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六章 羲繇的执念

第七百零六章 羲繇的执念

        三柄用不知名骨骼制成的长剑,重重的劈在了巫铁袒露的上半身上。

        然后,骨剑崩碎。

        梼杌篡三人惊呼。

        巫铁左手一挥,打神鞭冲天飞起,放出金光紫气,笼罩整个恶魔巢穴。虚空顿时一僵,变得和钢板一样坚硬、结实以及沉重。

        踏入神明境之前,打神鞭的禁锢之力固然强大,给人的感觉也不过是粘稠的胶水、树脂,神明境的大能被打神鞭禁锢后,虽然行动缓慢,却还能行动。

        而踏入神明境后,巫铁对打神鞭的运用,骤然提升了好几个层级。

        虚空变成了一块结结实实的钢板,空间、时间全部凝固,梼杌篡等三名神明境三重天、四重天水准的高手,就这样结结实实的冻在了半空中,丝毫动弹不得。

        巫铁冷然一笑,伸手在三人身上掏摸了一阵。

        必须要说,地下世界的土著,实在是很穷苦。

        梼杌篡三祖,可是梼杌氏真正的核心高层,他们每个人身上,只有一个容量很是不堪的储物镯子,里面的空间,不过是三间普通屋子的大小。

        而镯子里的资源……

        现在的巫铁,有点看不上眼。真个是,拿去打赏人,都觉得寒碜。

        “不过呢,你们自己就是最好的礼物呵。”巫铁笑着,他取出了一枚直径一尺二寸,形如圆盘的秘宝,将其按在了梼杌篡的头顶。

        然后,武铁一拳轰杀了梼杌篡。

        梼杌篡的身躯崩碎,神魂瓦解。

        可是没有神明境陨落时的那一道冲天光柱出现,他的神魂,他的血脉,全都被这枚通体漆黑的圆盘秘宝吞噬。秘宝表面一丝丝血色的光芒闪烁,无数邪异诡秘的符文亮起。

        一盏茶的时间后,一颗拳头大小的神魂结晶,还有海碗大小的一团血脉精华,在秘宝上悄然浮现。

        巫铁依样画葫芦的,将目露惊恐绝望之色的两名梼杌氏老祖斩杀,同样没有光柱冲天而起,两位老祖的神魂凝成了神魂结晶,他们体内的血脉被抽取,凝成了血脉精华。

        这黑色圆盘,是幽若和阴阳道人达成契约时,顺便让阴阳道人带回来的秘宝。

        在三国战场上,悬浮在天穹之下,采集战场上战死的士卒灵魂和精血的那几个大圆盘,就是这黑色圆盘放大后的形态。

        收起了梼杌篡三人的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巫铁心情复杂的看着这黑色圆盘,沉默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低声的喃喃自语:“总归有不开眼,找上门来送死的敌人……这,不是我的错。”

        梼杌篡三人的神魂和血脉被抽取一空,巫铁看了看三人僵硬在半空的身躯,一拳轰出,虚空震荡,三人的身躯化为大片光点‘哗’的一下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光点如雨,慢悠悠的落在了方圆数千里的山林中。

        一时间就看到山林里无数花草树木急速滋生,一些原本数人合抱粗细、高有百丈的大树,吞噬了足够的光点后,伴随着刺耳的‘咔嚓’声,居然在短短几个呼吸间,急速生长到了十几个人合抱粗细,三四百丈高下。

        不仅是花草树木如此,好些飞禽走兽、毒虫毒蛇也得了一些光点滋养,他们的躯体也在快速的巨大化,快速的膨胀。

        而且这些生灵的眸子里,有灵光闪烁。

        他们得了三位神明境老祖身躯所化的光点后,硬生生被开通了灵智,甚至从这些光点中感受到了一丝丝大道奥义的存在,无端的领悟了一些很是玄妙的修炼手段。

        惊天动地的虎啸声传来,百多里外的一座山头上,一头斑斓大虎猛地跳了出来,他站在山头,朝着巫铁这边用力的点了三下头,然后转身狂奔,须臾间就消失在山林中。

        猛虎、豹子、黑熊、野猪、长蛇、大蟒,不断有体型巨大的生灵从山林中窜出来,站在山头醒目之处,朝着巫铁的方向用各自的方式致敬行礼,然后迅速远离恶魔巢穴。

        “一个个倒都是机灵鬼。”巫铁笑得很灿烂。

        这些飞禽走兽,都是有灵性的,倒是知道感恩怀德,同时也明白趋吉避祸的道理,都是有造化的。

        倒是有些自诩为万灵之长的家伙,实在是不知道死活。

        巫铁低头,眉心法眼张开,一道神光照进了恶魔巢穴,就看到大群梼杌氏的子弟,统辖着无数通体猩红的血腥半龙人,正用各种办法朝着地面急速赶来。

        有些梼杌氏子弟凌空飞行,有些则是在岩壁上蹦窜如飞,还有一些则是坐在巨型的蜥蜴背上,更有一些则是骑乘着外形丑陋狰狞的巨型蝙蝠盘旋而上。

        这些家伙还不知道梼杌篡三祖已经被巫铁击杀,他们犹如逆流的洪水一样顺着恶魔巢穴向地面急速攀升,那些修为最高,已经有了半步神明境的梼杌氏子弟,他们一个弹跳就是数百里高,眼看着用不了多久就能冲到地面来。

        巫铁更是听到了这些家伙的叫嚣声。

        “老祖出手,那武王小儿定然死了……趁着武国大乱,冲破防线,抢钱,抢粮,抢-娘-们!”

        梼杌氏的儿郎们对梼杌篡三位老祖颇有信心,他们放声嘶吼着,热血澎湃的冲向了地面。

        “万载难逢之机……地面邪魔内乱,三国大战,活下来的神明境高手没有几个……”梼杌卑一马当先的冲在了最前面,他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只要老祖们斩杀了武王霍雄,这武国,就任凭我们纵横。”

        “哈哈,風鸾公主,你速速联系你武家的族人,只要安王霍雄一死,你武家的族人可以趁势发动……嘿嘿,咱们里应外合,或许,整个武国都能被我们梼杌氏占下来。”

        梼杌卑满口吐沫横飞,朝着坐在一头大蝙蝠背上的風鸾公主大声嚷嚷。

        風鸾公主,还有其他数千名随行的武家族人目光闪烁,无比殷切的看着恶魔巢穴的出口处。

        若是梼杌篡三人真个能斩杀巫铁……

        巫铁麾下各方势力定然乱成一团。

        武家,或许真有趁势反扑的机会。

        哪怕,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比如说,梼杌氏的这群家伙,会趁势劫掠一把……可是,只要武家能复辟,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冲上去!”風鸾公主的身体剧烈哆嗦着,她猛地指向了头顶那越来越近的、越来越大的恶魔巢穴出口,厉声喝道:“冲上去,杀,杀,杀,杀光霍雄贼子的手下!”

        巫铁悬浮在半空,静静的俯瞰着下方冲杀上来的梼杌氏大军。

        巫狱身形一晃,来到了巫铁的身边。

        他惊愕万分的看了一眼巫铁,他可是亲眼看到,巫铁刚刚犹如杀小鸡一眼,杀掉了突袭的梼杌篡三人。

        巫狱的心情有点复杂。

        梼杌篡三祖,虽然辈分、实力都不如巫狱,可他们毕竟是梼杌氏的神明境老祖,是足以震慑一方的大能。

        就这样被巫铁杀掉了?

        摇摇头,巫狱眸子里闪过一抹狠辣之色:“梼杌氏的小崽子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祸害了不少咱们巫家的族人。这些小崽子既然上来送死,就成全他们吧。”

        巫狱双手结印,开始念诵咒语。

        巫狱眸子里的煞气凶光越来越盛,几乎凝成了实质。很显然,他要不顾身份,不顾辈分,以大欺小,亲自对付这些梼杌氏的后生晚辈了。

        “老祖,您还是……停停手罢。您老人家的巫家咒法,实在是见不得光。”巫铁急忙制止了巫狱:“您哪天心情好,孙儿这里有一部极其高明的《九霄雷法总纲》,您学了这些九霄雷法,再出手罢。”

        摇摇头,巫铁晒然道:“这些小虫子,您出手碾杀他们,也丢脸不是?”

        巫狱的脸抽了抽,喃喃咕哝起来:“嚇……有什么丢脸的?梼杌逆那老家伙,当年都曾经亲自出手对付过咱家的小儿辈……你曾祖父,就差点被梼杌逆一指头隔空点死。”

        冷哼了一声,巫狱喃喃道:“好险,好险,你曾祖父,那时候还没成亲呢,若是被梼杌逆杀了……岂不就没有你这能折腾的好运小子了么?咱巫家,可就没眼前的局面了。”

        巫铁的脸也是骤然一僵。

        巫铁的曾祖父差点被梼杌氏的老祖一指头点死?

        巫铁冷哼了一声,吹了一声极其尖锐悠长的口哨。

        三十六条四灵战舰从高空缓缓降落,数万条制式战舰微微侧过船身,一门门光炮闪烁着幽光,瞄准了下方的恶魔巢穴。

        沿着恶魔巢穴的边缘,密密麻麻站满了漫山遍野的巨神兵。

        这些巨神兵胸前厚重的甲板挪开,露出了下面密密麻麻蜂巢一般的发射巢,一枚枚小型的混沌火弩闪烁着寒光,做好了发射的准备。

        “有本王在,日后,武国疆土之上,再无地下邪魔之患。”巫铁提高了声音,用法力将自己的声音传遍了方圆数万里之遥。

        “本王在此许诺,从今日起,地下邪魔,无法从本王的疆土上带走一粒粮食、一株药草、一个子民。”

        “犯我武国疆土者,杀无赦!”

        巫铁很违心的说出了这番正气凛然、堂堂皇皇的话。

        实在是,他自己就是‘地下邪魔’。

        他身边站着的巫狱,远处统辖大军的巫家儿郎,哪一个不是‘地下邪魔’?

        更不要说,如今他武国的地盘上,那数不胜数的,从镇魔城防线购买来的奴隶。

        还有,还有,五行道人、沧海道人正在赶去巫域的路上……呵呵,马上就会有更多的,精挑细选过的巫家子民落户武国。

        “你梼杌氏倒霉嘛……”巫铁放低了声音,摇摇头,一挥手。

        数万条制式战舰,三十六条四灵战舰微微一颤,数十万门大小光炮同时倾泻出了一道道光柱。

        无数巨神兵胸口发射巢发出刺耳的尖啸声,一道道一尺多长的小型混沌火弩冲天飞起,然后划出一道道巨大的弧线,从高空猛地一头扎向了恶魔巢穴。

        恐怖的火光从恶魔巢穴中冲出,大地摇晃,山峰巨震。

        四周大地上,一道道巨大的阵法禁制符文亮起,强行稳固了岩层,固定了山峰。

        岩壁上,无数嗜血藤蔓灰飞烟灭,无数蜂巢被打得支离破碎,无数毒蜂瞬间汽化。更有大群大群的梼杌氏族人,无数的血腥半龙人在如此猛烈的轰击下灰飞烟灭。

        巫铁并没有祭起那黑色的圆盘秘宝,任凭这些梼杌氏所属的神魂回归天地,任凭他们的血脉化为倾盆大雨,坠入恶魔巢穴,滋养下方的土地。

        巫狱眯着眼,低头俯瞰着下方被快速消灭的梼杌氏大军,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老夫在琢磨,若是咱们两路夹攻……能否灭了梼杌氏?”

        摇摇头,巫狱再次叹了一口气:“不行,不行,伏羲神国,不许我们这般做……羲族,呵呵,他们也是要维持下面各族的平衡啊……啧,不行。”

        巫铁和巫狱在这里对梼杌氏痛下杀手时,一裘青衣的羲繇,慢悠悠的走进了铁鼎山城。

        对比昔日,如今的铁鼎山城,明显多了一份活力。

        大街上的行人,多了。

        路边的小摊贩,多了。

        追逐嬉戏的孩童,也多了。

        甚至那些四处蹦跶撒欢的猫猫狗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多了起来。

        就连城内的树林里,都多了好些鸟儿的巢穴,每天都有无数的鸟儿在城池上空盘旋,或者嬉戏、或者觅食。

        而这一切,在过往的大武神国,是不可能出现的。

        好些街道,平民擅自踏上一步,贬为奴隶。

        奴隶擅自踏上一步,诛满营。

        孩童们,更不可能在街道上胡乱奔跑,否则冲撞了贵人,那也是死全家的大祸。

        至于说猫猫狗狗、天上鸟儿之类,面对大武那些整日里煞气冲天,时不时爆发滔天杀意的凶货,铁鼎山城哪里有这些小家伙生活的空间?

        不过现在,很好,非常好。

        铁鼎山城在回复应有的活力,无论原本的平民,还是原本的奴隶,他们脸上都透着一股子蓬勃的生机。

        羲繇背着手,顺着大街慢悠悠的行走着。

        他欣然看着四周的景象,缓缓点头:“这霍雄,有点能耐……如此基业,当能为白鹇、朱鹮的复国之基。”

        羲繇想起了自己不幸去世的孪生妹妹,他的眼里闪过一抹愧疚和痛苦。

        然后他想起了自己妹妹留下来的那一对儿孪生姐妹。

        他欣然的笑了起来。

        “小妹,我会让她们,活得比我们好一万倍。”

        羲繇背着手,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原本的大武神国皇宫,如今的武王府门前。

        “通传一声,就说,你家王爷的老朋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