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章 武国(2)

第七百章 武国(2)

        武国,如春风化雨一般,缓慢,却坚定的变化着。

        首先,铁鼎山城四周的地势变了。

        原本大武神国时期,铁鼎山城是周边百万里内唯一的一座山峰,四野平坦,唯有这么一座四四方方的奇形山峰巍然矗立,如怪兽盘踞,气势恢宏。

        现如今,铁鼎山城四周,崇山峻岭,奇峰凸起,到处都是美不胜收的绝美风光。

        阴阳道人、五行道人、沧海道人从玉州等地搜刮来的好山好水,在马良这画道宗师的精心设计下,宛如一张美轮美奂的江山画卷,呈现在铁鼎山城周边。

        一条条地脉被袁麒麟用大神通镇压在地下,布置成了一座绝佳的风水大阵,新来的地脉逐渐和铁鼎山城周边原本的地脉串联一气。

        聚数州地脉,尽归在百万里方圆内,铁鼎山城周边本来就天地元能充沛无比,俨然是修炼圣地,如今天地元能的浓度更是激增数倍。

        袁麒麟得意洋洋的吹嘘,有了他布置的风水大阵,这铁鼎山城周边的地脉会加速成长,未来这里的修炼环境会越来越好,而且有延年益寿、增福增禄的奇异功效。

        不需要多久的未来,就算是一块顽石,都能在铁鼎山城周边浓郁元能的滋养下,变成绝世美玉,更能滋生灵性,甚至有踏上修炼之道、化为人形的可能。

        武国境内,各大门阀、豪族的子弟已经分布四方,取代了原本大武神国的官吏。

        在他们的领导下,原本显得有点寂寥、空旷的大武神国土地上,一座座新的城池拔地而起,一座座规划有序的村、镇也随之建造起来。

        一个个简陋的矿洞内,一个个粗陋的地窝棚里,大队大队的奴隶一脸懵懂、惶恐的行了出来。

        他们被分配去一个个村子,一个个镇子,分配去了城池中的一个个街坊。

        他们茫然的聚集在一起,倾听那些基层官吏对他们的训话。

        从今以后,他们不再是奴隶。

        他们可以像曾经的大武神国的那些贵人一样,吃饱,穿暖。

        他们可以像那些贵人一样,居住在宽敞的屋子里,不用蜷缩在矿洞中,不用拥挤在草窝里,不用挤塞在地窝棚内。下雨了,他们有屋顶遮挡;刮风了,有墙壁挡风;下雪了,有炭炉取暖。

        他们可以像那些贵人一样,行走在街道的中间,不会因为不小心挡了贵人的道,被随意的一刀劈死,或者干脆被车马践踏而死。

        他们以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会得到应有的报酬。他们挖出来的每一筐矿石,他们采摘的每一篮药草,他们砍伐的每一颗树木,他们收获的每一颗粮食,只要他们洒下了汗水,他们就会得到合情合理的报酬。

        他们不用再担心因为自己的儿女过于俊俏和美丽,就被那些贵人抢掠过去肆意的玩弄。

        他们不用因为对生存的绝望,掐死自己刚刚生下来的孩子。

        他们不用像工具一样呆滞的,被监工们驱赶着去麻木而艰辛的劳作。

        他们不用像野兽一样杂居在一起,而是可以组成固定的家庭,拥有固定的配偶,清晰自己的血脉传承,明白自己的祖先,明白自己的子孙。

        他们,可以活得更加明白,更加的清醒。

        他们被有序的登记身份信息,去掉了身上的奴隶烙印,授予了姓氏,得了名字,获取了身份腰牌。

        那些和颜悦色的官吏们教他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记住他们所在的地理位置,记住他们新得的姓氏,新得的名字。

        他们是武国,某州,某郡,某城,某街坊的……又或者是某乡,某镇,某村的,某某某。

        第一批登记造册完成的武国子民,又懵懵懂懂的,在那些一脸笑容的官吏带领下,跑去了城外、村外。大片大片的田土,无数的山林渔场,无数的矿山药田,这些东西,都是曾经的那些贵人的。

        这些官吏带着他们丈量土地,很公平的,按照他们所会的技能,给他们分配了农田、药山,分配了渔场、牧场,分配了矿洞、工场……

        这些分配下来的东西,就是他们的了。只要他们努力工作,只要他们不败家,这些资产,以后就是他们的了。按照武国的《民法》,这些资产,他们可以父传子,子传孙,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这些新的武国子民茫然了。

        从无数代先祖开始,从无数年前开始,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是属于某某某老爷的’!

        他们从未有过这样的概念——‘某某某是属于我的’!

        ‘我的’!

        这个词,太陌生,甚至有些可怕。

        可是实实在在的,新发放下来的衣衫,新的屋舍,仓库里的粮食,面前的大牲口和家禽,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全都被那些汗流满面的官吏们一一登记在册。

        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的合法财产。

        全都是他们的。

        全都是,‘我的’!

        我的房子,我的地……我的村子,我的城……我的妻儿,我的长辈!

        精神抖擞的孔成蹊带着无数子孙,带着无数门人弟子兴致勃勃的来了。

        他们都有法力,都有神通,所以修建学堂对他们来说,不要太轻松。

        那些适龄的孩童,被要求全天候的进学堂读书,一应花销,全都由武国官府支付——武国继承了大武神国的全部资产,这点开销,不过是九牛一毛。

        那些成年的子民,则是在日常的劳作之余,每天都要花费一点时间,进夜间学堂,学习一些最基础的东西。

        起码,先认识他们新得的姓氏,先认识自己的名字,先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嘛。

        孔成蹊兴奋得快要疯癫了。

        武国的这些子民,完全就是一张空白的纸,完全就是知识的荒漠。能够在这白纸上肆意书写,能够在这荒漠中随意播种……教书这种事情,是有瘾的。

        能够成为一个国度的‘天下师’,这让孔成蹊快乐无限!

        无数启蒙书籍印刷好,然后一船一船的送去四面八方,送进了一座座城池,一个个村镇。

        学堂中,田地里,到处响起了结结巴巴的读书声。

        读书,识字,然后孔成蹊的那些后生晚辈,那些徒子徒孙们,很认真的传授这些武国的新子民,什么是忠孝仁义,什么是人伦道德。

        告诉他们,什么是‘万灵之长’。

        告诉他们,人和野兽的区别究竟是怎样。

        要彻底的改造一个国,事情千头万绪,忙乱的很。

        忙乱,却有精神,武国在缓慢的,一点点的变化着,犹如一具僵卧了无数年的尸体,一点点热气,一丝丝生机,正在缓慢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