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转变

第七百二十九章 转变

        靖州城一战,巫铁硬扛六尊玄冥老祖足足七个时辰。

        五行神光、阴阳二气,乃至混沌神雷等最为纯熟的大神通接连施展,法力数次匮竭,硬生生靠着大道宝丹顶了过去。

        如此死战,七个时辰后,巫铁重伤离开战场。

        六尊玄冥老祖也耗尽了体力,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再无追杀之力。

        七个时辰的鏖战,靖州城一线,巫铁麾下的天武军配合五行精灵大部精锐,组成军阵截杀雪原部族,硬生生歼灭了近千万狂妄得不知所以的雪原战士,救走了大批子民。

        饶是如此,单单靖州,还有数以亿计的男丁被杀,更多的女子被掳走。

        不过,按照惯例,打下靖州后,雪原部族会耗费一点时间尽情的搜刮掳掠,尽情的享用他们的战利品……所以,距离他们攻击靖州紧邻的南方州郡,大概还能太平一阵子。

        靖州和羟州的边境线上,重伤吐血的巫铁蹲在一座大山之巅,脸色阴郁的眺望着北面。

        各种疗伤的大道宝丹犹如流水一样灌进嘴里,以巫铁如今掌控天下三分之一疆土的权势,大道宝丹这种寻常人难得一见的仙丹神药,他完全可以当饭吃。

        身后五行神光化为一个五彩漩涡急速奔涌,几条巨大的运输舰缓慢的飞来,将船舱内堆积如山的精炼材料投入了巨大的五彩漩涡中。

        这些材料全都是先天后天五行之属,由高明的锻造师用本命真火提炼得极其精纯,几乎不含杂质。

        五行材料被五行神光碾磨成一丝丝先天后天灵髓,不断被巫铁满是裂痕的骨骼吸收。暗沉沉的滔天火焰在体内熊熊燃烧,混沌色泽的火焰迅速的修补着骨骼,同时巫铁的骨骼不断放出一丝丝暗流滋养肉身。

        神胎和法体的融合度在快速提升,已经有将近半成的神胎之力和法体完美融合。

        巫铁已经看到了突破到神明境二重天的希望。

        寻常神明境神灵,参悟了三千大道中的一条,他们突破一重天境界,法力修为、肉体强度都提升两倍;参悟了三千大道中的两条,他们突破一重天境界,法力修为、肉体强度就提升四倍……

        天地有极限,人身并非天地宇宙,能够承纳的力量有限。

        一般而言,突破一重天境界,最多在法力修为、肉体强度上得到最高十倍的提升,这就是极致,这就是寻常神明境修士中最完美、最圆满的极境。

        巫铁修炼《元始经》,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齐备,他突破一重天境界,他的实力提升的极致定然不是区区十倍。

        他的骨骼还在加强变异,不断增强,他的肉体强度也随之水涨船高。

        “一百倍,最少一百倍。”巫铁对自己突破下一重天境界后的实力,有了模糊的判断。

        “一百倍的实力,我会生生打爆你们这群老混蛋。”巫铁恶狠狠的咀嚼着大道宝丹,两排雪亮的、被混沌色火焰包裹着的大牙摩擦出了无数的火星。

        只是……当年修炼《元始经》,耗费的资源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今踏入了神明境,想要顺利的突破第一重天修为,天知道还要耗费多少资源。

        七八条白鹇商会订制的座头鲸形状的巨型运输舰排空了库存,巫铁全身骨骼上的裂痕这才大致修补了一半。

        而巫铁神胎和法体的融合度,大概增加了千万分之一的样子。

        又要修复肉体的伤损,又要提升修炼境界,巫铁如今对资源的消耗,更是犹如无底黑洞一般。

        数十名白鹇商会的主管级人物站在船头,他们手指上的戒指、手腕上的手镯纷纷放出亮光,又是一大堆精炼过的五行材料‘哗啦啦’的注入巫铁背后的五彩漩涡。

        这些白鹇商会的主管,他们使用的储物法宝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但是内部容量还是不够大,数十个人身上数百件储物法宝的总容量,也就相当于五六条巨型运输舰的运输量。

        迅速吞噬了这些材料,巫铁挥了挥手,沉声道:“加快速度……你们去羟州城外等我。”

        沉默了一会儿,巫铁冷声道:“加紧调拨舰船,无论是运人的,还是运材料的……加紧调拨,特殊时期,我允许你们用特殊手段……另外,让古兵司……”

        咬了咬牙,巫铁做出了一个比较艰难的决定:“让古兵司放慢太古战傀的炼制速度,将一半产能投入到制造运输舰上来。”

        “不求活力、防御力,只求大容量和机动性……哪怕皮再薄、再脆,先把运载量提升上去。”

        几个传令兵迅速将巫铁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在后方,武国的文武大臣们就会因为巫铁的这份命令,犹如被人踢打屁股的野狗一样疯狂的忙碌、咆哮。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怨言。

        此刻他们的每一份努力,都关系着数以千万计百姓的死活。

        他们的每一点汗水,或许就能多救数百万、数千万的子民。

        没人有怨言。

        没人敢有怨言。

        就连平日里最惫懒的李二狗子等人,如今也都有模有样的,颇有点国之栋梁模样的忙碌着。

        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责任感。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做一件伟大的、神圣的事情。

        不是吹嘘,此刻武国铁鼎山城中那些疯狂忙碌的,忙得顾不得吃喝休息的文武臣子和大小官吏,他们每个人脸上,都闪烁着犹如‘圣人’的光辉。

        他们这一次,不是为了地盘、权力、财富之类的东西在忙活。

        他们只是忙着救人。

        所以,他们从事的事情很伟大,他们每个人的心境、气质,都在莫名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巫铁神胎后,凝成实质的玉碟上,三朵巨大的莲花苞中,当日吞下了夫差剑的那一朵莲花苞无风自动,莲花苞的缝隙里,有奇异的光芒闪烁。

        冥冥中,大量说不清道不明,你可以说是信仰之力,也能说是气运之力,甚至说是功德福报之类的奇异力量不断向巫铁汇聚过来,然后不断被这一朵莲花苞吞了下去。

        在这朵原本纯净色,没有任何杂色的莲花苞上,隐隐有极尊贵的紫气、极神圣的金光若隐若现,一些细细的、断断续续的纹路在莲花苞上悄然浮现。

        巫铁心里有了一丝明悟。

        他下意识的握住了打神鞭,想要将打神鞭投入这一朵没有开放的莲花苞中。

        但是想了想,巫铁抚摸了一下打神鞭,一时间舍不得。

        起码现在,这根打神鞭,是他手中最强的兵器。

        “又是一个无底洞,又是一个无底洞……又是一个无底洞……”

        巫铁站起身来,絮絮叨叨的喃喃着。

        莫名的,脑子里从老铁那里得来的,浩如烟海的知识库中,巫铁找到了一条很怪异的信息——‘嗯,我像不像是祥林嫂?啧……有点,有点……啧,又是一个无底洞……’

        抱怨了一阵,朝着北方看了一阵,看到北方地平线上,那一根根冲天而起的黑色烟柱,巫铁充血的双眼的色泽,变得更加殷红了一点。

        他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就走。

        在他身后八百里外的天空中,一座空间门冉冉张开,巫铁化身金光遁入其中,然后空间门立刻关闭。

        一道又一道空间门被甩在了身后,巫铁自身遁光速度极快,他只用了小半天时间,就回到了青丘城。

        身后五行神光一卷,包括李玄龟、袁麒麟在内的三百神明境老祖齐齐出现在巫铁身后。

        这些神明境老祖穿着统一的长袍高冠,排着整齐的两人一排的长队,紧跟在了巫铁身后,脚踏狂风,气焰嚣张的直扑青丘城。

        青丘城内,两名公羊氏的新晋神明境长老同时飞出,厉声喝道:“止步……”

        巫铁握住打神鞭,一鞭一个,将两人打得头破血流,昏天黑地的坠下地面。

        “蠢货……止步?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本王停下脚步?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巫铁的呵斥声响彻整个青丘城,犹如雷鸣声,震得整个青丘城都在剧烈颤抖。

        青丘宫内,一道道遁光直冲了出来。

        公羊三虑站在青丘神国众多文武大臣的最前方,脸色憔悴,浑身散发出森森寒气,身体不断打着摆子的他惊愕的看了巫铁一眼,厉声喝道:“武王,你不是在北方抵挡雪原蛮族么?没有圣旨,你如何敢私自回城?哪……你还无辜打伤我公羊氏族人!”

        巫铁脚踏狂风,直冲到了公羊三虑面前。

        “圣旨?令狐青青那老狗都逃跑了……你还给我说什么圣旨,岂不是荒唐?”

        巫铁的声音响彻云霄,青丘城内,无数还不知道令狐青青已经跑路的青丘子民,无不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叫声、骂声。

        堂堂神皇,居然丢弃了江山社稷和子民逃跑……

        简直,简直,简直荒唐。

        原本青丘城内,因为雪原部族的进攻就浮荡不安的民心,顿时彻底崩盘。

        公羊三虑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跳,他压低声音,朝着巫铁怒道:“霍雄,你这是做什么?这种话,能让那些平民百姓知道么?”

        巫铁歪着头看着公羊三虑,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许久。

        公羊三虑被巫铁莫名的目光看得心里一阵阵的发寒,到了最后,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向后一步步的倒退。

        巫铁一步步的紧逼,他的步伐比公羊三虑大很多,最后他几乎是贴在了公羊三虑的身上,面对面的朝着他喷着口水:“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但是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一个被权力沉迷,只知道玩弄阴谋诡计的小人。”

        公羊三虑的面皮骤然通红。

        他被玄冥老祖打伤,体内寒气浓郁,浑身血脉都几乎被冻结了。

        在这种浑身冒寒气的情况下,还能被气得面皮发红,可见他这一瞬间体内血气有多么旺盛,他心头的怒火有多么炽烈。

        “我是一个小人?”公羊三虑气得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霍雄,你不给老夫说个清楚……”

        巫铁一耳光抽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公羊三虑的老脸彻底变形,满口大牙喷出老远,身体犹如被砍倒的大树桩子一样,沉甸甸的、笔挺的躺在了地上。

        巫铁的脚,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重重的踏在了公羊三虑的脸上。

        “话说,自从老子从镇魔城前线回来……那时候的青丘城,还叫安阳呢……老子来到安阳,你们这群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家伙,就不断的给老子找麻烦。”

        “本来,老子还以为,顶着你们的压力,老子想要出头,是多么的艰难。”

        “可是真没想到,你们的手段,不过就是这么一点点……你们甚至是,做一个恶人,做一个奸臣,做一个权臣,做一个混-账-王-八-蛋,都不够格啊!”

        “那时候,老子没人脉,没权力,没力量,麾下兵马不过数十万,和你们相比,老子算什么?”

        “结果,你们居然让老子就这么一步步的成了武王……”

        “可见你们,是真正的一群废物疙瘩,是真的没-卵-用的废物疙瘩。”

        “尤其是令狐青青,呵呵,他谋朝篡位,做了神皇……老子以为,他多少还要有点担当呢?可是呢,他居然丢下了江山社稷,丢下亿万黎民,逃了!”

        “这是一国之主能做得出来的事情么?”

        巫铁重重的踩了一脚公羊三虑。

        公羊三虑痛苦的哼哼了一声,班列中,数十名公羊氏族人这才醒悟过来,他们大吼一声,想要出手攻击巫铁。

        班列中,早就在决斗战场投靠巫铁的李广、赵襄、项飞羽、项飞邪等人同样一声呐喊,带着数百将门老祖将公羊氏的一众族人团团围了起来。

        四周的将门私兵纷纷拔出刀剑,将公羊氏的私军护卫围得水泄不通。

        公羊三虑趴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场莫名的变故……李广、赵襄他们,似乎是,早就投靠了巫铁?

        “令狐青青跑了,就跑了吧,软骨头,老子懒得计较了。”

        “至于你,公羊三虑,你自诩为天下师,所谓天下文臣,尽出你的门下……老子本来以为,你会有多大的能耐,令狐青青跑了,你起码能够迅速的安定局势,稳固朝政吧?”

        “结果呢,你居然也做不到……你居然,也就是表面光鲜的废物疙瘩。”

        公羊三虑气急败坏的想要挣扎。

        可是同样是神明境一重天的修为,他哪里是巫铁的对手?

        被巫铁的脚丫子踏住了脑袋,公羊三虑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小鸡仔儿,而巫铁就是一头恐怖的巨龙,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太大了。

        “既然如此……你们这群废物疙瘩,都给老子退位让贤吧!”

        巫铁朗声喝道:“从今日起,青丘神国,完蛋了……老子,武王……巫铁……夺取大位,誓要庇护天下百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青丘神国完蛋了,从今日起,天下,只有武国!”

        公羊三虑脑子里无数念头瞬间闪过。

        武王!

        巫铁?

        巫铁???

        不是霍雄!!!

        公羊三虑脑子里似乎突然想起了无数的事情,好些以前他曾经觉得不对的蛛丝马迹,在这一刻,突然串成了一串。

        他想要挣扎嘶吼,巫铁一脚重重落下,直接蹦碎了他的神胎、法体。

        巫铁之名,第一次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大地之上。

        ‘霍雄’这个名字,就让他随着风,永远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