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当头闷锤

第七百一十五章 当头闷锤

        青丘城,皇城中。

        由投靠令狐青青的几个大魏老祖精心设计过的庭院,美轮美奂,如仙境,如梦幻,如山水画卷,总之美得不似人间。

        迷茫的山水之间,一栋通体用各色水晶拼嵌而成的小楼,极其契合的融入了山水中,默契而自然,一切都宛如天生。

        令狐青青坐在小楼的二楼,面前的暗青色水晶长案上,摆满了各色公文。

        他面前摊开一卷统计报告,双手各持一个特制的小小算盘,指尖带起一道道残影,‘噼里啪啦’的拨动着算盘珠子,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容。

        银鱼儿一脸温柔的坐在他身侧的锦缎软凳上,目光只是黏在他的脸上。

        在决斗战场,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相互说穿了很多事情,包括银鱼儿。

        如今银鱼儿已经和公羊三虑彻底断了联系,彻彻底底的,从身体到神魂,都成了令狐青青最宠爱的皇贵妃。

        比起平常,银鱼儿的身段儿稍微丰腴了些,明显的小腹隆起了老高。

        新的生命正在孕育……

        这让令狐青青欣喜若狂。

        胡老爷早就被巫铁下手斩杀,令狐固还有一大群令狐青青的得意子孙也在决斗战场陨落。

        新的生命,代表着新的希望。

        尤其是,银鱼儿是他自己挑选的,自己喜欢的女人。

        而胡老爷还有令狐固这些儿孙,说起来,令狐青青最早成亲,和他婚配的女人,那也是家族联姻性质。

        那些女人是他令狐青青喜欢的女人么?

        不可否认,为他生儿育女,和他在一起度过数千年后,他和那些女人之间有了亲情。

        但是爱情?

        从未存在过。

        这样说,对令狐青青的那些女人很不公平。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唯有银鱼儿肚子里正在孕育的这个孩子,才是令狐青青和某个女子真正的‘爱情结晶’。

        所以,银鱼儿只要诞下这个孩儿,令狐青青会力排众议,封她为皇后,封这个孩子为皇太子。

        现在的令狐青青,有足够的底气这样做,哪怕是令狐氏的那些罗里吧嗦的族老、长老,如今也不可能撼动令狐青青的权威。

        现在的令狐青青,已经正儿八经踏入了神明境。

        现在的令狐青青,功勋盖世,乃是三国第一人。

        将三国的开国老祖都算上,谁能有令狐青青这般盖世奇功?三国一统,他令狐青青乃是前所未有的、功勋盖过历史上任何人的开疆拓土有为圣君。

        有那擅长拍马屁的文臣,曾经上书让令狐青青给自己冠以‘神武’之号,以表彰令狐青青的盖世武功,然后被令狐青青下令拖下去狂揍一百廷杖。

        简直不知所谓,‘英明神武’这个号很好、很好,但是‘神武’二字,免不得让人联想起已经被令狐青青干掉的大武神国……所以,这个词有点尴尬,这群拍马屁的蠢货,就不知道想个更好的、更能彰显令狐青青伟大功绩的好尊号么?

        不过,这也凸显了如今令狐青青拥有的权威。

        在这股一统三国的伟大功绩带来的光环衬托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在三国之内,令狐青青觉得,他就没什么是做不得、做不到的。

        甚至,就算是占据了整个大武神国过去疆土的武王‘霍雄’,以及拿走了曾经的青丘神国六分之一疆域的文王公羊三虑,令狐青青觉得,给他一点时间,他也能将这两个家伙拾掇了。

        嗯,最不可饶的,还是公羊三虑。

        真是老而不知廉耻,巫铁的‘武王’封号,是因为他要走的那块地盘的关系,令狐青青随口给他的那个王号。

        而公羊三虑呢。

        ‘文王’?

        哼哼,老贼居心莫测,实在当诛九族,‘文王’这个号,实在是让令狐青青浮想联翩……令狐青青,也是读过很多太古残篇、秘密档案的。

        巫铁这个‘武王’,看他那一腔子浩然正气,他对令狐青青有威胁,但是威胁不会太大。

        而公羊三虑这老贼,当了一辈子的‘天下师’,手下教出了这么多的文臣,那么多的徒子徒孙当中,连带着他自己,都没有一个人养出一腔子浩然正气……可见公羊三虑和他的徒子徒孙,都是一群伪君子。

        伪君子,还给自己要了‘文王’的王号。

        其心叵测,简直就是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等令狐青青腾出了手,养足了精气神,回复了一定实力,第一个就要灭了公羊家。至于说借口么,令狐青青借口都给他找好了。

        令狐氏的血脉也颇为不凡,传说中的十尾天狐的后裔,虽然在漫长的岁月中‘沦为’将门,看似只能打打杀杀,实则令狐青青的智计、尤其是他的智商是极高的。

        双手操控两个算盘,眼睛盯着统计公文,一边计算上面庞大的数字,脑子里还能胡思乱想这些问题。

        令狐青青终于算清了公文上那一笔笔让他欢喜的数字。

        这是过去一年,青丘神国整体的赋税收入。

        “富得流油啊。”令狐青青由衷的感慨了着。

        实在是,收入增加了两倍不止。

        巫铁拿走了曾经的大武神国的领地,公羊三虑拿走了六分之一的大魏故土,册封李广、项飞羽等从决斗战场中幸存的功臣,又将青丘神国本来的领地分出去了两百多个州治。

        饶是如此,如今直接掌握在令狐青青手上的领地,粮食、金银、元晶、药草……过去一年的赋税收入,同样达到了过往青丘神国整体收入的三倍以上,也就是直接增加了两倍以上的赋税收入。

        这笔收入,堪称天文数字。

        只要令狐青青愿意,他现在就能沟通天神,让令狐氏多一批神明境的高手。

        当然,事情不能这么做。

        令狐氏内部,也需要平衡,需要绝对的掌控。

        究竟哪些幸运儿,能够晋升神明境……呵呵,那当然是乖巧听话的优先,那些刺头儿嘛,对他令狐青青有态度的族人嘛……你们就,静静的候着吧?

        “哈哈哈哈!”

        想到得意处,令狐青青不由得放声狂笑,他将两个小算盘轻轻的往前一推,站起身来,背着手,房间内急速转了两圈。

        “爱妃,让人整治几个你最爱吃的精致小菜,朕开心,想要喝一杯。”

        令狐青青满脸是笑的吩咐银鱼儿。

        银鱼儿温柔的笑着,应了一声,带着满满的满足和幸福感,小心翼翼的,双手微微护着小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楼梯口。

        令狐青青笑看着银鱼儿的这般动作,在心里笑骂她有点过于小心谨慎了。

        如今银鱼儿身上起码挂着上百件令狐青青亲手加持的防御秘宝,她就算从万丈大山上跳下去,也会一根毫毛都伤不到,根本不需要这般谨慎小心嘛。

        不过,他能理解银鱼儿的心,所以,他心里又是歉然、又是欣然。

        歉然是,公羊三虑那老贼,居然敢威逼银鱼儿做他的工具,拿来算计他令狐青青,简直是罪该万死。

        欣然是,如今银鱼儿彻头彻尾的成了他的人,他一定要用这辈子,好生的关心她,爱护她……皇城内的那些妖-艳-贱-货,一个个撅着-屁-股,犹如饿狗看宴席桌一样盯着皇后宝座的女人,呵呵,她们就羡慕嫉妒恨去吧……

        令狐青青心情极佳,不由得又‘呵呵呵’的傻笑了起来。

        令狐阿一‘唰’的一声,犹如鬼魅一样从令狐青青身边冒了出来,令狐青青也被他突兀的出现弄得呆了呆,笑声一下子就卡在了嗓子眼里。

        “阿一啊,以后,离远点,奏明了再冒出来……小心吓着银鱼儿,不要怪朕亲自抽你鞭子。”令狐青青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这个追随了自己一辈子的忠诚老人。

        令狐阿一干笑了一声,小心的看了一眼站在楼梯口回头张望的银鱼儿,急忙向她弯了弯腰,很恭敬的笑了一声,然后这才看向了令狐青青:“陛下,李广老祖在外求见……有急事。”

        令狐青青呆了呆。

        李广,青丘李氏的太上大长老,继承‘李广’之名的,青丘神国箭道第一人。

        离开决斗战场后,李广算是如今青丘神国最强的几个顶尖神明境高手之一,加上李氏自家掌控的力量,令狐青青很慷慨的在青丘神国境内挑选了十几个肥美的州治封给了李氏。

        李广等李氏老祖也很识趣,得了封地后,他们这些李氏的神明境老祖立刻带着大批精英子弟离开青丘城,直接去接管、建设自家领地去了,甚至他们还很主动的,让自家在朝中为官的族人,主动有三成族人辞官,让出了大量的官职。

        李氏让出来的那些空缺官职,令狐青青拿来安置了来自大魏和大武的一部分降臣,如此青丘神国如今的朝堂,才是如此的一片和谐,降臣家族内,也没有太多的抱怨之声。

        李广和李氏的这般知情识趣的行为,令狐青青是极其满意的。

        听闻李广居然离开了自家封地,跑来了青丘城求见自己,令狐青青不由得呆了呆:“他一个人……还是……李氏的所有老祖都来了?”

        说实话,如今的青丘神国,实力处于一个极其尴尬的低谷期。

        不仅是青丘神国,尤其是令狐氏,大猫小猫剩下几个神明境老祖,而李氏呢?在决斗战场,李氏托了巫铁的福,神明境战力并无多大损伤。

        单从神明境老祖的数量上,李氏甚至超过了皇族令狐氏。

        这种情形,是极其危险的。

        如果不是令狐氏有镇国神器压着……令狐青青怕是早就寝食不安了。

        所以,李广突然冒了出来,令狐青青最担心的就是,是不是李广带着所有的李氏老祖,甚至是其他几个将门的老祖也一并来了。

        当年令狐氏能干翻司马氏,夺了司马氏的江山。

        今日的令狐青青,绝对不允许同样的事情在自己头上发生……绝对不可以。

        “就李广老祖一人……而且,模样有点狼狈,气息有点不稳,似乎是……受伤了?”白发苍苍的令狐阿一很认真的回答令狐青青:“陛下,没错,他一定是受伤了,而且伤势来自极其阴寒的力量,隔着他老人家百来丈远,老奴都能感到一股子寒气袭来呢。”

        “阴寒的力量?”令狐青青呆了呆,他认真的盘算起如今青丘神国各大将门、门阀的传承功法。

        没有,没有任何一个将门、门阀的功法,修的是阴寒之力。

        嗯,不对,投靠令狐青青的,有大魏郦氏残留的两个老祖,他们郦氏修炼的《水经注》,是水性功法……可是水性功法和阴寒属性,还是差距蛮大的。

        “阴寒之力?不是柔水之力?”令狐青青再问令狐阿一。

        “陛下,实在是阴寒之力,李广老祖站在地上,附近的溪流都结冰了。”令狐阿一再次确定自己没看错。

        一小会儿后,银鱼儿被令狐阿一带着几个宫女护送去了寝宫,颇有点狼狈的李广站在了令狐青青面前。

        令狐阿一的措辞还是有点小心的,李广这哪里算是有点狼狈?简直是太狼狈了。

        他身上穿着一套蛟龙皮的软甲,如今软甲被打得稀烂,只剩下几片残破的甲叶挂在身上。原本李广生得颇为俊朗,可是如今鼻青脸肿的,脸上的淤青还都被冰渣子冻结着,迟迟没能化冻。

        更让令狐青青骇然的是,李广的左臂虽然看似很自然的垂落下来,但是看他手臂的模样,他的左臂骨起码断成了七节!

        而且他的内脏,肯定被寒气伤得很厉害,令狐青青的确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一股可怕冻气。

        “爱卿,何以如此?”令狐青青骇然惊呼:“如今青丘神国,谁能、谁敢……将爱卿如此?”

        令狐青青有点惊怒交集,难不成,青丘神国的地盘上,还冒出了胆敢袭杀将门老祖的新势力?

        “陛下,敌人,来自青丘之外。”李广龇牙咧嘴的说道:“陛下当知晓臣之李氏的传统,每三年都会有一次大型的围猎行动,目的是锻炼子弟的弓箭技巧,增强他们的竞争锐气。”

        “蒙陛下恩德,将北疆那般大一块领地封给了李氏,臣这次,带着族人进入北方山岭……琢磨着,去新的地盘,见识见识新的凶禽猛兽……”

        李广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他看着令狐青青,无比严肃的说道:“结果,臣发现,一支可怕的力量,正从北方入侵。敌人实力极强,无比蛮横,犹如野兽,几乎不能和他们正常的交流商谈……”

        “臣带着族内子弟稍稍试探,结果……狼狈如斯。”李广苦笑:“臣狙杀了他们七位神明境长老,可是臣差点就被他们围攻打死。”

        “陛下,敌人来势汹汹,我青丘,必须早做准备啊!”

        令狐青青的身体晃了晃,好似被一锤子闷在了脑门上,差点就指天画地的破口咒骂。

        这消停了才多久?

        这消停了才多久?

        怎么又开始敲锣打鼓?

        怎么又开始敲锣打鼓?

        “召集文武大臣……朕要杀他们一个片草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