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六章 紧急征调

第七百一十六章 紧急征调

        警钟声,从青丘宫内悠悠飘出。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稀稀拉拉的,有资格听到警钟声后进青丘宫议事的文武臣子们,总算是拖泥带水的凑齐了人头。

        令狐青青坐在皇座上,一脸无奈的看着大殿中的各方臣子。

        夏侯如龙为代表的,投靠令狐青青的那些大魏老祖们站在一侧,他们个个身有酒气,一脸的不耐烦,摆出了一副‘老子不快活、有事别找我’的嘴脸。

        如果不是害怕自己的子孙晚辈在朝堂上被排挤,被打压,这些国破家败,家族势力削减极大的大魏门阀老祖们,你能指望他们乖乖的站在青丘宫中?

        闻到他们身上浓浓的酒气,就知道他们正忙着借酒消愁……不过,令狐青青能理解,这是应有之理。

        来自大武神国的那些前皇族势力,如亲王武閗等人,则是自成一系,站在了夏侯如龙等人的对面。

        不过,武閗他们最是谨小慎微,一群高大魁梧的汉子,硬是做出了受委屈的小媳妇嘴脸。

        没办法,谁让他们武家的子弟,如今地位最尴尬呢?

        在决斗战场,可是他们武家的老祖们,连同神皇武霸,干掉了这么多大魏、青丘的老祖和精英族人。这份仇恨,堪称血海深仇。

        如果不是令狐青青要保持朝堂的平衡……呵呵,他们武家余孽早就被灭门了。

        所以,乖巧些,听话些,这也是免不得的事情。

        至于原本青丘神国的这些文武臣子,用文恬武嬉来形容他们,真是一点儿不假。

        将门子弟也好,寒门出身的文臣也罢,都觉得天下太平了,亲眼见证天下一统了,这天下,就平安无事,可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甚至,有些文臣都提出了铸剑为犁,削弱将门势力的议案。

        嗯,且不提‘铸剑为犁’这事情,实在是打动了令狐青青的某些小心思吧。

        单看如今朝堂上站着的,这些青丘神国本土的文武臣子们,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就连那些将门子弟,都站得松松垮垮,好些原本精悍的猛将,如今面容有点憔悴,眼袋老大、发黑,目光迷离的,分明是酒-色-过度、纵-欲-伤身的结果。

        令狐青青的脸色有点变了。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户殿的殿主,掌握青丘神国财政大计的户殿殿主,脖颈上,居然露出了半块胭脂红。

        这厮……他刚刚是在衙门处置公务?

        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折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令狐青青心里突然有了明悟,好些臣子已经废了……他们开始堕落,开始腐化,没有了外敌的压力,他们心中的各种七-情-六-欲-同时冒了出来,他们正在飞速的腐烂掉。

        这是好事啊,真是好事……

        如果是太平时节,令狐青青会拍着巴掌放声大笑的看着这些家伙腐化堕落。

        让这些将门都蜕变成小绵羊,让这些看似一脸正经的文臣都变成一窝蠹虫。

        令狐青青会欢乐的看着他们的这种堕落和变化。

        这对令狐青青巩固皇权,提升皇族的势力有益。

        但是现在不行。

        现在真的不行。

        令狐青青叹了一口气,抓起一枚随身的金印,然后重重拍在了龙案上。

        一声巨响,整个青丘宫都颤抖了几下,包括笑盈盈的公羊三虑在内,满朝文武齐齐哆嗦了一下,骇然抬头看向了令狐青青。

        公羊三虑是老臣,又是如今朝堂上最强大的门阀家主,他当即走出班列,肃然向令狐青青拱手行了一礼:“陛下,为何发雷霆之怒?”

        令狐青青冷冷的看了公羊三虑一眼,就觉得怎么看都怎么不顺眼。

        看看,看看,人家‘武王霍雄’,拿了封地就屁颠屁颠跑去封地上折腾了,也不在朝堂上晃荡,不在朝堂上争权夺利。你这‘文王’公羊三虑,怎么还蹲在朝堂上不肯挪窝呢?

        由此可见,武王是忠臣,你这文王,是奸臣哪。

        绷着脸,没有流露丝毫心理变化,令狐青青冷然道:“为何动怒?因为,我们都死到临前了。”

        公羊三虑骇然,青丘将门骇然,青丘文臣骇然,大魏、大武投靠令狐青青的众多降臣更是一脸惊容。夏侯如龙等大魏老祖身体下意识的绷紧,一股股可怕的气息开始在大殿内扩散,越发让大殿内的情势变得一团乱。

        令狐青青扫了公羊三虑一眼。

        在夏侯如龙等人下意识放出的神明境威压中,公羊三虑居然不见丝毫表情变化?

        这老家伙,居然也踏入了神明境。

        嗯,当年从血旗争夺战中,令狐青青得到的天神令,真不应该给他一块……这老贼,哼!

        阴沉着脸,令狐青青又举起了金印,然后重重的轰在了龙案上,差点将金属铸成的龙案轰成碎片。大殿剧烈的摇晃着,大殿外传来了青丘禁卫沉闷的脚步声,大群禁卫团团围住了大殿,几个令狐氏的禁卫统领站在大殿门口,探头探脑的向里面张望着。

        “我们,都死到临头了。李广卿家,你来说。”令狐青青冷哼了一声。

        鼻青脸肿,身上透着一股浓浓寒意的李广从令狐青青身后的天狐屏风后面转了出来。他已经沐浴更衣,换了一套华丽的锦袍,但是他身上的伤是被雪原部落的神明境大能的寒冰神力打伤,一时半会没有消退,故而还是那鼻青脸肿的模样。

        满朝文武齐声惊呼。

        李广是谁?

        李氏老祖,青丘箭道第一人,哪怕大魏也有以箭道闻名天下的‘养氏’,可是昔年三国公认,‘李广’才是三国杀伐箭道第一。

        这一代李广,更是走的狙杀的路子,箭术惊人也就罢了,更是遁术可怕,飞行绝迹,寻常神明境老祖想要追上他都难。

        难得见到他被人打得这般狼狈的模样。

        尤其是青丘宫内几个神明境大能感应了一下,李广体内的阴森寒气很陌生,并不是他们认识的任何一位神明境老祖的手段。

        夏侯如龙等大魏老祖就相互使了个眼色。

        武閗等人也都咳嗽了一声,在他们看来,李广受伤,和他们无关。甚至有几个之前的大武神国的亲王,更是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松松垮垮的青丘将门子弟们,同时绷紧了身体,一股煞气从他们体内扩散开来,他们松垮的眼袋、发黑的眼袋,同时都消失了,庞大的精血气息从他们体内涌出,他们有点委顿的面皮同时绷紧,再次回复了往日的精悍煞气。

        那些散漫的、无精打采的文臣们,也都骤然一振,好似打了鸡血一样提起了精神。

        他们瞪大眼睛,仔细的打量着李广脸上的淤青,身形挺拔如松,眸子里也充斥着精明的神光,目光如刀,好似要透进李广的骨头缝里,仔细的看个清楚明白。

        “李广老将军,这是怎么回事?”公羊三虑瞪大眼,骇然问李广。

        “老子被人揍了……不过,不要幸灾乐祸,很快就轮到你们。”李广说话很不客气,他瞪了公羊三虑一眼,爽直的说道:“老子这种积年的老家伙,还能和他们周旋,你们这些新进踏入神明境的小家伙,怕是会被人家一巴掌拍死。”

        公羊三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令狐青青的表情也变得悻悻然。

        两人都是决战之后正式突破的神明境,正属于李广嘴里的小家伙……不过,他们能发怒么?李广这厮,可是活了十万年以上的老古董了。

        “李广卿家。”令狐青青看了看李广。

        李广深吸了一口气,他掏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水晶球,一掌拍在上面,顿时大片光幕充斥了大半个青丘宫。

        光幕中,一套冰晶驰道从北向南,宛如一柄笔直的利剑,直刺南方的崇山峻岭。

        光幕中,可见那些雪原的蛮族,在那里活人献祭之后,巨大的冰雕上三叉戟喷出寒光,瞬间破开一座座大山,冻结一条条河流,开辟出一条宽十里、长有数百上千里的驰道。

        光幕中,大殿中的众人看到那些雪原部族的战士、长老们,宛如蜂拥而来的蚁群,在驰道上奔走几步,就被寒光一闪,瞬间挪移出数百里外。

        这样赶路的速度,比起青丘神国运用各种空间门和战舰飞行,也慢不了多少。

        光幕中,他们还能见到,四周的崇山峻岭中,无数凶猛异常的飞禽猛兽想要袭击驰道上的雪原子民。但是那驰道喷出大片冰晶封冻万物,就连那些实力堪比神明境体修的凶兽,也被冻成了冰块。

        无数雪原子民挥动着兵器,欢呼着冲向了那些被封冻的巨兽,一点点的将他们切成了大块大块的肉块,储藏在了驰道两侧的仓库中。

        光幕中,他们还看到了,无边无际的雪原部落,正顺着驰道迁徙。

        庞大的驼兽群,庞大的战兽群,无数的男女老幼真犹如一群群贪婪的恶狼,倾尽全力的奔向南方。

        然后,光幕中画面一闪,漫天箭矢呼啸着向驰道上拖拽冰雕的壮汉洒落。

        看那箭矢凌厉的、近乎笔直的箭道,大殿上青丘将门一众大将齐声欢呼。

        这分明是李家的箭道路子,直接而凌厉,用最快的箭、最有力道的箭直接击杀敌人,如暴风骤雨,席卷一切。在这些久经战场的武将们看来,李家的箭有着一种异样的美!

        大片大片的壮汉被箭矢洞穿,嘶吼着倒地死去。

        光幕中,出现了李广和其他三位李氏老祖,以及数万李氏子弟的身影。他们手持长弓,排成一排,疯狂的、倾尽全力的朝着冰晶驰道倾泻箭矢。

        令狐青青欣赏的看了一眼李广。

        青丘的将门,还是可靠的。国之干城,国之忠良,就是说的李广这样的人。

        见到有可能入侵的敌人,丝毫不顾自己身边儿郎只有数万,而对面起码有数以亿计的敌人,悍然决然的发动进攻……虽然有点匹夫之勇……但是作为高高在上的君王,喜欢的就是匹夫之勇的猛将,最讨厌的就是公羊三虑这样的文臣。

        “有野心的,脑子太灵活的,都该死。”令狐青青飞快的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公羊三虑。

        光幕中,大群身披兽皮,手持法杖的老人从一座冰晶凝成的空间门中突兀的跳出,数百老人齐声呐喊,卷起了漫天暴风雪朝着李广等人砸了过去。

        光幕中传来了李广和其他三位李氏老祖的惊呼声。

        “数百神明境老鬼?孩儿们撤,咱们殿后。”

        数万李氏儿郎飞快的射光了腰间箭囊中的最后一支箭矢,然后齐齐转身,‘唰’的一下化身数万道流光,齐头并进的、整整齐齐的破空飞走。

        大殿内再出传出一群将门大将的赞叹声。

        逃跑的时候都跑得这么整齐、这么酷帅,李氏儿郎,堪称精锐中的精锐啊。

        光幕中人影变幻,李广和其他三位李氏老祖和敌人在山林中周旋、游击,箭矢不断的带给敌人惨重的伤害。尤其是李广,他不开弓也就罢了,一旦开弓放箭,必定有敌人一个神明境老祖被箭矢狙杀。

        一道又一道光柱在山岭中冲天而起,那些身披兽皮的雪原长老们气得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他们突然转过身,朝着那巨大的冰雕跪拜了下去。

        然后冰雕上,三叉戟喷出夺目的强光,瞬间淹没了大片的山岭。

        李广等人被寒光波及,行动变得缓慢了许多,大群敌人扑了上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通猛攻猛打。

        李广等人只能狼狈逃窜,一路挣扎着,最终借助遁术精妙,逃出了敌人的追杀。

        光幕中的影像就此完结,李广收起了黑色的水晶球,沉声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般,我李家儿郎去北方新开辟的猎场围猎,这是我李家的传统……没想到,碰到了这群据说来自极北雪原的蛮族。”

        “他们喊的口号,刚才诸位想来也听清了,他们要杀光南人的青壮,抢光男人的女子,掠夺南人所有的财富、粮食和土地……”

        “来者不善,来势汹汹。诸位……我青丘,可能抵挡他们?”李广问在场的大臣们。

        夏侯如龙等人绷紧了面皮,哎唷,这是多有趣的事情啊?

        青丘神国要挨揍了……好得很。

        他们只是降臣,降臣向来是出工不出力的,想要他们和这些北方蛮族拼命……呵呵,你想太多了。

        令狐青青瞥了夏侯如龙等人一眼,冷哼了一声……真个打起来,由得你们不卖命么?

        带着一丝冷冽的笑意,令狐青青沉声道:“对方人多势众,这一条冰晶驰道上出现的神明境高手,就已经有三四百人之众,只是,李广卿家和他们交手过,他们的神通秘法狠戾、强大,但是他们的法器、秘宝,很弱小,所以,我们占绝对优势。”

        “但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所以,传朕旨意……抽调天下所有兵力,云集北方一线,整军备战。”

        令狐青青大声说道:“通知武王霍雄,让他将所有的神明境下属,还有所有的胎藏境将领,全部带来……至于普通兵马,普通兵马就不用了,青丘神国兵强马壮,朕给他一支军团听用就是。”

        一封封紧急调令从青丘城飞向四面八方,很快也送到了武国的铁鼎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