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杀鸡用牛刀?

第七百三十五章 杀鸡用牛刀?

        小香雪海。

        羲繇洗刷干净后,换了一套底色漆黑,缀以无数银色星点的长衫,戴上了样式极古的一尺六寸青铜高冠,配以十二样古玉佩饰,器宇轩昂的他,一时间好似当年的那位被整个伏羲神国寄予厚望的皇子,又回来了。

        今时今日的他,依旧是皇子。

        他的天赋依旧卓绝。

        只是他犯下大错,伏羲神国内部已经有了可以将他取而代之的人。

        他的血脉,他的身份没变,但是他的未来,似乎有点黯淡无光。所以羲繇看上去端的是玉树临风,好一根玉桩子杵在娲瞾身边,但是他的眼角眉梢,却不由得有几分阴霾挥之不去。

        羲武乐……

        虽然羲繇还没见过他本人,但是他已经将羲武乐当做了自己生平最大的敌人。

        娲瞾没空照顾羲繇的那些小心思,她想的更多,想的更深远。她喝退了身边的所有侍女,带着羲繇来到了小香雪海的一处僻静角落,在这里,她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三足小铜香炉,塞了几钱秘制的香粉进去。

        用一精巧的模具,将香粉压成了一条人身蛇尾的女子形象,娲瞾手一指,一点火星点燃了香粉蛇尾。

        一缕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青烟从香炉中笔直的喷出,径直冲起来数十丈高还丝毫未散。

        香烟丝丝缕缕的冲起,一直到了百多丈的高度,这才听得‘啪’的一声脆响,细细的香烟中几点绿豆大小的火星炸开,空气中一股馥郁的冷香一闪而逝,缕缕香烟钻进了虚空中不见了。

        羲繇眯着眼,看着自己母亲的这番施为。

        实在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羲繇细声细气的问道:“母后,您这香是?”

        娲瞾冷哼了一声:“你不知道,也是应该的,这是我娲族秘制的信香……”

        她突然一个大转身,一记耳光沉沉的闷在了羲繇的面门上,直打得他鼻梁都凹陷了下去,鼻孔里两条血水‘噗’的一下喷了出来。

        “母后!”羲繇极其恼火的吼了一声。

        之前打了打了,骂也骂了,事情不都过去了么?

        现在应该是母子同心,大家一起对付巫铁才对,怎么莫名其妙的又给他一耳光?

        在地面世界厮混了这么些年,什么荣华富贵也都享受过,什么苦头也都吃过,羲繇见多识广,也见识过很多宫廷内不可描述的阴私勾当。

        自己母亲如此的喜怒无常,他顿时想起了当年大晋皇宫内,被打入冷宫的那些疯女人。

        啧,自己的母后居然是一个疯婆子!

        想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啊。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绝对不能说出口,否则羲繇怀疑,他会被自己的母亲活活打死!

        真是……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

        娲瞾冷眼看着羲繇,冷声道:“这秘制信香,妙用无穷……本是传女不传子的娲族绝密传承。本来,多好的事情,你登上皇位,你的妹妹继承我一身娲族秘学,正好辅佐你……”

        娲瞾冷声道:“以你们二人的天赋资质,若是能同心协力,彻底掌握这一方伏羲神国,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你们,你们怎么就这么蠢?”

        羲繇低下了头,不敢吭声。

        感情,这信香,又把娲瞾心头的火气给挑起来了。

        羲繇只能无言以待,他还能说什么?

        不过,这信香真有这么神奇?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功夫,一缕淡淡的凉风从小香雪海外的海螺状甬道内吹了进来,无声的吹过大片的古梅树,片片莹白如雪的梅花瓣随风飘落,一颗颗梅子在树梢头乱颤,引得好些侍女轻笑不已。

        凉风吹过梅林,吹过小湖,慢悠悠的来到了娲瞾和羲繇所在的僻静角落。

        风影消散,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威风八面,气势颇为凶猛豪壮的红面汉子从风中走了出来,微笑着朝着娲瞾深深的做揖行了一礼。

        羲繇深深的看了这红面男子一眼。

        说来也奇怪,这般威武豪壮的一条汉子,羲繇总觉得他有点扭扭捏捏的,言行举止都有点女儿状,而且红面皮下,明显带着一丝中气不足的阴柔气息。

        古怪的家伙。

        “曌妹……”红面汉子深深一礼后,温情款款的看着娲瞾,亲亲热热、甜甜蜜蜜的叫了一声。

        羲繇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只觉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这红面汉子,他确定他这辈子是第一次见他。

        这红面汉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敢如此称呼娲瞾?

        ‘曌妹’!

        羲繇只觉一口凉气从头顶直吹到了脚板心,浑身都有点发凉。

        呵呵,居然会有人,用这样的甜蜜的称呼,用在娲瞾的身上?

        娲瞾双手揣在袖子里,神色深沉的看着红面汉子:“你,这些年,安好?”

        红面汉子微笑看着娲瞾:“安好。只是,不能见你,实在是挂念得紧。但是我知道,你那汉子,是个拈酸吃醋小心眼的,虽然是什么狗屁伏羲神皇,实则就是一小鸡肚肠的小男人。”

        温柔的看着娲瞾,红面汉子轻声道:“所以,为了你过得安静舒心,我这些年,强忍着,不来见你。”

        羲繇又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这位红面汉子,他居然是如此的……痴情么?

        能够在自己的母后的‘某位朋友’身上,用这个词么?

        至于他对当今伏羲神皇的评价……羲繇就当做没听到。

        “这是我那孩儿,羲繇……你知道的。”娲瞾也不和这红面汉子呱噪,直接指了一下鼻梁骨还在缓慢恢复原状的羲繇:“他,被人欺负了。我,这个做娘亲的,必须给他找回来。”

        红面汉子的面孔一变,杀气腾腾的吼道:“是谁,是谁敢欺负曌妹你的孩儿?这就是羲繇?虽然他不是我的骨肉,但是在我心中,我将他当做亲生骨肉一样疼爱……曌妹,你且说,那个人是谁?”

        娲瞾冷淡的一笑:“你不要管这些,召集你的人,随我去就是。”

        轻叹了一声,娲瞾幽幽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太轻易了一些……等于是杀鸡用牛刀了。不过,我的脾气,你知道的。”

        红面汉子越发温情款款的看着娲瞾。

        “我知道的,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你从小都是那般性烈如火的脾气……我当然知道的!”

        羲繇再次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