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五章 斩首行动

第七百零五章 斩首行动

        神明。

        什么是神明?

        不是亲自踏入这个境界,言语很难解释其中的美妙。

        神而明之,是为神明。

        先要‘神而’!

        然后‘明之’!

        这是一种有先后因果的,前后衔接的过程。先将神魂锻炼成神胎,让神胎足够强大。然后让神胎反哺肉身,让肉身晋升为法体。

        最后,神、体相合。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柄千锤百炼,用无数珍稀材料铸成的利剑,突然滋生了自己的灵智。他醒了,活了,有了灵魂,于是乎,一切就不同了。

        顽石化为璞玉,凡体晋升神体。

        巫铁握紧拳头,向极远处,以他的视力也只能勉强看清的一座大山轻轻挥出一拳。

        放在以前,如果这一拳单纯使用肉体力量,那么巫铁的拳头会挤压空气,化为拳罡,然后拳罡凝成一个或大或小的拳印,破空飞去,轰在那座大山上。

        这一切,肉眼可见,无论巫铁的拳印飞行速度有多快,肉眼可见。哪怕快成了一缕光线,普通的、凡人的肉眼,也能看到这一缕光线。

        但是第一缕神魂之力和肉身完美融合后,这一拳轰出,事情就大不一样了。

        巫铁的拳头挥出的时候,一缕缕法则力量缠绕在他的拳头上,然后,这一丝丝法则之力就和天地间无所不在的大道法则遥相呼应,产生了共鸣。

        这一拳,没有挤压空气,没有激荡拳罡,没有凝成拳印,大道法则响应巫铁的这一拳,直接在那座山峰前,几乎是紧贴着那座山峰,直接一枚金光灿烂的拳印浮现,然后重重一击轰在了山峰上。

        这一拳,巫铁心中起意,用的是五行之中的庚金之力。

        所以,那一拳通体金光灿烂,充斥着锋利霸道的庚金锐气,一拳好似一刀,重重的剁在了那座大山上。于是山体被无声无息的破开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巫铁相隔数万里轰出的一拳,就好像利刀切豆腐,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山体,然后一连破开了数百座大山。

        一条笔直的直线上,数百座大山被洞穿一个透明的窟窿。

        巫铁心中念头散开,那一枚拳印也随之散开,直接消融于天地之间,再无半点痕迹残留。

        这就是神明境的可怕力量。

        寻常胎藏境的攻击,他们的刀光剑气、符箓雷法,都需要有一个‘跨越空间’、‘抵达目标’的过程。但是神明境的攻击,几乎是发出即至。

        神明境对胎藏境的攻击,几乎是必定命中。

        这是碾压性的优势,数十、数百个胎藏境,根本不够一个神明境随手捏吧的。

        更重要的是,巫铁用肉拳轰出的这一拳,刚刚那一枚在数万里外凝成的拳印,直接完美的继承了巫铁这一拳上蕴藏的肉体力量,而且大道法则随念而生,一股股天地元能加持在拳印上,凭空将拳印威力提升了十倍。

        随意一击,就能提升十倍的攻击力,而胎藏境的修士,他们倾尽全力发出的神通秘术,有多少秘法能够提升这么强的力量?

        这只是神明境一重天的基础攻击。

        随着境界的不断提升,神胎和肉身的不断融合,每一击得到的天地法则的加持,每一击蕴藏的天地元能的数量都会飞速提升。百倍、千倍、万倍的攻击力加持只是寻常小事,这才是神明境最让人感到可怕的地方。

        一步跨过神明境,就从凡人化为神。

        而凡人,是不可能反抗神明的……双方的力量,大家的生命层次,在这一步之后,已经迥然不同了。

        “来,攻击本王。”巫铁脱掉了身上的战袍,袒露上半身。

        四面八方,数千巫家儿郎统辖十余万天武军,大家结成了三座气势恢宏的军阵,然后一道道五行属性的法术攻击呼啸着倾泻在了巫铁的身上。

        天雷地火,岩浆金刀,寒流冲击,冰霜覆盖……

        诸般五行之力轮回转换,诸般神妙的攻击不断落下。

        巫铁……甚至没什么感觉!

        不是他的肉身太强大,而是,在他的肉体表面,有一层淡淡的大道气息包裹。

        任何一尊神明都是如此,只要是他领悟的,参透的,铭刻在肉身上的大道道纹,只要神胎开始和法体融合,就会自然生成一层绝对的‘大道结界’覆盖全身。

        这一层大道结界,无论他看上去多么的不合理……

        举例说明,一名刚刚踏入神明境,修炼火焰大道的神明,他体表的这一层大道结界,如果他受到的是胎藏境修士的攻击,如果攻击是火焰属性的,那么这一层大道结界起码也能削弱九成的攻击力。

        而其他属性的法术攻击,对火焰有克制作用的水系法术,或许只会被削弱五成,而其他的金、土、木等诸般属性的法术攻击,最少、最少,也会被削弱七成以上。

        如果换成同为神明境的攻击,这种削弱的幅度,按照双方在胎藏境时打下的大道基础的厚实程度,会有一定的衰减。可是参悟的同样属性的法术攻击,最少也会被削弱五成以上。

        而巫铁,他透彻三千大道,参悟八万四千旁门,这一方天地所有的大道道纹,都融入了他的身躯。

        所以,从理论上……或者……确切的说,这些巫家儿郎统辖的军阵,凝聚了十几万人的力量爆发出的攻击,只有不到一成的杀伤力实实在在的落在了巫铁身上。

        而巫铁肉身如此强横,就算没有‘大道结界’护体,这些攻击也难以攻破他的皮肤。

        此刻有了大道结界加持,这等攻击就连春风化雨都算不上……

        漫天法术呼啸袭来,刀芒剑罡长达数千丈,呼啸闪烁的劈在巫铁身上。甚至有数十条旗舰级的战舰主炮充能,‘嘎嘎’有声的冲着巫铁喷出了一道道巨大的光柱。

        巫铁只是站在那里,风轻云淡的,这些攻击……真的没能让他有什么感觉。

        放在踏出这一步之前,十几万人组成的军阵,怎么也能让巫铁的身躯感受到酸麻痛涨,甚至能打得他身躯火星四溅、‘咚咚’巨响,内脏也会受到一些冲击震荡。

        可是踏出这一步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这些攻击,就好像完全落在了黑洞中,哪怕四周虚空都被打得扭曲摇晃,巫铁实在是没有半点儿感觉。

        “不错。”巫铁放声大笑,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十几万人组成的军阵,数十条旗舰级主炮同时爆发出的攻击,就被巫铁一口吞了下去。

        ‘咕咚’一声,一缕淡淡的热流在腹中稍微回荡了一下,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欧冶子,来!”巫铁一挥手,巫家儿郎们统辖着大军向后撤退,巫铁向站在远处一座山头上,正在督促欧氏子弟布置一座杀伐剑阵的欧冶子招了招手。

        欧冶子跃跃欲试的看了巫铁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万剑诛灭!阵起!”欧冶子得到了巫铁的示意,他下意识的就将正在布置的这座巨型剑阵催动。

        数十万条剑光冲天而起,在欧冶子的全力催动下,化为一条浩浩荡荡的剑芒长河朝着巫铁当头斩杀下来。

        巫铁抬头看着这一条辉煌壮丽的剑芒长河,随意的伸手抓了上去。

        看似势不可挡的剑芒长河距离巫铁的身体还有一丈多远,剑芒飞行的速度骤然下降了七成左右,每一道剑芒上附着的力量瞬间削弱了五成开外。

        踏入神明境后,巫铁的肉体强度起码又翻了一番。

        无数条剑芒重重的击打在巫铁身上,这是欧冶子借助剑阵的倾力一击,结果就是无数剑芒纷纷碎裂,巫铁身上发出细微的‘叮叮’声,就好像一把轻飘飘的铁针,随手洒在了一个巨大的钢锭上。

        剑芒粉碎,巫铁感受到了一丝丝微不足道的冲击。

        不错,不错,欧冶子的攻击,居然让巫铁有了一定的感觉,这可比刚刚十几万人的军阵释放的攻击强太多了。

        不愧是神明境的高手的攻击。

        巫铁对自己如今的实力,大致有了判断……啧,神明境中,怕是难有对手了。实在是,只要是包罗在这一方天地间的大道法则,面对巫铁至少都会被削弱五成的杀伤力。

        无论是什么大道法则对应的法术攻击,都会被削弱最少五成杀伤。

        这还怎么打嘛。

        其他的神明境高手,主修一门大道,辅修三五大道,或者七八旁门,这已经是极其了不得的事情。但是无论他们主修哪一门大道,他们都势必受到其他好些大道法则的克制。

        而巫铁,浑然圆满,毫无能够克制他的大道。

        这就是一个破坏规则的怪物……《元始经》,本来的根本目的,就是制造这样的‘怪物’!

        “停下吧,本王,大概知道本王的实力了。”巫铁笑着向欧冶子点了点头。

        欧冶子,还有一众大魏投靠巫铁的老祖一个个脸色扭曲的看着巫铁。

        万剑诛灭大阵,这是在大魏也算是极其高明的杀伐阵法,尤其是配合欧冶子和他族人打造的神兵利器级别的宝剑布阵,杀伤力更是恐怖。

        以欧冶子的实力,配合这座大阵,配合数百口欧氏铸造的神剑,就算是神明境七重天的高手,都会被剑阵硬生生的磨灭绞杀。

        可是巫铁……

        这万剑诛灭剑阵,连他的皮都伤不到?

        “怪物……但是,是我们的主君,这真正是最好不过了。”李玄龟站在远处,很舒坦的吐了一口气,得意洋洋的向站在身边的袁麒麟等人吹嘘着:“如何,老李我还是靠谱的吧?这位主君性格温和、为人宽厚,而且实力如此强大……你们跟着老李我投靠了主君,就偷着乐去罢!”

        几个大魏门阀的首脑齐声欢笑,一个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实实在在的,巫铁表现出来的恐怖力量,这种碾压性的力量,可比当年的夏侯皇族给他们的安全感超出太多太多。

        巫铁这个主君,哪里都好。

        唯一不好的,就是这武国的地盘略微贫瘠了一些,人眼稀少了一些,各种奢华用度,自然没有当年的大魏那样方便。偌大的武国疆土上,连手艺高明一点的织娘、酒匠、厨子、乐师都难得找到几个。

        不过呢,大魏的门阀要说其他的可能欠缺了一些,要说这种经营之道,他们实在是三国无双。

        给他们一定的时间,他们一定可以将巫铁的武国打造得花团锦簇。

        能制造无缝天衣的织娘,会有的。

        能酿造绝世佳酿的酒匠,会有的。

        能炮制无上美味的厨子,会有的。

        能引来鸾凤和鸣的乐师,会有的。

        有了巫铁这么实力强横的君主,什么暴风骤雨都不怕了,大家安安稳稳的操持好日子就是。

        剑阵的攻击停了下来,巫铁袒露着膀子低头俯瞰着下方的恶魔巢穴。

        他眉心一条缝隙裂开,法眼喷出熠熠生光,瞬间划破了恶魔巢穴中的浓郁黑雾,看透了巢穴下方十几万里的深度。

        法眼神光所过之处,浓郁的黑雾瞬间消失,黑漆漆的恶魔巢穴顿时变得一片通明。

        梼杌篡和另外两名身躯魁梧的梼杌氏老人正站在半空中,隔着一层厚达千丈的浓郁黑雾,眺望上方千里高度悬浮着的巫铁。

        大群大群的毒蜂在梼杌篡三人身边急速的盘旋飞舞着,風鸾公主被梼杌篡抓在手中,一脸阴冷的指着巫铁细声细气的介绍着他的身份。

        “刚刚踏入神明境的小儿辈……这小子在这里做什么?”梼杌篡皱着眉头,满是横肉的脸上尽是煞气:“呵呵,到我梼杌氏的家门口耀武扬威?他以为,他是谁?”

        “这是,好机会啊。三位……老祖。”風鸾公主轻轻说道。

        “叫我郎君,给你说过的。”梼杌篡用力抓了一下風鸾公主的腰椎骨,差点没把她的骨头直接掐成了碎片。

        “不过,说得没错啊,是个好机会。”梼杌篡身边的一名老人低声笑着:“大武神国刚刚覆灭,武王刚刚接手这块地盘,初来乍到,他想要控制整个武国疆土,何其困难?”

        “尤其,他孤家寡人一个,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就连子嗣都没有一个……”另外一个老人怪笑道:“若是能杀了他……以他如今手下的组成,定然内乱。而且,青丘神国令狐氏,肯定不会坐视……”

        “乱了好,乱了好啊……乱了,我们梼杌氏才有机会嘛。”

        梼杌篡随手将風鸾公主往下方一丢:“爱妻自己小心着,别摔死了……看为夫……”

        ‘看为夫’三个字刚出口,巫铁眉心法眼喷出一道神光,宛如大日朗照,‘唰’的一下照了进来。神光所过之处,烈焰升腾,金光闪烁,梼杌篡身边的大群毒蜂‘啪啪啪’的炸成了一团团青烟。

        梼杌篡三人呆了呆,然后同时大吼‘好机会’。

        三道猩红色,内部隐隐有一抹黑气缠绕的遁光冲天飞起,弹指间就划破了千里虚空,来到了巫铁面前。

        梼杌篡三祖同时出手,三柄气息森然的长剑同时劈向了巫铁的致命要害。

        “武王小儿,纳命来!”

        梼杌篡放声大吼,他的两个兄弟则是齐声狂笑:“你可是自己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