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章 神秘出航,最终忤逆

第六百三十章 神秘出航,最终忤逆

        维多利亚手中的护符闪烁着微微的淡金色光泽,那极为特殊的表面质感介于金属和某种晶体之间,当微光从上面拂过,便有一层稀薄而变幻的光晕浮现在其表面上——人类所熟知的任何一种天然或人造材料都不会呈现出这么奇特的质感,而高文对它们真的再熟悉不过。

        这是永恒石板的材质,是巨鹿阿莫恩的尸体周围那些残骸碎片的材质,是那些疑似高位文明舰队留下来的远古合金!!

        但维多利亚手中这枚护符却和那些呈现出原始形态的“碎片”存在巨大的不同:它带着明显被人二次加工过的痕迹,它表面带有人类使用的符文,还带着维尔德家族的纹章!

        而据高文所知,这几百年里人类都没找到任何能够加工“永恒石板”的手段,不要说熔炼重铸,就连敲个碎片下来都办不到——哪怕是当年星火时代的刚铎帝国,卡迈尔和他的同事们借助先进的刚铎设备,也仅仅能够对巨鹿阿莫恩身边的残骸进行勉强的切割而已!!

        那么,维多利亚手中这枚护符是怎么加工出来的?!

        “……这枚护符是六百年前的莫迪尔?维尔德大公所铸,”维多利亚没想到高文会对自己这枚家族护符如此在意,但在意外之余还是坦诚回答道,“护符之名便是‘寒灾’。如您所说,它的材质和永恒石板很像,但并不是用永恒石板加工出来的……具体莫迪尔?维尔德大公是在哪里得到了这些材料,又是在哪里完成了护符的铸造,至今仍是个谜……我只知道那和一次出海探险有关。”

        高文在听到“出海探险”几个单词的瞬间便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出海探险?”

        “是的,”维多利亚点点头,“家族有档案记载,莫迪尔?维尔德公爵是一位热衷于探险,本身又实力强大的传奇法师,他早年间曾游历过整个北大陆,晚年在将公爵爵位提前传给继承人之后,他甚至去挑战了无尽之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家族记载只记录着他回来的时候就带着‘寒灾’护符,这枚护符是他在远离大陆的某个地方铸造而成的……”

        一次神秘的出航,一次无人知晓的历险,在失去了风暴教会,失去了海洋向导的情况下挑战无尽之海……

        虽然没有明确证据,但高文瞬间便想到了自己在继承这具身体之后缺失的那一段记忆,想到了高文?塞西尔曾经的一次神秘出航。

        七百年前的高文?塞西尔作为安苏的开国公爵,同样突然进行了一次莫名其妙的出海航行,没有人知道他遭遇了什么,高文只知道他曾进入海妖的国度,并从某个被称作“永暗海域”的地方带回来了一些神秘的晶体,而那些晶体帮助高文重新和轨道上的卫星建立了联系;

        六百年前的莫迪尔?维尔德大公,类似的经历,带回了寒灾护符——一枚理论上无法被当代人类技术加工出来的,用某种远古合金铸造的护符。

        高文一直对自己继承来的记忆中出现空白一事非常在意,本能地感觉它隐藏着巨大的秘密,但一直以来他都没找到这方面的线索,因此此事一度被他放到了脑后,然而今天,他觉得自己终于发现了此事的蛛丝马迹——尽管当年的莫迪尔?维尔德和高文?塞西尔之间间隔了一百年,但相似的出航经历和神秘“收获”显然存在一定联系,这让他忍不住追问下去:“关于此事,维尔德家族真的没有多余记载了么?”

        维多利亚轻轻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寒灾导致的虚弱还未褪去,短暂思索之后她摇了摇头:“没有。莫迪尔是维尔德家族诸位先祖中留下记载较少的一位,他热衷于四处游历,却在作为公爵的生涯中没有太多事迹,而家族记载这种更偏向正统的东西是不会过多记录他那些冒险经历的。据说有一本由莫迪尔?维尔德本人亲自撰写的游记上记录了他的很多冒险见闻,也相当于是他的日记,但那本游记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遗失了……”

        “原来是这样……”高文颇为失望地叹了口气,但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维多利亚犹豫了一下,主动说道:“如果您对这方面的事情非常在意,回去之后我可以在凛冬堡的图书馆中再找找,或许有一些侧面的资料。”

        “可以,”高文点点头,接着看向了那些正在忙碌的士兵,“但首先我们要解决掉这场灾难……”

        红枫城的晶簇军团指挥节点被摧毁了,整个红枫地区以及巨石城、丰饶林地、斜林河谷一带的晶簇大军都在陷入瘫痪,万物终亡会掀起的这场灾难遭遇了空前的巨大打击,但红枫战役的结束并不意味着高文可以松一口气。

        这支晶簇大军异常庞大,万物终亡会打造的这个怪物可不止有一个指挥中心,那些前去进攻圣苏尼尔的,那些位于巨木道口东部地区的,还有那些分布在圣灵平原各处旷野中的晶簇都有着不同的指挥节点,失去了一个红枫,剩下的巨人们仍然会活动下去。

        远在红枫的主力部队已经建立起阵地,开始清除那些正不断从各个方向涌来的、处于混沌虚弱状态的晶簇感染者,由于红枫节点的覆灭,整个地区的感染者都将在最后一个心灵指令的引导下飞蛾扑火一般地冲进燃烧器和轨道炮交织成的火网中,根据经验,这个过程至少会持续一天左右。

        而完成了火炮支援任务的内河舰队则久违地靠岸修整——他们要修复被损坏的魔能翼板。

        “我们遭遇了一次有实质威胁的袭击,”魔网通讯终端上,拜伦解释着之前炮击短暂中断以及魔能翼板受损的原因,“一群晶簇怪物把自己沉在水底,在舰队开炮之后才突然上浮,试图凿穿我们的船底。”

        高文之前并不知道那些强大的战舰竟然差点出问题,这时候听到拜伦的报告才心中一惊,赶紧追问:“然后呢?”

        “幸好战舰底部也有钢板,还有隔水舱,那些怪物的第一波袭击没有奏效,之后我命令各舰把半数魔能翼板的机械结构拉断,把废能释放格栅浸入水中,在水里制造了大范围的奥术爆炸——这成功干掉了那些怪物,但代价是损失了一半的魔能翼板,以及各小型舰在奥术爆炸中程度不一地受损,有一艘改装炮艇受损严重,已经失去全部动力……这部分损失是我的责任。”

        即便是老油条骑士,在面对舰队遇袭受损的责任时也没有丝毫推脱之意,但高文直接打断了对方:“这次事件你没有责任,你的应对很得当,避免了更大的损失——而且这也让我们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你把战斗过程的详细经过以及船只当时各系统的运转情况整理一份资料,传给魔能技术研究所和造船厂那边,让他们参考后续的改造方案。”

        “是。”

        通讯挂断,高文忍不住长长地出了口气。

        不能因为战局的顺利就蒙蔽了双眼——即便是在如此顺利的一次军事行动中,竟然也潜藏着如此重大的经验教训,而这个经验教训如果不吸取,等它下次再出现的时候恐怕就是致命的危局!

        那些晶簇巨人在一直被碾压着打的情况下竟然还是找到了有效的对抗方法,而高文此前一直专注于陆地上和水面之上的对抗,竟忽略了敌人可能从水底袭击战舰!

        这并不是说他没有水下对抗的概念,而是他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在面对一群感染怪物的时候,竟然还会遇到水下对抗的挑战!

        这就像一个全副武装的现代士兵去打一个拎着木棍的原始人——士兵不会认为自己需要额外的掩体和一身绝缘防护服,但那个原始人挥了挥木棍,召唤出个球形闪电来……

        如果不是那些晶簇巨人只有血肉之躯,如果敌人手中也掌握着跟塞西尔近似的,甚至只落后半个时代的武器装备,那么那些从水下偷袭战舰的敌人说不定真能击沉内河舰队的战船。

        这时维多利亚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打断了高文的思绪:“发生什么事了么?”

        这位北境公爵刚才简单吃了些食物,又经过短暂的休息和冥想,此刻状态已经恢复许多,她看到高文表情严肃,还以为是前线出了问题。

        同时她也注意到了高文面前的小型魔网终端——她曾在塞西尔城见到过规模更大的、固定在地面上的机器,此刻又见到了可以方便转移的小型机,视线中不禁带上了一丝赞叹和向往。

        如果王国军当时也有这种东西,或许情况不会恶化的那么严重……至少,她能来得及把还未感染的军队都集中起来,而不至于让大部分远离巨石城的部队在孤军奋战通讯断绝的情况下被转化成晶簇巨人……

        但她也只是想想而已——她知道,高文一向不介意把这些先进的东西推广出去,只要价格合适就可以,但王国的贵族们却不一定会接受这些有可能动摇他们权威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掌握着各地传讯塔的法师家族,驯养狮鹫的平原贵族们,他们恐怕会不遗余力地阻挠这项技术。

        “没什么,小问题,”高文注意到了维多利亚的视线,他多少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但并未点破,“我们会在这里修整一天,之后继续向北推进——晶簇军团此刻恐怕已经开始进攻王都,希望圣苏尼尔能坚持到我们抵达。”

        “重要的是必须让他们知道有援军存在,”维多利亚立刻说道,“我……很了解王都的贵族,如果没有援军的消息,他们恐怕连三天都坚持不了——哪怕他们拥有整个安苏最坚固的堡垒。”

        “……我对王都贵族的看法与你高度一致。”

        ……

        黑暗深沉的地底深渊中,赤红的岩浆在峭壁底部翻滚起伏,身穿黑色或暗绿色神官袍的万物终亡神官们聚集在伪神之躯那庞大的躯体旁,遥遥关注着这人造之神的每一次呼吸。

        巨大的鹿状身躯此刻已经接近完全成熟,一层浩然神圣的光辉笼罩在祂那庞大且优雅的躯体表面,洁白到不染丝毫尘垢的毛皮上不断浮动着各种神秘的符文和神圣标记,祂看上去已经为降临人世做好了准备,但最后一层锁链仍然束缚在这人造之神的躯体上——

        那锁链缠绕着祂的脖颈,勾连在祂的鹿角之间,锁链上符文闪烁,强大的封印、镇压力量正约束着人造之神的觉醒冲动。

        伪神之躯对面,一座漂浮在半空中的高台上,两道身影正远远地注视着巨鹿的身躯。

        其中一道身影是半人半树的女性神官,另一道身影却是身披黑色朴素长袍,面容隐藏在兜帽阴影中的男子。

        “大教长,希顿死了。”贝尔提拉?奥古斯都微微转头,对身旁的男子说道。

        大教长微微点了点头,从兜帽下传出来的声音中带着沙哑和压抑:“我感觉到了……”

        “我们失去了圣灵平原上的一处重要支柱,”贝尔提拉继续说道,“塞西尔人一定还会继续向北推进,他们表现出的进攻性和破坏性以及军事实力都令人震惊。”

        短暂的沉默之后,大教长轻轻叹了口气:“也好……塞西尔比我预想的还要强大,如果我们这条路不通,他们说不定也可以是一条路……多一条路,凡人手中就多一张牌。”

        “……您这样的话如果传出去肯定会导致不安。”

        “或许吧,但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更希望能以‘人’的身份说一些话,而不是半神半人的大教长,”大教长声音沙哑地说道,随后微微转过头来,他的面容仍然隐藏在兜帽之下,一只苍白的手却从罩袍中探出来,托着一本厚重的大书,“这本书由你保管。”

        “终极之书……”贝尔提拉眼神复杂地看了那本书一眼,“所有的答案都藏于书页之中……”

        “但或许也有书页之外的答案,比如域外游荡者,”大教长看着贝尔提拉将书接过,低声说道,“准备仪式吧,红枫已经被摧毁,我们的时间并不宽裕。”

        漂浮平台缓缓向着下方的岩浆湖降下,和神官们所处的大型浮岛连接到了一起,在看到从平台上走下的大教长之后,现场的万物终亡神官们不约而同地静默下来。

        数百年的谋划终于到了这一步,在这难以言喻的时刻,所有激动人心的口号和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无人欢呼,也无人喝彩,这些堕入黑暗面的神官们只是恭敬地后退,微微弯下腰来,注视着那身披朴素黑袍的大教长一步步走入空中,一步步走向人造之神的身躯。

        最终忤逆仪式。

        人对神做出的最大的忤逆,最大的否定和对抗。

        贝尔提拉抬起头,看着大教长一步步来到那圣洁巨鹿的额头附近,那个身披黑袍的身影张开了双手,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血肉之渊。

        “神,睁开眼,准备迎接你的人性吧!!”

        然后,那圣洁的巨鹿便张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