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人如蝼蚁

第七百一十四章 人如蝼蚁

        巫铁双臂上神光流转,光雾迷蒙,大有从体表飞溅脱落之势。

        长久以来,巫铁变异的骨骼是他全身最强之处,神兵利器、道法秘术都难以伤损。

        但是这次,面对那冰雕三叉戟的攻击,巫铁双臂骨骼也悉数破碎。

        神躯和凡体不同,身躯融入了大道道纹,一旦破损,如破碗装水,水自缝隙中泄露,神躯自然受损,想要修复,极其困难,必须耗费漫长时间和极大精力才行。

        巫铁双臂的骨骼在发光,在发烫。

        他的碎骨释放出极大的吸力,宛如黑洞一样,强行禁锢了体表迷离的神光。

        丝丝缕缕外泄的道纹悉数飞回,没有一丝泄露体外,所有碎骨‘叮叮’有声的拼凑在一起,一道道热流如潮水一般冲刷全身骨骼,双臂碎骨即刻愈合。

        一股难以形容的饥饿感从体内传来,巫铁大完满的神躯修复如初,没有丝毫破损泄露。

        只是在这过程中,巫铁自身法力消耗一空,躯体内储存的能量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他就好像刚刚从冬眠中苏醒,饿得皮包骨头的太古魔熊,眼珠都在朝外放绿光。

        打神鞭从体内飞出,打神鞭内庞大的小世界空间中,堆积如山的元晶顷刻化为一道道磅礴的元能涌入体内。神胎大口吞吐元能,化为精纯法力储存体内,浑身的细胞也张开大嘴,疯狂的吞噬涌入的元能。

        可怕的饥饿感在快速消散,但是紧接着,巫铁全身的骨骼都在发光、发烫,一缕缕暗沉沉的火焰喷出,烧得巫铁浑身剧痛难当。

        神胎内喷出丝丝缕缕的光雾,神魂和神躯的融合速度在骨骼喷出的火焰刺激下,骤然比平日里全力修炼时还要快了百倍,巫铁的神明境道行在以自身可以感觉的速度提升。

        刚刚那一击,打碎了巫铁双臂的骨骼,他的骨骼自行产生了奇异的进化过程,催动他的骨骼、他的神躯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坚韧、更加难以摧毁。

        能量,还有奇异物质……

        巫铁全身都在索求更庞大的能量,更多的奇珍异宝填补自身虚空。

        身躯微微颤抖着,巫铁看了一眼从空间门中窜出来的那些雪原子民,冷哼了一声,身体一晃,直接没入了暴风雪中,施展遁法快速离开。

        “南人,你们逃不了的……天神指引我们,离开那贫瘠而残暴的雪原,是天,注定我们征服你们的土地,杀死你们的男丁,强-暴你们的女子,让我们的血脉,取代你们的血脉。”

        “你们的一切,你们的土地,你们的财富,你们的女人,都会是我们的战利品。”

        “逃跑?你能逃去哪里?”

        一名身高一丈开外,头戴一个熊头骷髅制成的头冠,身披一整张巨熊皮,骨架极其宽大,但是瘦得皮包骨头的老人手持一根巨型法杖,朝着巫铁消失的位置嘶声呐喊。

        “你们,逃不掉的。”

        老人眼眸中喷吐着幽蓝色的寒光,手中法杖重重的锤击地面,发出轰然巨响,震得远近山岭不断的震荡。好些高山上的积雪‘呼啦啦’的倾倒下来,到处都爆发了可怕的雪崩。

        大队大队身披各色白色兽皮的魁梧战士从空间门中跳出,他们顺着驰道向前快步行走,不断发出野兽一般的呼啸声。

        在这些战士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文明存在的痕迹。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粗犷、率性,一如雪原中的野兽,一切举动都完全出自生存的本能。

        雪原赋予了他们强大的体魄,逼迫他们锻炼出了强横的战力,在那残酷的冰雪荒原中,他们和天地自然、和飞禽走兽厮杀、搏命,为了一口食物、一张兽皮,他们可以豁出去性命的战斗。

        残酷的环境让他们激发了血脉中传承的巨大力量,但是他们也仅仅继承了力量。

        智慧……文明……先祖曾经拥有的美好的一切,在他们身上都不见丝毫的影子。

        ‘呀哈~~~呼’!

        ‘呀哈~~~呼’!

        ‘呀哈~~~呼’!

        之前拖拽巨型冰雕的数万大汉捡起了地上的绳索,继续士气十足的,拖拽着巨大的冰雕向南方行进。

        每拖拽着冰雕向前行走十几里,冰晶驰道上,一圈圈冰霜道纹闪烁,不断给冰雕充能,冰雕喷出神光,庞大的队伍就向前瞬移数百里。

        每每快到了冰雕的尽头,就有一个面容狰狞的老人蹦出来,歇斯底里的念诵咒语,于是乎一场血祭即刻举行,冰雕三叉戟上一道神光喷出,又硬生生在山岭之中开辟出长长的一条冰晶驰道。

        山岭中寒光四射,幽蓝色的神光所过之处,一座座山峰炸成冰晶漫天飘散,一条条大河被连底子封冻,无数飞禽走兽被四散开来的雪原战士击杀,变成了食粮储备存放在驰道两侧的仓库里。

        巫铁浑身暗光汹涌,所幸他现在是武国之主。

        武国虽然贫瘠,那是之前的大武神国皇族不善经营导致。武国的自然资源,包括元能矿脉、各种珍稀矿脉等等,其实储量极其丰富。

        作为武国之主,汇聚到巫铁手中的修炼资源毫无疑问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

        在李玄龟等人的环卫下,巫铁盘坐在一座极其险峻的大山山腰处,通体暗光汹涌的他犹如一个黑洞,无数珍稀资源、无数元能不断的从打神鞭中喷出,犹如潮水一样被他的身躯吞没。

        神躯在一丝丝的变强,神胎在一点点的融入神躯。

        自身和天地宇宙的联系在一点点的增加,六识在稳步的提升,自身拥有的法力、力量、诸般伴生的神通秘术,也在不断的强大。

        精血在提炼,在凝聚,在提升。

        血液的颜色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随着神躯的不断凝炼,在浑身骨骼的刺激下,巫铁正朝着更高级的血脉返祖溯源,逐渐激发血脉中拥有的强大威能。

        隐隐的,站在巫铁身边的李玄龟等人,能听到巫铁体内传来的龙吟凤鸣、狮虎咆哮声。

        好似有无数的珍禽神兽在巫铁的体内苏醒,不断有李玄龟等人很熟悉的,属于诸般神禽神兽的气息从巫铁体内传出。

        偶尔,可以看到巫铁的两只手臂突然生出了无数龙鳞,手指也变成了坚硬、锋利的龙爪。

        偶尔,可以看到巫铁的脖颈上生出了带有神秘字符纹路的羽毛,华丽的羽片喷吐着神光,翎毛辉煌,神圣耀目不可一世。

        甚至有时候,巫铁额头会突然生出光焰夺目的各色尖角。

        笔直的,弯曲的,带螺旋纹路的,或者是分叉犹如鹿角。

        他身上的气息,时而神圣,时而诡秘,时而阴暗,时而光明。他身边不时有黑雾、浓烟、火焰、冰霜诸般异象浮现,每一种异象出现时,巫铁体内都会有一种奇异的神兽神禽的呼啸声传来。

        李玄龟等人一时间作声不得。

        这等躯体上的变化,他们也曾经历过。

        那是他们在修炼过程中,他们的修为达到了神明境五重天以上,自然而然的反本溯源,从自身的血脉中向太古神话时代的强横生物追溯,从血脉中得到某些强大的神通变化特有的异兆。

        比如说,李玄龟……人如其名,他在神明境五重天的时候,他就返祖溯源,从血脉中得到了极其强横的‘玄龟’变化。

        他能够彻头彻尾的,从人身化为一头巨大的,一只脚就堪称天柱的太古玄龟。当李玄龟全力施展玄龟变化时,他的龟甲近乎能笼罩半个州治的疆土。

        李玄龟是法修,平日里,一柄普通的九炼仙兵都能重伤他。

        但是化为玄龟后,寻常的先天灵兵都无法伤损他一丝半点。

        袁麒麟也是如此,顾名思义,他在神明境五重天时,他苏醒的血脉变化,能够让他化为戊土麒麟,那是中央土德、先天瑞兽,只要踏足地脉,修为比他强大数倍的敌人都难以击败他。

        这种神通变化,直接来自于太古血脉,和普通的神通变化还不一样。

        普通的神通变化,只是变化外形,拥有变化的神兽神禽的一些神通。

        而这种血脉变化,则是直接将自己变化为太古神话中的神兽神禽,完完全全的掌握他的一切,拥有各种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不仅仅是外形,甚至是神魂,连带着思维方式,都会变成那种太古神兽。

        “天地万族血脉,尽源自传说中开天辟地的那位圣人……所以,理论上……每一个修炼有成的大能者,都能化身亿万,无数神兽神禽的天赋神通和变化,都能自由掌控。”

        李玄龟看着体表异兆不断的巫铁,下意识的喃喃自语。

        “但是人力有穷,我们只是后天凡人,并非那位开天辟地的传说中的先天圣人……所以,所以……我们能凝聚神躯,提炼血脉,从中得到一种绝强的神通变化也是极其幸运的。”

        “若是得到太多的血脉变化神通,我们的身躯承受不住。”

        “可是主公他……他……他这是……出现了多少种异象?”

        袁麒麟目瞪口呆的看着巫铁。

        “天赋异禀,这根基,比我们不知道强出了多少。”一旁的墨云羡慕得差点没流口水:“老乌龟,你这次可真是没说错,有幸追随主公门下,这是我们的大机遇、大造化。”

        李玄龟笑而不语,得意洋洋的轻轻抚弄着自己的长须。

        巫铁的身躯还在不断的吞噬元晶和各色珍稀材料……天地是圣人开辟而成,天地万灵都是圣人血脉衍化,故而取外界天地资源,可修万灵之躯。天生万物,以养万灵,这是最基本的天地道理。

        巫铁在不断的强化,他的六识在不断提升,双眼能看出去的距离越来越远,双耳能听到的距离也越来越大。

        渐渐地,巫铁听到了从北方传来的悠长呼喊声。

        身体内的‘饥饿感’已经被亚下去了一些,巫铁站起身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冰雾弥漫,连巫铁的双眼也难以看清那方向究竟有什么。

        于是巫铁伸手,右手从手肘以下全都化为晶莹剔透的寒冰形态,他伸手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圈儿,寒光森森的圈子沟通天地之间的寒气,极细的寒能微粒,立刻化为一丝丝奇异的波动向远处扩散开去。

        很快,寒光圈子急速扩大,化为数丈大小,悬浮在众人面前。

        极远处的北面,冰晶驰道上的景象,在寒光圈子里出现。

        最先出现的,是大群大群身高十几丈,长着极长象牙,遍体极长白毛的雪原猛犸。这些体型巨大的猛犸背上扛着巨大的木架子,上面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零碎玩意。

        锅碗瓢盆,帐篷兽皮,还有一些体型娇小的孩童坐在上面,随着猛犸的大步奔走,身体一晃一晃的。

        在猛犸群后面,是各色各样的战兽。

        白熊、白虎、白狼、白鹿……

        这些战兽的背上,也扛着大量的家什,各种锅碗瓢盆之类的,巫铁甚至注意到了,几头白熊的背上,居然扛着一整套的铁匠用具,什么炉子、坩埚、钳子、锤子之类,应有尽有。

        大群大群身披兽皮的战士跟在这些战兽身边,气喘吁吁的随着战兽群向南方小步奔跑前进。

        无数战兽、无数战士向南方奔涌,冰晶驰道上,一片片六角形冰霜纹路聚散不定,每一次聚起来,就有寒光一闪,这些快步奔走的战兽、战士就随之出现在南方数百里外。

        每当这种随机的传送出现时,无论是被传送的,还是看着同伴被传送的,这些雪原上的不速之客都齐齐发出野兽一般欢快酣畅的长啸声。

        庞大的战士队伍不知道有多少,总之是一眼看不到边。

        巫铁加大了对寒光圈子的法力输出,圈子直径快速增加,然后很快的,巫铁等人看到了更远处的、更北边的动静。

        无数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幼聚集在一起,浩浩荡荡一眼看不到边的,宛如迁徙的蝼蚁群一样,艰难的在寒风中向南方跋涉着。

        真个是人山人海,根本一眼看不到边。

        男人,女人,老人,孩童,所有人都扛着大大小小的包裹,一步一步的顺着冰晶驰道向南方行走。

        寒风呼啸,冻气肆虐,不时有瘦骨嶙峋的老人一头栽倒在地。

        倒下的老人被迅速的清理到驰道的两旁,随意的丢弃在了荒野中,其他人默不作声的,双眼喷吐着一丝丝凶狠的,恶狼一般的凶光,咬着牙,坚持着继续向南方行走。

        冰晶驰道闪烁着寒光,同样不时寒光一闪,将大队人马向南方瞬移数百里。

        如此速度……

        如此多的雪原子民……

        “这样的驰道,只有一条么?”巫铁突然看向了袁麒麟。

        李玄龟、袁麒麟等人脸色骤然惨变。

        他们从这些迁徙的雪原子民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极其原始、极其纯粹的恶意和贪婪。

        单单这一条驰道上正在迁徙的雪原子民,已经给了他们极大的震撼。

        如果有更多……

        更多的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