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惊雷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死不承认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死不承认

        这个危机,你说来的突然吗。

        突然是挺突然的,但是余惊鹊其实心里早有预料。

        蔡望津和剑持拓海,没有一个傻子,自己想要左右逢源的计划,早晚会被人看出来。

        只是这一次来临的太快了。

        按照余惊鹊的计划,一定会在危机爆发出来之前,解决其中一个人,这样就不存在危机了。

        可是苏俄冰城负责人,违背命令的行动,迫使余惊鹊提前一步进入这样的处境之中。

        这和余惊鹊的预想是完全不同的。

        看似现在春风得意,其实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可能连骨头渣子都留不下。

        说句不好听的。

        蔡望津和剑持拓海都有可能达成一种默契,解决了余惊鹊这个墙头草之后,两人再继续对垒。

        毕竟墙头草,吃里扒外的人,在什么地方都不会受欢迎吧。

        “当年蔡望津用鱼向海的事情,想要绝了你跳过他,投靠不让人的心思,但是你却为了在特务科继续卧底下去,又不至于被蔡望津拿捏的那么死,选择和剑持拓海合作。”

        “反而是变成了香饽饽,让两人都对你态度不一般,可是苏俄的行动,让你预料的危机提前爆发,你却还没有想好怎么对付。如果现在这件事情,被爆了出来,他们或许真的会先选择一致对外,来解决你。”

        季攸宁理性的分析完,反而是分析的自己小脸蛋都挤在了一起,因为这样分析的话,怎么看都对余惊鹊很不利。

        看到季攸宁这可爱的样子,余惊鹊心里的烦闷居然是减少了。

        以前老是听人说,女人是红颜祸水,余惊鹊还不明白,现在有点明白。

        明明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此巨大的危机,心里应该烦闷异常才对,怎么看到季攸宁这挤在一起的小脸蛋,反而还觉得开心呢。

        忍不住伸出手,在季攸宁的脸上捏起来,然后揉了揉,余惊鹊笑着说道“别皱眉头了,小心皱纹。”

        季攸宁的脸,在余惊鹊的手里变化形状,不满的噘着嘴瞪着余惊鹊,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逗我。”

        松开手,季攸宁的脸蛋有些泛红,余惊鹊不好意思的说道“红颜祸水。”

        “你现在还怪起来我了?”

        “快好好给我想办法。”季攸宁一脸凶狠,好吧起码在季攸宁想象中,自己现在是非常凶狠的。

        只是看在余惊鹊眼里,差一点没有忍住,再一次上手去捏。

        好不容易忍住,余惊鹊开始思考起来,只是现在继续思考,余惊鹊觉得自己的处境,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我们死不承认就好了。”余惊鹊最后说道。

        听到这四个字,季攸宁拍打了余惊鹊一下,说道“你想了半天,就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吗?”

        “这叫什么办法,死不承认,这能有什么用?”季攸宁觉得余惊鹊也太敷衍了吧。

        “剑持拓海就算是放出风声,也绝对不会说是自己放出来的,哪怕蔡望津猜得到是剑持拓海,可是剑持拓海绝对不会自己站出来。”

        余惊鹊给季攸宁解释起来,免得季攸宁还打自己。

        季攸宁理解剑持拓海为什么不站出来,剑持拓海的目的是让蔡望津明白余惊鹊的真面目,只要蔡望津明白就行,他确实不需要站出来。

        “可是剑持拓海就算是不站出来,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啊?”季攸宁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吧。

        余惊鹊继续说道“蔡望津知道之后,我就死不承认,说是剑持拓海对我的陷害。”

        “可是这件事情,剑持拓海是如何知道的?”

        “他既然知道了,不是你的说的吗?”季攸宁觉得剑持拓海的想法就是这样的。

        “鱼向海死之前我可不知道,鱼向海死了之后,蔡望津才告诉我的。”余惊鹊理所应当的说道。

        “鱼向海死之前你就知道了,剑持拓海一定会说出来。”季攸宁现在就扮演剑持拓海。

        余惊鹊反驳说道“我凭什么知道?”

        “猜的吗?”

        蔡望津恐怕也会怀疑这一点,当时他就是瞒着余惊鹊的,余惊鹊能知道吗?

        “蔡望津的小心谨慎,你是知道的。”季攸宁认为余惊鹊的话,说服不了自己。

        “除非剑持拓海可以拿出来证据。”余惊鹊说道。

        “他有证据,他可以现在拍摄鱼向海的照片,你的谎言就不攻自破。”季攸宁觉得这一点不难。

        以前的照片是不管用的,必须是现在的照片,才能证明鱼向海还活着。

        盛会装扮的街道还没有收拾,依然是张灯结彩,剑持拓海只需要在盛会的街道,给鱼向海拍照,同时将街道上的张灯结彩拍摄在背景里面。

        那么就能证明,这个时间点,鱼向海还是活着的。

        余惊鹊之前骗蔡望津的谎言,就不攻自破。

        照片交给蔡望津,剑持拓海装作自己不知情,蔡望津就算是拿到照片,也不敢声张,只能记恨余惊鹊。

        季攸宁的分析,完全证据,在余惊鹊看来,剑持拓海也打算用这样的办法。

        但是剑持拓海不会一上来就用这样的办法,他只会先将消息放出来,看蔡望津和余惊鹊的反应。

        如果蔡望津的反应很激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就没有必要给鱼向海拍照。

        因为盛会那个地方人来人往,剑持拓海不担心遇到危险吗?

        其次就是,有了鱼向海的照片,就不担心被日本人看到吗?

        这些都是麻烦,所以剑持拓海不会一上来就这样。

        “那么他之后再准备照片是一样的。”季攸宁说道。

        余惊鹊笑着看着季攸宁,说道“只要他不乱来,那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他乱来,他一定不会有照片。”

        “为什么?”季攸宁问道。

        余惊鹊神秘的说道“你猜?”

        “你快点告诉我。”季攸宁觉得自己都担心死了,余惊鹊还有功夫逗弄自己。

        被季攸宁掐了一下,余惊鹊老实起来说道“因为鱼向海的位置,我知道。”

        “你知道?”季攸宁很吃惊,鱼向海的位置,余惊鹊怎么会知道。

        剑持拓海不可能告诉余惊鹊鱼向海的位置,这是剑持拓海最大的一个把柄。

        看到季攸宁不相信的看着自己,余惊鹊说道“剑持拓海的妻子,莲见久子怀孕在医院生孩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查到了。”

        当时的余惊鹊,就想要找到鱼向海的位置,担心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未雨绸缪,没有想到,现在居然是真的派上用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