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惊天下

第六百九十五章 惊天下

        三国战场。

        决斗战场外,三国大军对峙。

        满山满谷的士卒,满山满谷的充边罪囚,空中悬浮着大大小小的战舰,一座座皮粗肉厚的战堡要么悬浮在低空,要么降落在山顶上,一根根闪耀着奇光的炮管不时的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的晃来晃去,透着一股子杀气腾腾的味道。

        原本决斗战场长宽万里,稍稍隔开了三国大军。

        蓦然间,三国战场从万里长宽,变成了百里左右,三国的门阀贵族们立刻带着精锐护卫,‘哗啦啦’的涌到了决斗战场的结界外。

        双方的距离,隔得很近很近。

        区区百里的距离,对于胎藏境的修士来说,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跨越。

        而且将门子弟,一个个都是体修,他们耳聪目明、五感极强,隔着百来里地看清对面人的面庞,不要太容易。鼓起中气,声传数百里,那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最早是大武神国的一群粗胚开口,他们不干不净的,朝着大魏公孙氏的一群小娘子开了荤口。

        其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一旦大武神国最终获胜,他们一定会将公孙家的小娘子如何如何,怎样怎样,更有一些厚脸皮不知道羞耻的,开始活灵活现的描述各种不可言喻的细节。

        公孙氏以剑道名动天下,公孙家的小娘子们,是大魏门阀贵族们人人追捧的天之娇女,她们如何受得了这种面对面的羞辱?

        也不需要她们亲自动手,她们只是面皮微微泛红,目光稍稍流转,当即就有一群大魏的儿郎昂首挺胸的对上了大武的粗胚。

        盗氏第一个出手,这些盗氏的子弟,一个个都学着他们老祖宗盗逍客的做派,每个人都以迎娶某位公孙氏的小娘子为人生目标,他们更是将公孙家的小娘子们当做了自家的禁脔。

        于是乎,大武神国的军阵中,突然有几个口沫四溅,最不积口德,说话最难听的糙汉子,突然就血溅百步,被盗氏子弟刺杀当场。

        大武神国的好汉们如何受得了这个?

        当即就有数百汉子操起兵器,开始向大魏的门阀子弟们当面挑战。

        所幸是,就算是最粗鲁的大武将领,他们也多少记得三国高层正在决战中,真正决定三国命运的战斗,在那决斗战场内。

        所以,他们并没有点起大军结阵厮杀,只是面对面的,单对单的出言挑战。

        大魏的年轻人也不示弱,他们按照修为、年龄、辈分等等,一个接一个的蹦出来和大武的这群粗汉子厮杀成了一团。

        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双方都倒下了数百人,多为重伤,也有百来个门阀子弟逃命不及,被敌人斩杀当场。

        青丘神国这边,各家约束自家子弟,谨慎的不去掺和那边的争斗。

        以令狐氏、公羊氏为首的青丘神国高层心知肚明,真正决定性的战斗在那决斗战场内。在外面大打出手,输了固然是难看,就算你赢了,又能如何?

        若是自家在外面赢了,斩杀了大武和大魏的若干子弟。要是自家老祖不争气,在那决斗战场内输了……呵呵,若是大武,或者大魏,他们成了三国共主,偏偏自家在外面斩杀了他们的后辈子孙……

        秋后算账这种东西,轮到自己头上可不舒服。

        大魏的门阀子弟,有着读书人特有的倔强劲。

        而大武的那些粗糙汉子,就不要提了,那都是一群热血上头就不管一切的野蛮人。

        让他们去打吧,青丘神国各家各户约束自家子弟,只是作壁上观,静静的等待最终的结果,等待三国最终的命运。

        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名浑身红毛的大武皇族子弟突然蹦跶了出来,他手持一杆点钢枪,目光扫过青丘神国在场的众多将门子弟,突然指着军阵中唯一的女子大笑了起来。

        “兀那小娘子,整个青丘神国,就你一个小娘儿……嘿嘿,看你持枪、披甲的模样,老子看得有点心痒痒……来,下来,试试老子的这杆枪,好不好使?”

        这武家子弟开口无状,言语之中极度下流。

        站在四灵战舰上,紧张的看着决斗战场的裴凤呆了呆,然后雪白的面皮上飞起一片血色,整个眼珠骤然变得漆黑一片,一缕缕黑色魔焰从她瞳孔中喷出,化为两缕火光喷出数丈长短。

        裴凤体内,小六壬生幻秘魔体的力量奔涌,她本身只是胎藏境的修为,但是得了这件秘魔体后,日夜以本身精气淬炼沟通,此刻已经能发挥一部分秘魔体的强悍力量。

        神明境五重天,这是在三国的神明境老祖中也属于顶尖的战力,裴凤融合了秘魔体的力量,她能够发挥的战力,就达到了神明境五重天!

        手中长枪一抖,裴凤正要出手,老铁已经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小丫头别冲动,收着点力气……咳,咳,老子多少年没活动了。”老铁扛着阴阳神枪,一步一步的踏空而行,向着那遍体红毛的武家子弟走了过去。

        “小家伙,你爷爷也是用枪的,嘿嘿。”老铁也有点焦躁,双眼中血光闪烁,直勾勾的盯着那武家子弟。

        巫铁等人进入决斗战场也有好些时日了,一直到现在,决斗战场从万里方圆缩小到百里长宽,很显然,战场内有巨变。

        三国加起来一万多个神明境,二十几万的半步神明境,这么多人拥挤在百里长宽的战场上,诸神这是在逼他们拼命啊。

        哪怕老铁对巫铁再有信心,知道巫铁有不少底牌,也不由得心惊胆战,只觉底气全无。

        他担心巫铁。

        他真的担心,当年和他一起,相互扶持着,从那不见天日的地下世界挣扎出来的小家伙,就这么死在了决斗战场内。

        老铁是真的担心了。

        当年,巫铁还是那般小的一个小娃娃,是老铁犹如保姆一样,将他一手带大,而且将自己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巫铁的身上,将《元始经》传授给了他。

        巫铁不负所托,一路狼狈的挣扎着,被动的、主动的,被迫的、自愿的,终于挣扎到了地面世界,还打下了这么一片小有规模的基业,甚至还让老铁顺利的化身为人,成就了老铁当年梦寐以求的‘混沌变’,拥有了真正的血肉之躯。

        在老铁心中,巫铁和自家的孩子无异。

        虽然老铁的根本,只是一尊人造的巨神兵,但是他拥有的感情,和生灵无异。

        等待了这么些天,老铁已经焦虑不安,有人主动跳出来找死,老铁自然乐得成全他。

        至于裴凤,老铁怎可能让她出战?

        老铁落在了那武家子弟的面前,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言不发,手中长枪同时刺出。

        老铁手中长枪发出极其灿烈的一声破空声响,分明是一枪刺出,却给人一种漫天黄沙、亿万将士齐齐出枪的惨烈和悲壮。

        那武家子弟手中的枪只是出了三寸,就再也无法前进半点。

        老铁的枪刺出,枪尖距离这巫家子弟还有三尺远,无坚不摧的枪意就轰碎了他的身体,连同神胎一并碾成了粉碎。

        “武家的小崽子们,欺负小姑娘可不是什么本事……有种,朝老子来。”老铁的眸子里,奇异的幽光闪烁。

        他的根本是巨神兵,他是杀戮之器,他是太古神话时代,那些太古人族制造的最强的杀戮机器。他存在的意义,是战争,是杀戮,是收割一切敌人的生命。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在做保姆一样,小心的维护巫铁,小心的维护巫铁的基业。

        这完全有背他被制造出来的初衷。

        今天,老铁想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杀一场。

        手中阴阳长枪剧烈震荡,发出低沉如龙的长吟声。老铁手中长枪直指大武神国的军阵,低沉的喝道:“来一个活的、带喘气的……两个三个也可以,十个二十个,爷爷我一并收下了。”

        一丝丝黑白灵光从老铁体内涌出,他身边方圆百丈的虚空变得半黑半白,黑白变幻之中,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玄机和杀意。

        两名大武子弟低沉的咆哮着,挥动着大斧、铁棒朝老铁杀了过来。

        他们蹦窜如飞,一步就能冲出数十里,弹指间到了老铁面前,大斧、铁棒一个横劈、一个竖劈,凶狠无比的砸了下来。

        老铁手中长枪犹如鬼魅,没有半点儿声音的化为两条枪影一闪。

        两个大武胎藏境巅峰的精英将领身体一颤,眉心破开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神胎被一枪击毁。

        “来,来,来,爷爷铁大爷,给你们这群大武的小崽子好好的见见颜色。两个不够,多来几个。”老铁周身煞气大盛,他好似,又回到了当年的战场上。

        漫长的岁月,并没有磨灭他的根本,没能磨灭他骨子里的烙印。

        他依旧是那可怕的杀戮机器。

        岁月只是让他的爪牙藏匿了起来,可是他的爪牙,一直都在。

        一名大武皇族的长辈低沉的呼喝了一声,十名武家子弟同时大吼,瞬间从军阵中跃出,大踏步的冲向了老铁。

        十人结阵,一尊若隐若现的巨人军魂身影在他们头顶浮现。

        可是没用。

        老铁一阵旋风一样冲了过去,他也没有动用任何法力神通,只是手中一杆长枪看似随意的挥动着。

        干净,直接,长枪循着最短的轨迹,笔直的,好似开玩笑一样,轻松洞穿了十个大武子弟的头颅。

        “十个不行,来一百个!”老铁咧嘴笑着,身上的甲胄炸开,战袍斩碎,袒露出肌肉虬结的上半身,他的发冠也炸成了粉碎,满头长发笔直的竖起,一根根犹如钢丝一样在空气中震荡着,发出‘嘤嘤’声响。

        不是一百个,而是一名白发苍苍的大武老将飞出了军阵。

        这老将一边向老铁疾飞,一边脱下身上的甲胄,和老铁一样袒露上身。老将手持一杆长枪,厉声喝道:“好枪法,只是在老夫面前,还不够看。”

        三国眼力足够的高手都看出来了,老铁刚才击杀大武的将领们,没有动用法力,没有催动神通秘术,完全是依靠**力量,依靠近乎于道的枪法,干净利落的击杀了十个高手。

        白发苍苍的,向老铁飞来的老将,是大武将门出身,在大武军中,他的枪术堪称绝顶。

        只是大武将门,就是大武皇族的奴隶。

        作为将门出身的将领,极少有人能够获取足够的资源,突破半步神明境或者神明境界。

        这白发苍苍的老将,也就是胎藏境巅峰极致的修为,他手持长枪冲向老铁,就是要用枪术和老铁分一个胜负。

        “杀你者,大武罗……”

        老铁身体向前一倾,枪尖一点寒芒激射,白发老将身体崩碎。

        所有人只听到他姓罗,但是究竟叫‘罗’什么,没能说出口。

        老铁大踏步的向大武的军阵冲去,他大声笑着:“来,来,来,大武的狗崽子们,你们只会开口调戏小丫头么?是真爷们的,和老子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

        大武留守的高层按捺不住了,几名身份尊崇的亲王厉声咆哮。

        数十名大武将领越阵而出,杀向了老铁。

        只是一个呼吸,枪影闪烁,数十大武将领齐齐倒地。

        百来名大武将领结阵冲出了庞大的军阵,他们配合熟稔的杀向了老铁。

        同样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百来个大武将领不甘倒地。

        三国将士震惊,青丘神国方面战鼓声、号角声响声震天,无数士卒嘶声呐喊,为老铁鼓劲加油。

        大魏诸多门阀的高层个个色变,一个个飞上了高空,眺望着这边的动静。

        大武高层厉声怒吼,终于一支由一千名胎藏境将领组成的军阵冲了出来。

        老铁袒露上身,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支千人军阵。

        手中长枪抖动,点点枪影迸射,之前杀数十人的军阵,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杀百多人的军阵,也只是一个呼吸;这千人军阵,居然也只是一个呼吸,整整一千名胎藏境将领同时倒在了地上。

        老铁在核心,千人在四周,一千人整整齐齐的向后倒下,原地好似盛开了一朵血色的葵花。

        老铁通体煞气比之前强大了百倍以上,他手持长枪,狠狠的朝着大武军阵一指:“可敢一战?”

        大魏军阵鸦雀无声。

        大武军阵哑口无言。

        就连青丘神国的军阵,擂鼓的、吹号的士卒,也都吓得停了下来。

        一个呼吸,杀死一千名胎藏境将领。

        老铁使用的力量,分明只是胎藏境。

        同样是胎藏境,战力差距怎可能如此巨大?

        “非人……”过了许久,许久,令狐氏的一名族老低声的咕哝了一句。

        老铁一战,三**心齐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