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七章 南荒,赤阳山主

第七百三十七章 南荒,赤阳山主

        青丘城被巫铁大手一挥,改名‘天武城’。

        原本的铁鼎山城,巫铁也顺便给它改了个名字,名曰‘神武城’。

        至于,原本大魏神国的皇城魏都,则是被巫铁命名为‘雄武城’。

        如此命名,巫铁也颇费了一点心思。

        天武,天武,如天威浩荡,武镇四方,巫铁也是被那些玄冥老祖打得没脾气了,希望能够用这个名头,带点好运气,带来点好兆头。

        铁鼎山城改名为‘神武城’且不说,魏都被命名为‘雄武城’,巫铁则是有他的用意——以前的大魏子民,过于文雅、风流,全国上下一个个文质彬彬的,毫无男儿雄壮之气。

        面对北方雪原部族的侵略,巫铁希望大魏子民能够振作起来,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散发出足够的‘雄’性气息。

        一个‘雄’字,既是对原本的大魏子民的鄙夷、戏谑,也是对未来,原本大魏疆土上,那些男儿汉的期望和希冀。

        天武城中,原本的青丘宫,现在的天武殿内,令狐青青着人布置的各种奢华精美的陈设都被拆掉,大殿四壁下,杵着一排排兵器架子,上面堆满了各色寒光闪烁的刀枪剑戟。

        巫铁身后的大屏风,不再是大晋神国时期的万龙腾空图,也不是青丘神国时期的十尾天狐图,而是简单干脆的一列厚重的山盾整齐的排开,上面挂着一柄柄沉重的长枪重戟。

        甚至,在天武殿的屋顶上,巫铁也让人挂上了一柄柄锋利的神兵。

        所有站在天武殿内的文武臣子,无不觉得脖颈寒飕飕的。

        哪怕是李广、赵襄这样的将门老祖,肉身淬炼得比精钢还要坚固百倍,挂在屋顶上的那些兵器就算坠落下来,也伤损不了他们一丝油皮,他们依旧感到不寒而栗,无不振奋精神,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将门出身的诸位老祖都是这般战战兢兢,李玄龟、袁麒麟等大魏门阀出身的老祖们,更是觉得浑身不自在。站在天武殿中,他们的脑子就下意识的飞快转悠起来,将他们的聪明才智十成十的发挥到了极致。

        这,正是巫铁有意为之。

        天武殿内的一切陈设,都在告诉满大殿的文武臣子,如今的武国犹如危卵,刀枪剑戟,随时可能加诸于身。大家若不打点精神,全身心的备战,那么都有国破家亡之危。

        “丑话说在前面。”

        天武殿上,巫铁端坐在黑漆漆的金属王座上。

        造型狰狞的王座威猛狰狞到了极致,高有十几丈的王座,通体有无数刀剑锋芒透出,巫铁就这么镇定自若的坐在了刀锋上,靠在了剑尖上,偶尔他活动一下身体,就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满朝文武大臣,巫铁声音变得冷飕飕的:“总之,诸位想要和令狐氏一样,丢下这江山社稷和无数子民逃走……那是不可能的。”

        “我巫铁会死守武国……你们是我的臣子,你们就要陪着我,一起死守在这里。”

        “谁逃,我灭谁满门。”

        “都清楚了么?”

        巫铁手指重重的敲击着王座的扶手,就听得‘叮叮’乱响,指尖火星喷溅,身穿一裘漆黑长袍,披散长发,面容冷肃的巫铁就好似来自地狱的魔王,通体散发出让在场的所有神明境高手都为之战栗不已的肃杀寒意。

        强敌在侧,战火逼近,巫铁也懒得弄那些虚的没的。

        他直接口称‘我’,什么‘本王’,什么‘朕’之类的花头,全都丢去了九霄云外。

        什么帝王心术,什么朝堂技巧,巫铁本来就不会,他也懒得学,干脆就直接用大白话告诉所有的臣子——要死,大家抱团一起死吧。

        如果不想死,那就想办法,将北方的雪原部族干趴下。

        一声轻咳传来,孔成蹊从班列中走了出来,肃然向巫铁行了一礼:“陛下金口玉言,口含天宪,所言就是武国的至高律令,无敢不从。只是,武国取代青丘神国,陛下当筹备一场登基盛典,否则名不正而言不顺……”

        “好了,好了,老孔,废话少说。”一听到孔成蹊正儿八经的从班列中跑出来,就是为了这些废话,巫铁急忙挥手。

        李广、赵襄两人‘呵呵’怪笑着,冲出班列,一人抓着孔成蹊一边肩膀,将他推回了班列中,根本不给孔成蹊自己走回去的机会。

        巫铁冷然道:“登基大典什么的,等度过了这次危机,随便你们怎么折腾,你们爱依照什么礼法、什么礼典,爱怎么整,就怎么整……”

        “只是,刀锋都架在脖子上了,大家离死不远了,什么名不正言不顺?活下来了,比什么都名正言顺。活不下来,呵呵,理正言顺又如何?”

        挥挥手,巫铁沉声道:“好了,给诸位一天时间,想想看,如何应付北方的那群……”

        正说着,巫铁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眯着眼,冷笑了一声,眉心一抹神光一闪而过。

        娲谷中,五行道人跺跺脚,身体一晃,化为一道五彩神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顷刻间,五行道人就直接瞬移到了巫铁身边。一如前面所说,这是巫铁斩三尸化身后,拥有的奇特天赋神通。他的本尊和他的三尊化身,可以随意的瞬移到对方身边。

        五行道人站在巨大的王座旁,巫铁急促的说道:“诸位,你们只有一天时间,也就是十二个时辰……五行道人,你在这里盯着他们,每个人,都给我绞尽脑汁的去想办法……我,有点别的事情要处理。”

        一番话说完,巫铁身体一晃,他瞬间离开了天武城,直接瞬移到了娲谷。

        恰恰出现在刚刚五行道人所在的位置,巫铁深深的看了一眼娲曌、羲繇和那红面汉子,然后转过身,朝着娲姆跪拜了下去,‘咚咚咚’就是几个响头磕得地动山摇。

        “阿姆,巫铁回来了。您和诸位长老且宽心,这些妖魔鬼怪,折腾不出什么乱子来。”

        凤眼眯起,一心担忧的打量着娲曌的娲姆,猛不丁的看到巫铁,顿时满腹的忧虑彻底的烟消云散。

        阴阳道人、五行道人、沧海道人,他们三个都算是自己的儿子?

        可是在他们身上,娲姆感觉不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悸动感。

        而眼前这个一身黑袍,周身寒气森森、煞气冲天,周身洋溢着一股可怕的威煞之意的巫铁,却实实在在的让娲姆知道,这是她的亲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亲生骨肉。

        满心的忧虑彻底消散,娲姆笑颜如花,轻轻的一耳光好似抚摸一样扇过巫铁的面颊。

        “混账东西,怎么长得这般威武高大了?比你那不成器的爹,还要雄壮多了……”

        “好罢,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赶紧打发掉。”

        娲姆笑盈盈的,昂首挺胸的站在巫铁身后,然后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和巫铁比了比身高,然后很小女孩儿心性的,惊讶的吐了吐舌头。

        好家伙,如今巫铁修成完美神躯,身高恒定在一丈六尺。

        娲姆在女子当中,也算是极高挑的个儿,但是和现在的巫铁相比,堪堪就只有巫铁一半的高度。

        娲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孩儿,莫名的就给她一种极大的安全感。

        然后,娲姆突然心一酸,眼眶里猛地冒出了浓浓的水汽。

        当初巫铁离开娲谷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娲姆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的巫铁,还算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儿吧?

        那时候的巫铁,哪里有如今的威武如山,哪里有如今的霸气袭人?

        短短些年,自家的宝贝儿子,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有如此剧变?

        又是欣慰,又是心酸,再想起今天突然莫名的被人打上门来,而自己借助了族人的力量,还没有丝毫反抗机会的糟心事情,娲姆的嗓音都变了。

        “小铁啊……他们打上门来欺负人了……不要放过他们。”

        巫铁听到娲姆的哭音儿,顿时‘嘎嘣’一声,满口大牙咬得巨响,牙齿缝隙里迸出了大片火星。

        “羲繇……你,有完没完?”

        巫铁重重的上前了一步,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恐怖压力,顿时重重的碾压向了娲曌、羲繇、红面汉子,以及红面汉子带来的三千许劲装男子。

        羲繇闷哼一声,他骇然望着巫铁,猛地身体一晃,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七窍中同时喷出血来。

        巫铁只是用外放的气息,就差点压碎了羲繇的五脏六腑。

        羲繇不由得在心中怒骂咆哮——他才是羲族不世出的天才,他比巫铁多活了起码六千年,他的修为也不过是神明境一重天,巫铁也是……为什么,他们的实力差距如此巨大?

        还有天理么?

        娲曌也是脸色骤然一白,她也不过是神明境二重天的修为,面对巫铁的恐怖威压,她也承受不住,一张俏脸变得惨白,身体胡乱摇晃着,宛如被一支儿暴风摧残的梨花,好歹没软在地上。

        ‘嗡’的一声,娲曌手中出现了一颗通体晶莹的五彩鹅卵石。

        一股极其宏大、神圣,充满温暖和慈爱的气息从五彩鹅卵石中喷出,瞬间抵消了巫铁释放出的恐怖威压。不仅如此,一缕缕五彩神光从五彩石中喷出,不断没入娲曌和羲繇的身体,瞬间修复了他们被巫铁气息逼迫出的伤势。

        红面汉子也被巫铁释放出的气息冲得身体一晃。

        他脸色骤变,急忙横移一步,挡在了娲曌面前,朝着巫铁厉声喝道:“小儿辈,休得猖狂……报上姓名来历!”

        红面汉子体内一声古怪的风火呼啸声响起,一股炽烈难当的可怖气机犹如太古火山爆发一样,从他体内蓬蓬勃勃的冲起来,一团红光瞬间笼罩了半个娲谷。

        半个娲谷的所有建筑瞬间化为青烟。

        巫铁身边沧海道人身上蓝色水波闪烁,数十颗沧海神珠飞跃跳动,伴随着微妙的水泡爆裂声,快速的在虚空中穿梭跳动,抢在红光之前,将那半个娲谷中站着的所有人纳入了沧海神珠。

        若非如此,起码有两三千名英勇助战的公子哥,还有他们手下几近十万的私兵护卫,全都要被红面汉子放出的红光化为乌有。

        红光翻滚,裹挟着高温朝着巫铁等人席卷而来。

        沧海道人‘呵呵呵’冷笑着,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悬浮在他身后,水光泛滥,化为滔天的蓝色水波朝着红光当头迎了上去。

        红光、蓝光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沧海道人和红面汉子的身体同时晃了晃,两人同时深深的对视了一眼。

        红面汉子身上,有和沧海神珠同档次的先天灵宝!

        而且不是一件,除了红面汉子表现出来的滔天火力,在他体内,还有一股更加深沉、更加庞大的戊土之力隐隐潜藏。

        远在天武城的五行道人,通过和巫铁之间的神魂联系,发来了迫不及待的呼喊声:“本尊~~~”

        巫铁立刻给五行道人回了一句:“抢,放心!”

        五行道人立刻回了一句:“抓活口,严刑拷打……这小子身家丰厚,搞不好还有别的好东西。”

        巫铁和五行道人顷刻间做出了决定,心灵相通的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也就知道了巫铁和五行道人的如意算盘。

        沧海道人继续放出滔天水波抵挡红面道人。

        巫铁则是上前了一步,左手挥出了打神鞭,朝着红面道人一指:“红面贼,报上名来。”

        红面汉子又是忌惮、又是贪婪的看了一眼沧海道人身后的沧海神珠,沉声道:“本尊,南荒无尽莽荒,百万大山之主,赤阳神山之主……乾枭是也。”

        “南荒无尽莽荒?哪个南荒?”巫铁愕然看着乾枭。

        “就是你所想的那个南荒……听闻,你如今的地盘,完全接掌了大武神国的疆域?那么,你应该知道,在大武神国的南方,是无边的山岭……跨过那亿万里山岭,就是本尊的地盘,无尽蛮荒。”

        “本尊,是赤阳神山之主,是无尽莽荒亿万部族的神!”

        乾枭身上一股可怕的气机冲天而起,甚至隐隐达到了当日在决斗战场中,得到了十方屠灭甲全力灌注的武霸的境界。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好强的敌人。

        不过,他喜欢。