴,流转了眼里的波光像李玉山偷偷一喵,高大宽广的胸怀给人以莫大的欣慰和安全感觉,就像是此时,再难过尴尬的场景在他那里都可以轻描淡写的带过,要是这个男人也能让她依靠……

        哎呦,想什么呢?

        七娘赶紧把脸转过去。

        不同于国公府的喜气洋洋,萧家院子里,自打迎亲队伍走了,萧福生的黑脸就越来越长。

        填房妻子和李泽不敢跟他说话,只有兄长才敢相劝:“儿子娶妻的大日子,你黑着脸干什么,一会不要接待客人啊?”

        萧福生看看左右:“新房在国公府里面,我怎么接待客人?亲朋好友要看新娘子,我给变出来?”

        萧家老大笑道:“人家嫁女儿也是如此,最后不也招待了亲友,行了,二郎难得会成亲,我还以为他这辈子要打光棍呢,你说孩子哪都好,就是给人怪怪的感觉,行了行了,能娶的上媳妇,哪天祭祖,咱哥俩得给祖宗多上几柱香。

        “大哥!”萧福生气得提高了声音:“二郎宁可别人骂我,都不让骂你,你怎么说自家孩子怪怪的呢?哪里不好,怎么就娶不上媳妇了,排队的多了,要不是三小娘子抢得快,娶个十个八个都行。”

        萧家老大还是十分有耐心的道:“老二,感情是一回事,二郎这么向着我,我也要实话实说,咱们家孩子就是怪怪的嘛,娶上媳妇是福气,这些都是因为你。”

        “我……”萧福生:“……”

        ****

        迎亲的到了,李玉山相当于娶女婿进门,才不设什么拉门的给女婿制造障碍,早点拜堂,早点成为一家人。

        所以萧掩十分顺利的就接到了他的新娘子,抱着新娘子上花轿,开始打马游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