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局势糜烂(5)

第七百二十五章 局势糜烂(5)

        羲不白一生,极谨慎。

        他总是担心自己掌控黑殿,某一日会突兀陨落。

        黑殿关系重大,甚至是伏羲神国和地面世界最主要的‘交流渠道’,无数机密操控在他手中,稍有遗失,对伏羲神国就是极大的损失。

        所以,在黑殿总部三十三层石宫的顶层,从羲不白的办公殿堂,通往他平日里起居的寝殿,有一条长三百丈的甬道,里面有十八座雕工极精美的灯台。

        其中一座灯台,第六个灯盏内,将一滴蕴藏纯正羲族皇族血脉的精血滴入其中,混入灯油,静静燃烧一刻钟,就会在石宫第九层,开辟一间隐秘秘殿。

        这秘殿别无其他禁制,唯有一样,那就是一旦通过暴力破解想要进入,这座秘殿就会连同秘殿内的一切藏品瞬间化为飞灰,彻底保下所有的内藏机密。

        这开启秘殿的手法,除了羲不白,就只有他安排的一名心腹死士知晓。

        若是哪一日羲不白陨落,他的这位心腹死士就会直接向伏羲神皇奏明此事,由伏羲神皇挑选可靠的继任者,接管这间秘殿中的一切机密。

        羲不白一生谨慎小心,唯独忽略了,当年,还是孩童的羲繇和曦瑶,曾经跟着他在黑殿内外玩耍嬉戏,这等机密事,并没有瞒过天生拥有不测神通的羲繇和曦瑶。

        两人虽然没亲眼见到羲不白如何打开秘殿,但是他们的天赋神通,却让他们通过虚空中留下的一点点残留的气息,完全的知道了秘殿的存在和开启方法。

        “你,很愤怒?”羲繇背着手,站在羲不白的面前,轻轻的摇了摇头:“当然,是我的话,我也会很愤怒的。毕竟,我这么做,真个是大逆不道了。”

        “但是,你若是知道我为何这般做,你一定会理解我的。”

        “曦瑶死了。”羲繇直勾勾的盯着羲不白。

        羲不白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死死的盯着羲繇,沙哑着嗓子沉声道:“那,你还有脸回来?”

        羲繇认真的点了点头:“她死了,我也很伤心。所以,我一定要对她的两个孩儿好。”

        “我是白鹇和朱鹮的舅舅,我一定要让她们得到她们应有的权势,应有的地位,应有的一切……我要让她们成为一统三国的女皇,我要让曦瑶在地下……安心啊。”

        羲不白脸色骤变的看着羲繇:“你说什么?曦瑶的孩儿?她们是什么身份?你要干什么?”

        羲繇看着被禁锢的羲不白,微笑着说出了曦瑶,还有白鹇、朱鹮的身份来历。

        羲不白气得歇斯底里的咆哮怒骂:“羲繇,你这个混账,你这个不肖的蠢货,你要用伏羲神国的力量,去帮她们复国、争位?你知道,这样会害死多少人么?”

        羲繇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我才不在乎会死多少人。四位太上,你们以为呢?”

        梼杌逆,还有饕餮氏、混沌氏、穷奇氏三家的太上长老们同时咧嘴怪笑。

        他们才懒得管会死多少人呢?

        伏羲神国这么庞大,拥有无数强大的附属部族,让他们去地面世界拼命就好。如果事成了,羲繇许诺,四大凶族会成为伏羲神国的禁卫家族,从此水涨船高、拥有煊赫的身份、无穷的权势。

        如果失败了……反正死的也是那些附庸家族的族人。

        比如说巫族啊,比如说娲族啊,比如说其他的那些大族群啊……他们的人死了,死得越多越好啊。这样的话,一直以来,和他们有竞争干系的四凶族,不就可以抢他们的地盘,抢他们的女人,抢他们的家产,抢夺他们的一切了么?

        赢了果然是皆大欢喜。

        输了也可以欣然接受。

        有赚无赔的买卖……梼杌逆笑得很灿烂的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羲不白的面颊:“殿主大人,您这么说,可就错了……羲繇殿下如此做,才是真正有情有义的热血豪杰,您要支持他才对。”

        羲繇微笑道:“我回来了,所以,我依旧是伏羲神国下一任神皇的唯一人选。我动用伏羲神国的力量,为我做点事情,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羲不白神色诡异的看着羲繇,他缓缓说道:“怕是,你现在,已经不是下一任神皇的唯一人选了。”

        羲繇的脸色骤然一变:“还有这种事情?”

        他看向了梼杌逆等人。

        梼杌逆四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作声不得。

        羲武乐的存在,在伏羲神国的高层内部,也只有一群最顶尖的太上们知晓。作为伏羲神国的附庸族群,四大凶族的名声又不是很好,羲族哪位太上脑子坏掉了,会把羲武乐的事情到处说给这些附庸们听?

        所以,羲武乐固然天赋惊人,外人却从不知道,伏羲神国的继承人,已经换了人选。

        “看样子,我不在的这些年,有人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有人想要,篡夺属于我的东西?”羲繇冷冽的笑了起来:“我才是父皇最优秀的皇子,我父亲,是伏羲神皇,我是他最优秀的儿子,神皇之位,就一定属于我。”

        羲不白沉声道:“羲族的神皇宝座,从来没有父子相传的传统,每一代人,都是择优而取。”

        羲繇冷笑道:“这么说,有更优秀的年轻人,可以和我相提并论了么?”

        羲不白冷声道:“或许天赋只是和你相当,但是心性方面,他比你强出百倍、千倍。”

        羲繇恼怒,他凑到羲不白面前,喷着口水大吼:“我不信,谁能比我优秀百倍、千倍?”

        羲不白毒舌如刀,一句话狠狠扎在了羲繇的心口上:“最起码,他不会肆意胡为,害死自己的妹妹。”

        羲繇面色骤然惨白,他身体一晃,向后倒退了三步,身体摇晃着,很艰难的坐在了平日里羲不白用来处置公务的大椅上。

        穷奇氏太上长老穷奇嶟(zun)冷哼一声,右手食指、中指如剑,狠狠一击戳在了羲不白的软肋上。一声闷响,羲不白的三根肋骨碎裂,穷奇嶟的手指没入他的胸膛,狠狠在他体内搅动了一下。

        剧痛袭来,羲不白脸色惨白,昂起头来闷哼了一声。

        穷奇嶟面容扭曲的笑道:“羲不白,对殿下……你还是客气一些。我们就不知道,什么人能比殿下更优秀……嘿嘿,反正,你说的那个人,我们是不承认的。”

        梼杌逆等人也急忙点头。

        “没错,哪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天才?敢和殿下相提并论?”

        “我们虽然是羲族附庸,可是谁能接掌皇位,多少也要听听我们的意见罢?”

        “可不是么?在咱们心里,可就只有殿下,才是唯一的神皇人选……其他什么人,咱们不认,不认……嘿嘿。”

        四凶家族侵入黑殿的诸多神明境老祖七嘴八舌的嚷嚷着。

        羲繇则是脸色阴沉的盯着羲不白看了半天,这才缓缓点头:“小心些,不要让他有跑了的机会。嗯,那些东西,拿过来,让我仔细看看。”

        一卷一卷装订精美,用各色秘药、禁制小心保护,足以数万年不腐、不坏的机密公文从秘殿中取出,放在了羲繇的面前。

        羲繇冷笑着,将十几卷厚厚的,和四大凶族有关的机密丢给了梼杌逆等人。

        “这是黑殿安插在你们族内的高级耳目,呵呵,有些人,居然是你们族内的长老……你们自行处理了吧,这算是,我给你们四凶家族的一点预支的好处。”

        羲不白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这些安插在四凶家族内的耳目,全都是黑殿一代代殿主,耗费无数心思、无穷精力才安插进去的精锐。为了收买,或者安插这些高级耳目,伏羲神国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可是羲繇为了拉拢四凶家族,居然直接将这些机密给了人家。

        那些耳目……死定了。

        看看四凶家族那些神明境老祖脸上的狰狞表情,就知道他们死定了。

        羲不白死死的咬着牙,嘴角不断有血水渗出来。

        “嗯,这记载,有趣了。”羲繇突然冷笑起来:“巫铁,生父巫战,是巫族嫡系……他的女人,居然是娲族一个分支部族的女家主?有趣,有趣,那群心-理-变-态的娘们。”

        “唷,他还有个嫡亲的妹妹叫做娲小兮?而且,娲小兮的天赋极其惊人?”

        “多好的人儿啊,羲族和娲族,本来就是一体,如此天赋惊人的小女人,做我的侍妾,不……做我的妃子,是够格的了。”

        羲繇冷然道:“四位家主,有劳了,派一支精锐队伍,偷袭这处娲谷,将巫铁的母亲、妹妹,请过来罢?嗯,记住了,要活的,只要她们两个是活的,娲谷内的其他人么,随你们处置就是了。”

        梼杌逆面带犹豫的看向了羲繇:“娲族……也不是好招惹的,殿下,真个是随我们处置?”

        羲繇冷冷的看了梼杌逆一眼:“有我帮你们挡着,娲族除非想要和我们羲族全面开战,否则,灭她们一处小小的分支部族,她们能把你们怎么样?”

        梼杌逆和穷奇嶟等人就笑了起来。

        哪怕他们是四凶部族的太上长老,他们对于神秘莫测,看似松散的娲族,还是心存忌惮。

        那群女人,可不是好招惹的,得罪了她们,很容易死得莫名其妙,或者莫名其妙的倒霉。

        但是有了羲繇背书,那就没问题了。

        羲族、娲族,本为一体,有羲族出面,娲族就算火冒三丈又能如何?

        “那么,我们每家出动一支精锐罢。”梼杌逆兴致勃勃的说道:“切切不要让那娲谷的娘儿,逃走一个才好。嘿,那巫铁的母亲,叫做什么来着?”

        娲谷。

        地下极深处,广袤的肥沃土地正中,高高的神像下方,祭坛上码放着各色祭品。

        娲姆身披华服,浑身佩戴着数十件造型古拙的玉饰,手持法杖,带着一众娲谷的长老,正向神像顶礼膜拜。

        数年不见,娲姆的修为不知不觉的,已经踏入了胎藏境。

        她的气息越发的威严神异,面容越发的青春俊美,一举一动中,自然有一股古拙神秘的气息流露。

        伴随着神秘悠长的吟唱声,娲姆的一缕神魂之力被神像吸了进去。

        在不可测的虚空中,无数条和娲姆一样,正在举行祭祀大礼的娲族各家主母的一缕分魂,聚集在了这里。无数的信息在一瞬间进行交换,神魂越是强大的主母,越是能从这浩瀚无边的信息洪流中,获取更多的好处。

        在这虚空中,有些主母的分魂犹如一轮皓月高悬虚空,气息强大得犹如神明,让其他主母的分魂不敢靠近丝毫。

        还有一些主母的分魂则是弱小得可怜,直如一点萤火虫,在虚空中闪烁着黯淡的光芒。

        娲姆的实力,在这无数道主母的分魂中,只能算是下品中的中等水准。她谨慎而谦卑的散发出自己的神魂波动,将娲谷周边的一些信息向虚空扩散了出去。

        神魂交流的速度极快,弹指之后,信息洪流就已经消散。

        虚空中,一缕缕精纯的神魂本源之力降临,缓缓的加持在各家主母的分魂上,滋养她们的分魂,让她们的神魂逐渐壮大。

        一丝丝奇异的道韵从虚空中渗出,逐渐融入各家主母的分魂,帮助她们的道行快速提升。

        奇异的吟唱声好似穿过了岁月长河,从太古神话时代,一直传到了今日。

        每一位主母,包括那些犹如皓月一样悬挂虚空、恒古永存的强大主母,都沉浸在了某种奇异的感动中。

        诸般神异、诸般神通自然显化,娲姆的本体突然睁开眼睛,两条混沌神光从她眸子里喷出老远——借助这娲族神秘的主母空间的力量,娲姆窥视到了一丝未来。

        强大的敌人正在靠近,恐怖的危险正在降临。

        娲姆看到了血,看到了火,看到了可怕的死亡……那些血和火急速的降临,眼看就要将娲谷整个碾成粉碎的时候,一条魁梧的人影挡在了这些可怕的灾难面前。

        “巫铁……我的儿子……”

        娲姆低声的呼喊着。

        透过不知道多么遥远的距离,娲姆包含担忧的声音直接在巫铁耳朵边响起。

        巫铁眼前,同样见到了娲姆所见的恐怖景象。

        巫铁的脸色骤然一变,跟在他身边的五行道人、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同时化为流光遁走。

        他们飞走的同时,更是带走了巫铁身边三百神明境高手,带走了百万新近制成的巨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